• 第2章 豪门禁忌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5本章字数:3363字

    江辰一淡漠地扫她一眼,将叶清的惊讶看在眼底,眸中微寒,冷笑一声,微微眯起眼睛,并不打算回答叶清的问题。

    叶清因为嫁入江家三年都未有身孕而被江家父母刁难,近期又在跟江天一闹离婚,江辰一也是知道的,他只当叶清这次是想要报复江家,所以打算不作理会。

    至于江天一和叶子心,等往后自己再慢慢设法收拾这两人。不必急于一时。

    江辰一的冷笑声让叶清心底毛骨悚然,忽然觉得自己来找江辰一,想要给江天一一个教训,应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叶清心里猜测,江辰一大概是因为喜欢叶子心,才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毕竟是深爱的女人,他一时接受不了,不愿意相信也是正常的。

    “既然你不在意,就当我没说过吧。”叶清也微微蹙了眉,心底也没了底气,拿过文件就打算往回走,还是早点远离江辰一的冷冻范围,她的寿命或许会长一点。

    江辰一冷眼看着叶清转身,忽然漠然道了一句,“叶清,收起你的小心思,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说罢,他便转身,朝着和叶清相反地方向离开了,也不在乎叶清此时怔愣又挫败的神色。

    叶清挫败至极,还被江辰一一番警告,心情异常糟糕,回到她和江天一所谓的家里,打开卧室,很是意料之中的,江天一又没有回来。

    “唉!”叶清进了浴室简单洗漱一番便站在床边,微微皱眉,眼前浮现出了那天在这张大床上看到的香,艳场景:

    卧室的门虚掩着,证明里面的人并不怕被发现,有些肆无忌惮。叶清一身素兰色的长裙衬得她面颊如玉,身材纤长,端的是一个素雅女神范儿。

    “亲爱的,我真是要死在你身上了……”

    卧室里传来她名义上的老公熟悉的嗓音,她平静得原本想要转身就走,可是随之应声的女人的声音,却是让她站住了脚步。

    “你真讨厌!”

    叶清愣住,忍不住伸手揉揉自己的耳朵,仔细听了听,这才发现那个躺在江天一身下和他赤,身光,体地火热纠缠着的女人,可不就是江天一的哥哥的未婚妻叶子心吗?

    叶氏千金叶子心和江辰一的订婚典礼,她也有出席,有印象,那是一个很漂亮精致的女人,对着江辰一的时候,眼底分明是毫不掩饰的爱慕。此时却和江天一厮混在一起……

    叶清想到江辰一淡漠又疏离的神色,还有他不怒自威的气势就替江天一捏了一把冷汗,原本想要悄无声息离开的脚,无意中碰到了半掩着的门,然后就在三人怔愣的眼神下,门慢慢打开了……

    海蓝色的大床上,纠缠的男女慌忙盖上被子,叶子心娇美的脸上还有化不开的春色迷离。

    唔,这就有点尴尬了!

    江天一与叶子心两人偷,情被叶清窥破,叶清表现冷淡也不吃惊,只是淡然地站在门口,淡然地看着床上警惕又愤怒的一对男女,淡然道:“哦,不好意思,打扰了。”

    她也不是有意要扰人好事,对于叶清来说,江天一带谁到这里过夜厮混都与她无关,结婚三年,她早就见怪不怪。

    三年前,叶清刚刚毕业时,就因为她需要江天一的钱救自己母亲,江天一则是因为内心愤愤不平叶清在学校曾经拒绝他的事情而想要报复。所以答应了娶叶清为妻,并出钱治疗她的母亲。

    协议婚姻的背后,江天一肆无忌惮地带着形形色色的女人进出这间卧室,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只是叶清并不被江天一的举动所动,这样的无所谓反而更让江天一心中愤怒,越发的不知收敛起来。

    如今,竟然玩到了自家人头上,叶清真是佩服江天一的胆子大得厉害,江辰一那样的阎王爷都敢惹。

    “额,你们继续!”叶清努努唇,准备关上门,非常体贴。

    反而是一脸阴沉的江天一开口,嘲讽叶清道:“叶清,你这个虚伪的女人,给我站住!”他冲着这个再学校没给他好脸色、最后却不得不嫁给他的校园第一才女讽刺道:“你装什么无辜,既然故意地闯进来,你就说清楚再走。”

    叶清漠然,扫了一眼对她表露出毫不掩饰的怒意的叶子心,心底叹息,这两个人还有力气盛气凌人地指责她,被她发现奸情到现在一点羞耻感都没有,不得不让叶清佩服。

    “江天一,你和女人厮混,我一向不屑于掺和,这一次……”她挑眉,“也不会例外。”

    叶子心闻言,脸色青白交加,在被窝里的手暗暗掐了一把,倒不是她吃醋,她和江天一原本也就是各取所需。只是这样的情景下,被叶清当面抓包,还说明了这张床上躺过无数个女人,高傲如叶子心,心里有些膈应。

    她冲着疼得龇牙咧嘴的江天一冷哼一声,“哼!你可真是好样儿的。”

    江天一被叶子心掐了一把结结实实地,疼得耳膜都不舒服了,顿时对叶清的火气更大了些,“叶清,你装什么清高淡定,今天你站在这里是什么目的,你自己清楚,你这种自命清高的女人被我这么欺压,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了,今天刻意来找麻烦的吧?”

