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杀青【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2:08本章字数:3273字

    杨志说了之后,的确将杨桂芬重新送到了秦溪的身边,不过秦溪都已经搬家了,杨桂芬傻乎乎地在公寓房间外守了一天,直到晚上才鼓起勇气给秦溪打电话,秦溪接到电话的时候都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女孩儿怎么这么愣啊。他错了,女孩儿不是只有那几种的,还有王丹这样的,也还有杨桂芬这样愣的。

    “我现在别墅区里,你还是住在公寓别管我了,如果有事我会提前通知你,你每天到别墅来等我就是了。”

    杨桂芬在电话里听见秦溪这么说,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你你你……你真的跟纪先生一起了?”

    秦溪开始是有点无语,不过到后面却又觉得杨桂芬愣是愣了点儿,但是能看得出她还是比较关心自己的,秦溪心一软,“没有,我没有和纪先生在一起,这件事一时说不清楚,你先回家去休息吧。”

    “好。”杨桂芬正要挂电话,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最近在很多八卦杂志上看哦,说纪先生可能有点不好的癖好哦,嗯……所以……”

    秦溪这下是真的笑了,他没想到自己之前在汤爷的生日宴上重提的事情,居然又不知不觉地流传出去了,而且居然还流传到报纸上去了,这是有人授意?秦溪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珏。纪煜煊看到的时候肯定气得要死。秦溪心里开心了不少,耐着性子和杨桂芬聊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很快秦溪就接到了秦时明月杀青的消息,秦溪也正式以病愈出院的状态,出现在了媒体们的眼前,剧组里的人全部回到了宁市,在宁市举办了杀青宴,记者们闻风而动,前来参加。

    在去参加之前,秦溪正在站在别墅的衣帽间里,而陈珏正在给他挑衣服。

    虽然秦溪觉得相当麻烦,可是不得不说,陈珏这样出身高贵的人物,具备天生的审美,他能够给秦溪挑出最合适的礼服,秦溪觉得自己的品味无形中似乎都被陈珏影响到了。

    “今天只是个杀青宴,穿得这么隆重,不太好吧……”秦溪眨了眨眼,看着陈珏手中提着的西装。

    那是一套剪裁得体,但是样式十分简单的蓝色西装,没错,是蓝色的。

    黑色西装与白色衬衣是太常见的搭配,陈珏就挑了一套比较能够衬秦溪肤色的,而且这套西装与秦溪年龄比较搭,颜色不会显得太沉闷,却也不会显得太跳tuo。

    “你以为杀青宴是什么?真的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吃个饭,媒体拍两张照吗?这种场合,不管男星女星都会精心打扮自己,尤其是在有记者存在的时候。如果你真的随随便便就去了,那就是对这个杀青宴的不尊重了。”陈珏淡淡地说。

    秦溪这才想起,好像的确是这样,上辈子他也去参加过这样的杀青宴,在去参加之前他还很喜欢先问剧组其他人穿什么衣服,结果有一次,他真的随便穿着去了,结果到了杀青宴上,大家都是礼服长裙,顿时他就悟了,在娱乐圈里,有些话是不能相信的。

    秦溪服从陈珏的意思,换上了这套衣服。陈珏的眼光的确很高,穿在秦溪的身上,顿时将他衬托得如同一个小王子,蓝色是比较温和的颜色,顿时也将他一身的锋芒柔和了起来,显得整个人要温文许多。这个模样,肯定能谋杀媒体不少菲林。

    陈珏又派了司机将秦溪送到杀青宴去,临出门的时候,秦溪听见陈珏说:“东方不败要死了。”

    “嗯?”秦溪愣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地上了车。等上车之后他才突然想起来。

    今天是周末,又到播笑傲江湖的时候了,而今晚,他扮演的东方不败也应该在剧中死去了。

    秦溪没想到陈珏倒是比自己还关注得多。

    到了杀青宴上,秦溪一进去,就听见了不少媒体朋友的相机喀嚓声,秦溪再一看其他剧组的演员,果然也都是正装出席。

    杀青宴之前,先是监制和导演分别讲话,也回到记者的一些提问,随后就是倒香槟,因为这么双眼睛盯着,秦溪也就只有将香槟一口喝下去,来之前又没有提前吃东西垫肚子,秦溪忍不住在暗地里揉了揉肚皮。之后,杀青宴正式开始。

    剧组里的人挨个入席,开吃。

    秦溪当然是和熟悉的南秋月坐在了一起。南秋月小心翼翼地凑近秦溪,问他:“哎,之前龚导将你叫到他房间去,跟你说新剧了?我也听说龚导想拍新剧,我也想去拍啊……不过现在还没放出试镜的消息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秦溪愣了好一会儿,“这个事儿……我都快给忘了……”

    “你上次没去?”南秋月一脸惊讶。这么好的机会啊,秦溪都能给忘?

