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叶清的不安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9本章字数:3015字

    江辰一离开之后,叶清心里便开始止不住的担心,而且十分感觉不舒服,章秋溦一个电话都能把他叫出去,而且从来没有想着过是否应该给她解释一下。

    不过叶清向来都是一个善于隐忍的女人,当初和江天一结婚,都能做到如此,现在只是一个章秋溦的电话就不行了吗?

    不过,叶清也是一个女人,她爱着一个男人的时候,没有一个女人不会去在乎,江天一不过是她人生道路上的一个很小的驿站,却从来没有彻底停留的想法。

    不过江辰一和江天一对叶清来说完全不是现在同一水平线上的,江辰一是叶清唯一爱着的男人,所以她没有办法做到如此大度。

    实际上,叶清的世界里,只分为两种人,一种是心里人,一种是心外人,叶清的隐忍也只是对待心外人而已。

    叶清自己躺在床上闷闷不乐,手机多次拿起又放下了,那个被她牢记于心的电话号码,她摁下了很多次,却始终没有拨出去过。

    “江辰一,如果你还不回来,我就不再理你了。”叶清睡不着,干脆起床,在落地窗前'走来走去,远处的青山美景都勾不起她丝毫的兴趣。

    如果是之前,或许她见到这样的景色,会想着用情感细腻的文字把它记录下来,可是今天却直接对此视而不见。

    叶清也感到十分的心烦意乱,她没有想到江辰一对她的影响会如此的深,他的一举一动能够让她付出全部的心神。

    想到这儿,叶清烦躁地把手机扔在床上,一下子就趴着倒在床上,像个八爪鱼张开手掌一样,不过看她的动作,都能感受到她心里的烦躁感。

    江辰一推开门进来,就看到叶清这副模样,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心里顿时变得柔软起来,刚才章秋溦摔在他身上的不快都被叶清的动作给推开了。

    “叶清,你怎么了?”江辰一走进,动作比较大,但是叶清都没有发现他回来,心里不禁感到有些怪异。

    叶清其实是听到了江辰一开门的声音的,压住了心里想起身的动作,死命得把脸埋进被子里。

    不过很快她就有些受不了,因为她感觉到被子里额空气越来越弱,而且偏偏,她又赌气装作睡着了,肯定不会自己去拆自己的台。

    江辰一走进,自然注意到了,叶清的身体呼吸幅度越来越大,一把把她从被子里拉了起来,搂紧在自己的怀里,没好气道:“如果我今天不拉你,你是不是打算一直呆在被子里然后被捂死?”

    叶清听见江辰一跟自己开玩笑的声音,心里顿时有些来了火气,她自己在家里担心了那么久,江辰一回来没有想着给她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反而还给她开起了玩笑。

    “没怎么,就是想睡觉了。”叶清挣扎开江辰一的大手,又转身躺在了床上,只给江辰一留下一个迷人的后脑勺。

    江辰一感觉到叶清今天行为的怪异,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可是记得他走之前叶清还是好好的,为什么回来之后就变了一个模样。

    “叶清,你到底怎么了?”江辰一从来就不是一个感情细腻的男人,又哪里会知道女人有时候的小脾气从哪里来。

    “我没事儿。”叶清摇摇头,把大半边脸都埋进了枕头里,不想让江辰一看到她所流露出来的真实的情绪。

    其实叶清最气恼的还是自己,就这么一件小事情,她都受不了,她都开始没有生活重心的活着了,完全被江辰一和章秋溦那一点破事情给左右,完全不像是原来的自己。

    “叶清,你……是不是那个要来了?”江辰一想来想去也只想到这么一个最可能的原因,拜叶清所赐,让他深度的了解了女人每个月都要来的那事儿。

    所以今天看叶清的情绪这么反常,恐怕也是因为大姨妈要来了的缘故,他曾经就听说过,女人的大姨妈要来的前几天情绪都十分不稳定。

    而且尤其易怒,芝麻大的一点儿小事情她们都能哭出来。

    叶清显然没有料到江辰一会这样说,心里有些又羞又恼,心里直骂江辰一猥琐,可事实上,江辰一这句话说出来,叶清一点儿都不觉得猥琐,反而会感觉江辰一有一点萌萌的,十分可爱。

