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你这是故意的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6本章字数:3027字

    “还说呢,我想去,你也不让我去。”

    程昱阳半认真的打趣叶清,同时也想试探叶清现在的态度。

    上次就因为这个问题,闹得两个人不欢而散。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程昱阳都不敢再给叶清打电话,害怕叶清不接自己的电话。

    程昱阳宁愿给自己找个借口,实在是自己太忙了,叶清也太忙了,都没有时间联系对方。

    最后还是程昱阳忍不住了,还是自己主动给叶清打了电话。

    过程和结果都让程昱阳很满意,两个人都选择性的忽视当初的事情,仍然像两个老朋友一样聊天。

    “你是大忙人,我可不能耽误你。”

    叶清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不过叶清也是真的出于对程昱阳的前途考虑,所以才不想让程昱阳过来。

    “马上就过年了,还哪有什么事情可忙的?”

    也正是因为要过年了,程昱阳才想着去看看叶清。

    叶清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小镇里面,连一个朋友,一个亲人都没有,该是多么伤心难过。

    “程昱阳,你这是故意的吗?我就快要忙死了,而且是越过节越忙。”

    叶清装作生气的样子,想把这件事就这样的带过去。

    程昱阳不想就这样翻篇,这样事情就永远都得不到解决。

    “叶清,我……”

    程昱阳准备好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叶清就打断了程昱阳。

    “昱阳,我这边有事了,我先挂了。”

    叶清握着黑屏的手机不知所措,叶清也在内心深处鄙视自己,就这样就逃避了。

    可除此之外,叶清找不到别的方法了,叶清承认自己就是懦弱,不敢面对。

    叶清不想看着程昱阳被自己连累,叶清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扫把星,总是连累身边的人倒霉。

    叶清不想让程昱阳重蹈覆辙,只有离自己远一点,他才能幸福。

    一眨眼,叶清在小镇上已经过去了大半年。

    今天正好是春节。

    春节本该是热热闹闹阖家团圆的日子,可是对叶清来说却并没有过多的差别。

    毕竟,现在这里有只有她一个人。

    这大半年里,叶清和四周的邻居也全都熟识了,也自然是知道了这只有她一个人住。

    小镇上的邻居怕叶清一个人在家寂寞,纷纷邀请叶清去做客。

    叶清都婉言拒绝了。

    就算平日里这些邻居待她再好,也终究只是邻居而已,这春节的时候怎么还能麻烦她们呢?

    这样叶清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叶清刚笑着拒绝了一家人,就见江可曼跑了过来,远远地就听见她喊:“叶清姐姐!”

    “小曼,你怎么来了?”叶清本想关门进屋,看见江可曼,又得停下来。

    江可曼是以前她认识的一个妇人的女儿,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江可曼很认生,躲在门后看见她看过去,立马就跑了,更不敢抬头看她。

    后来她和妇人经常联系,江可曼也就渐渐的不再惧怕她。

    “叶清姐姐,今天是春节,你们家就你一个人,我妈妈说做了好多好吃的东西,你去我们家去过春节吧!”江可曼跑的急,此时气喘吁吁地说着话。

    叶清抱起江可曼进门,给她倒了杯水,“你先喝点水,看你热的。”

    说着,叶清给江可曼擦了擦汗。

    江可曼朝着叶清害羞地笑了笑,自己擦着汗。

    “你们自己过节就好了,我就不去了。”这大半年她麻烦了他们家挺多的,大过年的她实在是不好意思继续麻烦了。

    闻言,江可曼连忙摇头,奶声奶气地说道:“不!叶清姐姐一定要去!”

    “哎,叶清姐姐有人一起过节,等会儿叶清姐姐也要和家里人过,所以没办法去的。”叶清无奈地笑道。

    “欸?叶清姐姐有人一起过节吗?”江可曼有些惊讶地看着叶清。

    叶清点了点头,眼里带着笑意。

    小孩子古灵精怪的,见叶清这样说了,赶紧问道:“那和叶清姐姐过节的人呢?我怎么没有看到?”

    叶清敲了敲她的脑袋瓜子,说:“等会儿是我去别处过节,不是他们来这里。”

    “这样子啊!”江可曼捂着头,扁了扁嘴,显得有些不开心。

    叶清看出了小丫头片子的不开心,打趣地问道:“怎么?叶清姐姐不去和你一起过节不开心啊?”

