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汤泽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5本章字数:3595字

    秦溪多少年没遇见这么负责的医生了,他本能地避开了医生谴责他不自我爱惜的目光,然后硬是将高境推了出去。

    无辜的高境顶着白大褂青年医生冰冷审视的目光,强烈要求要将秦溪带走一会儿。就这样不断来回讨价还价之后,秦溪换好一身便装,慢吞吞地跟在高境身后离开了医院。只是为此,高境还向医生举手发誓,一定会在晚上九点之前,将秦溪完好无损地送回来。

    两个人走出医院大门,高境忍不住骂了一声,“见鬼!你这个医生怎么一脸生怕我拐跑你的表情……”

    秦溪坐上高境开来的BMW,对着右视镜理了理自己的领口,“大概是我病的一点也不轻吧……”按照他伤的程度,的确不应该随意离开医院。

    高境失笑,“你别骂自己脑残啊。”病得不轻可还有一层意思呢。

    说着高境打了打方向盘,掉头开向了另外一个路口,“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还想去休闲会所吃东西?说句实话,那些地方挺乱的,也很嘈杂。”高境为难地看了看秦溪还打着石膏的手臂。

    秦溪挥舞了一下手臂,轻松得仿佛那根本不是他的手一样,“没关系的,我要顺路去那边找一个人。”

    高境不知为何有点郁卒,想他高境也算是出身不凡,而且如今自我打拼来的身家也不低了,更何况他还是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典范,多少人想要请他吃一顿饭都没机会,而换到秦溪的身上,他主动请客居然都还得不到秦溪的重视!

    不过郁卒归郁卒,高境还是很顺从秦溪的意思,开车载着秦溪往一家名为“思慧”的高级休闲会所而去。

    像这一类的高级会所,一般都是为上流社会人士准备的,是一个专门招待朋友或客户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玩到很多东西,不管是明面上的,还是暗地里的。如果你是那里的熟客,那更是能够让你玩到尽兴。

    秦溪之所以要去这样的一个地方,就是因为上辈子他曾听说,这位汤爷最喜欢去消费的一个地方就是这里,哪怕今晚他在这里遇不上汤爷,就且当是来踩个点,之后多来几次,总能碰上的。

    秦溪心里已经盘算好了一切,他却不知道开车的高境还有点自己的小心思。

    高境很疑惑秦溪的身份,在那天秦溪告诉自己他有解决公司危机的办法之后,他还是着手去查了查秦溪的身份,只是查到介绍秦溪过来的经理跟秦溪的父亲有深厚的关系,而秦溪的家庭也并不算是什么豪门贵族,也不是什么政界名流,总体来说,秦溪不应该拥有这样的人脉,而秦溪这样的普通人,也不应该会知道“思慧”这种上流社会中大家彼此熟知的地方啊。

    所以秦溪的身上到底有着怎么样的秘密呢?

    高境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加快,仿佛揭开秦溪身上的这层神秘面纱,让他不自觉地有些激动。

    “……到、到了。”高境将车停稳,忍不住地咽了咽口水,那也许是一种从心底传出来的躁动感。当然这种感觉被他刻意忽略了。

    会所前面有保安上前来,礼貌地请了两人下车,然后泊车小弟将车开走了,高境报出了自己的大名,很顺利地带着秦溪进去了,等走进去之后,还有个女人走了出来,言笑晏晏地对高境说:“这不是高少吗?”

    高烧?

    噗。

    秦溪努力地憋住笑。

    高境发觉到了秦溪要笑不笑的状态,瞥了他一眼,顿时有些尴尬,颇有种丢人的感觉,这还是他头一回这样觉得。高境板着脸,拿出了豪门大少的气势,对女人“嗯”了一声,将高贵冷艳的范儿装了个十足。

    一边的秦溪丝毫不觉得惊奇,在他们这个阶层里的人,向来都有着无数个面具,他们可以随时地变幻着脸上的表情,而贵公子不就是这副模样吗?让所有人都看到他们的高不可攀。

    秦溪一点也不嫉妒。

    这些人或许是有着天生良好的家世,但是他未必就赚不来了。秦溪很是淡定。

    这样的态度却搞得那个女人多看了一眼秦溪。像她们这样在娱乐场所做事的人,向来都是将上流社会里那些面孔记得一清二楚的,免得到时候不小心得罪了哪位大爷,所以她在看见秦溪这个生面孔之后,本来是十分不以为然的,只将秦溪当做是高境身边跟来的什么小情儿,或者是费尽心思想要抱大腿的人。

    谁知道这个青年竟然这么淡定,仿佛已经无数次出入这样的场合,他虽然没有出身名门那种浑然天成的贵气,但是他身上独特的气质也丝毫不令他在这里显得弱一头。

    真奇怪……女人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引着两人进去了。

    “高少还是去常去的那个包厢吗?”女人问。

    常去的包厢?秦溪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高境,本来也只是有点促狭和好奇的意味,但是高境竟然被他这一眼看得脸红了起来,竟然有种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被发现了一样的尴尬感。

    “咳,就去那里吧。”高境窘迫地说。

    在这样的高级休闲会所,什么打牌啊、高尔夫啊、游泳啊、桌球啊,都只是小玩意儿,真正助兴的是这里一水的漂亮女孩儿,要什么口味都有,很多人在这里谈生意,都会叫上几个相熟的女孩儿过来陪酒。高境总觉得自己会被秦溪误会为也经常来这里“鬼混”,至于他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高境完全没有多余的脑容量去思考。

    很快女人就将他们引到了一个包厢外,包厢门上贴着红色的数字:012。

    秦溪的心思早就不在高境身上了,眼看马上就要进包厢了,秦溪忍不住问女人:“汤爷今晚可会在这边来玩玩儿?”

