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醉酒【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7本章字数:3391字

    蒋亭峰为了避着秦溪,还真就没再跟他说话。直到聚会散场,许涛的助理去开了车出来,许涛跟秦溪一块儿走出酒店。“我送你,上车。”许涛没给秦溪拒绝的余地。

    反正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又是快入冬的时候,在大街上的确还不好拦车,于是秦溪跟着上了车。

    助手在前面开车,许涛升起挡板,搓了搓手掌,低声说:“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戏吗?就我朋友那个。”

    秦溪当然不会忘,那个戏可算得上是公路喜剧片的开山鼻祖啊!

    “许导,上次已经跟您说过了,我跟陈先生的关系是真的不算亲近,这话我不好说。”秦溪还是很诚实地说了。尤其是现在他跟陈珏之间的关系有点儿微妙,那就更不好张口让陈珏帮忙了,这会让他觉得像是上辈子一样,在做交易。

    许涛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僵,不过他话还是往下说了,“那……那引荐一下陈先生,总不为过吧?”

    秦溪思考了几秒钟,“这个没问题。”许涛对他照顾良多,给他卖这样一个人情是没事的。不过秦溪这个时候忘记了,能够跟陈珏牵上线,已经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了。

    许涛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终于踏实了一点儿,“也不瞒你,我朋友那个剧组出了点麻烦。老被人找麻烦,而且资金也不足,演员也没找齐,现在剧本就搁在那儿了,但是吧,我朋友比我胆子大,他要拍,就非要拍下去,不管将来摔得多惨,他都坚持要实现自己这个梦。”许涛沉默几秒,“这一点,我比不上他。”

    秦溪知道许涛是中途改做的狗血剧,才有了现在的地位和金钱。他也忍不住有点儿唏嘘。人能保持住本心,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许涛将人一直送到了公寓楼下,最后秦溪下车的时候,许涛忍不住出声,“秦溪,你还是去他那个剧组试个角色吧。”说着许涛又补了一句,“总觉得太麻烦你。”

    “好,麻烦许导把试镜的时间和地点告诉我,我一定去。”秦溪也不推拒,在娱乐圈里,还不需要那么矫情。

    而且这样的机会,能抓住就要抓住。秦溪因为上辈子看过这个电影,所以对于电影里的角色都还大致有个印象,他大概知道自己适合演个什么样的人物。他演不了主角,但他可以演个出色的配角。配角若是能出彩,效果也一样。

    上了楼,陈珏已经在家里坐着了。

    “怎么回来比我还晚?”听见他进门的声音,陈珏出声问。

    就这么一声问,让两个人都愣住了。秦溪是自从父母离婚之后,很少享受这种被家人问候的感觉了,而陈珏是没想到自己怎么变得像小言故事里娘们儿唧唧的女孩儿了。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秦溪和陈珏同时想着。

    “陈先生在饭局上没有多留?”秦溪出声反问陈珏。

    “能请我去一趟,那是他们的荣幸,难道还要我陪他们到结束?”陈珏淡淡道,葱白修长的手指缓缓地翻动着书页,秦溪见他这个动作,连忙上前两步,等看到他手中捧着的不过是一本武侠小说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陈先生对武侠小说感兴趣?”秦溪纯粹是没话找话说,他就为了打消一下刚才的尴尬气氛。

    陈珏点了点头,“这本书不错,可以考虑买下版权来改成电视剧。”

    秦溪好奇地凑上前,结果这一凑上前,他就愣了。陈珏的眼光也太精准了!

    这不是凤歌的《昆仑》吗?

    秦溪不得不说,这本书上辈子还真就给改成了电视剧,不仅如此,因为原书本来就拥有大批的书迷,再加上后来制作精良,人物角色丰富鲜明,演员的演技又十分值得称道,于是一下子就受到了无数追捧,甚至被冠以新武侠巅峰之作的名号。

    “怎么看愣了?”陈珏抬头看他,拿书轻轻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秦溪有点儿不能接受这种较为亲昵的动作,连忙往后退了退。他迟疑着说:“我也觉得这本书不错,陈先生可以买版权来拍,应该会火的。”

    陈珏冷漠地盯着半空中虚浮的地方,刚才秦溪就是从那儿撤回了身子,往后退的。

    秦溪被他冷漠的目光吓得有点背脊冒汗的感觉,他握了握手掌,随后告诉自己,他拒绝陈珏是对的。陈珏的性格太难捉摸,甚至可以说,比纪煜煊还要深沉。这样自己又怎么适合和他在一起?

