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她的绝望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6本章字数:3335字

    叶清走出别墅区,原本想要打车去医院看看她的妈妈,可是刚刚准备用手机打车,身边就忽然停下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挡在叶清面前。

    这里的别墅区里大多数都是自己开车的,所以也没有出租车,这样的商务车在这里并不多见,想起江天一的威胁,叶清本能地想要跑。

    可是脚刚刚挪动,便被忽然从车上冲下来的两个彪形大汉捉住了肩膀,硬是往车里塞,“老实点,叶小姐,乖乖听话,你还能少吃点苦头。”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冲她淫,靡一笑,放肆的眼神就在她身上上下打量,“啧啧,果然是个不错的货色,江二少可真是狠得下心啊。”

    叶清被捂住了嘴,只能使劲挣扎,眼神里都是恐惧和抗拒。在挣扎的过程中,她狠狠抓住车门的手还是被黑面大汉抠了回来,狠狠扔进车里,谁也没有发现,叶清手上的那条不起眼的四叶草手链被挣开了,落在地上,在阳光下,微微闪过。

    “呜呜……”她折,腾地太厉害了,两个大男人都险些拉不住她,这里是高级别墅区,附近随时都可能有保安过来,为了不节外生枝,一个黑面大汉直接一耳光扇过去,叶清的脸被打得一偏,眼睛里刷的一下子流下泪来。

    络腮胡子大汉发动了车子,一边还回头不悦道:“干嘛下这么重的手,打丑了影响老子的胃口,给她喂药,咱们回头好好爽一下。”

    黑面大汉一听,这才淫,笑道:“对对,还是下药来得快,这个臭娘们,太不听话了。”说罢,他从兜里掏出一颗药,紧紧捏住叶清不听话的下巴,掰开她的嘴巴塞了进去,然后狠狠在她背上一拍,就让叶清下意识地咽了下去,咳嗽个不停。

    叶清被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看着商务车疾驰而去,她心慌得不得了,红着眼眶瞪着黑面大汉,“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犯法?哈哈!”黑面大汉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他捏住叶清的下巴,色,情地摸了一把,又舔了舔自己的舌头,嚣张道:“有本事,你找警察来抓老子啊,哈哈。”

    络腮胡子大汉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他一边开车,一边打量着眼神渐渐庹红的叶清,盯着她气得起伏不断的胸口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么漂亮的女人,玩死了,可还真有点舍不得。”

    黑面大汉看叶清一直不停折,腾,但是在车里又不能直接办了她,只好下了狠手将她劈晕了,然后仍在后面,大手还趁机狠狠摸了一把叶清的胸口,淫,笑道:“还挺有料的。”说罢,他又看着络腮胡子警告道:“宋老五,咱们拿钱办事,这个女人玩死了,也不算我们的。”

    络腮胡子宋老五没说话,方才看着黑面大汉张力的动作,身体已经有反应了。

    而他们两个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车子远处,追着一辆昂贵的路虎,车上的男人手中握着一条四叶草手链,脸色阴沉。

    叶清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还来不及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就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同被火炙烤着一般,浑身上下都被浓烈的痒意占据,脑海里不停回放着她被抓的画面,心慌意乱。

    还没等她完全清醒过来,只见之前那个络腮胡子已经脱了衣裳往她身上扑,一边嘴里还嚷嚷着,“老张,让老子先爽,省得你一下子就把人玩死了。”

    张力冷哼一声,“老子去洗澡,你快一点解决,咱们还赶着点交差呢!”他玩得厉害,若是两个一起上,叶清这个女人怕是没一会就得被玩死,而且,宋老五不喜欢他那种变态的玩法,所以这一次,就让他先上。

    眼看着张力离开,宋老五彻底没了顾忌,摸了一把叶清滚烫的脸蛋,垂涎道:“真嫩啊,豪门少奶奶就是不一样,美女,老子会让你欲,仙,欲,死的。”说着,他便将自己那口大黄牙冲着叶清的唇稳过来。

    叶清中了药的身体十分敏感,理智被烧得不剩下,她手中不停在宋老五身上寻求发泄口,可是当宋老五的嘴巴凑过来的时候,身体却下意识地给出了反应。

    叶清皱了眉,推开宋老五,趴在床边狠狠干呕起来。

    宋老五意识到自己被嫌弃了,原先对叶清那点怜香惜玉的心思完全散了个干净,他一脚揣在叶清胸口,又在叶清将要倒下床的时候,伸手将她滚烫的身体拉起来,一个用力就撕开了她的衣服,脑袋埋在她胸口,恨不得立刻就办了叶清。

    因为方才的刺激稍微清醒的叶清哪里会这么快妥协,她忍住身体的不舒服,拼命挣扎,又是踢又是咬,把她能想到能用到的反抗招数都用上了,可还是敌不过宋老五的野蛮力量,整个人眼看着就被剥了一个精,光,宋老五趴在她身上,眼神冒着绿光。

    叶清狠狠咬着唇,泪如雨下,“江天一,我恨你!”她眸中露出滔天的恨意,看得宋老五一怔,随即嘿嘿淫,笑道:“江家二少奶奶,果然是个尤,物!”说着,大手便往下探去,准备进入正题。

    叶清浑身颤抖,眼神仿佛失去焦距,如同一个破败的娃娃,盯着上方,连哭泣都忘记了。

    她知道,绝望的人生就这么开始了,而未来,没有光明。此时,若是江天一站在她面前,叶清一定会杀了他。

    一定!

