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浴室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7本章字数:3670字

    本来好好站在阳台上打电话的助手,被这一声响吓得以为恐怖袭击呢,当即就转过身来,手机都特么摔墙上去了,他抬起手指着杨桂芬摔下去的方向,发出一声暴喝,“你们想gan什么?!”

    等他看清面前的状况,他也傻眼了。

    平日里跟在陈珏身边,文能提笔算账目,武能提枪gan洋佬的助手,他居然无言以对手足无措了。

    秦溪轻咳一声,打破了眼前的窘境,“不好意思,我以为家里进小偷了。”说着他凉凉地瞥了一眼陈珏,还不都是陈珏不肯把家里钥匙还给他,这么明目张胆地直接进了门来,除了小偷他还真想不到谁这么丧心病狂!

    陈珏动作优雅地翘起了二郎腿,对助手点点下巴,“把人拎起来。”

    助手马上用自己的肱二头肌发力,将地上的大包和杨桂芬一起提了起来,杨桂芬站起来的时候还有点眼晕,盯着陈珏的方向晕乎乎地看了半天,问秦溪:“哎呀,秦哥你家里还养着小白脸呀?”

    小白脸陈珏:“……”

    怒火中烧的助手咯吱咯吱握拳头。

    秦溪扶额,觉得怎么突然间就变得乱糟糟的了呢。

    “钥匙还我。”秦溪朝陈珏伸出了手,要是哪天再这样来一次,他可不禁吓。

    陈珏就当做看不见他伸出来的手一样,慢悠悠地说:“我有点累,陪我去吃点东西。”

    秦溪气笑了,“陈先生,我想您的助手就能陪您进餐了,你来到我的家里,难道是要在我家用一顿廉价的午餐吗?”

    陈珏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助手,“他会做饭,对吧?去做点吃的来给我和秦溪。”

    杨桂芬总算找回了清醒的神智,她小心地举起手,问:“需要我帮忙吗?”

    “跟我走吧。”助手非常识相地带着杨桂芬出去了。

    秦溪有点不明白,他都已经拒绝陈珏的提议了,陈珏怎么还能这么好脾气地继续跟自己交往下去呢?这做派不知道的恐怕还真以为他们是什么交好的朋友。但是一个毫无身家背景,还有几个月才满二十岁,事业还没有起步,在娱乐圈里连十八线都还没摸到边儿的人,和一个出身贵族、年少掌权、深不可测的陈氏家主做了朋友,恐怕说出去谁也不敢相信。

    杨桂芬和助手一起忙活着做菜的时候,陈珏已经谈到了秦溪接下来的打算上。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拍完了秦时明月。”陈珏闪过一丝可惜,“这个剧投资这么大,你出场的次数却并不多,多么好的一次机会。”原本看在他的面子上,就算是秦溪要演主角,林松和冯平程也不会多说一句话。偏偏秦溪就选了这么一个接近龙套性质的角色。

    秦溪慢慢地摇头,“我要的不是一个多么出众、戏份多么足或者酬劳如何多的角色,我只想挑选自己喜欢并且也适合的角色。”

    上辈子的时候他并不懂得这个道理,刚刚进入娱乐圈的时候,恨不得什么角色都揽入怀中,一旦有新剧要拍了,他就忙不迭地去试镜,刚开始的时候,他在天马娱乐受人钳制,为了得到一个剧,简直是要付出无数倍不平等代价,再后来被纪煜煊拐到手了,送到他面前的剧多了,但他也不懂得挑选,不管好的坏的都去演。这也导致他在娱乐圈里其实声名并不显,因为演得杂,他难以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很多角色也被他演得很糟糕,更是引来观众不满。

    直到他慢慢迷上了章秋令的演技,为他在剧中饰演的人物yu罢不能,他才发现,原来不是演很多戏就能够出名,就能够在演戏的丰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的。

    陈珏眼里闪过一道异彩,他倒是没想到秦溪的觉悟会这么高,竟然年纪轻轻就能看清未来的路了,而不是像那些刚入娱乐圈的新人,被名利冲昏了头脑。

    “那你接下来的打算呢?”陈珏忍不住问。他很想知道秦溪签到光明影业以后又会怎么做。其实陈珏并没有将光明影业看在眼中,他来宁市,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打造一个全新的娱乐帝国,一个只属于他的陈珏的娱乐帝国。光明影业虽然属于老牌公司了,但是那又如何?光明影业如今的老总,也是个昏头昏脑的家伙,不过靠着以前积攒下来的名气和财力,靠着仍旧有合约在身的明星,才能使它的外表看上去仍旧是那个庞然大物。

    陈珏之所以对秦溪要签到光明影业没有半分阻拦,还有原因也是,等到了后面,他想要将秦溪从光明影业挖走,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秦溪点头,十分大方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已经计划好去试一个新剧了。”

    陈珏又问他:“在光明影业感觉怎么样?”

    秦溪的面色凝滞了一下,笑道:“还行吧。”他当然做不到在陈珏面前老实说出自己在光明影业受到的对待,那样的话岂不是显得他推拒陈珏很可笑吗?

    陈珏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那一瞬间秦溪都觉得陈珏已经看透自己的心思了。

    “那好好努力,若是以后你成名了,我说出去我认识秦溪,肯定都要逗得很多人震惊嫉妒。”陈珏竟然lou出了一点笑意。

    秦溪心道,的确是会逗得很多人震惊,只不过他们震惊的是你堂堂陈氏家主,怎么会认识我这样的小明星?

