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推开【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8本章字数:3407字

    助手童少明先生此刻正目不斜视,就跟看不见这么秀恩爱的一幕一样。

    许涛和林其正不约而同地低下头轻咳两声,他们俩就是再瞎,这会儿也猜出来两人关系了,两人还忍不住齐齐在心里感叹了一声,找到秦溪可谓算是找对人了,恐怕换了其他人,在陈珏面前一句话也说不上呢。

    秦溪不知不觉拿起酒杯又喝了两口,过了一会儿就有点儿泛晕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这酒,还有点儿后劲,更别说他这种本来酒量浅的人了,不过一杯下肚就觉得不太清醒了。

    林其正这个时候主动开口,跟秦溪提起了电影里的角色,“我听老许说,秦少有意出演电影中的角色。秦少要是感兴趣的话,咱们现在就可以把角色定下来,我把剧本带来了。”说着他就直接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掏出厚厚的一叠A4纸,全部都装订在了一起。

    秦溪愣了下,没想到林其正会准备这么齐全,他揉了揉额角,“好,麻烦给我看一下。”

    林其正将剧本递给秦溪,秦溪简单翻了一下,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剧本,“方便的话,我带回去好好看一看好吗?”这个时候秦溪一对上上面的方块字就觉得自己眼睛都在转圈圈,哪里还看得清什么人物角色?就算是上辈子他早已清楚这个电影里有什么人物,那也得好好地琢磨一下,他可以挑选什么角色去饰演。

    他向来不是喜欢仓促定下角色的人。

    林其正当然不会有意见,他点头,“好,那秦少回去慢慢看,决定好之后再告诉我。”

    他们说到戏中角色的时候,陈珏就没再说话了,他慢悠悠地吃着东西,姿态优雅,是别人学都学不来的高贵。吃了一会儿之后,童少明俯下、身来提醒陈珏,该回去了,晚上还有个视频会议。

    林其正和许涛一听,哪里还敢留着陈珏,连忙笑着起身,又送他们出去。

    秦溪站起来的时候,觉得面前的抄手游廊都变得缓缓绕绕分不清方向了,他抬起自己的手指看了看,又瞥了一眼许涛和林其正,最后还是选择将手搭在了陈珏的身上,陈珏很自然地将他接到怀里来,“酒量这么差还嘴馋?”陈珏的话就像是情人之间亲密的责怪。许涛和林其正根本不敢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装聋作哑。

    陈珏将秦溪带上车,走的时候,林其正那一脸感激得,仿佛恨不得扑倒在车轮子底下,送他们离开。

    童少明直接将车开到了别墅区去,这是陈珏决定要在宁市定居之后,童少明去置办的房产,这里面本来是一个供养不起的富二代转手卖出来的,所以之后也没怎么改动里面的装修,只是将所有的用品都换了新,这样就方便很多,可以直接入住。

    秦溪的东西是一早就收拾好了的,他将自己的东西都放在了陈珏的隔壁房间,只不过等回到别墅之后,秦溪压根没有力气,自己回到隔壁卧室里去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对白酒的反应这么大,就只能软绵绵地趴在陈珏的肩上,被陈珏直接带进了主卧室里去。

    陈珏去换了衣服,洗了澡出来,秦溪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陈珏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视频会议要开,他之所以会去这个饭局都是冲着秦溪的面子,后来事情都说好了,陈珏也不想留在那里了,尤其是在他看见秦溪有些醉了,脸上都染上红晕之后,陈珏就更不乐意和秦溪一起留在那里了,于是给童少明打了个手势,童少明马上十分配合地装作为难地提醒了陈珏,该回去开视频会议了。

    他在床头坐下,忍不住摸了一把秦溪的脸颊。

    童少明还站在一边,他突然听见自家老板问:“你说,谈恋爱,是什么样的?”

    童少明觉得自己头上的汗珠都快出来了,谈恋爱?谈什么恋爱?老板,你压榨我这么久,我都还没谈过恋爱呢!不过这话童少明也只能在心底呐喊一下。他一脸面瘫相,十分称职地回答道:“老板对秦少这么好,不就是谈恋爱了吗?”

    “是吗?你出去吧。”陈珏没对谁好过,所以他总觉得是茫然的,他脑子里还回荡着曾经在屏幕里,看见的秦溪一身红衣的,东方不败的形象。

    用一个词来概括,可以说他是“风姿无双”。

    陈珏觉得那个模样的秦溪特别的诱人。

    脑海里的那个印象与眼前睡倒在枕头上的人重合了,他忍不住微微俯下、身,紧紧盯着秦溪的脸颊,他的脸稍微丰润了一点,看上去皮肤更好了一些,气色也更好了,尤其是在喝醉之后,脸色绯红。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醉了,连带着连怎么呼吸都给忘记了,明明鼻子可以呼吸,却偏偏还要微微张着嘴,lou出一截粉色的舌头来。

    陈珏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gan渴了。

    他抬起手,摩、挲过秦溪的脸颊,其实挺脆弱的一张脸。若是当年的他,可能早就忍不住将这么美丽的东西摧毁了。因为他本身处黑暗,又怎么能容许其它完美又美丽的东西存在?但是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却只剩下了两个字——“想要”。

    陈珏闭了闭眼,终于不再客气,他想,这不就是秦溪该做的吗?

