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别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5本章字数:3797字

    叶清是被饿醒的,她睁开眼就看到了江辰一凌厉的面部线条,紧闭的双眸之下也许是难以靠近的冷冽,但是此刻在叶清眼中,江辰一是帅气又平易近人的,高挺的鼻梁,浓浓的眉毛,白皙的皮肤,还有犀利的轮廓,不得不说,抛开江辰一的性格,他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单单是这样的外貌就足以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

    叶清目光落在自己紧紧握着他的大手上,脸色忽然红得彻底,垂着眸子,睫毛微微颤抖,心头澎湃。

    江天一找人欲要对叶清奸杀,当时的她先是惊慌和挣扎,然后是深沉的恨意,最后却都只剩下了绝望。

    被江辰一救下的那一刻,叶清不得不承认,那时候看到犹如神降的江辰一是她的光明,心中也因此对江辰一生出一些爱慕与依赖,此刻那些爱慕和依赖被这双大手深深地控制着,浮出水面,哪怕是她想要躲避都不行。

    江辰一,他是特意留下来陪她的吗?

    叶清鬼使神差般地伸手去抚摸江辰一沉睡的眉眼,他眉心微微隆起,似乎是一种惯性,睡着的江辰一毫无防备,就像是一个单纯地孩子。叶清觉得自己一定是病的不轻,她居然觉得这一刻的江辰一很让人心动。

    她纤细的手指描绘着江辰一的面部线条,力度很轻,生怕惊醒了疲倦的男人,心头的小鹿砰砰跳着,几乎要将叶清的理智淹没。

    倏然,江辰一的眼皮动了动,吓得叶清猛地收回手,藏到被子里,表情小心翼翼,带着几分心虚,仿佛是偷了东西的小贼怕被主人发现一般。

    江辰一缓缓睁开眼睛,便对上了叶清怔愣又惊慌的神色,以为她还在害怕,江辰一皱眉,“还怕?”

    叶清下意识摇头,心口的跳动频率不受控制,几乎就要将她逼疯,“没事了,谢谢你,江辰一。”她维持着表面的淡定,仿佛恢复了那个温婉有才气的女人的隐忍形态。

    可是叶清的心中惊惶,她惊讶于对自己竟然会对丈夫的亲哥哥动心,一面难以抑制,一面对自己唾弃不已。

    江辰一的声音在她脑海里不断回响,叶清觉得她好像能够理解那种能让人怀孕的声音是什么样的了。

    江辰一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眸中似乎是探究,“你脸怎么红了?”

    他以为叶清的药效还没有去干净,一时眉头皱的更深了,伸手就要往叶清的额头探过去。手一动,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和叶清紧紧握着。

    叶清顺着江辰一的目光看过去,忽然触电一般松了自己的手,喏喏道:“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糊涂了就握着江辰一的手不放了。

    她低着头,发丝垂在两颊,白皙的皮肤透着病态的白色,隐约还能看见不正常的晕红,耳边是她糯糯的嗓音,带着孱弱,江辰一忽然就觉得心跳的频率不一致了。

    他的手蜷缩了一下,这才面无表情地收回了手,看着叶清道:“既然你没事……”话还没说完,叶清的肚子忽然就咕噜噜地叫唤了起来,在偌大的病房里十分突兀,有些可笑。

    这下,叶清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娇羞红色彻底爬上了脸颊,这一次是羞愤不已,该死的肚子太不听话了。

    江辰一嘴角隐约挑起几分,原本想要带她出去吃饭。可是手机铃声适时响起,他掏出来接通,是助理催他回公司的电话,若不是方才叶清拉着他,现在他已经在公司处理公事了。

    淡淡地回了一句,“我等会儿过来。”江辰一便挂了电话,然后对上叶清红红的眼眶,皱了眉,“我先送你回去,定外卖?”这话是问叶清是要吃什么外卖?

    叶清看着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似乎就要打算走。想到他说的送她回去,叶清缩在床角,警惕道:“我不要回去。”

    江辰一整理衣服的动作一顿,“理由。”叶清的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伤势不重,药力也已经解了,她一个女人待在医院里,难保不会发生昨天的事情。但是他不可能一直守着叶清,必须要安全送她回家。

    叶清眼眶含泪,似乎是怕了,这才在江辰一渐渐不耐烦的神色中,忽然扑过来,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低低呜咽道:“那两个人……是江天一派来的。他……他要杀我……”

    感受到江辰一瞬间有些僵硬的身体,她抬起小脸,咬唇,可怜兮兮地,“江辰一,求你,帮我,好不好?”

    江辰一想起自己看到短信的那刻原本还在好奇叶清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样,若是正在遭遇危险的话,她怎么可能就只打了一个电话,HIA有功夫发短信给他?

    原来,她是知道了江天一要对付她,所以才想要找他帮忙的吗?

    江辰一忽然庆幸,今天自己在看到叶清的短信之后鬼使神差地回了别墅区,又机缘巧合地扫到了那辆商务车绝尘而去,更是捡到了那条他曾经在叶清手上见过的手链,因此追了过去,否则,还不一定出什么事情?

