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扬眉吐气的机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2本章字数:2063字

    凤吟霜虽然自己还没有定数,可是她却不能放着沈盈不管。

    尤其是她在跟自己说了这番话之后,凤吟霜更觉得她是个坦诚率真的女子,一定要好好的拉拢她。

    沈盈是知道她秘密的人,刚刚说出的话明显也是在为她着想,不管是真的出于私心还是只是为了安抚,她都不能让沈盈在这件事情受到什么委屈。

    现在,便有这样一个机会,不管是她还是沈盈,都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扬眉吐气一番。

    “沈妹妹,后天便是贤妃娘娘的生辰,宫中会举办一个宴会,到时候你便随我一同入宫,给贤妃娘娘祝寿。”

    贤妃,是凤吟霜二嫂的亲姐姐,容貌十分美丽,七年前入宫被皇上宠幸封为贤妃。

    凤吟霜跟二嫂十分亲厚,所以贤妃也是看着她长大的,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疼爱。

    贤妃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公主,才年仅五岁。

    南楚就只有这么一位公主,皇上对她十分宠爱,再加上贤妃温柔贤淑,与世无争,很得圣心。

    只是贤妃身体孱弱,常年在宫中很少出门,上一次听说凤吟霜出了事,她更是担心的直接一病不起,让皇上十分担忧。

    所以,便想趁着她生辰的机会想要给她办一场热热闹闹的宫宴,让她能够展颜一笑,身体快点好起来。

    “以我的身份,怎么配参加贤妃娘娘的生辰宴会呢?”沈盈一听,连忙回绝。

    她的父亲只是一个从四品的少监,非传召不得进入皇宫,更不要说是她自己了。

    “没关系,只要你跟着我,没有人会拦你。”

    如果说沈盈没有资格,那苏曼柔只是一个小小县官之女岂不是更没资格?

    可之前哪一次有热闹她不带着苏曼柔进宫,让她在那些王孙贵胄面前出足了风头,可是她非但不感恩,还想方设法的想要陷害她。以后,她就不会那么好命了。

    这个时候,沈盈的贴身侍女玢儿又有些纠结的说道:“可是,那一日陈国公府的小姐也会去吧,如果她见到了我们小姐,肯定又会是一番冷嘲热讽。”

    可见,她对那个陈淑娴十分忌惮,分明也不只是欺负她们一次了。

    凤吟霜先前就知道陈淑娴,前世她也是这般嚣张跋扈的性子,只是跟她素来没有瓜葛,她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后来她被陷害入狱之后,苏曼柔悄悄的告诉她,说收集凤家贪污受贿谋反证据的,正是陈国公,陈淑娴的父亲。

    陈国公表面上对她的爷爷尊敬有加,在朝堂之上凡是她爷爷提出的建议他都会随之附和,却不想一切都是假的,他根本就是个墙头草,趋炎附势的小人。

    所以,就算沈盈不提,她也绝对不可能会放过陈国公府。

    她执起沈盈的手,然后定定的看着她:“你怕吗?”

    沈盈一怔,然后摇头:“不怕,我连死都不怕,又岂会怕她,我只是……不想连累了姐姐,也不想给父亲招惹麻烦。”

    身份,是她心中永远难以逾越的鸿沟,陈国公的地位远在她的父亲之上,她若是跟陈淑娴起了冲突,那么她的父亲一定会被陈国公陷害的。所以每一次,她只是一味的隐忍。

    她不是凤吟霜,没有她那样的自信,就连花轿错嫁这样的事情她都敢做出来。若是换成了她,是万万想不出这样的办法来的。

    “可一味忍耐只会换来对方的变本加厉,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才可以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家人。”

    如果沈盈是个男子,听了这话可能会立即生出一番雄心壮志,可她是个女子啊,一个女子能怎么变得强大呢?

    可能看出了她心中的疑虑,凤吟霜的笑容多了一丝深意。

    “我听说你舞技了得,那么后天的宫宴便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若是不想永远背负着污点,不想永远在流言蜚语之中抬不起头来,那么到时候你就好好的表现。”

    沈盈身份不高,现如今名声也不大好,若是寻常的人家一听说她是清平王退婚的女人,跟三皇子拜了天地之后三皇子也不要她,谁还敢娶她呢?

    所以,她必须要把沈盈给捧起来,给她一个展露自己的机会,让她的光芒盖住那些污点,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觅得一位如意郎君,自己心中的愧疚也可以少一点啊。

    沈盈是个聪慧的女子,一点就通。

    很快她就明白过来,然后露出感激的笑容:“吟霜姐姐,我明白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

    夜色已深,可是一间书房之间,却是灯火通明。

    那一袭白衣身影正在桌案前奋笔疾书,狼毫青的毛笔在他白皙的指尖犹如龙飞凤舞,字迹苍穹有力,十分漂亮大气。

    很快,那一张白纸便写满了字迹,晾干之后叠起,放进了一个信封之中。

    突然,书房里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影,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仿佛根本就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可见此人武功之高深。

    只是他却对男人十分臣服,一见到他立即单膝跪地,恭敬垂首。

    “属下拜见王爷。”

    男人终于抬眼淡淡的看着他,青铜狼牙面具在灯光的照射之下更显狰狞,幽深的眼眸给人一种沉重的压力。

    “月麒,本王吩咐你做的事情,都完成了?”

    “是,属下已经跟‘那边’报备,近日王爷都会留在京中,若非重要的事情不要前来打扰,免得打草惊蛇。至于边关也会派人盯着,若是燕国和骁国再敢进犯,就好好给他们一个教训。”

    “月影呢?”

    “谨遵王爷吩咐,她已经成功的混入了燕国的内部,只要有什么消息,便可以随时跟我们传递。”

    “做的很好,不愧是本王的心腹,有了你们兄妹二人,本王绝对可以高枕无忧。”

    月麒抬头,露出一张少年清俊的面容,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但是眼神之中却十分沉稳老练,时刻都带着一丝杀气,全然不像一个少年该有的样子。

    他和月影都是男人身边的铁血杀手,一等暗卫,自小便在血雨腥风之中长大,只要他们想杀的人,没有人能在他们的手中活过三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