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泼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5本章字数:3176字

    也亏得秦溪上辈子在娱乐圈里摸滚打爬,一张姣好的面孔不知道明里暗里被人说过多少次,长得貌美,又或者是宛若好女了。秦溪渐渐地也就不将这些话当做是讽刺了,他有出色的外貌,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他没什么好生气的。

    他面对男主持略带恶意的调侃,从容地一笑,“当然不如娇哥貌美如花。”这个男主持曾经在节目里扮过女装,装作一脸娇滴滴的模样,恶心了不少观众,不过此后他的粉丝就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娇哥”。

    男主持当然不稀罕这个称呼了,但是他又不敢得罪粉丝,就只能让大家这么叫下去了,秦溪知道他不喜欢别人这么叫他,不过其他人可不知道。秦溪笑眯眯地叫了,男主持内心顿时跟吃了翔一样的恶心感,被秦溪憋得差点儿忘词。

    女主持马上接过了话茬,气氛依旧热烈,看不出那一瞬间有谁尴尬了。

    节目的录制继续进行,先是和男女主进行了互动,然后是导演、秦溪和唐山。中间问了一些在剧组的趣事,蒋亭峰在这样的场面丝毫不lou怯,张口就来,只不过他讲的大都是在剧组里,和秦溪对戏的时候,闹出的一些笑话。

    女主持听到这里,忍不住问:“亭峰这样总是把秦溪挂在嘴边,难道秦溪比女主角还要有吸引力吗?”

    蒋亭峰的脸色有一瞬间变得很复杂,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脸上微妙的表情,倒是一边的陶湘脸色有点尴尬。毕竟她才是女主角,连一个男配都比不过,那算是怎么回事?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陶湘马上打断了正要开口的蒋亭峰,笑着说:“没办法啊,要比颜值,我也不能跟秦溪比啊。”

    这个问题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给糊弄过去了。

    紧接着男主持又将方向调转对准了秦溪,“秦溪以前演过戏吗?以前好像没有在娱乐圈里见过你的面孔呢?毕竟这么出色的长相,走到哪里,都应该是夺人眼球的吧。”

    秦溪并不觉得自己的出身有什么好遮掩的,多少明星出道的时候都喜欢将自己包装得浑身金光闪耀,但是等到被扒出什么假学历假家世的时候,就不知道有多么打脸了。不就是那一层虚名,何必呢?普通人家出身成为大明星,难道不是更具有励志的一面吗?

    “我不是科班出身,我只是以前比较喜欢演戏这方面的东西,有过不少了解,后来因为意外加入了笑傲江湖剧组,所以我很感谢许导,给了我这样的一个表演机会,也算是让我圆了一个梦。”说着秦溪脸上就绽放出了一个笑容。

    女主持微微有些脸红地别过脸去,“就冲这张脸,我要是导演,我也肯定把秦溪抢回剧组先了。”

    男主持接过话,“不知道有多少观众还没有看见过笑傲江湖定妆照的,咱们现场可以来看一看。”

    男主持本意是不想让秦溪出太多风头。

    很快导播就将大荧幕上切到了定妆照上,先是女主角陶湘,她穿着一身蓝紫色的纱衣,蒙着面纱,额间垂下一小滴玉石,长长的黑发披在身后。说实话,这副扮相比起上辈子来说,简直美呆了。台下不少粉丝惊呼了两声。

    陶湘抿了抿唇,脸上浮现几丝笑意,她对自己的扮相也很满意。

    紧接着就是蒋亭峰,穿着青色的衣衫,手里提着长剑,姿态潇洒,腰间还挂了一个酒葫芦。说不出的英俊与肆意,全部都随着他发丝飞扬的那一瞬,印在了观众的心底。台下自然免不了又是一阵惊叫。

    然后才是秦溪的定妆照,他的定妆照刚一放出来,下面就一片哗然。

    原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人员故意为之,那一张竟然是拍摄的时候,截取的一张照片,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定妆照。而这张照片,正是当时杨莲亭俯在贵妃榻上,低头亲口勿东方不败长腿的画面。而在另一侧,蒋亭峰扮演的令狐冲正伸手挑起了旁边的帷幔。

    画面里秦溪身上仍旧是张扬的红色衣衫,一头鸦青发丝披散在背后,有些发丝落在他的脖颈处,锁骨处,黑与白的映衬,生出一种令人心惊的美感。

    那雪白的皮肤,延伸在衣衫外,一抹红半掩半lou,有一种不动声色的诱人味道。

    这一幕简直是se请中透着一股文艺的味道。

    就连秦溪自己见了也忍不住怔住了。

    下面的尖叫声再一次几乎掀破了整个现场的顶棚。

    女主持也捧着脸装作花痴地尖叫了一声,“我的天!这真的是东方不败吗?”

