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知青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7本章字数:3850字

    助手一走,秦溪本来想名正言顺地将陈珏踢到书房去睡觉,但是陈珏只是进去看了一眼,就出来十分淡定,还带着些微的嫌弃,说:“里面的被子有灰了。”

    秦溪嘴角抽了抽,想到那张床平时是没有什么人睡来着,他无奈地打开自己卧室的大门,“陈先生今晚……还是跟我一起睡吧。”

    陈珏点点头,脸上不见半点得逞后的喜悦,十分沉得住气,正因为如此,秦溪也没排斥和他一起睡。除去上辈子的意外,和这辈子差点被陈珏包养的意外,秦溪从本质上来说,对于直男和弯男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所以他丝毫不避嫌。也多亏了他在这一点上格外迟钝,不然陈珏也占不了便宜。

    陈珏和秦溪的睡相都是非常好的人,一张双人床仿佛刚好为他们量身定做。当天晚上,两人在附近的餐厅里简单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就一起上床睡觉了。

    陈珏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在一座廉价的公寓里,周围的墙壁有些地方还掉了漆,身下的床也不够软不够大,卧室里的吊灯都是相当便宜的款式,照出来的灯光就像白炽灯一样,十分刺眼。但是陈珏躺进去的时候,觉得被子上的味道,和身边秦溪的味道,有一种奇异的温暖人心的力量。

    真奇怪……

    陈珏自己都忍不住在心里嗤笑开了。他怎么会有这种文艺的想法?

    秦溪很不习惯自己身边睡了一个人,尤其这个人还是在上辈子被自己仰望的存在。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变得很快,这种感觉让他难以安眠。秦溪忍不住翻了个身。

    陈珏这下知道秦溪还没睡着了。

    “对了,还记得之前在酒店袭击你的人吗?”陈珏的声音在黑夜里响起,清朗,好听。

    “哎?”秦溪愣了一下,这事儿都快被他给抛到脑后去了,他在脑子里回溯了半天,才想起来还是刚和钟兴无闹出绯闻,连蕾趁机踩一脚的时候,有几个男女跑到酒店门口,往他身上泼汽油。“那几个人,我记得是被送到警察局去了对吧?”

    陈珏“嗯”了一声,“早审完了,下头的人告诉我的时候,我正在国外,当时没顾得上告诉你。”

    本来秦溪还打算利用这一茬来踩一踩连蕾的,结果这一茬还没用上,连蕾就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

    “那是谁派来的?”秦溪问。

    “钟兴无的粉丝和连蕾的粉丝,几个混混儿,一合计,就想来给你点教训。”说到这里,陈珏的目光变得冰冷了起来。最后还真不知道,是谁给了谁教训。

    “那他们现在呢?”

    “监狱里。”陈珏淡淡地说。

    他们的行为属于故意伤害罪,但是因为未遂,再加上里面有未成年,所以很可能被轻判,但是因为陈珏的cha手,事情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

    “判了几年?”秦溪一点也不觉得这过分。那些人连基本的是非观和道德观都没有,他们因为想要给人一个教训,就往别人身上泼汽油要点燃,如果真的得逞了,现在也就不会有秦溪了。对于这种人,不管有没有未成年,不管有没有伤害成功,秦溪都觉得应该判刑。只有让这些人真的吃到苦头,他们才会知道收敛为何物。

    宽恕是换不来悔改的!

