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楚大仙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21本章字数:3014字

    北京。

    西胡同口。

    算命的瞎子张有才戴着一副老式的旧墨镜,坐在车子上冲着车子外面的乡亲挥手。

    张有才带着徒弟楚歌来北京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车子外面那上百号人,都是这段时间结识的。

    司机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盛景,笑着搭话:“您老这么多亲戚来送您呢,看着还挺热闹。”

    张有才特得意的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不是亲戚,是到北京来刚认识的。”

    “那您是做生意的吧?认识这么多人。”那司机又问。

    这一回,张有才还没有来得及吹嘘一番,外面那些大妈就争相开口了。

    “张师傅是算命的,他算得可准了,听说他要走了,我们这些人才来送送……”

    车子慢慢的启动了,后面站着的那群大妈,隔着老远还在挥手。

    司机觉得稀奇,说是算命的,可不就是江湖骗子么,能有什么准的,不过,能忽悠这么多人的,他以前却是没见过。

    “您老既然这么神,能不能帮我看看?”

    张有才瞅了他一眼,伸手推了推一旁闭着眼小憩的楚歌:“徒弟,给他瞧瞧。”

    楚歌懒洋洋的睁开眼,瞧了那司机一眼,而后很快就闭上了。

    “红光满面的,是要结婚了吧?”

    司机惊了:“还真让你说对了。”

    张有才得意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徒弟。”

    说完之后,张有才又有些惆怅,他这徒弟不管算什么都准,就是算自己的命不准,十八岁那年算出自己是当皇后的命,如今都二十了,这皇后还没当上。

    张有才忍不住又问:“诶,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当皇后啊?”

    楚歌想了一会儿,也是满脸惆怅,“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谁知道呢。”

    司机:“……”这两位疯了吧!这年头可没什么皇后给她当。

    下了长途汽车之后已经是晚上了,张有才寻了一处山庄,带楚歌去吃饭,楚歌辛苦了一个月,拿着菜单就是一顿狂点,张有才看得那个心痛啊,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苍蝇。

    十二月的天气,外头已经很冷了,酒足饭饱之后,张有才就要带楚歌去睡那种廉价宾馆,楚歌才一出门,就看到这山庄里面竟然有温泉,于是扒着门口的柱子不肯走了,任凭张有才怎么拉都拉不住,活像一个树袋熊。

    张有才拉了几下之后就撒手了,黑着一张脸问:“你到底走不走?”

    楚歌摇头:“不走,不给泡温泉就拆伙!”

    一听要拆伙,张有才就急了,立马温言细语的劝:“现在师父真没钱,要不再等两月?”

    没钱?骗谁呢,这一个月就挣了不少好不好!

    楚歌坚决不肯妥协:“拆伙!”

    张有才真本事半分没有,每个月挣钱都靠楚歌,楚歌一来脾气,他就没辙,把钱包往楚歌手里头一塞,撇开脸说:“你自个儿去,我就在这外面等你。”

    楚歌经过前台的时候,又开了两间豪华套房,这才进了温泉池。

    外面的张有才,从前台那里接过一分不剩的钱包,顿时面如菜色,心如刀割,大骂败家玩意儿。才过了一分多钟,就让服务员去将楚歌请出来。

    当服务员一脸为难的走进温泉房,看着空空如也的池子,愣了一愣,连忙跑了出去。

    “您徒弟不见了,还顺走了我们的一条浴巾。”

    “什么叫我的徒弟不见了!!!”

    张有才的怒吼,响彻云霄。

    楚歌泡温泉泡的大脑迷迷糊糊,差点睡着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自己师父的怒吼,一个激灵,将盖在眼皮子上的浴巾拿了下来。

    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绸布长衫给盖住了。

    不过,那短短的一秒钟也足够楚歌看到池子里多了一个男人了。

    楚歌藏在长衫下面不敢出来,好半天才听到男人上岸穿衣服的声音,悉悉索索的,楚歌这才从长衫下面探出了一对眼睛。

    对周围环境拥有敏锐洞察力的楚歌,一眼就发现了这不是之前的那个山庄,看里面这装潢,颇有点古香古色的味道。

    那个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转过身用那双锐利的眸子盯着楚歌:“你是何人?”

    楚歌职业病发作,视线就跟探照灯似的往男人的脸上扫射,这一看不要紧,看完之后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

    跟师父张有才一起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楚歌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个人有如此好的面相,这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此人特招桃花,身边肯定围了不少的女人。

    只是,让楚歌疑惑的是,这个男人无论是穿着还是束发,俨然一副古装模样。

    忽然,楚歌脑海里灵光一闪而过。

    该不会是穿了吧?!