    女人有些惊讶,她先是惊讶于秦溪tuo口而出的熟稔语气,然后是惊讶于秦溪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探汤爷的行踪,难道她看走眼了?这个青年真的只是来抱大腿的?而且还大着胆子想要搭上汤爷?

    还没等女人回答,高境更快地惊讶出声,“你过来想见的就是汤爷?”

    秦溪也不隐瞒,点了点头,“有件事,必须要麻烦汤爷。”

    高境犹豫了一下,问:“是不是跟你受伤有关?”

    秦溪顿了一秒,点头,“对。”

    高境一冲动,说:“这个好办。”

    女人笑了笑,说:“是,高少如果想要见汤爷,我就马上去请示一下。”

    高境看了看秦溪,等看到秦溪脸上平淡的神色,他咬咬牙,心道,就当是还了秦溪的人情了,于是就让女人去找汤爷了。

    女人迅速离开。

    秦溪和高境先进入包厢坐下了,有服务员进来收拾、伺候,还体贴地拿了酒水单问高境要点什么,高境让秦溪点一些吃食。秦溪的确有些饿了,也就不矫情,gan脆地点了自己想要的食物。

    包厢里的环境十分好,足足有八十平米大,有用餐的圆桌,有休息的沙发,还有打牌的方桌,还有配置的休息室和卫生间,可以称得上一声“低奢”了!

    在这样的环境进食还是不错的,秦溪率先吃了起来,高境见他这么一副轻松的样子,又有些不解了,难道他不是急着要见汤泽吗?怎么还这么悠闲,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秦溪察觉到高境的目光,他抬头一笑,“看我gan什么?不吃点东西吗?看你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还没休息好,也没吃好吧?”

    高境心念一动,不由自主地抓起了筷子,而这个时候,恰好包厢门被推开了。

    其实这个地方根本就是汤泽开的,他刚好今天就在会所里,所以来得很快。高境来了,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而在听到女人的话之后,他也没端架子,更是直接过来了。

    汤泽非常舍得放下、身段,不然他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哈哈,没想到又见面了。”只不过一进门,汤泽锐利的目光,第一眼扫向的是秦溪!

    这是秦溪又一次见到汤泽,他还是穿着一身看似朴素的唐装,偏偏十分有气势,这是当了多年老大的男人才有的。这个男人笑起来的时候并不会让人觉得放松,他天生就像是一头蛰伏在黑夜中的雄狮。霸气威严又充满危险。

    秦溪悄悄地吸了一口气,站起身,冲着汤泽笑了笑,“汤先生。”

    “坐。”汤泽并没有问秦溪怎么没有称呼自己在道上普遍的称呼——汤爷。

    在汤泽的眼中,秦溪的身上已经贴上了陈珏的标签,他就只是一个单纯的男宠,但是这个男宠似乎又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他很得陈珏的看重呢。

    汤泽的目光紧跟着扫到了一边的高境,他又笑着问高境:“你怎么和秦溪走到一块儿去了?”

    秦溪的心脏重重地一跳,他根本不觉得汤泽这样日理万机的人物会注意到自己叫什么,而他之所以能够这么流畅说出自己的名字,那说明汤泽一直都在关注陈珏,所以才会连带将陈珏身边的自己也关注到了。

    秦溪这才感觉到了在这些上层人物的眼中,他们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只要他们想要知道,就一定能够知道。

    不过秦溪还有些得意——他们肯定怎么也不会知道自己是重生而来的。

    “汤爷和秦溪认识吗?”高境忍不住问。他还以为秦溪是要利用自己去引荐汤泽呢?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是事先已经认识了。那秦溪到底是什么本事,竟然连汤泽也认识!

    汤泽点了点头,随后还笑眯眯地问秦溪:“哎,难道你这是跟小珏闹掰了?”

    秦溪脑子里那根筋转了转,这才想起来“小珏”其实就是指陈珏。咳,汤泽的辈分似乎是比他们都大一辈!

    不过随后秦溪又听出了汤泽话里的意思,他是说自己跟高境有一腿?!这什么鬼?秦溪黑了黑脸,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汤先生。”

    汤泽就盯着他们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他理了理身上的唐装,一副要站起来的模样,“行了,你们年轻人自己玩自己的,我就先出去了。”

    秦溪马上出声:“今天我有个事想求一下汤先生。”他知道人情是不能随意欠的,但是在宁市这个地界上,他要是不想跟纪煜煊再打上交道,那么跟汤泽打交道无疑是个好的选择!

    “哦?你有事不去求小珏,居然还需要求我?”汤泽眼里闪过一道锋利的光芒,紧紧地盯住了秦溪。

    只可惜令他失望了,秦溪始终都冷淡地站在那里,不卑不亢,没有丝毫动摇,仿佛根本不畏惧他身上的气势。

    真是难得!

    汤泽忍不住在心底夸赞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