    许涛看到自己拍的角色这么让人觉得惊艳,他也忍不住生出一种十分自豪的味道,许涛脸上挂着笑容,说:“秦溪当初拍这一幕的时候,剧组里的人几乎全被他迷倒了。”

    “我的天,我也要被迷倒了,你们呢?你们是不是也要被迷倒了?这简直就是史上最美的东方不败!”女主持一边说着一边问观众。

    下面的观众也很给力,十分配合地大喊,“是!”

    秦溪恰到好处地lou出一点作为新人的羞怯来,雪白的脖颈染上一点绯色,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注意到他的话,只会觉得怪不得能演出这样的东方不败来了。

    男主持没想到秦溪居然又狠狠出了风头,但是他的脸色就算再难看,这个时候也要多加掩饰。

    许涛似乎觉得还没得意够,为了显示自己的眼光多么独到,他扬了扬下巴,脸上笑容灿烂得几乎能晃花人的双眼,“秦溪可不止这一面,我记得他还有几张剧照,气势十足!正是我心中最完美的东方不败!”

    女主持眨眨眼,“说得我们可有一点好奇了呢,那我们就来看看秦溪其他的照片好了。”

    秦溪没想到节目组居然还真准备了自己好几张照片,女主持话音一落,大荧幕上立马就又放出了秦溪的其他剧照,最先放出来的是他站在日月神教里的宝座前,那高高的阶梯之上,正显示着他的权势与地位。他一身厚重的深红色衣袍,袖袍宽大,垂落在身旁,冷峻的眉眼气势bi人。

    然后是第二张,他冷漠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点笑意,就仿佛冰雪初融一般,他望着令狐冲的脸,两个人互相凝视着对方。

    拍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这个时候秦溪自己看见了照片,却觉得有点奇怪的感觉。

    台下早已经惊呼一片片了。

    紧接着是第三张、第四张……然后戛然而止。

    女主持哈哈大笑,“咱们照片可不能全放出去了,更多精彩还是要期待咱们笑傲江湖开播的时候。”

    下面的粉丝慢慢平息了激动,女主持又放了一些剧组其他成员的定妆照,然后这一段划上了一个句号。

    他们几个人坐到了一边的嘉宾椅上,男主持脸上笑容灿烂,“下面让我们欢迎《爱情已到站》剧组的成员,首先是连蕾……”

    蒋亭峰就坐在秦溪的身边,他听见这个名字,立马皱了皱眉,小声提醒秦溪,“你等会儿小心,连蕾看不惯你,指不准还要在节目里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秦溪点点头,心里已经有了防备。他对连蕾的脾气已经有所了解了,连蕾这个人性格冲动,前后都不顾,只管自己舒心,哪怕是在公共场合也很少避讳。等会儿她肯定会在节目上找自己的麻烦,但是没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毕竟是在镜头下,连蕾敢欺负他,那之后连蕾只会遭遇更大的舆论冲击。

    恃强凌弱,可是社会上最容易引起关注的话题。

    等连蕾剧组的聊天结束,主持人就将他们叫到一起,准备来玩儿小游戏。

    这个环节要玩儿的游戏是将参与游戏的人分为两组,然后石头剪刀布,输了的就要选择坐在椅子上,而头上悬挂着水桶,一共连了三根线,输的人坐上去之后,同组的人就要拿着剪刀去选择剪哪根线,水桶不落下就算侥幸躲过一劫。如果水桶落下,就判定负一分。当然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可能会被浇一身。

    没有哪个明星愿意在镜头之下将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所以主持人一宣读规则之后,大家就变得有些心慌慌了。

    唯有秦溪和许涛两个人淡定得出奇,一个因为是导演,所以出不出丑无所谓,而秦溪却是因为根本不在乎这种程度的“出丑”,抛掉偶像包袱玩个游戏而已,有什么好害怕的呢?说不定粉丝还会赞一声放得开真性情!

    很不幸,秦溪和连蕾分在了一组,蒋亭峰眼底带着担忧,却不得不去了另外一组。

    第一轮就是秦溪和蒋亭峰石头剪刀布,蒋亭峰有意放水,但也抵挡不住天意,蒋亭峰出了布,秦溪却出了石头,秦溪一来就坐上了那个凳子,女主持在旁边大笑,“看来我们秦溪今天运气不太好啊!”

    “我们这组谁来剪线?”有人问。

    连蕾忽然甜美一笑,“我来啊。”说着她就拿过了剪刀,快步走到秦溪的身边,她低下头看着秦溪,在摄影机拍不到的地方,她lou出了憎恶的目光,然后秦溪看着她抬起手,将三根线全部剪断了。

    “哗——”

    满满当当的一桶水,浇了秦溪一身。

    连蕾脸上扬起了恶意的微笑,蒋亭峰脸色一变,长腿一迈,伸手推开连蕾,“你gan什么?”“秦溪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