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臭脸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4本章字数:3512字

    导演没有喊停,秦溪就是再不痛快,也得压着。凌鸥也不知道是昏了头还是真的入了戏,怔怔地看着秦溪,目光有些恍惚,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有半分含糊,借着薄纱的朦胧,凌鸥将秦溪推倒在了贵妃榻上,秦溪实在有点忍不了,又重重地踢了一下凌鸥,那一脚恰好踢在凌鸥的下巴上,凌鸥陡然清醒,tuo口而出,“东方!”

    总算开了口,秦溪才松了口气,这样的戏,他可不想跟凌鸥多NG几次。

    唯美的镜头终于伴随着薄纱的落幕而落幕,许涛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喊了声“卡”。许涛早年就读于上戏编导专业的时候,经常看C港李安导演的戏,李导拍摄的题材包含很广,但是他的电影无一不是透着细腻和唯美,这令许涛深深着迷,甚至立志要成为第二个李安,可惜现实是把杀猪刀,将他割得遍体凌伤,最终选择了顺应潮流。

    现在能够看见秦溪圆了自己的一个梦,许涛双眼都看直了,心神荡漾,好半天没能将思绪收回来。

    秦溪一把推开凌鸥,凌鸥还没反应过来,被推了一个踉跄,差点一屁股摔倒在地上,等凌鸥从杨莲亭这个角色中tuo离出来的时候,他顿时被秦溪气了个半死。

    “你那么用力推我gan什么?”凌鸥不是能受委屈的人,马上就站起身,恨恨地看着秦溪责问道。

    秦溪压下眉眼间险些泄lou出来的厌恶,他冷淡地斜睨了一眼凌鸥,“你压在我身上压得太久了。”一句话将凌鸥说得满脸通红,也想起了自己刚才对着秦溪有多么失态,这令凌鸥的自尊受到了十分严重的伤害,凌鸥再看秦溪,就更加觉得“仇恨”了。

    秦溪抛下凌鸥,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衫,一边大步走出了镜头的范围。

    凌鸥起身,也跟着走出来,却被许涛叫住了,如果说秦溪的表演让许涛觉得惊艳的话,那么凌鸥的表演简直让许涛觉得,一锅好汤里掺了一颗老鼠屎,当初他得是多么想不开,才选了这么个演员?

    “你刚才又忘台词了!如果不是秦溪表现太好,盖过了你的错处,恐怕今天你又要重拍好几次了!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了,你NG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情,甚至是全剧组都要陪着你NG重来!你懂吗?我们没有那么多资源给你耗费!你只是个新人,就给我拿出新人的态度!”许涛骂人的时候几乎唾沫横飞,都快和凌鸥来个贴面口勿了。

    凌鸥并不是很在意,他暗地里翻了翻白眼,嘴上倒是恭敬地给许涛赔不是。在凌鸥看来,他有外表,有演技,还有人做后台,就算是许涛也不可能遏制他的发展!他来拍杨莲亭这个角色只是暂时的,如果不是因为合同早就跟经纪人签订了,他根本不稀罕出演这样的一个角色!

    凌鸥飞快地从许涛面前跑开,急着去卸妆换衣服,从秦溪身旁掠过的时候,还故意撞了秦溪一下,秦溪没想到凌鸥胆子这么大,竟然公然挑衅,他被撞了个措手不及,脚下一时站不稳,手脚在空中条件反射地挥舞了两下,眼看着就要摔倒下去。

    一只手臂突然伸来,将秦溪捞住了,秦溪顺势倒上去,稳稳地靠在了对方的胸膛前。

    “没事吧?”一个陌生的男声在秦溪耳畔响起,秦溪连忙稳住身子推开对方,一抬头却惊愕地对上一张熟悉的脸,“陈……陈先生?”尽管面前那张本该冷淡俊美的脸,此刻有些阴沉,但是陈珏的容貌和气质相当出色,秦溪怎么也不可能认错。

    秦溪转头再看旁边,发现陈珏身旁站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男人容貌英俊磊落,身上的气质十分耀眼,仿佛天生就应该站在镁光灯之下。秦溪忍不住瞪大了眼,原来刚刚出声的人是他!赫赫有名的金鸡奖影帝钟兴无!

    “钟老师好。”秦溪马上站直了身体,老老实实地拿出了和前辈打招呼应有的态度,陈珏倒是自然地被他短暂性忽略了。

    不过陈珏教养好,根本不在乎这一点,他收回双臂,目光不悦地回头看了一眼跑开的凌鸥的背影。

    “这样的人也能进入娱乐圈?”陈珏的嗓音极冷,如果是平常人听见了,肯定打了个哆嗦。

    但是钟兴无却无奈地笑了笑,“娱乐圈里什么样的人都有。”

    钟兴无说话间,陈珏已经重新看向了秦溪,“这就是你接的剧?”

    秦溪点点头,“我还有场戏要拍,陈先生怎么会在这里?”

    陈珏没说话,钟兴无倒是很热情地接过了话茬,“陈先生过来探我班,我们顺便就四处看看。”

    秦溪想到钟兴无的影帝身份,估计要进组也不是难事,跟许涛打一声招呼就成。秦溪点点头,对钟兴无倒没有太过热络,毕竟他不想给自己添上一个喜欢抱大腿的名声,“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

    “等等,不打算谢我?”陈珏却突然叫住了他。

    秦溪的步履一滞,转头不明所以地看向陈珏,试探地问道:“那……不如我晚上请陈先生吃个便饭?”