    秦溪无奈地笑了笑,“上次不是受伤了吗?连夜就跟着陈珏离开了。”

    南秋月伸手想要去掰秦溪的脖子,“哎,你伤口好了吗?”

    秦溪不自在地躲了躲,“快好了。”

    秦溪暗暗想着,他还得抽时间给龚导道个歉才行。

    两人说话间,导演就已经端着酒喝到这一桌来了,大家全部都站了起来,和导演一起一gan而尽,唯有秦溪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白开水下去,觉得之前嗓子眼儿里的香槟味儿被冲淡了不少。等导演一走,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开始找认识的人喝酒了,南秋月攥着酒杯问秦溪:“你不去找他们喝两杯吗?”

    秦溪揉着肚子,“我喝不了多少酒,胃容易疼,我先吃点东西垫一垫。”

    “那你慢慢吃,我先找他们喝两杯。”南秋月说着就起身了。

    秦溪一个人埋头吃东西,他浑然不知自己被多少个照相机拍下了这么一幕,第二天他又是如何以这副吃货的姿态,登上了新闻热搜榜。

    秦溪又不怎么喝酒,也不喜欢唱歌,吃完饭之后,剧组里的人还要接着玩儿,记者们倒是先散了。但是送秦溪过来的司机已经等了他很久了,最后出门的时候,林松一见陈珏那辆标志性的座驾,立刻笑呵呵地对秦溪说:“秦溪不胜酒力就先走嘛。”

    “谢谢林老师,冯导,龚导,我也先走了,再见。”秦溪跟大家挨个打了招呼,这才上了车。

    秦溪回到家的时候,陈珏还在处理事务,秦溪也没打扰他,自己找了青芽的剧本出来慢慢看,就坐在二楼的阳台上,外面撑把伞,挂着小油灯,桌子上放着红茶和点心,好不惬意。青芽的剧本的确写得相当有张力,秦溪看得入了迷,过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他才发现头顶上落下了一片阴影。

    陈珏正站在他的面前。

    秦溪正要起身,又被陈珏按下去了。

    秦溪发现陈珏的脸色不太好看,条件反射地问了一句,“怎么了?”等问完之后他又有一点后悔,不管怎么了,他都不应该不自量力地去问陈珏的事,这些事往大了说都是机密。

    谁知道陈珏并没有生气他问出这样的问题,反而还在他对面坐下,看着远方,“……秦时明月的版权卖了两次。”

    “什么?”秦溪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剧本,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体。卖了两手版权?意思就是,还有个剧组也要拍秦时明月的电视剧?

    “刚才林松给我打的电话。借着这一次你们剧组杀青的消息,那个剧组也趁机放出消息说杀青了。”陈珏的眉头拧了拧。

    这次之所以会和芒果影视合作拍秦时明月,陈珏就是为了利用原著的吸粉能力,将他收购重组后的影视公司也拉到大家的视线内。突然杀出这么一个同样的剧组来,对于陈珏来说,无疑就是毁他的利益。

    上辈子秦溪可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出啊,他记得那个时候秦时明月只有一个版本,而且拍完之后也令不少粉丝大大失望。这辈子倒是变了这么多,秦溪也完全不知道对方剧组是个什么来路。他在脑子里乱七八糟地过了一遍,突然愣了愣。不对啊,就算是有这回事,那也根本难不倒陈珏啊,以陈珏的本事,对方剧组还能讨得了好?

    没等秦溪说出心中的疑问。

    陈珏突然从座椅上起来,将秦溪搂到了自己怀里,“不太开心。”他淡淡地说。

    秦溪僵了一下。

    他好像发现了陈珏的意图……

    陈珏拉着秦溪回到了卧室,不久之后,秦溪就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了……

    **

    因为秦溪在杀青宴上的出现,他病愈的消息也在网上流传开了,当天他在杀青宴上埋头吃东西的图片也被传到了网上,令不少粉丝大呼原来我的男神是个吃货,真是太萌了云云。当然也免不了一些黑粉故意黑秦溪,说他不懂礼节,在杀青宴上只知道吃喝,简直丢明星的脸。

    想要借着秦时明月剧组杀青火一把的另一个剧组,失算了,他们原本以为能够在互联网里掀起大风波,谁知道这个时候,有一个新闻却和秦时明月杀青宴的新闻,一起传遍了网络。

    买通道具师助理,险些造成故意杀害的人,被警察抓住了,并且即将于本月三十日开庭受审!这个新闻在互联网里简直激起了千层波浪,刚刚在前一晚看见秦溪扮演的东方不败惨死的粉丝们,几乎是红了眼眶,情绪激动地要求一定要严惩被抓住的人。

    同时,一个自称娱乐圈资深人士的人,默默发了条微博:你们能猜到这次背后害秦溪的人是谁吗?我也想不到,昔日的女神原来早已变得如此面目全非。连蕾,你做出这么多的恶事,可曾想过那些始终支持着你的粉丝?

    一个个头条挤成一片,粉丝们掐成一片,那个剧组想要上头条的希望彻底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