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拒绝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4本章字数:3027字

    秦溪虽然很珍惜这样的机会,但是要他去拜托陈珏帮忙,那实在不能保证一定能成,在外人看来或许他和陈珏关系匪浅,但是他自己清楚他和陈珏的交情并不深,他的分量还不足以说动陈珏去帮这个忙。秦溪沉默几秒,笑着将面前的啤酒杯推远,“对不起啊许导,这个我真帮不上忙。”

    许涛脸上的表情僵了僵,还以为秦溪是在推tuo,他端着酒杯在桌子上磕了磕,叹了一口气,“秦溪,这是很好的机会啊。”

    秦溪还是摇了摇头,“不是我拿乔,而是我跟陈先生之间的确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熟悉。”

    许涛叹了一口气,有些惋惜秦溪这样的“不识趣”,不过人家不愿意,他也不能再劝下去,“那就不说这个事儿了,以后我有剧,要找你去试镜,你可不能推tuo。”许涛开玩笑说。本来他最开始看中秦溪,也是看中的秦溪身上的潜力,后来发现他认识陈珏,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就算不能达到目的,也无所谓了。

    秦溪没想到许涛这么豁达,他笑了笑,“当然,许导有令,莫敢不从。”

    许涛也跟着笑了笑,“你可是东方教主,谁敢命令你?”

    除去拍戏的时候,许涛还是比较随和的一个人,想一想他能带着秦溪来这样的小饭馆,也说明他不是个太端架子的人。将所有的来意都说清楚之后,两个人之间的谈话就变得随性了很多,想到什么就聊几句,一顿饭吃下来,气氛倒是并没有因为秦溪的拒绝而显得尴尬。

    许涛说请秦溪吃饭,他很快起身去结了账,秦溪笑着说改天请回来,然后两人各自回了家。

    等坐上车以后,秦溪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和陈珏的相交,有时候是一种无形的助力,有时候却又会带来麻烦啊。

    秦溪握在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刚才他们还在谈陈珏,现在陈珏就发来了一条短信,是提醒他不要忘记钟兴无请他们吃饭的事情,秦溪看着屏幕上的短信内容,突然陷入了迷惘之中。陈珏是他重生后的唯一一个意外,他以后到底要怎么样和他打交道呢?

    **

    连续几天秦溪都没有闲下来,就这样忙碌着,转眼间就到了钟兴无终于没有了通告,请客吃饭的日子。秦溪照旧将自己拾辍了一番,然后才打车去了那个地方。

    因为许涛在网上发布秦溪官方花絮的原因,秦溪的粉丝增加了不少,他虽然还只是个底层小演员,但是现在出门也要注意遮挡一下了,不然就会像上次一样,他走进超市采购食物,有个年轻女孩儿一脸诧异地指着他大叫了一声,“秦溪!!!”女高音几乎要掀翻整个超市顶,当时吓得秦溪一歪身子把人家堆起来的促销可乐罐全都撞了一地,秦溪当时又窘又无奈,对待粉丝他还只能温柔,于是签了名,安抚好对方,他逃也似的跑出了超市。

    现在为了避免再出现这样的情况,秦溪只能多花几块钱,去坐出租车了,至少开出租车的糙老爷们儿可认不出他是谁。

    “到了。”

    秦溪把钱递出去,打开车门跨、下去,他刚一走下去,就跟站在路边的人撞了一下,他只知道自己撞上了对方的胸膛,秦溪条件反射地捂住了头,结果头顶伸来一双手,突然盖在了秦溪的头顶上,秦溪抬起头,阳光有点晃眼,他不由得眯了眯眼,就听见对方说:“没看见我站在车外吗?”

    秦溪打了个激灵,立马放下手,面前站着的不是陈珏是谁?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陈珏再次和上辈子印象中的人重叠了,这是很久之后,秦溪再一次见到陈珏穿着西装,黑色的西装,剪裁得体,将他欣长精瘦的身体包裹在其中,因为领口的扣子扣得整整齐齐,颇有些禁yu的美感。秦溪不自觉地问出口,“你怎么没穿休闲装了?”

