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面试【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8本章字数:3656字

    “是谁?”秦溪伸手去拿那份调查报告。

    “连蕾被迫带回国,接受审问,之前的事情她还没说清呢,没想到现在又不死心,背后想要对你动手。不过还有个人,叫什么……”陈珏皱起眉,显然又记不住这种小人物的名字了。

    童少明在旁边补了一句,“凌鸥。”

    “凌鸥?”秦溪张了张嘴,“他还跟连蕾搅在一起的啊……”秦溪有点无语,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得罪凌鸥了,他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就好像自己杀了他全家一样。

    “他现在在国内,可以抓过来。”陈珏轻描淡写地说,仿佛抓一个人就跟吃饭喝水一样,是小事儿。

    秦溪嘴角一抽,“暂时……先别吧……不过,凌鸥是怎么跟连蕾搅到一起去的?这次的事,他们谁是主犯谁是从犯啊?”还是得找清楚谁的罪责比较重,才好下手。秦溪脾气是暴烈,但是他也不喜欢对罪责较轻的人赶尽杀绝。

    “里面都写了。”陈珏抬起下巴冲着他手里的资料点了点。

    秦溪这才翻开仔细看了起来,等看完之后,他也有点无语。原来凌鸥当初离开剧组,就在记恨他了……“没想到凌鸥跟连蕾居然在酒吧里认识的。”

    “臭味相投而已。”陈珏说着抽走了秦溪手中的资料,“好了,事情说完了,上楼。”

    秦溪一脸茫然,“上楼gan什么?”

    “陪我洗澡。”

    秦溪沉默几秒钟,“……嗯,我先去做个运动。”说着飞快地就蹿走了。

    陈珏在后面气得牙痒痒。

    童少明仰头看天花板,装作看不见人家金主和小艺人之间的“打闹小情趣”。

    **

    秦溪没有先等到高境这边宣传片和宣传海报的通知,他倒是先得到了李秀的通知,让他去一家酒店报道。去酒店gan什么?秦溪一头雾水,不过他清楚李秀的为人,不可能做出什么坏事来,于是收拾收拾就坐别墅里的车去酒店了。

    秦溪对服务生报了房间号,服务生将他带了上去,才刚走到过道里,秦溪就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自己刚刚重生的时候,无意间撞见的笑傲江湖试镜片场。

    李秀的助理站在门口,一见秦溪过来,就喊了他一声。

    顿时不少站在外面的人都朝他行了个注目礼,秦溪勉强微笑一下,跟着助理进去了,“李秀导演这是做什么?”秦溪问助理。

    助理笑了笑,很是开心地说:“试镜呢,不少新人来试镜了。李导说一定要把你叫过来,一起把把关。”

    他又不是导演,他能把什么关?秦溪有点懵,不过还是跟着进去了。李秀坐在搭好的桌椅之后,冲他招了招手,“过来坐。”

    秦溪过去坐下,李秀身边还坐着之前的白衣美女。而这一次距离上次他试镜的时候,旁边还多了几个人,有男有女,其中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秦溪觉得对方的脸特别眼熟,但是想了半天也没能想起来对方是谁。

    “李导,我在这里不会妨碍试镜吗?”秦溪忍不住问。

    李秀那张有些刻板的脸上,难得lou出了一个笑容,“不会,你知道吗?这里有多少人都是因为你来的?”

    “因为我?”秦溪这下是真的愣住了,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大的魔力呢?

    “你的那条微博。”说着李秀叹了一口气,“害我跟着被微博艾特了上万次,不过不得不说,因为你的关系,电影也在无形中得到了宣传,其他几个艺术学院的学生得到了消息之后,就跟着来试镜了。”

    “这是好事。”秦溪笑了笑,他也不知道原来自己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呢。

    “是好事,不过新人太多。”李秀还是有些失望。没有几个是出色的。她其实也并不是一心想要挑演技多么多么好的,毕竟都是新人,谁的演技能有那么好?她就想挑比较有灵气有潜力的,或者说形象比较符合剧中角色的,那就够了。原本李秀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认为要找到这样的演员是很容易的,但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国内演员的水平要参差不齐了!

    多少新人来试镜都是做的一举成名,哪怕是靠脸也要成名的梦!

    这让李秀看不惯的同时,也在怀疑是她的要求太高了吗?于是也将秦溪叫到了这里,她想听听不同的意见。

    秦溪就这样变成了面试官之一。

    这些学生们在之前可都是将秦溪当做奋斗目标来看的啊,在他们看来,连秦溪这种非科班出生都能走到如今这一步,那他们未来肯定也可以!