    有了上辈子的教训,秦溪尤其清楚这一点。

    “有两个是七年,剩下的都是三年。”

    “足够了。”秦溪说着闭上了眼,开始培养睡意。

    陈珏微微转了转脸,只拉了一半的窗帘挡不住窗外的灯光,昏暗的灯光照进来,在秦溪的侧脸上流连不去。陈珏不自觉地勾了勾嘴角,秦溪的容貌多出色,月光都逊色了几分。陈珏看了一会儿,也跟着闭上了眼。

    秦溪也不奢求杨桂芬能帮自己做什么需要智商的事情,所以要去参加《青芽》的试镜,都是他自己准备的资料,为了符合剧中的人物形象,他还刻意改变了一下自己的造型,他知道自己的容貌太出色,有时候也不是件好事,因为第一眼带给人的感觉就会夺去对方所有的心神,这容易给别人留下一种固有的印象。

    他找出一些阴影粉,将自己的轮廓画得更柔和一些,他再换上一身非常朴素的白衬衣,不要任何多余的装饰,这样看上去,气质gan净,如果再戴上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呢?这样的装饰眼镜在楼下的饰品店就能买到。

    秦溪走出卧室,已经起床很久的陈珏坐在桌边看报纸,这是他的习惯,无论在哪个地方,早晨起来都会看报纸。秦溪抽走他手里的报纸,“陈先生早餐还没吃完呢。”

    陈珏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吃早餐的时候不能看报纸吗?”

    秦溪指了指他面前的豆浆和水晶包,“不,我只是担心陈先生忘记了吃它们。”

    “多谢提醒。”陈珏心情愉悦地任由他拿走自己的报纸,慢悠悠地继续用早餐。陈珏在想,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不过一起睡了一晚上,他和秦溪之间似乎变得又亲近了一点?

    助手一早就来报道了,他坐在沙发上,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问陈珏:“老板,我们是今天动身去N市,还是明天动身去?”

    “你要走?”秦溪转头看他。

    “让你失望了,我暂时不会走。”说着陈珏转过了头,冷冷说:“N市的烂摊子我就不去掺合了,我不是专给他们擦屁股的。”

    助手闭上了嘴,知道陈珏最近都不太乐意离开宁市了。陈珏想要忙的时候会很忙,但他不想忙的时候,任何事情都不能动摇到他休息的决心。而且就算他一天不工作,陈氏也不会垮掉。

    秦溪知道助手可能还有话要跟陈珏说,但是他在这里不太方便。秦溪将杨桂芬叫起来,“我们出发去试镜。”

    “试镜?”杨桂芬一脸茫然,“可是……可是杨哥没有告诉我呀。”

    “等他告诉你,黄花菜都凉了,走吧,这个试镜是我自己找的,名都已经报上去了。”秦溪说着出了门,杨桂芬连忙跟了上去。

    秦溪在楼下的饰品店挑了一个看上去较为复古的黑框眼镜,往眼睛上一架,那双原本灵动又漂亮的眼眸立刻被遮了起来,他浑身的气质也在这一刻起了变化。

    杨桂芬震惊地看着他,就跟下巴tuo臼了一样,半天合不上嘴,“……秦、秦溪,你……你好厉害,怎么突然间就变了……像变了个人一样!”杨桂芬盯着秦溪,半天找不到什么话来夸他。

    秦溪对着镜子照了照,非常满意自己现在的模样。

    他要的就是,第一眼就给李秀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要让李秀在第一眼就觉得,他就是青芽中的主人公,周谷!

    秦溪招了一辆出租车,带着杨桂芬坐进去,杨桂芬又皱起了眉,就像管家婆一样碎碎念,“我们去试镜就坐出租车,是不是太奢侈啦?公司好像不给报账的。”

    秦溪哭笑不得,“我是明星啊。”他最近的出镜率可不低,要是还去挤公交,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杨桂芬默默地吞下了话。

    秦溪忍不住摇头,看来要调教这个助理,还有得麻烦。

    李秀在的电影学院距离这边并不远,大约四十来分钟就到了,李秀将试镜的地点定在了一个学校教室里,秦溪下了车带着杨桂芬往里走,杨桂芬一边走一边小声惊叹,“哇,那是XXX!”

    “哇,那不是XX吗?我刚看他最近演的电视!”

