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蠢货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3本章字数:3170字

    第二天下午,秦溪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和剧组会和之后,一批人就浩浩荡荡上了飞机。

    他们拍戏选景的地方在距离宁市不远的另外一个小城市,因为那个城市的景点非常有古韵味儿,所以有不少古装戏都喜欢选择在这个城市取景。

    从宁市过去大概需要四个小时的飞机,秦溪戴上耳罩,就开始睡觉。等他一觉睡醒,飞机正要降落。

    秦溪在心底感叹了一声,幸好离得不远,不然的话,万一来个水土不服,他要再演出东方不败的风华绝代,那可就太难了。

    下了飞机之后,剧组安排好的大巴把一行人接到了预定的酒店,他们会在这里稍作休整,第二天一早再赶往取景的小镇。

    到了酒店,秦溪和蒋亭峰、凌鸥三个人被安排住在了一起,因为剧本拿到手还没捂热,秦溪用过晚餐之后,早早就回了房间看剧本。蒋亭峰比他们这些新人都要有名气一些,不少新人都想巴结巴结他,所以就被其他演员拉着出去玩儿了,凌鸥也没有错过这样的机会,也一起去了,只有秦溪觉得,有这功夫,还不如好好看看剧本,免得明天开机的时候,被导演骂个狗血淋头。

    秦溪看剧本的时候有个习惯,不仅记住自己的台词,还会把别人的台词也顺便一起记住,这样会让他更好地入戏,更好地把握自己什么时间说出台词,语气和停顿又需要怎样注意。只是这样一来,他比别人花的功夫就要多一些了,秦溪拿着黑色铅笔和红色水笔,在剧本上涂涂画画,一边记台词一边揣摩心理,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等蒋亭峰和凌鸥一身酒气地回来,秦溪顿时庆幸自己没有跟去了。因为他的酒量实在低得可怕,喝醉了还容易做点儿他自己都匪夷所思的事情。

    好歹都在同一个剧组了,秦溪帮他们两个人tuo了外套,费劲儿地再把他们从门边拖到床上去,顺手泡了解酒茶打算给两个人喝,结果刚端过去就被两个喝醉的人给打翻了,秦溪无奈,只能给他们盖上被子,然后才自己去洗了澡准备睡觉。

    入睡前他的手机震动了两下,不过被他忽视掉了。

    第二天一早,剧组工作人员挨个敲门叫大家起床,秦溪刚到外地还不大习惯,一早就醒了,别人来敲门的时候,他都换好衣服洗漱完毕了。

    “快点下去吃早餐了,我们一个小时之后就要出发去小镇。”工作人员见秦溪一副清爽整洁的模样,还不由得红了一下脸。

    “好,那我去叫一下蒋哥和凌鸥。”秦溪转身去叫另外两个还在床上熟睡着的人。秦溪这个很少喝酒的人也知道喝酒后遗症很严重,但是没想到严重到这地步,蒋亭峰和凌鸥两个人都死活叫不醒,秦溪就差没抓着他们可劲儿地摇了。

    秦溪无奈,只能叫来酒店人员,让他们记得送早餐上来,顺便叫一下客人。

    秦溪下楼到了早餐区,一看,竟然大部分都是剧组后勤人员,整个剧组的演员里,就他、唐山和那位老戏骨准时下楼吃早餐了。该不会都喝醉了还没醒吧?秦溪有点黑线,这也太放纵了点!

    “其他人呢?”许涛的声音在早餐区入口处响起,明显带着不悦。

    副导演跟在他后面,听见他问话,立马跟他小声说了两句,许涛顿时更加不满了,“才刚刚进了剧组,一个个就这么放纵!那等开拍以后,岂不是连人都找不到!去把人全部给我喊下来!”

    许涛脸色难看,其他人也就不敢多说什么。

    秦溪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这种事儿呢,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在开机的前一天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显然是属于职业道德的一部分,但是剧组里大部分都是新人,因为刚来到一个陌生城市,高兴过头,出去玩儿的时候喝了酒,一时没能收住,也算是正常的。

    头一天就触导演的霉头,之后拍起戏来,导演对他们的要求会更加严格,态度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许涛发了话,剧组里的工作人员也没办法安心吃早餐了,带着酒店人员就一起去楼上叫人起床。别看剧组里新人多,但是大部分新人看来,他们是演员,比起工作人员还是有点高人一等的味道,所以被叫醒的时候,还有好几个发了脾气,脸色难看地跟在后面下了楼。

    直到这些人见着了许涛这尊大佛,才全部一个个变了脸色,忙不迭地跟许涛道歉,伏低做小。

    秦溪看得直咂舌。娱乐圈啊娱乐圈,多的是欺软怕硬和见风使舵。

    懂得及时低头的人也算是聪明了,要是那种犯了错连伏低做小都不会的人,在娱乐圈才是真正的蠢货。

    秦溪这边才刚想完这句话呢,那边凌鸥就怒气冲冲地走过来了,一屁股在秦溪旁边的座位上坐下,开口就是责怪,“你怎么不叫我起来?”

