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飚戏【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8本章字数:3128字

    “秦溪!”龚绍变了脸色,马上喊了卡,快步冲上前去,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也跟着慌了。割到脖子啊,那可大可小啊!要是大起来就要命了!

    陈珏本来坐在一边好好的,他还在跟林松谈其他的事情,突然听到一阵惊呼,他猛地就站了起来,站在他身侧的童少明也变了脸色,林松那是当场就给吓得面色发白,嘴里还一个劲儿安抚着陈珏,“陈先生,别急,我们过去看看……”

    “秦溪,你没事儿吧?”南秋月最快跑到秦溪的身边,她将秦溪扶了起来,见秦溪的眉头紧紧皱着,伸手稍微转了转他的脖子,“我看看伤口……”

    “没事。”秦溪伸手抵住了南秋月。那一瞬间,秦溪自己也给吓懵了。

    毕竟匕首是直接冲着自己脖子擦过去的,而且他还清晰地感觉到脖子上一凉,那种感觉,有一瞬间秦溪都觉得自己真的跟被割喉了一样。

    不过等南秋月跑到自己身边来之后,秦溪慢慢就镇定下来了,尽管脸色还有些发白,但他清楚地感觉到脖子那里的刀口也不是很疼,而且也没有出现什么飙血的可怕场景,那应该就没事了。

    饰演高渐离的演员早吓得腿都软了,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尔后才跟着跑过来,两眼发直,就这么盯着秦溪。

    “秦溪,你伤口怎么样?”其他人也陆续围了上来。

    秦溪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不顾周围人的惊呼声,lou出一个笑容,“放心吧,我没事。拍戏还是继续吧。”

    龚绍都没想到秦溪能这么硬气,都这样儿了还说要继续。以前那些艺人来到剧组,哪个不是娇惯着的?稍微淋个雨,跳个海,吊个威亚,都跟被扒了一层皮一样,娇气得喊着要休息,要这要那。龚绍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再让秦溪拍下去,是不是太压榨人家了,这段时间以来,他对秦溪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

    “要不,还是歇歇吧?”

    龚绍的话音刚落,这边陈珏就沉着脸挤进来了,童少明就跟个保镖似的护在他身旁,将其他人都挡开了。

    “我带你去医院。”陈珏一开口还是这么gan脆利落。

    秦溪摇了摇头,不是他逞强,而是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挺M的,刚才被刀子擦着脖子那么一过,竟然有了不少的灵感,一时间有点想要将戏一次演过才好的感觉。

    “我没事。”见陈珏的脸色有些难看,秦溪连忙补上了一句,不仅如此,他还微微转头,lou出了自己脖子上的伤口,“你看,真的没什么大问题,不深。”

    陈珏沉着脸不说话。

    一时间大家都僵住了,毕竟陈珏站在这里,大家都得听陈珏的,他不说话,大家也不敢说去医院,也不敢说继续拍戏。

    “相信我,我没事……”秦溪忍不住对上陈珏的双眼,他发现陈珏的双眼不再单单像是过去那样,里面充满了冷漠和疏离了,现在陈珏的眼眸黑沉,里面竟像是填充满了某种情绪,让人忍不住为之心中一荡。陈珏是……在关心他?

    秦溪咬了咬唇,“相信我。”他又重复了一句。

    或许有的人会觉得他是个疯子,演戏就演戏,哪有什么灵感一说?但是秦溪觉得那就是不一样的!多少人能在一瞬间领悟到点儿东西,没有多少人。所有很多人注定演技得不到提升,他们注定平庸。而他秦溪不是,他不甘于平庸,他要做就非要做到最好!他并不是较弱得吃不得苦,这一点不管他有没有选择做陈珏的情人都是一样,他不可能因为有了一个陈珏,就反而变得较弱了。那样反倒才是对他自己的重生最大的亵渎。

    又过了几秒,就在大家都以为陈珏可能会发脾气,认为秦溪不识好歹的时候,他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好,继续,拍完这场再走。”

    秦溪松了一口气。

    龚绍也有点儿激动,他拉着秦溪的手,“其实也不急着这一时……”

    “龚导,不好意思,得请化妆师给我补个妆。我……我也是刚刚有了点灵感,觉得再来一条,应该会表现得更好。”秦溪这话太对龚绍的胃口了,龚绍的脾气就有点像是老艺术家,他一生几乎都是奉献给了艺术,他自然也喜欢敬业的人,秦溪现在不就正是这样吗?龚绍脸上的表情温和了不少,他连声应着,转头就让助理去叫化妆师了。

