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挨揍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4本章字数:3440字

    秦时明月的剧本与合同,都没交到秦溪的手里,秦溪有点郁卒,但是敢怒不敢言,反正陈珏把一下关也算是为了他好。高境那边的计划也进入了正轨,就算他不去公司,高境也不介意给他发工资。秦溪左想右想没什么事需要cao心的,就撒开手放松去了,没事儿吃着零食水果,看看史记、资治通鉴,重温一下秦时明月动画片,日子过得非常悠闲。

    秦溪靠在沙发上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秦溪,你在哪儿呢?”那头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秦溪打了个激灵,猛地想起自己从重生以后,满脑子塞的都是演戏和报仇,回到学校也没联系室友。打电话来的,可不正是他之前的室友端胖子吗?

    “端胖子,有事儿吗?”秦溪马上在沙发上坐直了,感觉有一瞬间像是回到了过去。

    “嗨,没事儿,就我们叫你出来晚上一起撸个串儿呗。”

    “哦……好,几点?”

    “下午四点就过来吧,咱们还能去KTV唱会儿歌……”

    “好。”秦溪挂断了电话,他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上辈子那个天真的自己,离自己远去了,他再也回不到在学校的时候那样单纯了。

    算了,都半只脚踏入娱乐圈了,还去想那么多gan什么?秦溪摇了摇头,将手机扔到一边。

    下午快到四点的时候,秦溪就打了辆出租车过去。等到了门口,突然有人叫住了他。

    “秦溪!”

    他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但是突然间又想不起来了。他扭头去看,对方冷笑一声,冲了过来,直直将秦溪撞到了KTV外的墙上,墙体jian硬,撞得秦溪闷哼了一声,他心头火起,连对方的脸都没看清,反手一拐揍在对方的肚子上,再狠狠地用头撞了对方一下,将对方直接摁倒在了地上,劈头盖脸就揍了两拳,好像一拳打在了下巴,一拳打在了鼻梁。

    被他压在身下的人没想到他会这么激烈,惨叫了两声,破口大骂:“cao·你·妈!秦溪,放开我!”

    秦溪反手就给了那个人一巴掌,“凌鸥,我他·妈·cao·你。”秦溪气急了,又顺手甩了他屁股一巴掌,凌鸥也气炸了,脸色青紫一片,偏偏还被秦溪骑在下面,根本挣扎不开。

    “你放开我……”

    “你有病吧?我走在路上,你偏偏要犯贱来撞我?撞了还一脸我欺负你了的表情!”秦溪最烦别人骂人问候母亲,所以下手揍凌鸥一下手就是狠手。

    凌鸥脸上被揍得一片青紫,他恨恨地瞪着秦溪,“还不都怪你……都怪你……”

    “怪我什么?”秦溪冷笑一声,抬手拍了拍凌鸥的脸颊,“平日里你在剧组处处跟我为难,我要赶剧组的进度,没空搭理你,你却好像蹬鼻子上脸了,嗯?自己有错被赶出了剧组,关我什么事?”说着秦溪就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我看你还是去警察局慢慢解释吧。”告他一个恶意伤人是告定了。

    秦溪现在可一点儿都不担心,他已经离开剧组了,就算是把凌鸥揍成猪头,也不会影响到剧的拍摄,不会引起导演的不满,他在剧组里也算是憋够了,对于这种小人,还真他妈不能饶!

    “你……敢!”凌鸥撞秦溪那一下倒是挺有胆的,可惜后来被秦溪打懵了,不自觉地就有些畏惧秦溪的模样。

    “哎,秦溪,你gan啥呢?不是你……好这口儿了,也不能在大门前就乱来吧……”端胖子笑嘻嘻地站在那里,双手cha在裤兜里,一副地痞流氓的架势。

    凌鸥脸色涨红,害怕地咽了咽口水,将那个人高马大的青年当做了秦溪的帮手。

    秦溪翻了个白眼,松开凌鸥起身,凌鸥忙不迭地想要爬起来,秦溪一抬脚,啪叽又把人给踹下去了。

    端胖子这才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他狞笑一声,快步走过去,又把凌鸥结结实实地按在了地上,他转头问秦溪:“这是你仇人啊?”

    秦溪心不在焉地摁着手机,等手机那头被接通,他嘴角一勾,“喂,警察局吗……”

    凌鸥的脸色这才彻彻底底的白了,头一次领会到了秦溪的强硬。

    **

    “凌鸥,有人来领你了。”警察推门而入,脸上早就没了之前的不耐烦和厌恶。

    凌鸥松了一口气,隐隐得意地看了一眼坐在长椅上的秦溪,“不好意思,我就先走了。”

    说话间,外面又有人推门进来了。

    “你怎么回事?”那道男声冰冷入骨,带着上位者普遍具有的不可侵犯。

    声先至人后至,秦溪懒懒地抬眼看过去,却在一眼看清对方的面孔之后,整个人从上到下都僵硬了。进来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原本英俊温和的容貌此刻染上了几丝寒意,很难让人再将他与“温润”这个词再扯上关系。若单看外表,他一定是个标准的高富帅,令人追捧的精英男人。但是秦溪此刻内心竟然只剩下的恐惧,那是一种本能的,无法抗拒的恐惧,还夹杂着丝丝恨意。

    秦溪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纪煜煊……

    纪、煜、煊!

    他怎么会和凌鸥认识?!