    心中被恨意占据的叶清、已经绝望的叶清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了动静,直到宋老五的身子被扔到了地上,叶清才动了动眼珠子,双目渐渐聚焦。

    江辰一嗜血的眸子就这么闯了进来。他说,“叶清,你这个蠢女人!”

    叶清崩溃了!她此时什么都不想想,什么都想顾及,就这么浑身赤光地扑进了冷漠如初地江辰一怀里,嚎啕大哭。

    哭声引来了还在洗澡的张力,他只围了一条浴巾,就冲出来,看到宋老五倒在地上,抄起手边的铁棍就要往过冲。

    “那个王八蛋,不要命的,敢坏老子好事。”都是亡命之徒,张力拼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叶清听到张力的声音,瑟缩地往江辰一怀里躲着,像是一个极其缺乏安全感的小兽。莫名地,江辰一愤怒的心被安抚,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心疼。

    他狠狠一脚将冲过来的张力踹到,然后将叶清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安抚道“等我!”

    说罢,便将被子盖在叶清身上,蒙住她的眼神,然后,江辰一看着爬起来的张力,眼神一狠,直接冲了过去,一时之间,叶清在被窝里只能听到男人凄惨的嚎叫声。

    直到那声音消失,叶清才颤颤巍巍地挪开被子,小脸哭花了,眼睛也肿的厉害,披头散发,赤,身光,体,胸口还有被凌虐的痕迹,分外刺眼。

    江辰一红着眼睛,面无表情地脱下自己的衣服裹住叶清,然后伸手将她抱起来。怀里的叶清不停地颤抖着,脸色愈发地红了。

    她的小手一接触到江辰一冰冷的皮肤便不由自主地往里蹭,想要得到更多的解脱。

    江辰一捉住她的小手,将不安分的女人禁锢在怀里抱到车子里,向着私人医院开过去。

    在医院里折,腾了大半天,叶清最后沉沉地睡过去。江辰一眼神复杂地看着脆弱不堪的叶清,心中的慌乱如麻此时才平静了一些。他的大手覆上叶清红肿的脸颊,良久,才收回。

    叶清再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是小死过一回一样,浑身不舒服。入目是白花花的房间,有着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叶清咬唇,脑海里不堪的回忆纷至沓来,她抱着自己的脑袋,不停地颤抖着,缩着身子,将自己卷成一团,仿佛是陷入了可怕的梦魇。

    “叶清……叶清……”忽然,有一双大手抱着她,紧紧拥着她颤抖的身体,声音仍旧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温度,可是那温热的胸膛却让叶清渐渐平静下来。

    “我好怕!”叶清嗓音发抖,转身扑进江辰一僵硬的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腰身,温热的液体没多一会儿就湿润了江辰一的胸口的衣服。他皱了皱眉,原本要推开叶清身子的大手就这么按在了她的肩膀上,笨拙又无奈地轻轻拍了拍,似乎是在安抚,“没事了。”

    安慰人,特别是一个神经脆弱的女人,并不是江辰一擅长的,也不是他喜欢的,可是面对着脆弱娇柔的叶清,他却怎么都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像之前那样狠心推开她。

    只是这样安抚性的拥抱已经是江辰一的极限了,再多的安慰的话和动作,他给不了。

    好在,叶清是一个隐忍冷静到习惯了的女人,她发泄过后,便倒在江辰一怀里沉沉睡过去,只是那手却依旧紧紧抓着江辰一不放。他微微一动,她便皱起了眉。

    “别走。”

    江辰一皱眉,表情隐约升起一丝不耐烦,正想要掰开她的手,却见叶清眼角晶莹,面容憔悴,眉心不安地皱着,唇不停蠕,动,仿佛是在做噩梦。

    江辰一的手就这么顿住,良久,他的眼神沉下,却是收回了要离开的脚步,就这么坐在床边,任由叶清握着他的大手不放。渐渐地,叶清的情绪才算是稳定下来,睡颜宁静文雅。

    没多一会儿,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江辰一皱眉,右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助理的电话。

    也许是铃声太吵,叶清不悦地皱眉,嘤咛一声,“别吵……”

    江辰一原本要按下接听键的手一顿,瞥了眼叶清,眼窝深邃,瞳孔里似乎有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床上的女人卷进去。

    铃声在江辰一的手指下被打断,他单手发了短信,然后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看着叶清,渐渐地眼色也有些沉。折,腾了这么久,他也有些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