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凌鸥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4本章字数:3190字

    有了秦溪在先,后面再拍戏的时候,剧组里的演员都可谓是摩拳擦掌,企图在许涛面前表现出“我也很不凡”的一面来。但是秦溪只有一个,唐山有句话没有说错,有天分的人的确是不一样的,所以秦溪用自己的天分和勤奋来讨得许涛的喜爱,但其他人既不勤奋,还偏偏没有天分,再使劲儿往许涛面前蹦跶,那就只是惹得许涛厌烦了。

    “卡卡卡!你怎么回事?”许涛自从到了这个拍摄点,脾气日渐暴躁,秦溪拍的时候,其他演员没少被NG,一下场还要被骂个狗血淋头,其中恰好以凌鸥最盛。

    凌鸥被骂得也有点憋屈,他一脸铁青色,从助理手中接过扇子扇风,许涛这边还卷着手里的台词本,毫不留情地指着凌鸥鼻子骂:“你跑到我的剧组,就是来拖累我们全部人的吗?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台词好好记!没那个本事,就给我多下点苦功夫!还有,你演的是谁?你演的是杨莲亭!好好看过剧本没有?看过原著没有?你知不知道杨莲亭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这些还全部都要老子来教你吗?”

    许涛也是被剧组糟糕的状态给气狠了。

    要说以前拍剧吧,虽然不少新人水平也差,但是大都还比较听话懂事,而且没有一个对比的对象在,所以马马虎虎也能过去。但是这一次,先是有秦溪一不小心出了风头,紧接着这个凌鸥总是企图踩秦溪一脚,偏偏他本事又不够,还爱撺掇剧组里的人,这下子能不乌烟瘴气吗?这下子许涛还能让他们马马虎虎过去吗?

    许涛这一顿骂,让全剧组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了,凌鸥的脸色更为难看了,手中的扇子都掉地上去了。

    凌鸥张口刚想说“老子不gan了”,但是助理在旁边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提示他:“机会难得,不能放弃啊!”

    凌鸥只能又强忍着摆出笑脸,向许涛道歉,“对不起导演,我……我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

    “下次下次,你都多少个下次了?”许涛黑着脸,但是现在电视剧已经开机,换人已经来不及了,当初他看中凌鸥看中的全是他那张脸,和他现阶段的人气,谁想到这么不中用?许涛也只能自认倒霉,将跟组的小编剧叫到身边来,“修改人设!既然他演不出杨莲亭的英俊粗犷,那就改得娘一点好了,反正杨莲亭是个男宠……”

    许涛这番话简直就如同一巴掌打到了凌鸥的脸上,凌鸥脸上的笑瞬间就维持不下去了。

    小编剧也是恨许涛恨得要死,原本好好的,现在导演一声令下,他还得帮忙改剧本,真是受罪!

    秦溪在一边看得有些惊讶,怪不得上辈子他听很多原著粉骂编剧将杨莲亭写得不伦不类,在原著里,金庸这么写道:“身形魁梧,满脸虬髯,形貌极为雄健威武。”杨莲亭本身是个极为英俊,具有魅力的男子,所以东方不败才会倾慕于他的男子气概。但是现在凌鸥根本演不出这种味道,那许涛就只能故意将这个人设转变得娘炮一点儿,以此来吸引眼球了。

    秦溪这才知道,上辈子人设变得那么妖里妖气,原来是有这个内幕存在。

    他瞬间觉得好笑之极,在飞翔工作室的时候,凌鸥说他是花瓶,现在究竟谁是花瓶,恐怕一目了然了!

    “秦溪,过来,下面是你和令狐冲的对手戏!”许涛提高嗓门,将秦溪喊到了面前,他突然觉得现在这个时候也只有秦溪这张脸可以用来洗洗眼了。

    秦溪早就将台词和人物性格都牢记于心,他每天提前做的功夫都派上了大用场,一声“action”,秦溪就又开始了拍摄,这一拍就拍了很久才有休息的机会。这次凌鸥被骂得这么惨,秦溪也无意再出风头,就刻意收敛了自己的演技,与蒋亭峰演对手戏的时候,他就故意让了对方不少,蒋亭峰演得顺畅了不少,许涛的脸上也终于见了笑意。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中午。

    凌鸥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脸色阴沉,手里还紧紧攥着剧本,他的助理送来盒饭他也不吃。秦溪早早地被唐山拉到了一边去,两个人将盒饭摆好,秦溪拆开一次性筷子,心底感叹了一声,自己真是找罪受!在学校,好歹能出去吃点好吃的,跟着剧组出来拍戏,看起来风光,但是到了这种穷乡僻壤,有的盒饭吃已经很不错了。

