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玩耍【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7本章字数:3646字

    也许有王丹的默认吧,杨志还真的想让秦溪体验一下“坐冷板凳”的感觉,也就第三天的时候,秦溪就联系不上杨桂芬了。还是后来又过了几天,杨桂芬给他发短信,很委屈地表示,她不知道为什么,公司让她去外地跟另外一个艺人。秦溪很淡定地让杨桂芬去吧。不得不说,光明影业这一手,如果是惩治其他人,那么肯定能让那些新人吓得哆哆嗦嗦了。

    可惜了,他们还不如把杨桂芬留下来呢,这样就算秦溪不着急,起码杨桂芬会着急,情绪总是会传染人的,一个变得很焦躁,另一个也容易变得焦躁。但是杨桂芬一被带走,秦溪顶多就是回到之前一个人忙活的日子,他还真没有半点地方要求到光明影业的。杨志的手段也就那样儿,他也不可能马上让秦时明月的导演和监制把自己踢出剧组。所以……秦溪对此毫无感觉,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等过了两天,杨志没能见到秦溪痛哭流涕求原谅的表情,大约有点失落,又跑去跟纪煜煊打小报告了,于是这天纪煜煊就打电话来了。

    “在做什么?”纪煜煊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十分温柔。

    秦溪有点烦他这做派,硬邦邦地从喉咙里蹦出几个字,“有事快说。”

    纪煜煊被噎了一下,没想到秦溪这么不给面子。“我是纪煜煊。”他自报了家门,估计是以为秦溪没认出他是谁,所以态度才这么冷硬。

    “哦。”秦溪淡淡地应了一声,又反问:“有事吗?”

    “愿意赏脸吃个饭吗?”

    “不愿意。”说着秦溪就把电话挂了。挂纪煜煊电话的感觉太爽了,他嘴角翘起,将手机扔到沙发上去,心情愉悦地去厨房做吃的了。手机在沙发上响了起来,估计纪煜煊此刻正憋着一肚子气,但是秦溪打算让他更生气一点,所以他就将手机放在那里,也不去挂断,也不去接听,手机铃声在耳边就权当伴奏了。

    秦溪做完菜出来,自己开心地在餐桌上摆好,一点点吃掉。

    等他吃完饭,洗完碗,手机已经没响了,只不过杨志还在蹦跶,给他发了条短信,警告他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秦溪手指一划,删掉短信。

    可惜啊,我就爱吃罚酒。

    他自己进了卧室,打开电脑找片子看,就算有了上辈子累积出来的经验,这辈子也还是得好好学学演技,尤其是那些老戏骨身上的东西,可能他一辈子也学不完。

    秦溪挑了个文艺的老片子,一边吃薯片一边看,看了会儿,就觉得有点儿发困,想睡午觉了。他打了个呵欠,慢吞吞地走出卧室,抓起手机一看。秦溪愣了愣,陈珏也给他打电话了?他还错过了?秦溪的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一会儿,还是给人回拨了过去。好歹那天是陈珏将他送去的医院,尽管回来的时候,姿势不太美。

    “不好意思,陈先生,我刚才在卧室里没……”听见。后面两个字秦溪还没说完呢,那头一个女声响起,“哎?你找陈先生?陈先生在忙。”说着女声就给挂电话了。

    秦溪懵了一下,还真没想过陈珏的手机会在一个女人手里。

    他心里的感觉顿时有点儿别扭,但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将手机收起来了。嗯,下午可以做什么呢?啊,难得又悠闲了下来。秦溪想着想着,掏手机给端胖子打了个电话,前几次去聚会都不太成功,现在有空了,他也该请人家出来玩玩儿了。

    端胖子一接电话,口气就吊儿郎当的,“哎,这不大明星么?我看见来电显示吓得手一哆嗦,差点把手机砸楼下去了。今个儿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要求着给我签名啊?”

    秦溪被他的语气逗得一乐,“对,我要求着给你签名呢。今天下午有空吗?恰好我在宁市,出来玩儿吧。”

    “行啊,玩什么?”

    “去游乐园,晚上看电影。”

    端胖子一声“卧槽”,拔高了音量,“你怎么还是没改掉这么少女的爱好啊?”

    秦溪挂了电话,在网上买了电影票和游乐园的票,然后收拾收拾准备出门。他以前跟室友一块儿出去玩儿的时候,就爱带他们去游乐园,坐个云霄飞车、玩个鬼屋,再去电影院看个喜剧片或者恐怖片,再吃个大餐,一天就算圆满结束了。不过因为这两个固定要去的地点,导致他屡屡被嘲笑拥有少女般的爱好。游乐园、电影院,那不是小姑娘谈恋爱才去的么?

    等到了游乐园之后,端胖子果然将秦溪嘲笑了一遍,然后两个人才一起走了进去。

    “小姑娘,要哥哥给你买个棉花糖拿着吗?”端胖子笑嘻嘻地伸手去揉秦溪的头顶,秦溪身手敏捷地躲过,“旁边的人都拿我们俩当傻bi了。”

    “哦对,你现在是明星了……”端胖子话音刚落。

    那边走过来一个姑娘,捧着脸压住嗓子眼儿里的尖叫声,“哎呀哎呀哎呀,秦溪秦溪秦溪!”

    端胖子瞥了一眼姑娘,“这是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吗?”

    秦溪扔下他快步走到了鬼屋那边去,端胖子连忙跟上去,“哎,亲爱的!你还没求着给我签名呢。”端胖子嗓门儿又高又亮,顿时吸引了无数诡异的目光。

    秦溪在心底骂了句脏话,给工作人员检查完票据之后,飞快地闪进了鬼屋里。端胖子在后面大喊,“哎,等我啊!等等我啊!”

