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披衣带水欲何求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2本章字数:2064字

    幽暗的光线平添了几分暧昧的氛围,一如眼前刚刚出浴的绝色美人,犹如含苞待放的花朵,诱人采撷。

    薄透的纱衣根本就遮不住什么,这种穿比不穿更加惑人的视觉效果简直就是诱人发狂。

    男人执起她肩头的一缕秀发,放在鼻尖轻轻一嗅,便感觉芳香四溢。

    “披衣带水欲何求。”他轻轻的念出一句诗来。

    “什么?”凤吟霜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都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思作诗,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啊。

    “爱妃可知道,这诗的下一句是什么?”

    看着他眼眸里的幽深,凤吟霜心中警铃大作,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她一点都不想知道!

    就算她紧闭嘴巴不肯说话,男人的心情也很好,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反应而败坏了兴致。

    “情涟丝漪任君游。”

    凤吟霜自幼熟读诗书,自然不会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她在参透了里面的含义之后,脸刷的一下彻底红了。

    “你……你流氓。”就算她再怎么豁出去,也不能承受别人这样的调笑吧。

    “爱妃此言差矣,本王这是在称赞爱妃的绝世美貌,能娶得这样的如花美眷,本王当真是死而无憾了。”

    若是他真的能有他表面上说的这般冠冕堂皇,凤吟霜也不会这么羞恼了。

    他想做什么就随便做啊,她也不准备反抗,但是她却绝对不能容忍他对自己的羞辱,就好像把她当成是一个青楼的妓-子一般肆意践踏欺凌。

    她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若是没什么事的话,王爷就请离开,不早了,我该睡觉了。”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的表情当真是变幻莫测,全都被男人尽收眼底,当真是个有趣的小野猫。

    看似温顺,但是只要一被激怒,就会浑身炸毛,伸出利爪保护自己,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加有趣啊。

    “现如今外头的风声已经掩盖不住,本王本来还有些担忧所以才过来看看,现在看来倒是有些多此一举了,爱妃当真是心大,竟然也能睡得着吗?”

    所以,他饶了半天,是终于打算进入主题了吧。

    凤吟霜正色说道:“这个世界上最无稽的便是流言,天下之大,如何堵得住众人的悠悠之口,若是我连别人的一举一动都要在意,那岂不是白白辜负了自己的时间和生命,他们想怎么说就随他们去,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们把自己说出来的话全都吃回去。”

    她不会在意流言,她只是担心自己没有办法改变一切,扭转局势。

    “爱妃说的有理,看来本王是多虑了,对于日后的事情爱妃心中早就已经思虑周详,根本用不着本王担心了吧。”也难怪,她竟然如此淡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处变不惊,当真是一个聪慧有胆识的女子。

    这个时候,他突然话锋一转,语气已然发生了改变。

    “既然爱妃对于自己的事情已经有了打算,那么本王是不是也该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平白无故成了别人利用的工具,这对本王来说还真是生平第一次,被人利用的感觉当真是有些不好受呢。”

    他果然……还是提起这件事情了!

    凤吟霜明白,这件事是她迟早都要面对的,从一开始,男人便已经看穿,知道花轿错嫁一事是她着手安排。

    被人利用了当人不爽,别说是他,就算换成是自己也绝对不会高兴的起来。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不如正大光明的去面对好了。

    她嫣然一笑,然后主动的挪到她的身边,然后伸手按住他的胸膛,整个人依偎进他的怀里:“现如今我已经是王爷的女人,跟王爷荣辱与共,夫妻之间不需要说那些客套的话来。不瞒王爷说,妾身早就仰慕王爷威名,做梦都想要成为王爷的女人,现如今终于美梦成真,王爷应该不会拂了妾身的一片心意吧。”

    她的主动“讨好”显然并没有取悦男人,放在她腰间的大手猛然用力收紧,勒的她骨头都有些生疼。

    “爱妃既然已经嫁与本王,就该知道本王最讨厌的事情是什么,你若是再不肯说实话,那就休怪本王不顾夫妻情分了。”

    所以,他想要做什么?

    是要去皇上那里告发真相,还是跟南御天合作将她一军?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现在的她能够承受得起的。

    凤吟霜咬了咬唇,干脆豁出去了,现如今她的命脉全都被他紧紧地握在手心,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明人不说暗话,我只是想要跟王爷谈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说来听听?”

    “花轿错嫁一事的确是由我一手安排,因为我根本不想嫁给三皇子,迫于无奈只能出此下策。”

    男人看着她的目光明显充满怀疑:“你当本王是傻子?本王先前虽然不在京中,可也有所耳闻,都说凤家大小姐爱慕三皇子成痴,而且还发过誓非君不嫁,以你的身份和你爷爷在朝中的地位,你若是真的不想嫁,谁能逼迫你?”

    他的心思果然是缜密,不管说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可是她前世所经历的那些事情,她却不想说出来,就算说他大概也觉得她只是在编了一个故事,根本就没人能够相信吧。

    凤吟霜淡淡的说道:“是啊,王爷所听到的那些传言的确是事实,我之前是对三皇子一片情深,可是后来却发现他背着我跟我的好姐妹暗通款曲,根本就是一个负心之人,所以我想要报复他。”

    她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么也算是有理有据了,也不怕他派人去查,反正一切都推到苏曼柔的身上就好了。

    “报复?你确定仅此而已吗?”男人的目光太过犀利,仿佛什么东西在他的眼前都无所遁形,凤吟霜这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一个怎样麻烦的人物,可现在后悔也晚了,便只能尽力的说服他。

    “王爷果然聪明,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王爷,若是仅仅只有我自己一人我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可三皇子的目的却不仅仅是我,还有我整个凤家,我岂能让他奸计得逞,让凤家成为他利用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