    想到叶清当时狼狈又绝望的模样,江辰一的眉皱的更深。他拉开叶清的手,低低道:“叶清……”他看着叶清通红的眼眶,口中的话几经流转,还是没能说出口,最终只是淡淡道:“走吧。”

    江天一的事情,他会处理,但是他不能就这么答应叶清,给她承诺,这里面牵扯的东西太多,更重要的是,江辰一忽然对自己现在的心思把握不住,他讨厌自己这种面对叶清逐渐失控心软的感觉。

    叶清眸色黯淡下来,以为江辰一还是要送她回去,兀自松了手,唇咬得泛了血色。想到江辰一居然不顾及她的死活硬是要送她回去,心里又苦又酸,几乎就要忍不住落泪,可是她却不想要再一次在江辰一面前出丑,只是强忍着。

    “嗯!”她低低地,松了江辰一的衣服,默默地穿鞋,身上的气息似乎在一瞬间就转冷转淡,又是当初那个和江辰一陌生的叶清。

    江辰一没有说话,只是眸光淡淡地看着她一举一动,温婉大气,明明委屈害怕,却又强忍着不在他面前爆发。

    不知道为何,江辰一忽然有点想念不久前在他怀里嚎啕大哭、不顾形象的小女人了,那时候,他感觉到了叶清对他的深深的依赖,很单纯的依赖和眷恋,不带有任何目的的接近。

    路虎一路开离医院,叶清沉默地低头,不看江辰一,也不和他说话,自始至终都闭着眼睛,掩饰眼底的情绪,心口酸疼,她想哭,却又不能哭。

    随着车停下来,叶清不得不睁开眼睛,接受不久后就要面临的残忍。可是入目所及,她却愣住了,“这是……”

    江辰一打车门,将怔愣中的叶清扯下来,毫不温柔,面色冷淡,神色也是紧绷着的,可是叶清就是在他眼神里看到了一点不自然。

    “你要让我留在你家吗?”叶清小跑着跟上江辰一的脚步,他腿长,叶清不得不费力和他保持一致的步伐,心底乐开了花,有着满足和欣慰,脸上却是愈发小心翼翼,“江辰一,谢谢你。”

    江辰一打开门,将叶清推进去,然后把钥匙扔给她,皱着眉,冷着脸,“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罢,也不给叶清反应的时间,转身就走,背影僵硬又冷漠,可是叶清看得却很满足。

    等到江辰一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走廊尽头,叶清忽然踏出房门,喊了一句,“你晚上回来吗?”

    话一出口,她脸就红了。这样的话,好像是小妻子对着工作的老公出声询问,‘老公,你晚上回来吗?’

    江辰一原本要踏入电梯的腿一僵,他背对着叶清,她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情,只能听到他性,感的嗓音,“这里很安全。”说罢,便毫不留情地进了电梯,任由叶清呆愣在原地看着他的脸在电梯门缝里消失不见。

    叶清抿唇,眸色失落。江辰一以为她是害怕才这么问他的吗?

    叶清关上门,脸蛋垮下来,拍拍自己的两颊,郁闷道:“对啊,我到底为什么这么问啊?”

    这样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才更加让叶清郁闷烦躁。

    叶清肚子饿得咕噜噜叫唤,翻了江辰一的冰箱,只有鸡蛋和速冻饺子,没有其他的新鲜蔬菜。想着保姆不做饭的时候应该也不会买菜放在这里,叶清也就放弃了。只能打电话叫外卖,等了半个多小时,在叶清就快要饿晕、忍不住生吃了鸡蛋的时候,外卖才到。

    叶清到底还是有些害怕,隔着门让外卖小哥把东西放到门口,透过猫眼看着人进了电梯,又过了十分钟才小心翼翼地握着菜刀,打开门,左顾右盼,确定没有危险了,才赶紧拎起外卖关了门。

    填饱了肚子之后,叶清忍不住开始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想江天一的狠毒,想她三年前和江天一就开始的孽缘,想当初青葱岁月的校园生活,到最后,想得最多的却还是……

    江辰一。

    他的冷漠,他的拒绝,他的温柔和妥协……

    江辰一的五官就像是刻在了叶清的脑海中一样,即使叶清掐了自己一把又一把,警告自己江辰一和她的关系就是和江天一跟叶子心的关系是一样的。

    她不能对江辰一动什么心思,否则和耐不住寂寞的叶子心有什么两样?

    她之前勾引江辰一,是为了让他帮助她,但是心的沦陷下是真正的罪恶。这是叶清不能允许的,在这豪门之中,她唯一还能坚守的就是自己的心。

    可是,不诱惑到江辰一,江天一现在已经对她起了杀心,她根本没有路可以逃。

    越想越烦躁,叶清干脆掀开了被子,走到一楼的吧台前取出了一瓶红酒。

    江辰一应该是个爱酒的人,在大厅最里侧,就是一个很大的吧台,里面有许多昂贵的酒,还有些,叶清甚至都叫不出名字。

    叶清给自己倒满了酒,像是牛饮一般,完全浪费了江辰一这一瓶酒的价值,反倒是被她当做了白水一般往肚子里倒下。偏偏叶清还颇有兴致地喃喃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也许,叶清早就想要这样放纵自己一醉,从三年前逼迫自己签下协议婚书的那一刻起。只是,她足够隐忍,一直到现在,忍无可忍。

    月色缭绕着迷人的夜,更添了几分朦胧。透过窗纱,月色洒在迷醉的小女人脸上,有种梦幻的美。

    江辰一站在大厅里,眉色浅淡,唇淡淡抿着,原本他是不该回来这里的,这栋别墅只是他许多住所当中的一个,有叶清在这里,他原本不该回到这里。

    可是开车的手就好像不听使唤,他原本已经开到了另外一处别墅,就因为打了叶清的电话没有人接,他才又忍不住就地掉头,又回来了这里。

    结果,刚刚进屋,就闻到了浓郁的酒气,还有这样一幅美人醉酒的图画,引人着迷。

    或许是感受到了身侧火热的目光,醉的脑袋晕晕的叶清抱着酒杯傻乎乎地冲着江辰一笑道:“江辰一,你回来了……”

    江辰一看着她身后东倒西歪的酒瓶,忽然嘴角抽了抽,走过来,俯视着脸色庹红的叶清,沉声道:“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