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宫中风云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2本章字数:2030字

    凤吟霜记得,前世,在她嫁给南御天之后的几天,也是有这么一场宫宴,也是为了给贤妃娘娘祝寿。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日在宫宴之上发生了怎样惊心动魄的事情。

    她最敬爱的贤妃姐姐被冠上了毒害太子的罪名,然后被皇上剥了头衔打入冷宫。

    因为此事,二嫂十分伤心难过,爷爷就算再怎么着急也帮不上忙,因为这毕竟是皇室内部的事情,并非是朝堂之事,就算爷爷身为太师也根本插不上话,不然就是越矩。

    太子是先皇后唯一的儿子,也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

    皇室和先皇后感情非常好,就算她已经去世多年,皇上也对她念念不忘,也没有再立后。

    哪怕太子天资愚钝,可是在皇上心中,他也是无可挑剔的太子人选,他被人下毒害死,这根本就是彻底触怒龙威。

    所以贤妃若是真的被定了罪,那根本就是罪无可恕,当初只是把她打入冷宫也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不然皇上一定会将她赐死。

    可凤吟霜知道,贤妃姐姐绝对不可能或做这样的事情,她那么温柔善良、与世无争,根本就不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太子对其他几位妃子来说或许还可以构成威胁,因为她们生的都是儿子,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未来做皇帝呢?可贤妃姐姐膝下只有一位公主,才年仅五岁,她根本就没有理由这么做啊。

    所以,一定是哪位妃子设计陷害,她一直觉得是跟丽妃和三皇子有关,除了他们,谁能有那么狠毒的心肠。

    而且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个计策当真是高明,既害死了太子,又除掉了贤妃,简直就是一箭双雕之计。

    所以这次的宫宴,除了要帮助沈盈之外,凤吟霜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帮助贤妃躲过这场灾祸,并找出真正下毒的幕后真凶。

    很快,时间便到了第二天的傍晚。

    苏曼柔很早便来到了太师府,等着进宫,过了一会儿,沈盈也姗姗而来。

    凤吟霜是毋庸置疑的千金小姐,沈盈的父亲虽然官品不算很高,可是她是嫡女,也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不管是打扮还是气质都十分端庄大气,只有苏曼柔,站在她们身边一下子就被比了下去。

    她的容貌不是最美,没有了之前凤吟霜送给她的衣服,也变得有些小家子气。

    凤吟霜为什么还愿意带她入宫,无非就是想要看着她自取其辱而已。

    苏曼柔自己显然也意识到这样的情况,心中非常嫉妒,可是她却不能说什么。

    之前的凤吟霜都不用她开口,就会自己把东西送上来,昨日她已经送了她一盒珍贵的雪花玉露,苏曼柔脸皮再厚又怎么好意思开口跟她要其他的衣服首饰呢?

    到了皇宫之后,轿子才刚刚停下,凤吟霜一行人便遇到了南御天。

    他看到今天打扮更加绝色美丽的凤吟霜,眼里哪里还容得下其他人,直直的便向她这里走了过来。

    “给三皇子请安。”凤吟霜和沈盈以及苏曼柔立即福身行礼。

    “霜儿,本王就知道你今天一定会来,贤妃一向疼你,她的生辰宴席你怎么可能会缺席呢?”南御天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看着她说道

    前世,他也跟她说过这么一句话,可是结果便是,她敬爱的贤妃姐姐被人陷害打入冷宫。

    今天,她一定要将局势扭转,绝对不会再重蹈之前的覆辙了。

    “是啊,没想到三皇子也会过来。”她不着痕迹的避开他伸过来想要扶她的手。

    这一次当真不是她想要故意躲着南御天,实在是因为她发现前方正有一道十分冰冷刺骨的目光向这里看了过来。

    她完全不怀疑,如果不是她当机立断躲了南御天的纠缠,他的眼神一定会直接把她给戳成冰窟窿。

    没错,前方不远处那个穿着白色广袖衣袍、戴着狼牙面具的修长身影她再熟悉不过,乃是她给自己找的“便宜夫君”清平王是也。

    当真是冤家路窄啊,竟然又一次跟他和南御天同时遇上。

    这两个人哪一次凑到一起不是唇枪舌剑,刀光剑影的,她还真是有些吃不消。

    只是她不明白,南御天和苏曼柔是一样爱出风头的人,身为皇子参加宫妃的生辰宴席也是可以理解,可君墨尘此人不是一向冰冷孤僻向来不喜和朝臣往来,今天怎么也有兴趣过来了,难不成是为了她?

    凤吟霜心中忍不住叹息摇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也不会自作多情。

    她就算答应了做他的女人,也一直都是保持着谨慎小心的态度,生怕一招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南御天顺着她的目光转头看去,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该死,怎么又是他!

    毕竟这是在宫里,他堂堂三皇子跟一个王爷起争执一定会引人注目,到时候若是再传到父皇的耳朵里,肯定会对他印象不好,所以南御天只能生生忍着。

    “霜儿,本王还有事先行一步,一会我们再见。”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匆匆离去。

    君墨尘看到南御天走了,也没有过来说什么为难的话,很快离开。

    凤吟霜终于松了口气,感觉躲过了一场浩劫。

    很快她就知道,自己乐观的太早了。

    那两尊瘟神走了,不代表没有新的碍眼的人出现。

    她们正准备离开去举行宫宴的春景台,这个时候,身后又传来一冷嘲热讽的声音。

    “哟,我当是谁呢,怎么老远看着眼熟,原来是传言中上错花轿的两位女主角啊,竟然看到两个人同时出现,也真是让人眼界大开。”

    凤吟霜一看,竟然就是陈国公府的小姐陈静淑,她的身后,还跟着几位其他官员家的小姐,她们明显都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目光走了过来。

    苏曼柔自然就是看笑话的,这种时候她不会说话,倒是沈盈,她攒紧了手中的锦帕,对于陈淑娴之前几次对她的羞辱,她当真是气愤之极。

    凤吟霜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很快,她就会从她们的身上一笔一笔的替她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