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采访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5本章字数:3722字

    穿着立领褐色风衣,戴着大框墨镜的男人手里提着一只小蛋糕,另一只手里抱着清雅的百合花,尽管路过的人们连他的面孔都不能瞧个清楚,但是所有从他身边路过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气场,从而不由得开始怀疑起那张脸该有如何英俊。

    男人走到病房外,将花放到另一只手的臂弯里,抬手敲门。

    “请进。”坐在窗前借着窗外阳光看剧本的秦溪,头也不抬地说。

    “秦溪,给你带了蛋糕,现在要来点儿吗?”男人勾了勾嘴角,打开了蛋糕的包装,诱人的香气传了出来。

    秦溪只能放下剧本,抬头笑了笑,“钟老师,多谢你的蛋糕。”他起身走过来,看也没看那束漂亮的百合,只是毫不客气地给自己切了一份蛋糕,然后拿起叉子吃了起来。

    钟兴无忍不住笑了,“看来以后陈先生还不能给你送花了。”他算是看出来秦溪对花没什么热情了。

    “这跟陈先生有什么关系,陈先生就算送花,对象也不该是我。”秦溪淡定地摇了摇头,嘴边还沾着点儿奶油,平时里冷艳的风采倒是被破坏了个一gan二净。

    钟兴无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是看陈珏对秦溪那么维护,难道两人还不是那种关系?不,也许只是秦溪不敢告诉自己真话吧,毕竟娱乐圈里,对谁都要长个心眼的。

    想到这点,钟兴无也就不在意了,他拉了椅子在秦溪面前坐下,忍不住问:“最近虽然我分身乏术,没有及时过来医院看你,但是你的消息,陈先生是让我一直关注着的。”

    钟兴无相当聪明,他跟秦溪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对秦溪一个新人这样亲近,本来就是因为陈珏的原因,所以他也就不装腔作势,找些借口说什么“自己其实很关心秦溪只是有事来不了罢了”之类的废话,他gan脆就说明,他都是听陈珏的话暗中关注着秦溪。

    这样的实话,肯定比那些虚伪的话更能讨得秦溪这样的聪明人的好感。经过这次的事情,钟兴无也算是看清楚了,陈珏看上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花瓶,也不是仅仅只演技好,最重要的是人脑子还好,就算是立于绝境,也依旧能让自己翻身,还能趁机调转局势让对手死得不能再死,这都说明了什么?这都说明秦溪双商十分高!

    这样的一个人,哪怕还暂时只是新人,在又有了陈珏做靠山的情况下,未来的前途必然是不可限量的!

    秦溪果然喜欢钟兴无这样直白的讲、法,他脸上的笑容真实了很多,“没关系,钟老师能来,我就很开心。”

    “今天我能陪你看一天戏。”钟兴无突然说。

    两人都心知肚明这个“戏”是指什么,于是相视一笑,钟兴无也给自己切了一块儿蛋糕,跟着一起吃。

    “那钟老师今天要看的戏可就十分精彩了。”秦溪抓着叉子的手顿了顿,他抬头一笑,鼻尖也不知何时沾了一点奶油,看上去竟然莫名稚nen了很多。

    钟兴无在心底叹了一声可惜,可惜陈先生没有看到秦溪如此一面。

    秦溪口中的“大戏”并没有让两人多等。

    在网上的舆论风波炒得轰轰烈烈的时候,连蕾的经纪公司手忙脚乱,正急着做公关呢,结果也不知道谁放出了一个消息,当时在综艺节目里,连蕾将秦溪从舞台上推了下去,一个节目组后期人员,自称不愿再看连蕾颠倒黑白,于是将那段被剪掉的节目片段放了出来,还特意做了细节放大。

    这一下,简直就是压在连蕾名声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的粉丝渐渐地也无法继续坚守了。他们开始怀疑,他们喜欢的女星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钟兴无早在来之前,就发了一条微博。

    “今天去医院看@秦溪,他受伤很严重,却还坚持录完了节目,秦溪其实是个很敬业的艺人。尽管他还只是新人,但谁不是从新人过来的呢?”

    然后配图恰好就是医院门口的照片,尽管并没有拍到医院名字,但是以广大狗仔们挖掘新闻的能力,他们很快就能找到医院来。

    钟兴无只是顺手帮了秦溪一把,他猜秦溪现在很需要媒体的推动。

    秦溪吃完蛋糕,舔了舔嘴唇,将碗碟放到桌上,转身又坐到窗前去了,手里又捧着剧本看了起来,钟兴无摸了摸鼻子,还没想到自己一个天王竟然也有这样被人冷落的时候。

    钟兴无难得跟经纪人请个假过来,这一天他都是没有其它安排的,他左看右看,最后也将椅子拉到了窗边去,他一低头就恰好看见了秦溪手里的剧本,他眼里闪过点点惊讶之色,“这是陈先生给你安排的新戏?”

    “嗯,不过这段时间我闹出这么多事来,不知道剧组还肯不肯要我。”秦溪扬了扬手中的剧本,虽然是嘴上这么说,但他脸上可丝毫不见惊慌。

    钟兴无忍不住往前凑了凑,问:“你就不急吗?”

