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 讽刺【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8本章字数:4125字

    纪煜煊其实比陈珏还要受欢迎得多,他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模样俊逸帅气,又是宁市极有地位的人,自然免不了接收许多倾慕的目光,别说女人了,就连男人也有。

    他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一路走来,只不过在看见秦溪和陈珏并肩站着的时候,纪煜煊脸上的笑容就不大好看了。

    之前他是觉得很轻松就可以将秦溪弄到手,但是没想到,秦溪这边打了他的脸,那边就跟陈珏黏糊在一起了,这简直是更重的一记耳光打在了纪煜煊的脸上。他的脸色变了变,走到汤爷的跟前来,笑得有些讽刺,“这不是秦溪么?”

    汤爷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这边看一眼,那边看一眼,作为中间人打了个圆场,“怎么煜煊一来,倒是跟看不见我这个寿星一样?”

    纪煜煊收起那一瞬间外lou的情绪,微笑着和汤爷打招呼,“哪敢。汤爷生辰快乐。今天可要给我多分一点喜气。”

    秦溪就当做看不见纪煜煊一样,微微歪头,看似有些亲密地在陈珏耳边说话,其实他说的只是,“早上光顾着找茬,现在有点饿了。”

    陈珏有点想笑又憋住了,“想吃什么?”

    “这里有什么可以吃的?”秦溪是真的有点饿了,早上早起的时候不太有食yu,去了公司之后,就喝了一杯咖啡,后来又跟着陈珏去换衣服,做造型,折、腾到现在过来。

    陈珏很自然地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将他往一边带,“我带你去找。”说着陈珏还回头对汤爷说:“我先带他转转。”

    “好,去吧。”汤爷正好也还要招呼其他客人,也就放手让陈珏带着秦溪离开了,只有纪煜煊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阴霾。

    秦溪愣了一下,问陈珏:“你不用见一下其他人吗?”这样的场合,对于他们这些上流社会人士来说,就是一个拓展人脉的机会,谁还会花费这样的时间陪自己的情人去找食物填肚子,说出去肯定会让人发笑。

    偏偏陈珏就是不一样,他轻笑了一声,应该是在笑吧,秦溪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听错。

    “你觉得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脸,能让我去主动结交?”陈珏这话可以说是相当的狂妄了,只不过他语气寡淡,就跟在说吃饭睡觉的小事一样,顿时也就让人无法觉得他是在大放厥词了,不仅如此,反而会让人觉得,他天生合该这样高不可攀。

    因为现在还没到中午十二点,宴会厅里的长桌上只摆放了一点酒水和小点心,还有点水果,都是给大家用来暂时垫垫肚子用的。

    秦溪随手拿了两块糕点,往嘴里塞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陈珏正盯着自己,那目光说是有点灼灼也不为过了。秦溪艰难地将点心往下咽了咽,“……嗯?你……也要来一点吗?”

    陈珏点了点头。

    秦溪只能尽量挑了一个不是太甜的点心,递给陈珏,但是递出去的时候他又有点担心,陈珏好像有点轻微的洁癖吧?不会嫌弃他手脏吧?还没等秦溪想明白呢,陈珏突然一低头,竟然直接将那块糕点从秦溪的手中叼到了嘴里,然后嚼了两下,咽下去了,他还皱了皱眉,“难吃。”

    秦溪有点懵,没搞明白陈珏怎么突然间,就在这样的公众场合,表现得这么亲密。

    要说搂腰揽肩什么的都不算太亲密,但是这样的动作……实在不像是陈珏能做得出来的。

    其实别说是秦溪了,就是宴会厅里其他人不小心瞥见了这一幕,也是各自惊讶不已,忍不住重新掂量起这个跟在陈珏身边的男孩儿,在陈珏心中的地位。

    陈珏见秦溪面色有异,从侍者手中接过一杯红酒,浅抿一口,问:“怎么?有什么不对吗?你吃的也很难吃?”