    他们却不知道秦溪能有现在,也是他曾经上辈子吃过不少苦牺牲了性命才换来的。

    李秀一声令下,前来试镜的学生们表演开始了。秦溪跟李秀坐在一起,觉得这种感觉非常奇妙。这是他上辈子都没有体验过的,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坐在面试官席上,去面试每一个来试镜的演员。大约大半年之前,他自己都还只是个刚刚踏足娱乐圈,还面临着被黑心公司坑骗的危险,那个时候他误入了笑傲江湖的试镜片场,被人抓去江湖救急,也正是这样一个错误,让他有了重新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

    人生多么奇妙啊……

    秦溪感叹了一句,开始专注于盯着面前学生们的表演。

    因为来试镜的人太多,所以都是十五个十五个的进来,然后李秀会让他们一起表演出一条繁华热闹的街道,他们要如何让自己的表演更活灵活现,更出彩,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秦溪看得津津有味,心道自己当时去试镜的时候,都算是占了便宜,没和一群人一起表演,费脑子想着要怎么tuo颖而出呢。

    很快就有不少人被刷下去了。

    后来就是单独试镜了,助理发给过了第一轮筛选的艺人们台词,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搭戏的搭档,从中挑选台词和场景来表演。

    这个时候,有个女孩儿上场了,她同样选择了一个女孩儿做自己的搭档。只不过这个女孩儿竟然频频往秦溪的方向看过去,那火热的目光看得秦溪自己都有点不太好意思了。这女孩儿算是什么?算是他的脑残粉么?

    面试席里年纪不小的男人冷哼了一声,显然相当看不起女孩儿不专注表演的表现。

    秦溪偏过头又看了一眼这个让他觉得眼熟的男人。他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秦溪有点吃惊,他没想到李秀能请到这样的人物!

    在这里的新人们,恐怕除了他,没有几个能认出这个男人的身份。

    但秦溪却是知道的,他上辈子为了研究演技,曾经去看过一些话剧,于是认识了这位老先生。他叫彭洪国,是国家一级表演艺术家,曾经数次上过春晚的人物,他早年的时候活跃在中国早期的荧幕上,后期就改做制片了,就职于八一制片厂,再后来他突然改行不演戏了,去演话剧了。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了,但是后来话剧界又多了这么一位泰斗。至今,他都仍旧在话剧界活跃着。可以说,这位老先生,虽然很多年轻人可能都认不出来他。

    但是不少演戏功底较为深厚的明星可都算是他的学生,都要叫他一声老师。

    说这位彭老桃李满天下也为过。

    有彭老坐镇,也怪不得上辈子青芽拍出来的可看性那么高,得到的赞誉也那么高了。

    秦溪心中有点小小的激动,他知道自己果然没有选错。他按捺下心头的千思万绪,转头继续盯着两个女孩儿的表演。等她们表演完之后,她们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李秀,等着评价呢。李秀面无表情地问秦溪:“你有什么看法?”

    李秀这话一出,不少人都转头盯着秦溪了,就连彭洪国老先生也跟着看向了秦溪,似乎很好奇这位年轻人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被这样的老艺术家盯着,秦溪觉得自己激动得有点发抖,不过他掐了掐自己的手掌,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在说到演技这方面的时候,他心里的那点儿慌张也消失得一gan二净了。

    “26号饰演的角色十分符合她的外在形象,她在这一点上占了优势,不过很可惜,在面对30号演技流畅的对比下,26号就显得多方面都不足了。台词功底弱,或许有的人会说后期配音可补足,但是面部表情太过夸张,丝毫不符合电视剧演戏标准的,就很难纠正。26号的演技很难将观众带入。而30号演台词功底一般,不过速记能力很强,我发现她只看了半分钟的词,后面就能将台词说得很流畅,这算是优势之一,但她选择了不适合自己的角色,花了那么大的功夫去演绎,最后却也只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并不能达到表演最初的目的。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30号正是频频看向秦溪的那个女孩儿。

    秦溪的点评算是点到即止,不会太不给女孩儿留面子。李秀点点头,也算是满意了秦溪这番点评。只不过这个时候彭洪国开口了,他点评可就是丝毫不留情了。

    “26号,你的老师就是教你带妆来试镜的吗?脸上的妆厚得都看不出眼睛鼻子嘴了?一做表情就面目狰狞,这要是上了电视,让观众怎么分辨你的面部情绪?不要以为电视剧有后期配音就万事大吉了,真正的好演员,台词功底也是十足的。30号,你是来试镜的还是来个人秀的?你演的根本不是角色,而是你自己,如果你只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变得亮眼,那么我看你的未来星途也不过尔尔了。”

    彭洪国的点评可比秦溪要狠多了,那两个女孩儿都白了脸色,有点儿泫然yu泣的味道,不过好歹还知道不能在这里哭,于是期期艾艾地出去了。

    秦溪见了彭洪国这个模样,不由得开始联想自己以后在青芽剧组里演戏的时候,会不会也会像今天这样被彭洪国骂得如此犀利。秦溪一面有点儿害怕,但是一面又有点儿期待。可不是谁都能得到老艺术家指导的啊!

    今天的试镜很快就结束了,李秀稍有收获,脸色好看了一些。

    秦溪向他们辞别之后就走出了酒店,但是他没想到,等他一出酒店,之前那个试镜过程中频频用灼热的目光看向他的女孩儿,正好在门口等着他。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秦溪还勉强维持住了微笑。

    女孩儿在他面前站直了身体,笑着说:“你好,我很喜欢你!我想跟你一起演青芽!”

    “谢谢你的喜欢,不过你刚才被刷下去了,不好意思,你没办法跟我一起演……”

    没等秦溪说完,女孩儿固执地拦住了他,并且打断了他的话,“我很想和你一起演!”说完她黝黑的眸子里,含着隐隐的期待之色,就这样看着秦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