    “我想让叶清姐姐陪我一起过节,可是叶清姐姐如果有人一起过节的话,我也不会勉强。”江可曼扁着嘴,说道。

    叶清摸着她的脑袋,呵呵笑了两声。

    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说:“别不开心了,等下次叶清姐姐陪你过其他的节日不就好了。诺,小曼又长大了一岁,这是给你的红包。”

    江可曼眼睛咕噜噜地转着,看着叶清,却并不接红包。

    “拿着吧!”叶清笑了笑。

    江可曼这才接过来,“谢谢叶清姐姐。”

    说着,江可曼站了起来,吧唧一口亲了一下叶清,义正言辞地说道:“这是我送给叶清姐姐的节日礼物,也祝叶清姐姐永远年轻漂亮,找到男朋友!”

    叶清被她的模样和话逗的忍俊不禁。

    “这些谁教你的呀?”

    江可曼赶紧说:“是我们老师教我们的。”

    “乖。”叶清摸了摸江可曼的脑袋,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赶紧说道:“你快回去吧!再回去迟家里的好吃的可都要被别人吃光了。”

    听叶清这么一说,江可曼的赶紧朝外跑。

    跑了两步又回过头,看着叶清说:“叶清姐姐也要多吃点好吃的呀!”

    “嗯嗯。”叶清点头。

    得到叶清满意的回答后,江可曼才放心地跑了回去。

    叶清无奈地笑了笑,走到院子外。

    在院子外面,能听见各种炮仗声,打开门,甚至能看到各家在外面放炮仗,在这喧闹的节日气氛里,叶清一个人突然就有些落寞起来。

    哪有什么去别的地方和别人过春节,不过是为了骗江可曼而已。

    叶清叹了口气,回了院子里。

    她安慰自己,一个人生活也挺好的,不需要去想别人的感受,只要自己舒心了就好了。

    ……

    江辰一那边,虽然是春节,可是工作上的东西比较忙,也没有好好的过春节。

    晚上回到家里,看着偌大的房间,窗外霓虹灯闪烁,江辰一不觉有些孤单。

    以前父母在的时候,虽然关系不太好,可至少春节的时候还会一起吃一顿饭。

    而如今,他自己一个人,却觉得落寞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有个人能在身边就好了。

    正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江辰一故去开门,章秋溦带着笑意地站在门前,说:“新年好!”

    江辰一有些惊讶,最近章秋溦来的并不勤快,他还以为她放弃了呢!

    章秋溦扬了扬手里的菜,说:“你不会让我一直在门外站着吧!”

    江辰一侧身,让章秋溦进门。

    章秋溦进门后,就直奔厨房,一边说:“我知道你就一个人住在家里,春节了估计也不过,这样怎么能行呢!还好我来了,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江辰一抿着唇,并没有说话。

    如果说心底没有一丝动容是不可能的,只是莫名的,又有些失落。

    春节想有人陪是真的,可是……这个人似乎并不是他想的那个人。

    一个人影在江辰一的心里渐渐显现开来,江辰一却并不敢去深思。

    看着章秋溦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江辰一的心微微的动容。

    章秋溦似乎的确是变了,变的更持家,也更贤惠了。

    只是江辰一不敢确定这是章秋溦做戏给他看,还是果真如此。

    很快,章秋溦就将饭菜给准备好了。

    她将菜全都摆在桌子上,又准备了一瓶红酒,各自倒了一些,“春节快乐!”

    “嗯。”江辰一点点头。

    “我是不是第一个和你说春节快乐的人?”章秋溦轻轻抿了一杯红酒,问道。

    江辰一点头,“是。”

    除了她,哪有人会和自己说春节快乐呢?

    说来也是惭愧,自己那么一个成功的人,连个说春节快乐的人都没有。

    章秋溦听了,优雅地笑了笑,说:“那以后我每年都给你说春节快乐,并且每年都要第一个和你说!”

    江辰一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章秋溦话里的暗示。

    他也只当是没听懂,点了点头,没有深究。

    两个人吃完了饭,天色已经很晚了,章秋溦看着外面灯火辉煌的夜景,说:“辰一,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我自己回去有些不安全,不如我今天在你这住下吧?”

    江辰一拧了拧眉,“我送你回去。”

    说着,江辰一拿过外套,准备出门。

    章秋溦拉住江辰一的胳膊,心里泛着一丝苦涩,说:“我不过就是住在你这里,你就这么害怕吗?”

    “女孩子清白重要一点,在异性家里过夜难免会被嚼舌根,我这是为你好。”江辰一冷漠着解释道。

    章秋溦是有些变了,可是章秋溦以前做过的事情江辰一还清楚的记得,他不敢去相信章秋溦,害怕再一次被欺骗。

    “我不在乎的。”章秋溦轻轻说道。

    “送你回去吧!”江辰一装作听不懂她这个话的意思,穿上外套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