    他们说话间,杨桂芬和助手就已经做好饭菜了,而且还是标准的四菜一汤,有荤有素。秦溪算是吃了一顿味道相当不错的午餐,等到了晚上,杨桂芬可怜巴巴地看着秦溪不打算走,陈珏也稳坐如山,俨然这里就是他的家。秦溪转头问助手:“陈先生不回自己家吗?”

    助手眨了眨眼,装傻道:“老板的家在香港和澳洲,老板怎么回家呀?”

    秦溪这才想起来之前陈珏都是住在酒店里的,想了想,他的确还不太好意思,就这样把陈珏往外赶,他暗自咬了咬牙,扯出一抹笑容来,问道:“陈先生要在这里留几天?”

    “你在家的时候,我就在你家歇一歇。”陈珏淡淡道。

    秦溪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了几分,“我明天要出门去试镜。”

    “没关系。”陈珏眼皮都不带掀一下的,“你去你的,我在这里等你。”

    秦溪都快崩溃了,你他妈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骄傲呢?说好的不喜别人近身呢?明明上辈子都是正常的,怎么这辈子突然就变得奇奇怪怪了?秦溪仔细打量着陈珏的那张脸,总觉得他只是披了一张跟上辈子的陈珏一样的皮。

    秦溪租的公寓,也就一间卧室,还有一间是书房改出来的,倒是可以住人。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杨桂芬鲁莽地退掉了房,她一个女孩子要在秦溪这里住一间房,陈珏又要住哪里呢?而且助手也是一脸“我的老板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的表情。秦溪顿时头疼得要命。

    “我这里屋小,装不下你们这么多人。”

    陈珏点头,“这个简单。”他叫来助手,“把杨小姐送到附近的酒店去歇一晚,送了之后,你再过来。”

    秦溪瞪大眼,“这不太好吧……”

    杨桂芬也跟着憨憨地摆手,“这不太好吧……”

    陈珏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杨桂芬,杨桂芬就立马闭了嘴,她虽然有点儿笨,但是还能看出来陈珏身上的危险性,那是她不能招惹的,面对这样的人,自然是服从最好。

    “去吧。”陈珏直接做了决定。

    助手还真就一抬手,“杨小姐,请。”

    杨桂芬连忙又要去背自己的大包,助手立马满脸黑线地拦住了她,“这些就不用拿了,酒店里都备着呢。”杨桂芬这才恋恋不舍地跟着助手走了。

    杨桂芬一走,陈珏的目光立刻冷了几分,“光明影业就给你这样的人?”陈珏实在无法将这个看上去十分青葱的女孩儿看在眼里。好吧,说她天真那都叫夸奖,如果说得不好听一点,这么蠢的货,也被安排在秦溪的身边?陈珏大概可以想象秦溪在光明影业遭受的是什么样的待遇了。

    秦溪倒是还没陈珏上心这件事,他满不在乎地说:“只是助手而已,又不是经纪人,她只要能够听我的话,能够帮我打理一些杂务,能吃苦就够了。”

    “你倒是心宽。”陈珏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我有些困了,你这浴室在哪里?”

    秦溪跟着起身去给陈珏指路,顺便告诉他沐浴lou、洗发lou放在哪里,陈珏看着他去拿gan净的毛巾,问:“你有睡衣吗?”

    秦溪立马会意,去拿了自己不穿的睡衣递给陈珏,陈珏抖开睡衣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两下,“有点小。”

    秦溪有点儿嫉妒地看了一眼陈珏的身材,真是标准的穿衣显瘦,tuo衣有肉,而且这个肉还是肌肉,不显过分强壮,却也不显得羸弱,真是恰到好处。

    陈珏衬衣tuo到一半,突然回头,淡漠的目光在这一刻起了变化,似乎染上了什么其它的情绪,有点勾人心弦,“你要继续看下去吗?不如进来看?”

    秦溪大囧,回头就走了。

    他坐在沙发上调出电视节目来平复自己的心情,谁知道恰好放到了正在播笑傲江湖的电视台,他看着电视里自己穿着一身红衣,嚣张骄傲地坐在教主宝座上,睥睨天下。这种感觉,还真有点儿微妙呢。

    越往下看,他就不自觉地开始揣摩起自己哪个地方没有演好,其他演员在这个地方又应该如何表现为最佳,偏偏这个时候,浴室门突然被拉开了,陈珏luo着上半身站在门口,“水好像打不开。”

    “怎么会?”秦溪一头雾水地站起来,连忙走了过去,等进了浴室,他才发现陈珏身上仅仅穿了一条内裤,白色的内裤实在不怎么遮得住他身上那物的形状,秦溪不自在地别开了自己的视线,将脑子里浮现的那一句“还蛮大的”给挥开了。他有点手忙脚乱的,就这么冲动地上前去调试水,结果被淋了一身。

    秦溪身上穿了件白衬衣,这下被淋了倒好,gan脆变透明了,就在这个时候,秦溪感觉到了背后投来的灼热目光,他觉得自己更囧了。身后的人仿佛要用目光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寸一寸剥开似的。秦溪觉得被烫着了一样,他连忙转身推开陈珏,“水没问题,你就像我刚才那样打开就好。”

    “我没看清楚,你再给我示范一次。”陈珏抓住他的手。

    刚刚送完杨桂芬回到公寓里来,一绕过玄关就看到这么一幕的助手:“……老板,呃,我……我也要去住酒店吗?”他非常识相地问。

    秦溪看了看助手,再看看湿了个透的自己,和抓住自己的手、接近全luo的陈珏。

    助手非常贴心地关上了门,一脸“我都懂”的表情。

    秦溪:“……”不!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看的那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