    “江辰一,你说什么呢!”心里承认,不代表嘴上承认,而且现在她还生着江辰一的气,自然不可能给江辰一一个好脸色。

    叶清从床上爬起来,指着江辰一就开始嚷嚷:“江辰一,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是那么猥琐呢?你说,是不是你在别的女人哪里学到的。”

    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江辰一现在就有了深切的体会,尤其是叶清这么温柔端庄的女人都会有无理取闹的那一天。

    不过江辰一心里也觉得高兴,叶清是一个两面的性格,平时都是温柔端庄的,也不能说叶清是装的,只是因为她的人际关系分得极为清楚,她现在这一面除了江辰一见到过以外,没有人见过。

    这样想着,江辰一就觉得心情还不错,这样的小女人是他家的,而且还是个小祖宗。

    “得得得,我猥琐是吧?”江辰一一把抓住了叶清的手,绕着她转了个身,随即叶清就倒在了江辰一怀里。

    不等叶清反应过来,江辰一的稳便印了下来,铺天盖地的落下来,把叶清的一切嘟囔都稳进了自己的嘴里。

    江辰一的稳技现在已经被练出来了,他和叶清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俩对接稳都不是很娴熟,不过两个人在一起总有一方要带领另一方才可以。

    所以这个带领人的重任就得交给江辰一了,为此江辰一可是在网上取了好多经,与叶清实战了几次之后,就直接在这方面占据了上风。

    叶清这方面从来都不是江辰一的对手,只有安安心心的接受者,不一会儿,叶清就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直接在江辰一的身下软成了一摊水。

    两个人之间出现了矛盾,最好的方法就是做,尤其是女人在无理取闹的时候,好好的把她办了,保证她会对你服服帖帖的。

    这一些都是江辰一在四处听来的经验,自己思考了之后也觉得方法和理念都十分的的不错,所以今天也打算这样好好的收拾一下叶清。

    叶清也感觉自己像一个大海里的落水者一样,快要被一股又一股的浪潮给淹没了,只能死死地抓住江辰一这块唯一能救她的浮板,把一切都交个江辰一。

    不过很快,叶清便被拉回了理智,暧昧的气氛戛然而止,因为江辰一身上的香水味儿一股脑的全部钻进了叶清的鼻子里,刺激着她的嗅蕾。

    叶清从来不擦香水,江辰一平时都是用的古龙香水儿,在平时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味道,现在只要想着江辰一身上带着别的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儿,刚才的温情就只会让叶清觉得讽刺至极。

    江辰一明显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叶清突然推开他感到有些不满,女人有些时候可以任性,不过男人也有容忍的范围。

    气氛原本很好,就差最后一步就能水到渠成了,江辰一是一个男人,只要是个男人就没有不在乎那事儿的,所以饶是江辰一此时都有些不满了。

    “怎么了?”江辰一皱着眉头,不悦的开口,从床上立起来,看着背对着他的叶清,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叶清只觉得十分委屈,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不管江辰一如何问,她始终不肯开口,只知道默默的流泪。

    “叶清,你为什么这样任性,就算是任性,也不能这样吧,叶清!”这一次江辰一加重了语气,强硬地掰扯过叶清的身子,让她与他对视。

    原本有些发怒的江辰一在看到叶清隐忍的泪水时,心里便再也生不起气来,反而升起一股浓浓的担忧。

    叶清擦干了泪水,冷笑着看着眼前快速变脸的江辰一,心不禁往下沉了沉,而且突然间觉得自己十分的搞笑。

    或者说自己从头到尾就是一个笑话。那么容易就被江辰一左右,可是江辰一却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无理取闹,任性。

    “怎么江辰一,是不是觉得现在特别后悔,跟我这样一个如此任性的女人在一起?”叶清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大哭又大闹的女人,受了委屈,或许她都会哭,可是只会是梨花带雨,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般失态过。

    这一声声的质问,都是她忍了这么久的全部控诉,还有满心的委屈。

    江辰一急了,如果到现在他还看不出来叶清有事情瞒着他的话,他这么多年的总裁都不用做了。

    可是他始终都不知道叶清生他气的原因在哪里要是知道,他也不可能惹得叶清如此的伤心。

    江辰一走到叶清面前,半跪下,身体,抬头望着哭泣不已的叶清,心里骂了自己千百遍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