    这货最爱作妖,我今天就不该带他来……秦溪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鬼屋推出了什么新项目,秦溪进去之后,总觉得比过去要高端一点儿了,虽然仍旧是工作人员扮演的鬼怪,他穿行过一处棺材屋,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个点儿来游乐园里玩鬼屋的人实在不多,端胖子又迟迟没有跟上来,顿时就只听得见寂静的空间里,回荡着手机铃声的响动。

    秦溪打了个激灵,将手机摸了出来,上面闪烁着的屏幕光在黑暗的环境中格外刺眼,秦溪条件反射地眯了眯眼,才看清电话是陈珏打来的。

    秦溪听见端胖子在后面大喊“什么鬼玩意儿”的背景音,他幸灾乐祸地笑了笑,接通了手机,“陈先生。”

    “你在哪儿?”陈珏问话从来都这么直接。唉,还真是跟纪煜煊完全不同。对于陈珏来说,要他做出温柔多情的模样,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游乐园……”秦溪顿了顿,想着还是补上了一句,“宁市的游乐园,二环路新区这个。”

    “知道了。”电话很快就没声音了。

    秦溪撇了撇嘴,刚要收起手机,旁边的棺材里不知道突然跳了个什么出来,直接蹦到了秦溪的跟前,秦溪被吓了一跳,喉间发出一声低叫。手机那头立马传出了陈珏的声音,“秦溪!秦溪,你在搞什么?”

    陈珏没有挂电话?

    “没事。”秦溪呼出一口气,十分淡定地一巴掌拍到了那玩意儿的身上,那东西立刻缩了回去,不知道是机关还是工作人员。秦溪将手机重新放到耳边,“我在鬼屋里。”

    陈珏:“……”

    秦溪手指动了动,犹豫着要不要挂电话,那头的陈珏突然又说话了,“你口味,挺独特。”

    “谢谢。”秦溪心想说,你能看上我,那你口味也挺奇特。

    这下陈珏真的挂断了电话,秦溪收起手机,拔腿往外走。端胖子还在后面嗷嗷嗷大叫,时不时地踹一脚人家道具,或者掐一下人家工作人员,不一会儿,鬼屋里就是人家工作人员的鬼哭狼嚎声了,这家伙下手太狠了!

    秦溪心里想笑得要命,立刻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走了出去。

    端胖子过了一会儿才气喘吁吁地出来,一出来,他就搭在了秦溪的肩上,“哎,也就我这样儿的,能舍命陪陪你了。咱们这几个哥们儿,要是多陪你来玩儿几次,小命都要没了。”

    秦溪呵呵:“不是说少女的爱好吗?怎么你连少女都比不过?”

    “这是变态少女的爱好啊。”端胖子整个人都吊在了秦溪的身上。两个人的外貌都比较出众,一时间还吸引了不少目光,端胖子还故意在秦溪身上扭来扭去,装成了一个娘受,“嗯,人家家好难受,快带人家家去吃哈根达斯……哈!根!达!斯!嘛!”

    秦溪都快给扭吐了,抬手一拍端胖子的头顶,“你下去吧,你那么重想压死我吗?老子不给你签名了。”

    “哈哈,我好怕怕……”端胖子捂住胸口,明明一副人高马大的模样,偏偏装得跟个熊受似的,路人被恶心跑了不少。

    “走了,我们去坐云霄……”

    “飞车。”端胖子帮忙接了后半句。

    秦溪已经愣住了,他看着面前停下来的黑色豪车,车窗缓缓摇下来,lou出陈珏那张脸来,还有副驾驶上微笑着的助手先生。

    陈珏的目光盯住了端胖子趴在他身上相接的地方。

    秦溪顿时跟被电到了一样,将端胖子从身上甩了下去,端胖子还一脸莫名其妙,“哎?你认识的啊?”

    陈珏的脸色慢慢地阴沉了下来,看着端胖子的目光有点冷。秦溪本能地觉得不好,上前一步,说:“陈先生,这是我朋友,哎……”秦溪突然顿住了。完了,天天叫他胖子,居然连他原名叫什么都忘了。秦溪有点汗哒哒的。

    陈珏对于他叫什么,根本不感兴趣,他将目光移开,问:“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对于陈珏的神出鬼没,秦溪实在有点无力,他看了看手表,“我……本来打算再玩两个小时的。”

    “那你去,我等你。”陈珏非常淡定地说,就跟说什么吃饭喝水的事情一样平淡。

    “我……”秦溪有点踌躇,回头看了一眼端胖子,那家伙笑眯眯地突然又扑了上来,“哎呀,先带人家家去吃哈根达斯——”

    秦溪顿时手脚都僵住了,他不用看也知道陈珏的脸色肯定糟糕到了极点。他现在是肠子都给毁绿了……他真的不该带端胖子来,这家伙哪里是会作妖啊,他是太会作妖了啊!

    助手在副驾驶上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唉,就算之前老板的手机不小心被一个傻bi女人接到了,秦少你也不用这么报复老板吧……联想到那个一只手都秃噜了的女人,助手颇为同情地看向了像个树袋熊一样往秦溪身上挂的青年。

    局面突然间变得尴尬起来,秦溪清了清嗓子,低声问:“不然……陈先生一起来?”

    助手的表情就跟被雷劈过一样。

    他分分钟几百万美金的老板,他常年不带笑模样、连个爱好都没有的老板,他走到欧洲都是个危险人物、回到C港都是一方大佬的老板,现在居然被邀请去游乐园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