    还是小燕姐上场,给秦溪不太好的脸色重新补了点腮红,这样看上去气色要好一些。尔后小燕姐又看到了秦溪脖子间的伤口。那个伤口拉得稍微有点长,但不算深,不过尽管如此也渗出了不少血丝来,这样一来,在白色的肌肤上,在黑色的冕服衬托下,就显得格外的明显了。

    秦溪愣了一下,“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小燕姐为难地出声说:“伤口有点明显,能看见,摄影机肯定会一起拍进去。不过……”小燕姐的神色随之一松,“不过之后后期会处理的,只是处理得,那块儿皮肤会稍微有一点怪。”

    秦溪本来想说,要不拿粉给我盖盖,但是随即想到这可能感染,秦溪倒是没大胆到拿自己生命开玩笑,他点点头,“谢谢小燕姐。”

    补完妆之后,龚绍再一次喊下开始,这下子可就是全剧组的人都盯着秦溪了,生怕他再出个毛病来。

    陈珏不远不近地坐在一张椅子上,脸色阴沉。童少明忍不住道:“老板,其实秦少的心理也挺能理解的。”

    陈珏冷着脸没说话。

    童少明自顾自地说道:“秦少也是敬业吧。拍戏是秦少的职业,他不将这个职业儿戏化,其实跟我们平时执着于工作是一样的。”

    陈珏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没必要这么拼。”

    童少明倒是很明白秦溪的心情,他低声说:“秦少这是为了他自己在拼,为了他自己的梦想在拼,他当然觉得这都是值得,并且一定要去做的。”

    陈珏没说话了。其实他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放手。

    林松见状,也跟着在旁边夸了秦溪几句,虽然都是那些俗气的话,无非就是夸秦溪敬业,很厉害啊,作为新人值得称赞啊。不过这些话说完以后,林松还是敏锐地发现陈珏绷紧的嘴角缓和了不少。这是拍到马屁上了吧?

    秦溪的戏感来得太快,镜头一对准,他就开始表演了。龚绍不得不承认,这一遍,的确是比上一遍更加的行云流水,更加的自然,将这个人物表现得更加的立体和丰满。秦溪加入了自己的理解,他将秦王的形象塑造得更为惹人喜欢。龚绍也不得不说,秦溪是个天才。

    而跟他对戏的人就不太好运了。尤其是扮演高渐离的演员,因为刚才一出,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就点遭不住了,这下子又被秦溪的演技压着打,这个演员越演越崩,不过好歹这一段戏不长,很快又到了他刺杀秦王那一节。

    所有人都将心脏吊到了嗓子眼儿,看着那抛出手中的筑,里面还是弹出了一把匕首,这是秦溪要求的。

    在看见那把锋利的匕首朝自己坠过来的时候,秦溪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于是他的表情更加生动流畅了,他猛地塌下、身子,躲过了匕首,但是也因为这个动作,他倒在了身后的王座上。尽管因为这样的大幅度动作,令他身上的冕服微微有些凌乱,他的发丝也跟着晃荡了起来,就连头上的珠冠也撞了个噼里啪啦的声响。

    或许这一幕将来在电视上也不够是两三秒的事情,但是对于演员来说,这就是一个表演的漫长过程,他们要在每一秒都将身体的能量发挥到极致,将那些该有的情绪表现到最好。

    秦溪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人越是在危险的时候越能激发出潜能,他觉得自己似乎又触摸到了点儿属于演技的感悟,于是毫不犹豫地将这些都用在了这场戏里。

    最后,一声卡响起。

    那个霸气威严的秦王还没有消失,秦溪一身黑色,还那么大气又冷漠地站在那里,这样的风采令人忍不住心醉神迷。

    龚绍一拍身边的助理,“愣着gan什么?去扶秦溪啊!”

    没等助理跑过去,陈珏已经走入镜头了,大家都默契地目不斜视。陈珏将秦溪拉入了怀中,秦溪开始有点儿不爽地挣扎了一下,那股冷漠带着杀气的味道还没从他身上完全撤下,所以这个时候的秦溪就像是一个血统高贵又凶狠的小兽,恰好撞上了陈珏这个猎人。陈珏觉得自己特别迷秦溪那个模样,他其实挺想把秦溪按倒在这里,先狠狠亲口勿一番。但是这么人都在这里,秦溪身上的风景,可不适合被别人看见……

    于是陈珏拽着秦溪就走了。

    童少明跟在后面负责善后,他走到了那位扮演高渐离的演员面前,微笑:“你好,我想你协助我一下,调查刚才道具出故障的事情。”

    演员有点儿慌,觉得脚都软了。在娱乐圈里这样的事情太常见了。没有谁会觉得道具出事故是正常的,他们一般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人为……

    而林松也将道具师叫到了面前,“咱们先说说,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