    服务他!

    满足他的情yu!

    陈珏解、开了身上的浴袍,也tuo下了秦溪身上的衣服。陈珏以前鲜少有xing生活,首先是他本身比较清心寡yu,二是很少有人能够让人体验到快、感,三是他实在在这方面的洁癖有点严重。不过这些并不代表,他的理论知识就不足够多了。曾经的陈珏算得上是博览群书,哪怕是这一类的书。

    他从善如流地剥开了秦溪身上的衣服,正如曾经他在剧组里注视着秦溪的时候,想了很多遍的动作那样。

    他口勿住了秦溪的唇。

    秦溪不安地动了动。

    陈珏在这一刻感觉到的是甜美,和终于掠夺到手的欣喜。

    但是秦溪在这一刻感觉到的是噩梦。

    秦溪难受地睁开双眼,因为卧室里开着灯光芒有些暗,所以他瞪着一双迷迷糊糊的眼,也看不清什么东西。秦溪脑子都钝成浆糊了,这个时候也根本没思考谁能压自己身上,他条件反射地把陈珏推了一把,还大骂了一声,“cao!混蛋!”

    陈珏的脸色僵了一下,直接将秦溪按在了床上,动弹不得。

    陈珏对上秦溪那张脸,本来还没发出来的恼怒,一会儿就消散得一gan二净了。因为他看见了秦溪脸上挂着的泪珠。陈珏没见秦溪哭过,一时之间还有点愣住。秦溪那张原本应该挂着张扬笑容的脸,这个时候看起来竟然有些脆弱。陈珏忍不住有点烦躁,他不会是接受不了床事吧?

    陈珏还在细想呢,秦溪突然拽着他睡袍这么一拉,就这样紧紧抓着他的腰,靠在他身上睡得可香了。

    陈珏若有似无地叹了一口气,那大概是做噩梦了?

    之后几天秦溪都有些有意无意地避着陈珏,不是秦溪害羞,而是他觉得尴尬。他酒醒之后,是能够记得起酒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的,所以那天晚上陈珏情动之下差点上了他的情景,一幕一幕在他脑子里回荡,当然在脑海里尤其响亮的就是他把陈珏当做纪煜煊,又打又骂那一段。

    秦溪特别害怕自己无意间泄lou了什么信息。他不敢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特殊”,那可能会带来什么灾祸他都不敢想。

    再加上之后几天陈珏也忙碌了起来,而秦溪这边也接到了秦时明月剧组补拍的通知,秦溪收拾收拾东西,打算去剧组,但是又不太敢对陈珏开口。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一个奇葩的被包养对象了,因为他大概是唯一一个,敢在金主想要上他的时候,对金主打骂的人了。

    秦溪轻叹了一口气。

    女佣走到了他的身边,将红茶和点心恭恭敬敬地放在他面前的小茶几上,“秦少还想吃什么?”

    秦溪挥挥手,“没了。”李秀已经把《青芽》的剧本寄给他了,这两天他心神不宁的,也只有一边吃着东西喝着红茶,才能静下心好好看剧本。

    他将青芽的剧本摊开放在腿上,看了一会儿剧情,随即他又忍不住甩了甩头,将剧本放下了。青芽这个剧本太具有感染力,因为人物的特殊性,所以一旦仔细揣摩这个人物,他就会不自觉地入戏,一旦入戏的他,就无法再去秦时明月剧组适应秦始皇的角色了。

    秦溪轻叹了一口气,面前剧本突然被拿走了。

    秦溪回头一看。

    陈珏!

    秦溪压下脸上的尴尬之色,“陈……”他顿了一下,改口,“文信。”

    陈珏的脸色温和了一些,“你要去秦时明月剧组补拍?”

    秦溪惊讶地坐直了身子,“你怎么知道?”

    “林松给我打了电话。”陈珏在他身边十分自然地坐下,“我送你过去,我也要去那边一趟。”

    秦溪点点头,心脏不自觉地提了起来,“那天……”

    “那天你做噩梦了?”陈珏其实一直都在等秦溪主动跟他说呢,谁知道秦溪这么沉得住气,陈珏也就尊重秦溪的隐私没bi问,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包养关系,但是在陈珏看来,秦溪并不是自己养的小宠物。秦溪需要的不是侮辱,只有尊重才能让他收起爪牙。

    “嗯。”秦溪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那天他没有说出其他不该说的话。

    “好好休息,明天送你去剧组。”陈珏起身上楼去了书房,秦溪拿着剧本回了卧室,女佣跟在后面,连忙把红茶和点心一起往上拿。

    因为接下来要补拍的事情,秦溪也就没那么多脑容量继续尴尬了,他和陈珏很自然地睡在了一个屋里,那张非常大的床,足够他们两个人在上面换各种姿势了,咳。秦溪打消脑子里乱糟糟的念头,找出了秦时明月的剧本,重新复习。

    这个时候再看,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悟,所以秦溪揣摩得格外的小心。

    慢慢的,他就越来越心静了。

    就等补拍完事,他就可以为青芽的开拍做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