    楚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待她看清楚周围的装潢之后,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她就是穿越了。

    这么说,她马上就要当皇后了?!

    楚歌这么一想,双眼像是要冒光,脸上的兴奋挡都挡不住,她果然没有辜负师父这么多年的悉心栽培。

    对面那位仁兄有福气啊,竟然能够跟未来的皇后共浴一池!楚歌连带着看轩辕逸的眼神都不一眼了。

    轩辕逸被看得莫名其妙,剑眉一皱,对着外面就喊:“来人呐!”

    几乎是瞬间,楚歌就被一群手持长刀的护卫给团团包围了,这阵仗吓得楚歌小心脏怦怦直跳,那刀刃泛着凛冽寒光,分明就是真刀,戳进肉里面,是会死人的!

    楚歌立马将身上的长衫裹紧了,赔着笑脸道:“刀剑无眼,各位大哥可当心点。”

    “你到底是何人?”

    楚歌几乎张口就答:“我乃得道高人,今日云游至此,观这汤池煞气冲天,遂进来作法……”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站在最前面那个护卫的刀尖指着了:“放肆,竟然敢当着主子的面妖言惑众!”

    楚歌的小心脏又是一颤:“大哥啊……我真没撒谎,你看你,你印堂发黑,乌云盖顶,分明就是有血光之灾,如果再不赶紧想办法弥补弥补,就要倒大霉了。”

    楚歌没撒谎,眼前拿刀指着她脖子的男人,虽然相貌堂堂,但是眉间隐隐有一股黑气,这股黑气这么浓郁,受伤流血肯定是免不了的。

    “还敢胡言乱语!”

    侍卫长常林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团,今日皇上来此,几乎没有外人知道,汤池外面更是层层把手,如今竟然被一个妖言惑众的女刺客闯了进来,他愧对皇上对他的信任。

    楚歌缩了缩脖子,声音比之前弱了点:“我没胡言乱语,你马上就会有血光之灾……了!”

    话音才刚落下,不知道那里射出来的一只箭矢,直直的插进了常林的手臂,常林手臂一吃痛,手中的长刀就直直的落了下去。

    楚歌眼看自己的人头就要落地,麻利的往身侧一躲,拍着胸口就是一阵吸气,好危险!差点就见了阎王!

    所有的护卫都被突然出现的刺客吸引了注意力,楚歌连忙将长衫穿上,从池子里爬了起来。

    黑衣刺客身手了得,一个人打十几个护卫,依旧显得游刃有余。

    正在这时,常林的手臂又被刺客的剑刃狠狠地划了一下,瞬间血滴四溅。

    楚歌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看戏似的,还不忘冲常林喊:“不听高人言,吃亏在眼前,我早就说过你有血光之灾了,你偏生就是不信,现在好了,吃亏了吧!”

    常林听着那声音,身形一个踉跄,差点又被刺一剑,脑门上的青筋直蹦达,恨不得立马跑过去把那女人的嘴给削掉。

    等过完了嘴瘾,楚歌就想溜,这里太危险,她还指望留着这条小命当皇后呢!

    正猫着腰往外溜,手臂就被先前那位帅哥给拽住了。

    “想逃?”

    意图被人拆穿,楚歌也不慌,反而一本正经的,“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说了救你就得救你,我方才算了一下,煞气并不全都是来自东南角,所以说,刺客肯定不止一个。”

    轩辕逸对这个忽然出现在皇家汤池的女人充满了怀疑,视线愈发凌厉,宛若利剑一般。

    “还有多少刺客!”

    楚歌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瞧这话问的,就跟她和那些刺客是一伙的一样。

    楚歌闭上眼睛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然后往南边一指,轩辕逸抬头看过去,正好有一个黑衣刺客倒挂在横梁上,趁着那些人厮杀,正朝着他这边悄无声息的靠近,想来先前那个刺客只是为了吸引注意的,而这个刺客,才是刺杀他的元凶。

    眼看着刺客已经快爬到脑门上来了,轩辕逸脚下一踢,落在地上的兵刃飞了起来,正中刺客胸口,刺客“砰”的一声从横梁上摔在了地上,嘴里的一口血不偏不倚正好喷在了楚歌的脸上。

    楚歌往脸上一抹,就见掌心鲜血淋漓的,眼睛陡然瞪得老大。

    有生之年第一次遇见这么惨烈的状况,楚歌两眼一黑,华丽丽的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