    “急也没有用啊。”秦溪眨了眨眼。

    钟兴无失笑,“你说得没错,急也没用,属于你的最终还是会是你的。我看剧组肯定不会放弃你,这段时间炒得这么热烈,到时候你再加入他们剧组,倒是个很好的宣传机会!对于剧组来说,有益无害。”

    秦溪脸上lou出了一点微笑,然后这点笑容慢慢地扩大了。

    钟兴无见他笑得格外灿烂,忍不住顺着他的目光往窗外看去,原来医院外已经陆陆续续开了不少车过来,车门打开,上面涌下来了不少拿着摄影机和麦克风的记者,而之后也有不少秦溪的粉丝忍不住找到医院来关心他了,突然大批人的涌入,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钟老师,你猜他们要花多长的时间才能挤上来?”秦溪嘴角竟然浮现了恶劣的笑意,颇像是一个做了恶作剧的小孩儿。

    “这些狗仔很专业的,粉丝疯狂起来也很可怕的,医院的人拦不住他们,顶多几分钟就能上来。只不过一会儿你的病房门口就要热闹了。”

    “热闹了才好呢。”秦溪低下头,继续看剧本。啊,还有段台词,有些拗口,他还得掰碎了,加入自己的理解重新记一记呢,正好几分钟能记完。

    钟兴无无奈在旁边看表计时,果然不出三分钟,就已经有狗仔先锋队先一步冲到了病房外,有护士连忙跑过来,连声问他们:“你们是谁?这里不能乱闯的!不要打扰病人休息!”

    “我们有给你们院长写申请,我们是来采访这个病房里的人的。”病房门一下子就被堵了个严严实实,还有人已经快手一步举起了手中的摄影机将窗边,穿着一身病号服的秦溪坐在窗前,留给大家一个羸弱的背影,他低着头,手里还捧着剧本,窗外的光透进来的时候,让大家顿时有一种在看一张美好画卷的怪异感。

    在沉默了几秒之后,终于有人轻咳了一声,出声说:“你好,是秦溪吗?我们想采访一下你。”

    秦溪慢慢地放下了剧本,钟兴无脑子一抽,很自然地把剧本接了过去,等接过去之后他才发觉自己这样的行为好像跟在大家少爷身边的小厮,钟兴无窘了一下,跟着秦溪站起来,摆出了天王的姿态,企图掩饰刚才的尴尬。

    这下子狗仔们一见钟兴无,顿时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齐齐兴奋起来,七嘴八舌地问:“钟天王出现在这里,难道钟天王之前欺骗了粉丝,真的在跟秦溪交往吗?”

    “钟天王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呢?”

    “钟天王……”

    钟天王气势外放,不怒自威,他冷淡地摆摆手,说:“麻烦大家声音放低一点,这里是医院,要采访的话,可以一个个来。我不希望大家的作为妨碍到病人。”

    狗仔们面面相觑一阵后,只得妥协,都放低了声音,低声问:“我们现在能进来吗?”

    “进来吧。”秦溪发话。

    狗仔们都知道钟兴无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要采访都OK,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线,如果哪家媒体触犯到了,以后都别想采访到他了。

    他们排着队进来,这个时候,却又涌来了一些关心秦溪的粉丝,不过能坚守到现在还没有转黑的粉丝大都意志坚定、三观不错,她们倒是没有闹出什么事来,都只是安安静静地等在了病房外,只是她们的队伍庞大了一点,挤在医院里,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这个时候也只能庆幸秦溪的病房在角落里,这么多人至少不会挡住人家就医的病人。

    各家媒体挤在了一间小小的病房里,但是他们谁也抱怨,他们知道今天会是一场让他们尽兴的采访。

    “我一直没有站出来澄清关于连蕾前辈和她的经纪人,指责我不尊前辈一事,那是因为我实在没办法解释,我一直都在医院里,手肘和肋骨都错位了,当时受伤并不轻,来到医院之后,医生让我不要轻易移动,否则容易造成再次错位,相信大家稍微有点医学常识的,应该都知道肋骨错位的话,容易引起呼吸困难,甚至伤害到其它内脏……之前有朋友来医院看我的时候,也给我看过网上的一些言论,当时我的确很伤心难过,但是我却只能继续养伤。

    所以这些不是因为我心虚,而是实在没有办法站出来。我要感谢那些一直守着我的粉丝,她们的坚持让我很感动,谢谢你们相信了我,我以后、永远都不会让你们失望。”

    秦溪将自己的演技很好地运用到了现在,当那张漂亮的脸上,双眼微微红肿,含着一点热泪,做出隐忍又感动的表情时,又有几个人能不被打动呢?

    之前连蕾的丑闻爆发出来,已经做了很好的铺垫,这个时候让大家相信他是无辜的,他是受害者,那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了。

    秦溪的这一番话直接在现场转播了出去……

    多少心软的女孩儿已经开始为秦溪抹泪了。

    弱的一方,总是容易引起人们怜惜和同情的。

    而这个时候,陈珏刚刚结束了一个重要的会议,他坐在酒店的沙发上,不耐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女秘书走到他的身边,微微倾身,道:“老板,机票已经订好了,晚上七点飞国内。”

    “嗯。”陈珏淡淡应了一声,一手拿过旁边的笔记本,手指滑动,点出了国内的最新娱乐八卦新闻,慢慢的,他脸上的疲色与不耐竟然渐渐退却了,不仅如此,女秘书惊奇地看着陈珏嘴角慢慢带上了一丝笑意,而这丝笑意竟然还有扩大的可能。

    女秘书的心脏砰砰直跳,从来没有见过陈珏这样的她,忍不住很想知道自家老板看见了什么。

    陈珏的嘴角慢慢地绷住了,他似乎看见了什么令他不悦的东西。

    他站起身,“去收拾东西,准备去机场。”

    “这么快?”女秘书惊讶了一下,心里忍不住嘀咕,不是七点才起飞吗?

    “去把机票改到最近的一班航班。”

    女秘书瞪大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