    以前秦溪印象里的上流人士,都是穿着标准的西装,打着领结。只有在认识陈珏以后,他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需要穿着西装的,陈珏就算是穿着普普通通一身休闲服,站在人前也总是一副睥睨所有人的味道。他根本不需要昂贵的西装来为自己增添气势,越是这样普通低调,才越显得他与别人的不同来。

    陈珏的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他抬手松了松领口,也不在意自己这样的动作多么禁yu,他自然地拉着秦溪往里走,嘴上一边说:“上午开了个会,没来得及换。”

    秦溪的眉头也跟着皱了皱,只不过他可不是为了衣服而皱眉,而是为自己和陈珏越走越近的感觉而皱眉。

    陈珏并没有留给他继续思考的机会,两个人已经穿过走廊,推门走进了包厢。

    钟兴无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他本来在摆弄面前的碗筷,但是等到两人一走进去,钟兴无立马挂上笑容,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笑盈盈地说:“陈先生和秦溪一起来的?”

    陈珏没有说话。

    秦溪只能硬着头皮,代替陈珏出声,“不是,我和陈先生在外面恰好碰见了,陈先生就带我进来了。”

    钟兴无嘴里应着“噢噢”,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有点让人尴尬的意味深长,仿佛已经看穿了秦溪和陈珏背后隐藏的奸情。秦溪满头黑线,面上还得挂着笑容。他跟着陈珏一起落座,服务员陆续上菜。钟兴无亲自给他们倒了茶,随后笑着给秦溪解释道:“陈先生不喝酒,我们就喝这个。”

    秦溪当然没意见,他本来就不喜欢喝酒。秦溪笑着点头,拿起筷子,开始用餐。

    钟兴无似乎是从陈珏那里得知了什么消息,还颇感兴趣地问秦溪这个小演员:“听说你要去拍秦时明月?”

    秦溪点头,放下筷子,礼貌地与钟兴无对视。当别人说话的时候,看着别人的双眼,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就在秦溪以为钟兴无会以前辈的身份,给他提点一些拍戏经验的时候,谁知道钟兴无突然脸上粲然一笑,“这个戏,陈先生有投资吧?”

    秦溪觉得自己心中有一块大石掉了下去,发出“咚”的一声,那是对于天王居然这么八卦的绝望……

    钟兴无说完之后,发现谁都没搭理自己,他脸上的笑容尴尬了一下,不过不愧是在娱乐圈里打拼已久的天王,他很快就收起笑容,转了另外一个话题。

    “秦时明月的两个导演,是冯平程和龚绍吧?这两个导演我都合作过,冯平程呢,喜欢外貌长得好的演员,对于这类演员,基本上就算是NG了,也不会被骂得太狠。而龚绍为人比较正直死板,如果你有一件事让他看不惯了,他就会先入为主很久,恐怕很久之后才会扭转对你的印象。龚绍是个比较棘手的人,不过一旦你和他混熟了之后,只要你的演技放在那里,他会多多提携你的,他从来不吝啬提携新人。只是……”钟兴无说着又苦笑了一下,“我当年还是新人的时候,龚绍就没少嘲讽我,他并不怎么相信新人会有好演技,他觉得现在的娱乐圈很浮躁,所以对于刻意卖弄的新人更加厌恶。当年我在他严重差不多就是个刻意卖弄的人……”

    秦溪连忙点头,觉得自己似乎听见了不少娱乐圈里的小秘密……没想到钟兴无这样的天王,当年也有过这样的时候。

    看来谁都是从新人走过去的……谁都不会比谁特殊!

    钟兴无开玩笑归开玩笑,但是说起正事,他还是正儿八经地给秦溪讲了不少跟组的经验,从演技、角色指点、如果练习台词甚至到在剧组里如何保护自己、如何照顾自己,都说得非常详细。

    秦溪听得很认真,陈珏也不着急,一直慢悠悠地端着茶杯在旁边喝茶,连菜都顾不上吃了,看上去像是在听两人说话,又像是在思考别的事情。

    等钟兴无讲完这些经验之后,秦溪突然听见钟兴无又笑着问:“他签到陈先生公司了吗?”这句话问的却是陈珏。

    陈珏摇了摇头,将茶杯放在桌上了,“没有。”

    钟兴无脸上笑容不改,“那可得努力了。”这句话却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秦溪只觉得一阵违和感,仿佛这两个人在说着自己压根听不明白的话。

    本来他们今天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吃饭,聚一聚就差不多了。三个人起身离开包厢,刚走到门口,陈珏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陈珏沉着脸对那头应了几声,然后匆匆就离开了。

    钟兴无当然不敢把秦溪一个人放在门口,他转头看秦溪,“不如我送你回去吧?介意告诉我你住在哪里吗?”

    “当然不介意。”秦溪上了钟兴无的车。

    两个人的身后,拐角的阴暗处,有个人影在兴奋地攒动着,只听见“啪啪啪”连续几声细微的脆响,似乎有几道银光在那里闪过,只不过街上走过的人太多了,并没有人注意到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