    “啧啧,没想到凌鸥之前那么盛气凌人,现在被导演一骂,照样不吭声了。”唐山算是看穿了凌鸥的为人,这个时候也毫不客气地落井下石,逞逞口舌之威。

    秦溪没接话,有的东西是不能随便议论的,你再不喜欢别人,但也不能到处讲别人的坏话。

    蒋亭峰恰好这个时候拿了盒饭过来,另一只手还拿着一罐食物。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蒋亭峰笑着将手中的罐装食物放上了桌面。

    “蒋哥,这是什么啊?”唐山好奇地凑拢了。

    “全中国的女神啊……老gan妈!”蒋亭峰点了点罐身,随后就打开了盖子。

    唐山老家不是这边的人,他们那边嗜甜,所以对于老gan妈并没有太大兴趣,就恹恹地应了一声。但是秦溪却忍不住双眼亮了亮,这个可是下饭吃的好东西啊!他没想到蒋亭峰会拿这种东西过来跟他们分享,蒋亭峰的形象一下子接地气了不少。这下秦溪也知道蒋亭峰是在示好,改正之前在酒店时的错误了。

    秦溪这人爱憎分明,我恨你,那我就非要搞死你,但如果你跟我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又向我示好,我当然也不会那么小心眼儿。

    “蒋哥这个是好东西啊,能给我分一点吗?”秦溪说着就已经动了筷子。其实蒋亭峰既然把食物拿过来了,就是要分给他们吃的,秦溪多问一句只不过是找点话来拉近一下关系而已。

    蒋亭峰果然哈哈笑着,故意去动那个罐子,“要吃行啊,咱们下午好好对一场戏。”

    两个人之间打趣几句,再一边吃着东西,关系很快就拉近了不少。

    这下子剧组里正儿八经的孤家寡人,就只剩下凌鸥了。

    短短十多天的拍摄折、腾下来,秦溪脸瘦了一圈儿,他被折磨得脸色都不大好,偏偏许涛还要夸他瘦了好,这样更上镜,更好看了!

    艺人都不是好当的!秦溪被高强度的拍摄折磨得快疯的时候,许涛终于大发善心,给剧组全体人员放了个短期假,休两天,暂时没有戏份儿的可以回剧组迟一点,像蒋亭峰和陶湘这两个主演,就别奢求多休息了。

    秦溪当晚就买了回宁市的机票,十多天没跟孟女士联系,秦溪还有点不大放心,总得回去一趟,顺便再带点东西过来。

    飞机到宁市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三点多了,秦溪就在机场附近先找了个不太贵,相对安全系数比较高的酒店,入住了一晚,然后早上十点多钟慢条斯理地收拾着东西,坐车回市区。

    在市区下了车以后,秦溪刚穿过一条马路,就听见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这不是秦溪吗?怎么还坐公交回来啊?这么得许导的赏识,不是应该很有钱嘛?难道是真没钱坐出租啦?”

    秦溪的脸色沉了沉,转头看过去,只见人行道旁正站着凌鸥和他提东西的助理,助理此刻一脸尴尬。

    有病!

    秦溪在心底骂了一句。

    他跟凌鸥本来就没有什么过结,只不过是凌鸥自己心胸狭隘,先是拿话骂他,后来自己犯了错也要怪他,现在更是恨不得处处挤兑他。凌鸥这样的表现只能衬得他自己心智越发不成熟!

    秦溪没搭理凌鸥,凌鸥收起脸上的喜悦,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非常不得劲,不仅如此,他刚刚的声音有些高,周围的路人都朝他们看了过来,看见秦溪的时候大多数人是lou出了惊艳的表情,而看到凌鸥的时候,他们就是惊讶了。

    凌鸥这才想起自己是个公众人物,在这样的场合表现出自己尖酸的一面,到时候吃亏的肯定不会是秦溪!毕竟秦溪还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凌鸥连忙捂着脸,拦下出租车,跑得跑不及,助理更加尴尬,连忙跟上去,顿时手忙脚乱得令人发笑。

    秦溪翻了个白眼,他算是知道什么叫傻bi了。傻bi就是不用你去收拾,他自己就能把自己收拾得下不了台!

    周围的人还在打量秦溪,不过秦溪却不想让人打量了,他穿过人行道,很快回了家。

    **

    凌鸥上了车之后,出租车司机问他们:“去哪里?”

    小助理不敢开口说话,凌鸥又正生气,也不开口说话,这下出租车是也生气了,加重了音量问:“你们到底要去哪里?”

    小助理这才讪讪地问:“凌少,我们回哪儿去啊?”

    凌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废话!我都到宁市来了,不去纪先生那里去哪里啊?”

    小助理突然双眼一亮,先对司机报了地址,然后小声对凌鸥说:“既然您这么不喜欢这个叫秦溪的,不如……不如叫纪先生……”

    凌鸥冷笑一声,“秦溪那张脸长得那么好看,我要是让纪先生去整他,说不定到时候失宠的人就是我了。”

    小助理马上闭嘴了,不敢再乱说话。

    凌鸥也沉默了起来。只不过他想的却是……

    要借用纪先生来整一整这个秦溪,也不是不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