    哪里是难吃的问题啊!秦溪也喝了一口酒,因为喝得太急,稍微有点呛,他轻咳了两下,陈珏正要伸手来给他拍背的时候,秦溪一抬手把陈珏的动作隔开了,“嗯,刚才……怎么、怎么那么突然就……”秦溪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点尴尬。其实按理来说,不管陈珏对他做什么,那都是应该的,毕竟两个人现在关系不一样了。

    他只是从来不习惯和陈珏这么亲密,简直就像是谈恋爱的情侣在大众面前秀恩爱一样。

    陈珏眉毛轻挑,反问秦溪:“我做得不对吗?情人之间难道不应该是这样?”

    秦溪有点说不出话来,陈珏不会是刚在学习怎么做一个情人吧……

    对上陈珏的目光,秦溪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陈珏也没计较秦溪在心里怎么编排他,他将酒杯又扔给侍者,问秦溪:“还想吃什么?”

    秦溪被红酒一呛,胃里有点儿不舒服,现在倒好,什么也不想吃了。秦溪有气无力地摆摆手,“不要了,哎,对了,今天既然是汤爷的生日,那我……那我没准备礼物啊!”秦溪突然想起这一茬来。

    陈珏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为什么要准备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谢。”除了在心底感叹一声陈珏的贴心,秦溪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现在这个模样的陈珏,简直完全颠覆了他心目中那个上辈子高不可攀的形象。

    其实和纪煜煊相比,陈珏未必就没有他知识渊博了,相对来说,年少时环游过世界的陈珏比起纪煜煊阅历还要深厚一些,只是陈珏并不喜欢对别人展示自己的知识,他根本不需要这样做。只有当他认为值得的人,他才会赏脸跟人聊几句。陈珏的礼仪和风度都是有的,但是除此之外,他就不会再做什么了。

    也只有在两人之间的身份发生转变之后,秦溪才从陈珏的口中听见了许多丰富的话题。

    陈珏讲给他听汤爷年轻时的成名史,给他讲助手童少明的趣事,给他讲国外不同国家的礼仪……这个时候秦溪发现,原来陈珏从来都不是个冷漠的人,只是以前没有人能够让陈珏开口而已。

    他们没有说上多久的话,就有人忍不住过来打断了。

    显然来人都是冲着陈珏来的。

    “陈先生!久仰大名!”那人端着自己的啤酒肚,笑着走上前来。

    童少明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突然挡在了秦溪和陈珏的面前,礼貌地微笑着问那个男人:“你好,我是陈先生的助手,请问先生怎么称呼?可否给一个名片?”

    男人有点儿受宠若惊,连忙从怀里掏出名片递给童少明,童少明看了一下,微笑着点头,“好的,我替我家老板收下了。现在是在汤爷的生日宴上,还请这位先生有事稍后再说。”童少明很好地担任了一个全能助手的职务。他想,自己真不容易啊,连老板谈恋爱,他还要担当起保护的职责。

    童少明就这样三言两语把人忽悠走了。

    秦溪忍不住在背后说:“童助手真是厉害。”

    “秦少夸奖。”说着童少明将名片撕掉揉成一团,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秦溪有点惊讶,“不用留着吗?”

    陈珏亲自开口解释道:“虽然在汤爷宴会上少有五花八门的人,但是像那些拼命拿到请柬,进来想要跻身进入上流社会的,也太多了。刚才那个人,只需要看一眼,我就知道他是这种人。”

    自然名片也没什么意思,陈珏根本不会多看一眼,就连童少明都看不上这样的。

    把人挡完以后,童少明就又闪了。

    这边拿到请柬的人差不多都到了,别墅里的下人们将他们引到了宴会厅的后面去。等穿过去之后,秦溪才发现原来后面是个不小的院子,院子里已经摆好了桌子,桌子上早已上好了美酒佳肴,只等客人落座了。

    陈珏毫不客气地带着秦溪坐在了自己身边,于是这么一坐,就坐在上座了。秦溪一个什么也不算的cha在中间,简直显得整桌的气氛都有点儿奇怪。

    纪煜煊来的时候,身边也带了个女伴儿,那女伴儿都被他打发到一边儿去了。

    秦溪原本还有些尴尬,但是等汤爷来了之后,发现汤爷也没说什么就满面笑容地坐下了,而且陈珏还搭了个手过来,将秦溪的手握了握,秦溪顿时安心不少。

    纪煜煊看着这一幕,颇有点儿不是滋味,等开席之后,他笑了笑,问陈珏:“我倒是没想到,陈先生居然真的身边有了小情人。”

    秦溪的筷子cha进了一块点心里面,动作又gan脆又狠,“我也没想到,纪先生原来还会做那种事。”

    那种事?!