    秦溪:“……安静点。”

    杨桂芬闭上了嘴。

    这个时候,秦溪走在学校里也引起了注意,毕竟他是个生面孔,再加上他刻意将自己扮土了,气质又显得十分gan净,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尽管他对自己做了小幅度的改动,但还是有人认出了他。

    “那……那是秦溪吧?”

    “没错,没错,是秦溪!天哪,秦溪!秦溪来了我们学校?”

    “秦溪,卧槽,我男神啊!怎么办?能上去要签名吗?”

    杨桂芬吓呆了,“……秦溪,你、你原来这么出名啊?”

    秦溪真是想不到这个女孩儿,对娱乐这方面一点敏锐感都没有,是怎么进的公司来做助理的。他没说话,模样高冷地继续往前走,就是这个模样,让很多想要上前来找他搭讪的女孩儿都放弃了。不过在电影学院里,也总有几个胆子大的,好奇地就要围上来,秦溪连忙冲对方一笑,“麻烦让让,我有急事,谢谢。”

    对方被这个笑容晃得头晕了,立马晕乎乎地把路让出来了。

    “你好厉害……”杨桂芬还在后面惊叹。

    秦溪加快了步子,很快走到了他要到的地方来。虽然青芽并没有多少人感兴趣,但是在电影学院里,最不缺的就是演员,还是有几个人也站在了教室门口,等待试镜。而秦溪的到来,就显得非常异类了。

    门口有个小姑娘看着他忍不住惊叫了一声,“秦溪!”

    虽然秦溪不是科班出身,但是他跟这些电影学院里的学生可有着本质的区别,他已经有剧开播了,而且还称得上是当红的剧,他最近又在新闻上频频出现,所以哪怕是科班出身的学生,相比起来,也要用看前辈的目光看他了。

    秦溪冲对方点了点头,然后淡淡地排着队等候。

    因为他的到来,顿时那些试完镜的人都不肯走了,甚至还有些闻风而来的,想要看看这个在丑闻之中活下来,并且活得越发光鲜的娱乐圈新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于是一时间,青芽的试镜现场外,竟然还来了不少人。

    很快,里面就有人叫到了秦溪的名字,秦溪将自己的东西交给杨桂芬,抬脚走进了教室。

    走进去之后,秦溪才发现教室里面实在很寒酸,就一张长桌,桌后面坐着一名二十几岁的女子,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裙,脸上架着眼镜,跟秦溪这种朴素的打扮倒是很像。秦溪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对方在看见自己的时候,眼里闪过的那道惊诧的光芒。她是李秀!秦溪立刻确认了身份。

    再看李秀的身旁,还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漂亮女子,秦溪猜了一下,对方应该是李秀的朋友,她在这个电影里也投了一点钱,后来赚了个盆满钵满。

    没想到试镜现场就这两个人。

    连个助理也没有……

    不过秦溪倒是丝毫没有起轻视之心,因为他知道李秀的本事。

    李秀冲他点了点下巴,“随便表演一段吧。”

    秦溪一愣,没想到对方这么不按常理出牌。他问:“表演什么?”

    “你想演什么,就演什么。”李秀显得很随意。教室外已经有人忍不住嗤笑了起来,觉得李秀这种举动颇为儿戏。

    秦溪也有点犯难,他在脑子里思索了一下,要表演一段什么,才能迅速抓住李秀的心呢?李秀喜欢内敛的表演!他心念一动,抬头问:“能借一张纸吗?”

    李秀二话不说,递了一张白纸和一支笔给他。

    秦溪将纸拆成两半,一半上面写下自己要表演的人物和场景,另一半则留下了。

    他写:“七十年代,家境优越却被下放至乡的知青,他有了暗恋的农村姑娘,却眷恋城市里的优越生活。”

    李秀接过他写好的白纸,看了一眼,忍不住挑了挑眉。李秀并不认为这个看上去很稚nen的年轻人能将这个角色演好。但她不知道,秦溪这辈子重生而来,便是专门打破别人眼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