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可疑的红色印记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3本章字数:2105字

    “不用,我……唔……”凤吟霜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拒绝的话,炽热的吻就已经压了下来,直接夺去她的呼吸。

    不行,不可以,月影还在旁边呢。

    他这么做岂不是要让月影以后更加恨她,万一下一次做出什么更疯狂可怕的事情怎么办?

    可是她哪里抵得过男人的力气,便只能认他予取予求,最后身子彻底的软在了他的怀里。

    月影已经看的双眼冒出火光,手指紧紧地攒成了拳头,她再也看不下去了,直接拂袖而去。

    凤吟霜,你给我等着,这笔账日后我一定会好好跟你算的。

    男人好像故意要把自己所有的愤怒和不满全都加注在这个吻里,可怜的凤吟霜哪里是他的对手,最后大脑已经一片空白,甚至连呼吸都忘了。

    当他终于放开她的时候,她这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如果真的因为被吻而憋死,那么她凤吟霜绝对会沦为整个南楚的笑柄。

    等她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哪里还有月影的身影?

    深感大事不妙的凤吟霜气愤的瞪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明显餍足的男人,恨不得上去讲他眼珠子给抠下来。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怎么,爱妃这么瞪着本王,莫不是对于本王的吻技不满意?”

    眼看着他作势还要再扑过来,凤吟霜哪里还敢发表什么意见,连忙拼命摇头。

    “没有,很满意。”满意的她差点就缺氧而死了。

    “很好,日后爱妃也该好好记着,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若是诸如此类的事情再发生,那么到时候……”话说到一半,他微微一顿,便埋首在她的脖颈之中。

    “嘶——!”凤吟霜倒吸一口冷气,这家伙是属狗了不成!

    好痛,一定流血了,他简直就是一个大变态。

    凤吟霜不想再跟他多说废话,直接麻利的溜了。

    这个可恶的家伙,她再也不给他上药了,最好让他的伤口化脓、烂掉,爱咋咋地!

    ……

    凤吟霜回到凤家之后,一整天都气哼哼的。

    下人们看到她的脸色都自发躲得远远地,连若水都不敢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然就会遭到一记回眼杀。

    小姐从清平王府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难不成她和王爷吵架了吗?

    早知道她说什么也该跟着小姐一同前去啊,就算是被欺负了,她也可以好好护着小姐。

    一直到了晚上,若水这才发现端倪。

    将凤吟霜就寝的衣服拿了出来放在屏风后,又试了试水温,这才喊出声来:“小姐,水温正合适,可以沐浴了。”

    “恩。”凤吟霜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走了过来。

    在若水的服侍之下宽衣解带,一件一件的衣服剥开,露出一具姣好诱人的胴体。

    凤吟霜的肌肤很白,尤其是在晚上夜明珠的照耀之下更是白的反光,皮肤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别说是男人,就连若水这个小丫头看了也忍不住脸红。

    小姐不但长得美貌,身材也好,哪个男人娶了小姐真的是好福气啊。

    凤吟霜将发髻挽了起来,然后走进浴桶之中。

    睡觉之前泡一个美美的香香的热水澡,这样睡觉才会舒服啊,顺便……也可以缓解一下她心里的火气。

    若水在旁边撒着香薰花瓣,然后用软巾帮她擦拭后背。

    擦着擦着,她便发现有什么不对了。

    “小姐,你……”呃,她的目光触及到她脖颈间的一处红痕,心中便觉得有些奇怪。

    很快,她便发现,那不只是一处,脖颈下方还有好几处,虽然颜色已经很淡了,可是因为凤吟霜的肌肤过于白皙,所以才能很容易看出来。

    “怎么了?”凤吟霜看到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连忙皱眉,“说啊!”

    这丫头平日不是很利索的么,今天怎么回事,说话吞吞吐吐的。

    “你的脖子怎么有红红的印记?难道是被什么蚊虫给咬了吗?”她想想,不对啊,现在才四月,天气虽然暖和了许多,却也不是蚊虫出来的季节啊。

    红红的印记?凤吟霜一怔,立即明白了什么,脸刷的一下红了。

    想到白天的那一幕,她心中十分羞恼。

    该死的君墨尘,分明就是一个大色狼,竟然敢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可她也只能私下抱怨一句了,名义上,他们已经是拜堂成亲的夫妻,实际上,她也答应要做他的女人,别说只是这些浅尝辄止的举动,就算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或者他直接要了她,她也没资格抗议啊。

    谁让一开始,她为了隐瞒真相,为了找南御天复仇,就已经把自己跟卖了呢。

    若水还小,今年才十四岁,哪里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凤吟霜不回答她的话,脸还变得那么红,她心中十分担忧。

    “小姐,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伸手一探她的脸,哇好烫,小姐一定是发烧了!

    “什么吓你,你这丫头在胡说什么呢。”

    若水急的跺脚,语气里也带了一丝哭腔:“小姐你不舒服为什么不说出来呢,不行……我现在就去找大夫,小姐你可千万要撑住啊。”

    凤吟霜终于回过神来,事情到底怎么演变成请大夫的地步了,她明明没有不舒服啊。

    这丫头根本就是误会了,可是这种事情,又不好跟她解释。

    “若水,我没病,不需要请大夫,至于那些印记……呃,就是被蚊子给咬的。你不知道那清平王府当真是个晦气的地方,有一只很大很讨厌的蚊子,不过放心好了,那蚊子已经被我给拍死了!”

    若是让君墨尘知道,他被她比喻成蚊子,不知道会怎么惩罚她呢。

    这个解释,若水倒是勉强信了。

    “可是……小姐你的脸刚刚明明很烫啊,难道你不是发烧了吗?”

    什么发烧,她明明就是又羞又窘,所以才会脸红的,可是她当然是不可能承认的了。

    “当然不是,我那是热的……对,就是因为今天的水温太烫,所以我才会觉得热,下次注意不要准备这么烫的水了。”凤吟霜一本正经的做着辩解。

    若水伸手又探了探水温,烫吗?不会啊!她跟在小姐身边这么多年,对她的喜好再了解不过,那明明是正常的水温嘛。

    怎么感觉小姐去了一趟清平王府回来,变得有些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