    毕竟叶子心的身份,和以往的女人不一样,叶清从前对他和别的女人都是置之不理的,今天却意外地现身,不得不让他多想。

    叶子心闻言,脸色沉了下来,看着叶清冷声道:“叶清,我劝你最好把今天看到的都忘了,否则,我可不会顾忌你江家二少奶奶的身份。”

    这样的威胁在叶清看来十分可笑,她并不打算做什么,对于豪门之中的肮脏事情,她早就看得透彻,叶清这样的身份,她自己有自知之明,事不关己,一向是高高挂起。

    “叶小姐,你想太多了。我并未想要如何。”

    江天一最讨厌的就是叶清这一副高高挂起的态度,当即愈发火了,“叶清,我警告你,不要动什么不该动的心思,你当初嫁给我,也不吃亏,咱们是公平交易,要不是我,你那个病恹恹的母亲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吗?恐怕早就陪你那个短命的爸爸去了。”

    他瞪着叶清,不顾及女人愈发清冷的眼眸,揽着叶子心明目张胆地亲了一口,嘚瑟道:“若是不想你那个病罐子妈有什么事情,我劝你放聪明点。”

    他说这话,其实也是说过叶子心听得,是对怀里的女人的一种安抚,不动声色,但是有效。叶子心闻言,果然脸色舒缓下来,她愿意和江天一上床,不过是一晌贪欢,对于江辰一,她却是势在必得的,不允许这样的事情被捅破,所以对叶清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叶子心一开口就是顺着江天一的话冷嘲热讽,“原来是为了钱才嫁过来的,你们这样的女人社会上真是太多了,为了钱什么都肯干,打着孝顺的名号嫁入豪门。听着都让人倒尽胃口,你爸在天有灵,一定会以你为耻。养不教,父之过,他要是活着,也会被你气死吧?”

    叶子心对叶清冷怒的脸色视而不见,嗤笑一声,“你妈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就是个不要脸的妓,女,到处卖身,会不会气得再住到医院去?你下一次,还想要卖身给谁?”

    叶子心被叶清捉奸在床,心底不止没有愧疚和羞耻,反倒是戳破这一切又对不识好歹的叶清憎恨不已,这样的女人有心机还要藏着噎着,装着单纯无辜的模样,好似她是多么纯洁高雅,而她叶子心又是多肮脏一样!

    不得不说,叶子心这是典型的病态扭曲心理,自己做了错事太过肮脏污秽,偏偏还怨恨别人太高洁,衬得她更加污秽一样。

    叶清双拳悄然攥起,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床上一唱一和地男女,本想一贯的漠视待之,可是江天一言语越来越过分,叶子心帮腔嘲讽,两人辱及叶清已亡的父亲和自己母亲,这让叶清无法接受。

    她放开门把手,走近来,干脆将两人暴露在眼底,眸中清冽,牙关紧咬,“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与江天一结婚的这三年,江天一一直变着法的想要折辱叶清,叶清都能忍,可是对于辱及父母的言论,叶清忍不了,所有堆积的情绪一朝爆发,牙尖嘴利的反讽两人:

    “江天一,你玩女人都玩到了自己哥哥头上,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往家里带,你可以当我叶清是死的,但是就是不知道江辰一知道了,会不会也能如你所愿,善罢甘休?”她目光讽刺,满意地看着江天一脸色沉怒,恨不得扑过来将叶清暴揍一顿,若是他此刻穿了衣服的话。

    “叶清,你别给脸不要脸。”

    “你要先有脸了,才有资格和我谈论脸的事情。”叶清眸光一转,对上满目高傲的叶子心,眸中也是不屑和讽刺,“叶家大小姐不甘寂寞,在和江家大少爷订婚之后,居然勾,搭上了自己未来的小叔子,暗度陈仓,真是好一个人人艳羡的第一名媛,叶清出身乡野,对于你们这样的豪门作风,真是不敢苟同。”

    “叶清!”

    叶子心冷目相对,下意识就想要冲过来好好教训一下叶清,可是身子刚刚一动,被子就滑落了一下,胸口、肩膀上都是鲜红的稳痕,显示着两人激烈的床事。

    凉意传来,叶子心一愣,这才不甘不愿地缩回被窝里,藏起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我不敢撕烂你的嘴吗?你给我小心一点。”

    叶清冷笑,忍无可忍,“你们这对热衷于豪门乱,伦游戏的男女,我懒得多沾染,还怕惹得一身骚。”

    江天一和叶子心没有料到一向温婉隐忍的叶清会忽然发飙,如此伶牙俐齿。顿时面面相觑,有火没有地方发,两人都说不过她,只能吃瘪。

    叶清冷眼瞥过,像是害怕多看一眼就侮辱了自己的眼睛一般,转身带上门,高贵无比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