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定妆【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6本章字数:3755字

    秦溪第一次在笑傲江湖试妆的时候,陈珏并没有见过他当时的模样,就连定妆照,也是后来陈珏在国外,得知秦溪出事之后,瞥见了节目中放出来的剧照。秦溪总有一种惊艳人的本事,陈珏觉得,大约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秦时明月的开机仪式结束之后,陈珏竟然有些期待秦溪定妆的模样了。

    林松生怕怠慢了陈珏,秦溪进化妆间去了,他就陪着陈珏坐在外面的沙发上聊天,工作人员就给两人端茶倒水,导演倒是也想过来跟陈珏聊天,可惜这个时候该敬业他就得敬业一点,就专心盯定妆去了。

    秦溪刚出演的时候,嬴政还是少年天子,所以他倒是不需要化一些刻意提升年龄的妆容,只是化妆师给他的眉形做了修改,也打了阴影和高光将五官勾得更加立体一点,这样整个人就显得霸气多了。其实秦溪的长相虽然偏明艳,但是正因为这种过于侵略性的长相,令他更容易体现得气势bi人。

    等妆一上好,化妆师都结结实实地愣住了。

    她翻来覆去地掂了掂自己的手,“我都快觉得自己成一双魔术手了……”

    秦溪毫不吝啬地夸奖道:“当然,小燕姐化妆技术好。”

    小燕姐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太会说话啦,甜死我了,下次姐姐还给你化妆,肯定化得更好。”

    秦溪笑着起身,马上有工作人员帮他拿来定妆的戏服。古时秦国尚水德,帝王皆着黑色冕服。和东方不败喜着红色完全不一样。东方不败是张扬,而秦溪身着黑色冕服,更多的是帝王的威势。两种不一样的风采,在他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转换。

    这次秦时明月的投资商除了一家影视公司外,然后就是陈珏出的钱,两边都是挺财大气粗的,所以戏里要用到的戏服都是请专人定制的。就说秦溪现在穿在身上的黑色冕服,上面专门用银线绣了云纹,袖口做得十分精致,细枝末节都透着低调的奢华,正符合了嬴政的身份。

    当然,有时候人靠衣装,而有的衣服也需要靠人来展现。

    秦溪换好衣服,腰间束腰系好,再换好鞋子,头戴冕旒,十二旒贯玉珠从眼前垂下,秦溪透过珠子的间隙看周围的人,莫名觉得好像真的有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

    “好了吗?”有人过来问进度了。

    小燕姐连忙说:“好了好了,马上就出来了。”说完,小燕姐又看向这边的秦溪,她一边啧啧赞叹,一边为秦溪整理衣摆,“真的太适合你了!你还没进组的时候,咱们都还在想呢,能适合这个角色的有几人啊,该不会又是请一些什么当红偶像剧小生来吧?哎,以前有的古装剧可没少被这些小生们糟、蹋,不少惊才绝艳的人物,都被演得毫无灵气!”小燕姐批判起来倒是不客气。不过这话他们都清楚,只能在化妆间里闲聊的时候,吐吐槽而已。

    反正又没点明是哪个明星,大家听听就好了。

    “好了,可以出去了。”小燕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点得意洋洋,颇有种这就是老娘搞出来的造型的荣耀感。

    秦溪抬脚就要往外走。

    小燕姐连忙又“哎”了一声,跟在后面笑眯眯地提住了秦溪的后摆,秦溪额上划过一道黑线,还没想到这套冕服竟然衣摆过长了。这是他太矮了?还是衣服就这么设计的?

    尽管有点囧,不过倒也不影响秦溪展现出来的模样,等走到走廊口的时候,秦溪就示意小燕姐不用提衣摆了,小燕姐会意地退后,秦溪非常懂得如何在合适的机会来表现自己,这个时候他就没有刻意掩藏自己的长处,从他走进众人的视线中开始,他就浑身气势一变,刻意休整过的眉飞入两鬓,气势锋利bi人,再加上立体的五官,让他颇有几分古时秦国男子的风采,战国时,男子的容貌大都若好女,这样才能得女人们追捧,这时的秦溪倒是的确符合战国时期的审美。

    他的五官挑不出一点瑕疵来。

    这个时候秦溪脸色冰冷,嘴角紧紧抿着,自然就显示出了几分威严与高傲来,他的眼底又透着雄心勃勃,这是在向大家展示,他属于秦始皇的一统天下的野心抱负。

    虽然这样过分外lou的表演不一定适合运用在正式拍戏时,但是在现在向大家展现一个形象立体的秦始皇,就最适合不过了。

    秦溪用冰冷的目光梭巡了一圈站在厅里的所有人,他的模样竟然真的像是出行的天子,在巡视自己的王土与臣民一般,被他一眼扫过去的人,会不自觉地有一种想要躲避的冲动。只有陈珏,十分淡然地和他对视了一眼。

    龚绍是副导演,他没冯平程这个正导演来得早,所以他一进厅,就恰好看见秦溪站在厅中央,无所畏惧环视众人的模样,他的目光登时就变得有点复杂了,之前他是对秦溪有点偏见,其实不止秦溪,他对娱乐圈里大部分新人都有点偏见,认为他们浮躁,演技差,仅仅靠着一张脸,靠着噱头,靠着媒体推动和公关团队的cao作,就跻身“当红明星”这个行列之中。之前在饭桌上,又因为陈珏的原因,龚绍对秦溪甚是排斥,哪怕是见他表演了两三句台词,表现得比较优异,也丝毫没有欣喜之色。