    哪种事?!

    一桌的几乎都是男人,顿时个个都竖起了耳朵,以为会听到什么劲、爆段子。这多难得啊!谁听过纪煜煊的八卦啊?纪煜煊在外面的名声可都是好得不能再好了,这有个机会听听他的黑料,简直大家都兴奋了。

    纪煜煊的脸色可就难看了。

    他是真没想到秦溪不给他面子到了这种程度,纪煜煊心底又憋着火气,又憋着一股非要把对方弄上床不可的兴奋,大约过了半分钟,纪煜煊才恢复了温和淡定的姿态,“秦溪这么了解我?”纪煜煊这话说得有几分暧昧了,他故意当着陈珏的面说,就是想打一下陈珏的脸,回去之后,也让秦溪吃点陈珏的苦头。

    谁知道陈珏脸色半分没变,推了推面前的茶水,语气淡然地说:“秦溪,胡说什么呢?汤爷生辰,别乱说话。”虽然内容是责怪的话,但是长了耳朵的人都能听出来陈珏这可半分没有责怪的语气啊。

    大部分人都是对于自己越不知道的东西,越好奇。更何况这里坐着的人都是宁市有头有脸有权势的人物,他们平时想要什么拿不到手,这个时候因为一个黑料听不见,他们顿时更觉得心里抓心挠肺的。

    汤爷嘴角一扯,笑了笑,“煜煊做了什么事儿,说出来给大家听听,我还记得以前有次,煜煊去泰国谈生意,被人妖给缠上了,这事儿大家还都乐了挺久呢……”

    汤爷的话里透着熟稔,又把大家的思维误导到了另一个方向,认为纪煜煊这次应该也是惹了什么好笑的事儿出来。

    有几个人当即拍了拍桌子,笑着说:“是,说出来大家听听……”

    秦溪面色不改,就算周围坐了这么多大佬,他依然淡定,眨了眨眼说:“之前有幸和纪先生坐一个桌子吃饭……”

    纪煜煊紧紧盯着秦溪,饶是他这样的人物,也有点心跳加快。秦溪不会疯了吧?当着陈珏和这么多人也敢说自己想要包养他的事儿?

    谁知道秦溪突然嘴角弯了弯,“本来我们公司是有对双胞胎姐妹花要去的,可是后来一听纪先生在,临时换成了我。”

    秦溪说完就没再说话了,他端碗盛汤,就跟什么话都没说过一样。

    席上众人面面相觑,过了好几分钟之后,才有人猛地一拍桌子,哈哈大笑起来,而紧跟着也有人悟了意思,笑个不停,还拍着纪煜煊的肩膀说:“小纪啊,你看你这风流名声传得……小姑娘都吓坏了。”

    纪煜煊脸色那叫一个五颜六色。

    陈珏瞥了一眼纪煜煊,又瞥了一眼正埋头喝汤的秦溪,模样看起来十分乖巧,根本不像刚才那个伸爪子出来挠人的凶狠模样。陈珏嘴角勾了勾。秦溪胆子大,足够聪明,抓住机会就敢上,纪煜煊这么难以维持平时人模狗样的表情,实在难得。

    纪煜煊终于见识到了秦溪锋利的爪子,被这么开了一通玩笑,好面子的纪煜煊当然再也没了调戏秦溪的心情。

    大家自觉地将话题带到了另外的方向,聊的全都是生意,秦溪一个也听不明白,但他又不能提前离开。就只能等到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汤爷似乎有什么事在今天要商量,很快就叫走了陈珏和纪煜煊。席上的其他人倒是对秦溪十分感兴趣,还有人想要跟他说话,秦溪根本不敢跟这些人聊天,万一他又憋不住暴脾气把人揍了,那就大麻烦了。

    “不好意思,大家慢用,我去走一走。”秦溪一句话堵住了那些人,起身叫来这里的下人,“花园怎么走?”

    与其在这里gan等着陈珏,他不如自己去花园里窝着,躲开这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