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你到底想干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7本章字数:3129字

    章秋溦对突然出现的叶清极其警惕,她不知道叶清的出现会给她造成怎样的威胁,但肯定的是一定有影响。

    “喂,卫康,你去调查一下章秋溦近来的所有资料,所有!听清楚了吗?无论在哪里的,都给我调查清楚,给你两天时间!”章秋溦几近声嘶力竭。

    打完电话,章秋溦的心里依旧隐隐的不安,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自己一定要有十足的把握才可以。

    想到这里,章秋溦调整了呼吸,挺直腰板,手搭在自己纤细的腰上,冲着镜子自信一笑,潇洒的走到客厅。

    拿起杯子,章秋溦自己泡了一杯浓浓的咖啡,颜色重的像酱油一样,章秋溦闭上眼睛,靠近咖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醇香的味道刺激着嗅觉。

    章秋溦端着咖啡,悠闲的踱步到阳台上,坐在吊椅上,看着外面蓝的慎人的天空,心里盘算着见到叶清时该如何开场。

    直到第二天中午,卫康才打来电话,在电话那头紧张的说:“章老板,我实在是找不到叶清在S市的任何信息,不过在小镇的资料倒是找到了!”

    章秋溦一听,眉头紧锁,咬住下嘴唇,低声说道:“好,知道了,把你找到的资料发给我吧!”

    章秋溦没有难为她的手下,因为她知道不是手下不尽力,而是有人偷偷动了手脚,隔离了叶清在S市的所有资料。

    挂掉电话,章秋溦紧紧握住手机,恨不得将它捏成渣。

    这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随之振动了一下,章秋溦知道,这是能查的到的叶清的所有资料。

    章秋溦缓缓的拿起手机,打开文件,叶清近来的资料尽在眼前,虽然少了在S市的,但对于简单的了解叶清的近况还造不成什么困难。

    纤细的手指一遍遍的翻动着叶清的资料,眼睛瞪得圆滚滚的,似乎要把手机整个吞下去。

    看了整整一个下午,章秋溦终于熟悉了叶清的近况,端着红酒杯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回想着下午看的资料,以及叶清的模样,眼里冒出冰冷的寒气,夜色笼罩的城市在她的眼里仿佛都结上了一层冰。

    此时的章秋溦就只剩等待了,等待去见叶清……

    叶清这几日心神不宁,整日整日的没有精神,黑眼圈重的和大熊猫似的。

    叶清在担心,担心江辰一会来打破自己原本平静的生活,走在路上叶清魂不守舍,她在想难道自己要搬家吗?不,不行,母亲刚刚适应这里,不能走,可现在自己暴露了,这里已经不再清静。

    “啊!”叶清想的出神,根本没看路,所以一下子踩进了正在维修的路坑里,脚被卡在了砖缝里动弹不得。

    周边商店的人赶紧跑过来,帮她把脚挣脱出来,然后扶起叶清,“怎么样啊?伤到哪里没有啊?脚没事吧?”好心人关切地询问叶清。

    “没,没事”叶清被这一摔吓懵了,再加上刚才一直在思考江辰一的问题,所以现在脑子乱的很。

    叶清轻轻的推开扶住她的众人,迷迷糊糊的说:“谢谢,谢谢大家了,我,我没事,大家都散了吧,谢谢!”