    秦溪没想到,没有陈珏保护在侧的自己,竟然会这样不堪一击!他几乎咬碎了一口牙,拼尽了力气才克制住了自己不要朝纪煜煊投去仇恨的目光。

    端胖子根本没有注意到秦溪的不对劲儿,他猛地站起来,吊儿郎当地问:“怎么?也不继续录口供了?这就把人带走了?”端胖子目光不善地看着纪煜煊。

    纪煜煊收敛起了冰冷的神色,他转过头来,礼貌地笑了笑,“抱歉,我们都是按照警察局的规定来做的,你要是有问题,去找警察。”

    端胖子愤愤不平还要说什么,纪煜煊突然目光偏转,扫到了长椅上的秦溪,他的记性实在太好了,没办法,之前秦溪出场也非常“会挑时机”,纪煜煊眼底掠过一丝冰冷的色彩,他大步走到秦溪的面前,伸出手,模样绅士,“我没记错的话,你是秦溪吧?”

    秦溪怎么可能再多碰这个伪君子一下?哪怕是得罪纪煜煊又怎么样?秦溪在心底冷笑一声,压根没有要伸出手要和他握手的意思。

    纪煜煊眼底的诧异更多了,要说平时想要和他握手的人可去了多了。不过纪煜煊并不尴尬,他自然地收回了手,还顺手整理了一下袖口,口口勿熟稔地说:“秦少给个面子,不如我等会儿做东请秦少吃个饭如何?”

    秦溪打了个激灵,冷冷地对上纪煜煊的目光,“不用了,何德何能能让纪先生请我吃饭。”

    纪煜煊眼底透着几分冰冷,不过他面上仍旧温和不改,“看来要陈珏在这里,才能说得动你了。”说着纪煜煊就掏出了手机,拨了陈珏的号码。

    秦溪心跳如雷,本能地不想要麻烦陈珏,但是心地又隐隐有一个声音在说,他需要陈珏,他需要陈珏来做这个靠山,不然光是上次误闯他们包厢,就要被纪煜煊狠狠记上一笔了。

    秦溪看着纪煜煊将电话拨了出去。

    秦溪看见纪煜煊发憷,同样的,凌鸥看见秦溪也有点发憷,凌鸥见纪煜煊和秦溪竟然一副认识的样子,他当下就急了,连忙出声催促道:“纪先生,我们……不先离开吗?”

    纪煜煊仿佛没听见他的声音一样,他对手机那头的陈珏说了两句,很快挂断了电话。

    不过短短几分钟后,警察局里就迎来了今天的第二个大人物!警察局长都被惊动了,只能陪着过来这个小房间。

    一时间,小小的办公室里就挤满了人。

    陈珏面色冷漠,一走进来就夺去了不少人的目光,他的容貌比纪煜煊还要出色几分,而且加上本身气势十足,自然十分出众。

    陈珏瞥了一眼纪煜煊,“纪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纪煜煊微笑着指了指凌鸥,又指了指秦溪,“不好意思,我的人跟你的人起了冲突。”

    看见陈珏走进来的那一瞬间,秦溪就觉得自己安心了不少,仿佛找到了可以与纪煜煊对抗的底气,听见纪煜煊这么说,秦溪毫不客气地反驳,“凌鸥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把我往墙上撞,他这种故意伤害的行为,怎么是随随便便一句跟我起了冲突就能抹去的?”

    纪煜煊也不生气,他将陈珏叫过来,就是为了能够再跟陈珏打交道,“我会处理的,一定让秦少满意。”

    陈珏“嗯”了一声,单手拎住秦溪后脖颈上的衣服,手上一用力,就借这个力道把秦溪甩进了自己的怀里,“走了。”

    秦溪原本的恐惧和愤恨在这一瞬间消散了,他有些窘迫地抓了抓陈珏的衣角,给端胖子使了个眼色,端胖子多糙的人啊,不仅没看懂这个眼色,还哈哈哈地走过来,伸手一拍陈珏,“哎呀你跟我们家秦溪什么关系啊?我说,秦溪,好久不见你跟你那朵白莲花,难道你真的出柜去啦?”

    秦溪的额头上爬过了一排黑线,就在他以为陈珏会发怒的时候,却听见陈珏轻笑了一声,“我跟他什么关系,你一眼不就能看出来吗?”

    秦溪:“……”

    端胖子一脸“卧槽我知道了个大新闻”的表情,“哎呀,那咱们出了警察局,请哥们儿吃个饭吧。”

    秦溪更黑线了,能把陈珏喊哥们儿的,端胖子也是独一份儿了!

    纪煜煊在旁边笑了起来,“秦少的朋友真有趣,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们约会了。”说着纪煜煊转过了身,声音明明是温和的,却叫凌鸥打了个冷颤,“凌鸥,还愣着gan什么?”

    凌鸥几乎连滚带爬地出了警察局,生怕纪煜煊当着所有人的面,给秦溪出气。凌鸥是真的嫉恨到了极点啊!原本他以为自己能傍上纪煜煊,已经很少有人敢捋他的面子了,但是秦溪居然另有人物做后台!秦溪……呵,在剧组里装得多么高冷,不也就是个卖屁股的吗?

    这头秦溪和陈珏、端胖子三个人被局长恭恭敬敬地送了出来,那边凌鸥低着头跟在纪煜煊身后大气也不敢出。

    秦溪看了一眼他们的背影,在心底轻叹了一声,权势……多么好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