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异族姑姑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31本章字数:2242字

    兰州,南北群山环抱,东西黄河穿城而过。

    三月的天,阴雨绵绵。烟雨蒙蒙中,山与天那浑然天成,浑然一体,山中有天,天下有山,分不开天和山的感觉。风的安抚把山衬的动了起来,意云动似山动,但给人的视觉只是山在漫步。一个字:美!

    而此时,最高的祈山之上——“姑姑,求您了,帮帮我女儿吧,救救我那可怜的孩子。”那半山腰中,竟出现层层叠叠,蜿蜒不断的房屋建筑。而此时,处于最中心的一间房间外,一员外打扮的男子跪倒在女子身前,死死的抱着眼前女子的大腿哀求着。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此时男人的想法只是:只需要他的女儿平安就好,别说要他下跪,就算要他性命,只要能救活女儿,他什么都愿意。

    被抱着大腿的女子倒是没有说什么,女子一旁的红衣侍女却率先说话了,“你这人真不知好歹,姑姑肯见你已经是看在你日行一善的份上了。而且姑姑已经替你女儿占卜过了,你女儿病入膏肓,别说是我姐姐,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女儿。我看你还是趁早回去,准备后事吧。”

    红装侍女身边的女子责备的看了侍女一眼,一双秋水眼中却带着淡淡的宠溺。

    侍女吐了一个舌,赌气似的将头扭向一边,再不肯说话。

    女子这时才转过头看向地上苦苦哀求自己的中年男人,启齿之间,贝齿洁白如玉。“老张,我看你日行一善,才肯见你一面。至于你女儿的性命,也不是没有救。”女子犹豫许久,终于还是决定插一插手。

    “真的吗?”男人闻言,立即两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美丽无双的女子,都说她是活神仙,当真不假呀!

    女子俯下身子在男人耳边耳语了几句,男人双眼发亮,连连道谢道:“谢谢姑姑,谢谢姑姑,您真是活神仙呀。”

    看着对自己跪拜连连的男人,女子耸耸肩,“不用谢,你只需记住,以后日行一善,不可做恶事。”

    听闻那跪拜的声音,红装侍女这才回过头,看着地上跪拜的男人,感性的红唇发出一阵阵感叹。“不就是一个女儿吗?何至于此呢!”在她看来,除了姑姑之外,没有谁的生死,能够波动她半根神经。

    “又在瞎说,世间的每条人命,都是极其珍贵的。你以为他们人人都像我们一般吗,他们的生命,太过于脆弱。”女子寻人来将中年男子带下去歇息之后,看着自己身边的红装侍女,不知道她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可是,如此这般心胸狭窄,实在是她们练习法术的最大禁忌。

    可是女子并不知道,她这善意的一个举动,会为她日后的命运,带来多大的翻天覆地。

    红装侍女似懂非懂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一身水蓝色的衣饰,无任何复杂的纹饰,浅绣桃花,款式雅致,绣纹精美绝伦,身材高挑纤细,一头青丝挽成高高的美人髻,头上却无任何精致收市佩戴。衣领微微敞开,露出曲线优美白皙修长的脖子,一身蓝衣更衬得肌肤如雪,唇边习惯性的带着一丝笑容,美丽却不张扬,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让她也有些猜不透此时的她,现在究竟在想些什么。

    “姑姑教训得即是,奴婢知道错了。”红装侍女一边嬉笑着认错,一边讨好的道。

    “你这调皮捣蛋鬼。”蓝衣女子宠溺的拍了一下红装侍女的额头,略带宠溺的道。

    “肆钰姑姑,那您说我说得不对吗?”红装侍女眉目若秋,两道秀眉如纤美弯月,眉不画而翠,悬胆丰鼻下朱唇点点,笑靥如花生得形容袅娜纤巧。

    被称为肆钰姑姑的女子微张薄唇,“罢了,你这捣蛋鬼,有的是歪理,我说不过你。”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一双秋水眼,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只是,我还需得告诉你。”待红装侍女快要走出去之时,肆钰忽然出声道:“那些个人命,还是值得人去尊重的。”虽然他们并不是人。肆钰说完,不理会身后侍女那明显疑惑的眼神,一转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姑姑。”一大早,肆钰还未睡醒,便听见外面熟悉的嚷嚷声。

    “怎么了?”肆夕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之中清醒,慵懒的声音穿透空气,传到屋外的侍女耳中。

    谁知道门外的敲门声愈演愈烈,“姑姑,姑姑您快起来呀。”

    肆钰随意捻了一个决,传到门口之人的耳朵之中:“谁家猫在乱叫。”言外之意就是,你若再叫唤,那你就是那只猫。

    门口的侍女哭笑不得,可是现在的情况十万火急,她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姑姑,您快起来呀,慕长老回来了。”侍女急急忙忙的拍打着大门。

    “什么?”屋内的肆钰闻言,一个翻筋斗从床上蹦起来。慕…慕九曦回来了。忘了忘了,他要求背的四十二章经她都还没有熟记呢,更何况他说的还是倒背如流。“怎么办,怎么办。”肆钰狂乱的抓着被子,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哟喂,姑姑您这是怎么了。不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吗,怎么怕起九曦来了?”屏风外的明镜从睡梦中清醒,隔着屏风听见里面肆钰的抓狂,乐呵呵的道。

    肆钰随手抓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冲到屏风之外,手指着桌上那精致的镜子道:“明镜呀明镜我告诉你,若是一会儿我被九曦训斥了,我就说是你整日影响我的心绪,让我无非专心背书。到时候看他怎么惩罚你,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肆钰在对着空气说话呢,可是在他们这个奇异的种族内,别说对着一面镜子说话了,就是对着一只蚂蚁说话,也毫不奇怪。

    “进来进来。”肆钰急忙打开屋子,让门口的侍女进来,正是昨日陪伴在她身边的红装侍女。

    “哟喂,姑姑呀,您怎么还没起床呢?九曦长老已经进了大门了,眼见着就要到了。您您您……”侍女看着肆钰衣衫不整的样子,一连三个您您您,话都说不完整了。

    “快快快,快来帮我梳头呀!”肆钰噼里啪啦几下就将衣服给穿好了,一屁股坐在明镜面前,招呼红装侍女过来给自己梳头。

    “佛言:睹人施道,助之欢喜,得福甚大。沙门问曰:此福尽乎?佛言:譬如一炬之火,数千百人,各以炬来分取,熟食除冥,此炬如故。福亦如之。”侍女一边梳头,肆钰一边摇头晃脑的背诵道。

    侍女咽咽口水,若是族长姑姑每日都这般勤勉,那就不至于现在加班加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