    他受过伤,受过太严重的伤,付出了自己的性命。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变得谨小慎微,甚至是不敢触碰。不过……这样也很好,至少再也不会丢命了,而且他这辈子是要报仇的啊。

    陈珏收回了目光,“嗯,我让人去谈版权。”

    秦溪转身匆忙地进了屋,“我先去洗澡,身上一身酒味儿。”

    “你喝酒了?”陈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轻飘飘的,不注意还能给听漏了。

    “嗯。”秦溪抱着衣物和浴巾进了浴室。

    陈珏闻了闻自己的指尖,似乎还残留着秦溪身上的酒味儿,但是他奇异地觉得一点都不难闻。可能真的是自己看上他了吧,所以才会头一次觉得一个人,从头到脚都是完美的,十分合乎自己心意的。这么想着,陈珏在心底嗤笑了一声。可惜,这样一个人,半天掌握不到手中来。

    秦溪洗gan净了身上的味道,沐浴lou的柠檬香气将他包裹住了,他今晚喝的酒不多,但是确实有点儿晕,所以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身上就穿着件松松垮垮的背心,下面穿着一条平角内裤,毫无防备。

    陈珏坐在客厅里,借着明亮的灯光,将秦溪上下打量了个透。

    秦溪觉得有点儿冷,他缩了缩脖子,陈珏起身把外套披在他身上,“睡觉。”

    “嗯。”秦溪应了声,晕乎乎地被陈珏带着进了卧室,然后两个人就这样躺进了被窝里。陈珏的身上一点也不暖和,带点儿玉石般的冰凉。但是秦溪觉得自己的肚子里有一团火在烧,酒有点儿烧胃,这个时候他尤其难受得厉害,忍不住翻身抱住了陈珏,就这样一个劲儿往人身上蹭。秦溪也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甚至忘记了是在什么地儿,被他抱住的是什么人。

    陈珏不喜欢别人近身,秦溪刚靠过来的时候,他还伸手想把人推出去,但是手伸到一半,最后又停下了,于是秦溪就顺利地躺在了他的怀里。谁知道等到半夜的时候,秦溪突然按着陈珏的胸膛,一用力就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跑进了厕所里,稀里哇啦地吐个不停。

    陈珏本来就是警觉性很强的人,立刻就醒了过来,他穿好衣服,立刻拨电话给了自己的助手,“马上去医院挂个号,秦溪喝多了,估计伤到胃了。”

    助手一接电话就立马去了,同时还派了车过来接人。

    陈珏进了卫生间,秦溪正抱着马桶呢,陈珏有点儿洁癖,忍不住皱了皱眉,但是考虑到这儿也只有他们两个人了,陈珏只能把秦溪扶起来。陈珏看上去肌肉并不发达,但他的力量都蕴藏在骨肉里,轻松一用力,就将秦溪托起来了。这一托起来,陈珏就忍不住皱眉了,秦溪怎么这么轻?

    他把人带上了车,陪着秦溪去了医院。

    助手早在医院里等着了,人一到,就直接送去了急诊室。

    安排好一切之后,陈珏就在外面的长椅上坐着等,值班的医生护士都忍不住打量他。瞧上去气质这么尊贵的人,怎么大半夜坐在医院长椅上啊?谁这么荣幸能被这样一个男人等待啊?

    助手实在憋不住了,俯下、身问:“老板,您这样对他,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好吗?”陈珏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那是保养良好的一双手,除了签文件,握枪,拿刀具和餐具,几乎从没做过其它事。这双手,他曾经用来杀了害死他父母的“亲人”,他没给那些人留一点活路。后来他就有了洁癖。这双手不轻易碰其它东西,也不喜欢别人距离自己太近。更别说,要和谁做亲密的举动了。助手觉得他对秦溪好,但他却也没用这双手对秦溪做过多少亲密的举动。那些在秦溪看来,或许帮了他很大的忙,但对于他来说,都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这就算好了吗?

    “老板,我看秦少也不像是容易动心的人……为什么不……为什么不采取强硬一点的手段呢?”助手迟疑着说。这话他之前也提过,但那个时候陈珏是认为那反而有辱他的尊严,他陈珏难道还要靠不入流的手段吗?

    但是助手跟了陈珏这么久了,从没见过陈珏这个模样,他更希望陈珏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而且是早日达成。

    陈珏没回答他。

    过了会儿,秦溪迷迷糊糊地清醒过来了,他一抬头,就看见雪白的天花板。家里的公寓哪有这么白啊?秦溪晃了晃头,感觉脑袋还有点重。旁边的小护士过来翻了翻他的眼皮,问:“醒啦?”

    “我在医院?”秦溪吓了一跳。不是吧?他难得喝一次酒,难道把自己喝到胃出血了?

    陈珏站在门口,外面套着风衣,显得腿特别长,身材特别好,人也特别的俊美帅气。他身后还跟着助手。秦溪这么一看,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几个小时前他还在想,自己拒绝陈珏真对,因为陈珏心机太深沉了。结果,几个小时后,还是人家带着助手把自己送到了医院来。

    秦溪马上翻身起来,“陈先生,麻烦你了。”

    陈珏走过来,看了看秦溪那张艳丽的脸失去了平时的气势,变得苍白、脆弱,就好像一用力就把他给毁了一样。陈珏觉得自己心底有哪个地儿被触动了一下吧,或许是心软了?

    陈珏突然伸手把秦溪打横抱了起来,“休息够了,就回去。”

    秦溪整个人都懵了,满脑子都是:我他妈被陈珏公主抱了?!我他妈被陈珏公主抱了?!

    我他妈被陈珏公主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