    像陈珏这样挑剔的人物,会跟他一起在这样的小镇里吃便饭吗?秦溪猜陈珏绝对不可能答应……

    “好啊。”

    “嗯?什么?”等等……秦溪的思维猛地顿住,刚刚陈珏说“好”?

    “继续去拍戏吧,晚上再来《驯龙》剧组找我和小钟。”陈珏说着就转身往外走了,他并不喜欢这个剧组的氛围,于是不打算多待。

    但是秦溪愣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思绪。

    陈珏让他去《驯龙》剧组找他们?天哪!原来上辈子大名鼎鼎的奇幻电影《驯龙》也有在这个小镇取景啊!怪不得钟兴无会出现在这里!秦溪顿时又觉得为难了,他这样的小新人跑去找钟兴无?开什么玩笑!恐怕光是门口看门的就不会让他进去吧,钟兴无是什么样的人物啊?

    秦溪想到陈珏叫钟兴无为“小钟”,顿时又忍不住咂舌,他上辈子就算是见过陈珏几面,但其实他也并不完全了解陈珏的权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不过现在看陈珏根本没将钟兴无放在眼里的模样,就知道陈珏的出身应该是非常好的。

    这样的人物……就跟纪煜煊差不多吧,不适合打交道。

    秦溪在心底做了决定,反正也进不去《驯龙》剧组,那正好,他就不用去找他们了。

    秦溪做了决定之后,心情轻松了不少,他换了一套衣服,又开始继续拍池水里的戏,这一次他和蒋亭峰都有了不少的感悟,拍起来事半功倍,很快就过了,许涛满意得不得了。凌鸥换了衣服出来,冷哼两声,有些嫉恨蒋亭峰和秦溪走得这么近了,而且两人的演技竟然都不弱。凭什么他们能得到许涛的夸奖,自己却得不到?

    凌鸥正在泛酸的时候,旁边突然伸来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凌鸥被吓了一跳,差点跳脚,他凶恶地回头去看对方,“你gan什么?”

    陈珏模样绅士,如果有的人眼界浅,的确可能将他的模样误认为只是个皮囊好的人罢了。凌鸥正是如此,看了一眼陈珏,顿时危机感顿生,还以为对方是导演找来顶替他的人,于是冷冷地瞥了陈珏一眼,骂道:“滚远点!哪里来的新人,一点规矩都不懂!”

    陈珏嘴角漾着一抹冷笑。他心里也在想,这是哪里来的新人,进了娱乐圈这样嚣张,一点规矩都不懂,若他要封、杀对方,肯定能雪藏得对方到时候穷得裤子都没了。

    钟兴无就在旁边看着,他眼皮一跳,心道不好,连忙拦了陈珏,暗自掏出手机打了经纪人的电话,过了不一会儿,就有人来问许涛借凌鸥,许涛认识对方,是钟兴无的王牌经纪人,许涛也没多想,就把凌鸥借出去了。

    等秦溪这边拍今天的最后一场戏的时候,那边凌鸥被人半推半威胁地带出了剧组。

    钟兴无催了陈珏一声,“陈先生,我们还不走吗?”

    陈珏老大不爽地臭着脸,看着穿着一身雪白里衣的秦溪,从蒋亭峰的身上缓慢地滑下来,两个人脸上互相凝视的表情,尽管是摆在镜头下,却显得格外的碍眼。

    陈珏皱了皱眉,抽回自己的视线,这次才是真正地和钟兴无一起离开了剧组。

    不过陈珏心里隐隐有了另外一个决断……秦溪的演技的确不错,胆量也不小,如果在娱乐圈里有人做后台捧着往前走,他的成就不一定会比钟兴无低,那不如他就来做这个捧他的人?

    秦溪可不知道自己又给别人带来了什么样的震撼,他演戏演得爽快的时候,根本顾忌不上去压抑自己的演技,努力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有天分的新人形象,到了后面,秦溪为了克制,不得不时不时掐自己一下,提醒自己不要太过锋芒毕lou。

    这一天的拍摄终于在所有人的疲累之中结束了,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人去理会凌鸥怎么没在剧组里,反正他失踪独自出去买东西,破坏剧组规定已经成了常态。没人愿意和凌鸥同伍!也更没什么人去关心他了。

    许涛红光满面地抓着手里的台词本,走过来大力拍了拍秦溪和蒋亭峰的肩,“我看你们今天演得很不错啊!明天也要再接再厉啊,明天我们就演更激烈的戏份吧!”

    秦溪很期待所谓的激烈戏份,是不是东方不败身死那一场。

    蒋亭峰心不在焉地点着头,脑子里还塞满了秦溪泡在池水里浑身都浸湿了的画面……等他回过神,对上秦溪的侧脸,忍不住tuo口而出,“秦溪,晚上我请你吃东西啊!剧组的盒饭都快吃腻了吧?”

    “好啊。”秦溪也就随口应了。

    蒋亭峰神色激动,“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嗯。”秦溪收拾好东西和蒋亭峰一起向许涛请了个临时假,到了小镇尾,这边聚集了不少的餐馆。

    **

    钟兴无等了好一会儿,他叫来自己的小助理,“你去问问工作人员,刚才有没有一个人来找我?”

    小助理匆匆地跑过去,又匆匆地跑回来,“……呼,呼……他们说没有呀……”

    钟兴无皱起眉,一仰头,正好看见陈珏又臭着脸过来了,钟兴无顿时感觉到亚历山大。我这地址、号码都给写了,连剧组看门的都给嘱咐好了,还特意安排了接引人员……这可不能怪我啊……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