    人们一看叶清没什么大问题,也就散开了,叶清等人群散开,自己一瘸一拐的继续走着。

    回到家,闷头就睡,躲在被子里控制自己什么都不要想,安慰自己不会有事的。

    第二天,叶清醒来伸了个懒腰,不小心抻到了脚腕,“啊!”叶清小声的叫了一声,却赶紧捂住了嘴。

    叶清害怕母亲会担心自己,于是匆匆的起床,悄悄的去上班了。

    出了门,叶清低头一看,自己的脚腕肿得和包子似的,于是强忍着疼痛,叶清勉强到了公司。

    “我的天,叶清,怎么了,这是?”同事看见叶清的脚腕肿成了这样,不禁诧异。

    “哦!没,没事,昨天不小心扭伤的!”叶清连忙解释。

    “那……我去给你买点消肿药吧,肿得这么厉害不擦点药可不行!”说着就转身出门去买药了。

    叶清本想阻拦,但同事走的太快,根本来不及拦下她。

    叶清不想耽误工作,所以加快速度整理着快件,根本顾不上脚上的伤。

    同事很快回来,拿来了消肿药,为叶清喷到脚腕上,“谢谢你啊!”叶清感激的看着同事。

    “没啥,别见外!就是这几天你有点不对劲啊,是不是出什么事……”“没,没有”叶清急忙打断了同事。

    “哦!没事就好,以后可要小心点!”“嗯!”同事一看叶清不愿说出实情,也就不好再问,叮嘱过后把药留给叶清就转身忙自己的工作了。

    喷了药,脚腕果然渐渐的不算太疼了,只是还有些肿,叶清也不再理会,专心工作。

    小镇不大,再加上工作原因,大部分人还都认识叶清,知道她是个善良孝顺的好姑娘。

    因此,叶清在外面送快递时,经常有人和她打招呼。

    叶清本来挺喜欢这样的氛围的,但是由于这几天的状态不佳,她并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哎!小清,怎么了这是?看你这几天心神不宁的,今天怎么还把脚弄伤了?”晒太阳的老大娘眯着眼睛看着叶清。

    “王大娘,我没事,走路不小心扭的!”叶清简单的解释到。

    “哦!哦!那可得小心点。”“行,那我先走了,王大娘!”“好,好!”叶清赶紧逃离王大娘的视线。

    “这不叶清吗!我差点没认出来,怎么弄的这是,脸色这么不好?哟,这黑眼圈,都快成国家级保护动物了!”“啊?没有吧,可能是衣服显的!”叶清没想到还碰到了李大哥。

    “哎,不对,你这脚怎么也瘸了?”叶清本想赶紧离开,没想到还暴露了脚伤。

    “昨天,昨天不小心扭的!那个……我还有工作,就先走了!”“行,行,哎哟,可小心点吧!”李大哥叉着腰担忧地看着叶清一瘸一拐的离开。

    叶清回到公司,想起这一天小镇上人们关切的眼神,不由得心生温暖,嘴角上扬,露出了阳光明媚的微笑,连日来的忧愁也散了些去,脚上的伤也好了大半。

    区别于城市的繁华与喧闹,这座城市有着它本身的魅力,安静平和是现在大多数人的追求,而显然,这份追求用在章秋溦的身上显然是格格不入。

    最新的香奈儿的套装,精致的妆容,外带一个几乎没有太阳能照射到的太阳镜,边上的行人默默的看着她,显然是在用一种“神经病”的眼光,而章秋溦却不在乎这些,她一向自诩自己时尚,只有钱能体现出她的较贵。而这些乡下人,一看就没什么文化,他们怎么懂自己的时尚。

    手上拿着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家店铺,写着“魅”,显然是一家女装店。

    章秋溦拿着照片四处观望了一会,好不容易才在一个拐角的地方找到这家店铺,发出一声暗嗤,有想到之前查到的女主的信息。心里暗暗想到:“哼,叶清,凭你也敢跟我抢江辰一,灰姑娘就是灰姑娘,唯一的安身之所就是这样的垃圾堆。至于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那都是白日梦。”

    踏着十寸高的高跟鞋,朝着那间“魅”的店铺走去。刚走进大门就被迎面走来的一位女士撞到,当即大发雷霆:

    “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撞我,知不知道我身上的衣服值多少钱,把你卖了你都赔不起。”看着对面的女士穿着一身的地摊货,身上的白T都有些宽松,领口袖口都有些起球,那条裤子更夸张,都已经洗的发白了还在穿。估计像这样的人,一辈子也不知道什么是香奈儿,什么是Tiffany。

    等到对面的女士抬起头才发现这就是她要找的叶清,章秋溦心中都要笑出一朵花来了,真是得来全部费功夫啊。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江家少奶奶,哦不,你瞧我这张嘴,你都已经不是少奶奶了,是吧,叶清。”看看叶清现在的样子,真该把她的样子拍下来给江辰一看看,像她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他,只有自己,才能配得上他。

    就是不用细想章秋溦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单看她的脸也知道。毕竟她现在的目的就是江辰一,不过,不管是什么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她已经从那个城市,那个圈子选择了退出就不会再去做什么白日梦了。

    叶清还要赶着回去烧饭,没空搭理章秋溦,便想绕过她的身边出去,谁料,章秋溦竟然堵在了门口,让里面和外面的客人都有了一些的怨言。但是章秋溦可不是在乎其他人感受的人。

    章秋溦不在乎可不代表叶清不在乎,她还要在这里上班,刚刚经理的脸色显然有些阴沉,想来要是她不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估计以后也不用呆在这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叶清才看着章秋溦:“章秋溦,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清想她应该没有什么能威胁到章秋溦的事了,为什么要这样的苦苦相逼。

    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显然和叶清的关系还挺好,只见她轻轻的拉了拉叶清的袖子,小声的说:“叶清,你和这位小姐认识啊,她身上的衣服我只在杂志上见到过,要好多的钱呢。没想到你认识这么有钱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