    直到今天。

    秦时,贾子曰:固颐正视,平肩正背,臂如抱鼓。足闲二寸,端面摄缨。端股整足,体不摇肘,曰经立;因以微磬曰共立;因以磬折曰肃立;因以垂佩曰卑立。意思是,人站立时,应正身、平视,两手相合,掩在袖子里。手从胸口到下腹,手臂柔软,身上的冕服顺势铺成柔和的曲线。

    而秦溪站的时候,正是应了这样的讲究,正是遵循了当时的礼仪,自然就使他的气质更加融入当时的文化氛围。

    龚绍很惊讶,他这才觉得秦溪有一种带给人惊喜的力量。

    龚绍是拍历史剧出身,他对历史当然小有研究,他之所以来参与秦时明月的拍摄,有一个原因就是顺便来给剧组指导指导,免得剧组不考据,闹出一些大笑话来,播出之后遭受诟病。这个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很难在秦溪的身上找到BUG,

    龚绍在一边看得半天都没有说话。

    娱乐圈里很多早一点进圈的,其实还有不少人都在拍戏上十分认真,自己拿到剧本以后,会着手准备很多资料,无数遍去揣摩人物情感,但是现在娱乐圈的新人日渐增多,他们不知道什么揣摩人物情感,也不知道要演活一个人物要具备什么,他们上通告拍广告走节目,忙得不行,哪里还有空自己去查资料?自己去学习?反正他们有脸,化个妆,换个衣服,往镜头一站,那便是演戏了。

    秦溪这样的新人在他们中间,就显得多么扎眼啊,他还只是一个没有代表作的人,出道第一部不过就拍了个笑傲江湖,龚绍知道他拍了笑傲江湖的时候,心底也不大看得起他,因为在龚绍眼中,那就是一个披着武侠皮,雷得要死的偶像剧,也就能糊弄糊弄小姑娘而已。

    但是这一切的想法,都在这一刻发生了改变。

    其实不说龚绍,冯平程也有点惊讶,他是拍魔幻剧的,可不会去仔细观察秦溪哪些细节做得完美,他只感受到了这个年轻人身上的灵气。灵气这个东西,有时候在娱乐圈里就相当于比别人拥有了更强的优势。

    “准备拍照!”一声高喝响起,众人都回过了神,开始忙不迭地在陈珏面前对秦溪进行赞美。

    其实陈珏也是被惊艳到了的,他以前也见过一些人拍戏,有长得英俊的,有长得漂亮的,个个都是美人儿,精美绝伦的衣服穿在身上,也总让剧组里的人心神一荡。但是这个时候,陈珏觉得那是不一样的,那种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秦溪的皮肤白,黑色的冕服穿在身上,更衬得黑白分明,无端有种让人心痒的味道。他现在的模样看上去又高傲又锐利,陈珏非常喜欢他这个样子,让人有种想要撕碎那件华服,将人狠狠压倒在身上,侵犯他,占、有他,看着他脸上冷淡傲然的表情慢慢转为情动,那肯定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儿……

    陈珏一向觉得自己清心寡yu,但是这个时候他才清晰地发觉,原来自己的体内也有着男人的劣根性,对于这样的美色有着忍不住的动心。

    陈珏的目光实在太强烈了,投射在秦溪的身上几乎要凝成了实质了。秦溪以为他是在关注自己究竟能不能将这个角色演好,于是他主动走到了陈珏的面前,抬起手来,宽大的袖摆垂落而下,显得十分大气。他问:“怎么样?”

    周围不少人都不约而同地竖起了耳朵,有点八卦地想要听清楚两人之间的对话。

    秦溪看着陈珏的喉头微微一动,随后听见他说:“嗯,不错。”

    秦溪心里莫名有点失望,他觉得陈珏这个夸奖太漫不经心了一点,不过转念想想,他能将这个角色越演越好,那就够了。于是秦溪将这点儿情绪抛到了脑后,转头问旁边的工作人员:“接杯水来,陈先生好像有点渴了。谢谢。”

    陈珏有点哑然失笑的感觉。

    秦溪以为他是渴了?他的确是有一点渴。

    工作人员战战兢兢地将水杯送到了陈珏的手中,有些抵挡不住对方的气场,活像对方是个恶棍一样,飞快地就溜了。

    秦溪转身去摄影棚拍照,陈珏和龚绍跟着进去了,冯平程则留在外面,继续监督其他演员的进度,也方便他随时给演员的造型提出意见做修改。

    不说拍戏,定妆照对于秦溪来说,也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龚绍原本还在担心,他在众人面前能表现好,在镜头下却会展现出新人普遍有的害羞或者局促或者慌乱等……谁知道秦溪就像一个老手一样,不需要任何人的指点,往那前面一站,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他,他就已经按照自己的设想,摆出了他自己觉得应该有的姿势。

    有长身玉立,侧面而站的他。

    有双手平抬,目光如炬,野心勃勃,仿佛天下皆在脚下的他。

    有眼神锋利,面色冰寒,气势bi人,发怒时既好看却又十分骇人的他。

    ……

    根本不需要摄影师多动嘴皮子,他已经摆出了最恰当的姿势,在镜头下展现出了自己最好的一面。连摄影师都有点儿微微的憋屈,特么怎么感觉自己特别没用呢?以前那些艺人哪个不是需要指点多时,要纠正好多遍才能摆出恰当姿势的?这个倒好,自己连姿势都给设计好了,这特么还要不要摄影师活了?

    一轮拍完,秦溪准备换衣服,龚绍忍不住问他:“你以前拍过很多照片?”他惊叹于这家伙的镜头感,就好像天生的明星,不仅丝毫不怯场,竟然还带有浑然天成的贵气,哪个明星能在镜头下将这一点展现得淋漓尽致。

    他不知道,秦溪只是已经习惯演了,一进入镜头,他就不再是这个秦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