    随后跟着坐过来的蒋亭峰,看向秦溪的眼里居然也带着责怪的意味。

    秦溪顿时觉得无比好笑,娱乐圈里背后阴人多了去了,像他们这么蠢的,他秦溪要真想阴他们,他们也只能把这个苦果咽下去。亏他早上还叫了这两人半天,呵,也幸亏他昨晚那两碗解酒茶没喝进他们肚子里去,不然他们恐怕还要赖他给喝的茶不对。

    这人啊,自己犯了错,都要往别人身上找责任的,简直比犯了错不会道歉的人还要蠢!

    “我叫过你们了,不过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只能让酒店的人给你们送早餐上来了。”秦溪淡淡地说,丝毫没把他们的责怪看在眼中。他秦溪没什么地方做错了,无须愧疚。

    蒋亭峰虽然也有些埋怨秦溪,但他比凌鸥沉得住气多了,全程硬是没说一句话,只是拿目光瞥秦溪,指望秦溪能够“良心发现”,生出愧疚之情。

    秦溪说的都是实话,偏偏凌鸥还跟被踩了痛脚一样,恼羞成怒地骂道:“你明知道导演会骂我们,你应该再多叫一会儿啊!”

    秦溪还真没见过这种逻辑的。

    人家帮你那是人家心善,人家不帮你,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但人家帮了你你还要倒打一耙,那真是有病了!

    “你明知道导演会骂你们,为什么你昨晚要喝那么多酒?”秦溪不冷不热地还击了一句。他不lou出锋芒,别人还真就当他好欺负了?可笑,他秦溪又不是圣母!

    凌鸥被呛了一句,顿时满面通红,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低着头,忿忿地搅着碗里的稀粥。

    倒是蒋亭峰还脸红了一阵儿,尴尬地说:“我们昨天没考虑周到……”

    秦溪心中冷嗤,没接话。

    这两个人年纪都不比他小,都是二十几岁的人了,怎么情商低成这副模样?年纪小,人家都说天真不懂事,年纪大的,那真是当得起一声“傻bi”了。

    秦溪先吃早餐,所以很快就吃完了,他放下碗筷,淡淡地说了一声,“我吃饱了,你们慢用。”然后就起身了。别人能没礼貌,但他还是要有礼貌的。

    唐山也很早就吃完了早餐,见秦溪走出来,立马一把将他拉了过去,口中还叹着气,“唉,可惜没能跟你分在一个房间。”

    “只是睡一个晚上而已。”秦溪笑了笑。

    唐山小声埋怨,“你不知道,我隔壁睡着剧组里两个女生,昨天晚上她们喝醉了吵架,把门晃得咣咣响,我整个晚上都没睡好。”

    秦溪没想到原来犯蠢的不止两个人,他无奈地摇头,“今天被许导骂了一次,估计之后就不会有人再这样了。”

    唐山点点头,总算没再抱怨。

    等大家都吃完早餐,剧组重新集合,又一起上了大巴,摇摇晃晃地开往小镇去。

    到了地点,又是传统的开机仪式,许涛和副导演主持着,几个主演跟随其后。等开机仪式结束之后,按照惯例,还要拍一场戏,并且要求最好是一条过,这样才能够有好的寓意,保证以后拍戏都能够保持一路顺利。

    整个剧组都是新人居多,许涛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选了两场戏出来,一场是岳不群和令狐冲的对手戏,另一场是东方不败和任盈盈的对手戏。这也算是把主演都拉出来遛一遍了。

    演岳不群的老戏骨演技自然是没话说的,蒋亭峰之前也演过许涛的电视剧,也算有点儿演技了,他们两个是肯定不会出什么大错的。

    随着这边喊下“action”,那边镜头下的两个人也开始动起来了。

    秦溪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位老戏骨,企图从他的身上学到一点经验,至于蒋亭峰,说句自得的话,秦溪上辈子的演技比他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蒋亭峰还真没什么好看的。

    这场戏选得短,很快许涛就喊了“cut”,顺利一条过,他脸上的表情也总算带了点儿笑意。

    这一条过了,那就代表着下一场,该秦溪和陶湘上了。

    他们早早地换好了衣服,画好了妆。凌鸥还真挺小心眼儿的,秦溪上场的时候他还没忘记低声取笑,看似为秦溪担忧地说:“他们演技那么好,你可要当心,别丢脸了。”

    唐山立马在旁边说:“秦溪演技比你好!”

    凌鸥脸色一黑,不再说话。

    秦溪将他们之间的对话全部听了耳中,要说没有一点情绪波动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他只是在心中更加坚定地要演好这一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