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守宫砂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4本章字数:2036字

    南御天和苏曼柔是单独行动,南御天既然跟凤灏在谈,那苏曼柔就立即去了后院探望凤吟霜。

    君墨尘跟凤太师他们谈过之后就离开了,此时凤吟霜的门口只有若水一个人在守着。

    看到苏曼柔过来,若水立即将她拦下。

    “苏小姐,我家小姐现在还在昏迷之中,大夫说过不能让任何人打扰,你不能进去。”

    若不是听从小姐之前的吩咐表面上不能那么早跟苏曼柔撕破脸,若水简直都想直接大骂一通了,哪里还会跟她这么客气。

    苏曼柔做出一副担忧至极的表情来:“若水,吟霜姐姐受了伤我真的很担心她,今日在天香楼我没能护姐姐周全心中非常的难过,你就让我进去照顾她吧。”

    呵……真是虚伪,小姐被陈淑娴欺负的时候,她缩在后面什么都不做,亏得之前小姐对她那么好,简直就是养了一头白眼狼。

    “不必了,苏小姐你要是真的关心小姐,就该知道怎么做才是为了她好,都说了小姐在休息养伤,要是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可不是你我能够担当得起的。”若水故意把话说得严重一些,想要让苏曼柔产生畏惧之意,早早离开。

    可若是苏曼柔真走了,那也就不是她的风格了。

    “之前哪一次吟霜姐姐生病的时候,不都是我在她床前伺候的?就连夫人都说,我照顾她十分细心周到,任何人都比不得呢。我既然知道她受了伤,必定会小心翼翼,这就不需要你的提醒了。”

    她直接将若水撞到一边,然后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不就是一个丫鬟,她还没有放在眼里。

    “你……”若水又急又气,只能跟着跑进来。

    偏偏大夫吩咐必须要让房间保持安静,最好不要发出什么响动影响小姐休息,所以她也不好再像外面那样多说什么。

    苏曼柔进来之后看到凤吟霜此时的样子,心中便觉得大快人心。

    在天香楼的时候,她的脸就被打伤了,现在更是肿的很高,将她的绝色容颜一下子毁了七八分。

    要知道之前她每次看到这张倾城绝色的面容都恨不得狠狠打几下,再划上几刀,最好是直接毁了她的脸,现在有人做了她不敢做的事情,苏曼柔心中当然十分得意。

    但是表面上,她却要表现出一副十分心疼的样子。

    此时,凤吟霜的额头上浸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若水便转头吩咐:“去打盆水来。”

    什么?她又不是她的丫鬟,竟然还敢吩咐她,若水自然是很不服气的,而且她在这里,自己怎么可能安心的走呢,万一她做出什么暗害小姐的事情怎么办。

    “快去啊!”苏曼柔看到她愣着,连忙加重了语气,“没看到吟霜姐姐头上都是汗,现在天气热了,还给她盖这么厚的被子,是不是想要让她睡得不安稳?”

    这……的确是她疏忽了,再看到凤吟霜眉心微蹙,似乎真的不大舒服,她咬了咬唇只好转身离开。

    反正水盆就在外面,她很快就回来了,她绝对不会给苏曼柔伤害小姐的机会的。

    很快,水便打来了。

    苏曼柔让若水把床上的纱帐放下来,说她要给凤吟霜擦拭一下身子。

    若水想要自己动手,可是却被苏曼柔给赶了出去,她只好在纱帐外候着。

    这纱帐朦朦胧胧的,十分透气,也是这个季节专用的,就算她在外面也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若是苏曼柔想要做出什么伤害小姐的事情,也绝对不会有这个机会。

    苏曼柔真的要服侍起一个人来,的确也是很尽心的,这一点还真的是没的说。

    她小心翼翼的解开她的衣服,然后又用棉巾沾了水,拧干,然后在凤吟霜身上轻轻擦拭。

    看着她这一身皓白如雪的肌肤,再想想自己之前因为苦肉计弄伤了自己的手臂,她眼底禁不住闪过一丝阴鸷的目光。

    当时凤吟霜赏了她雪花玉露霜给她擦拭,她虽然用了,伤口也明显好转,可是却奇痒无比,控制不住想要挠的冲动,伤口稍微复原一点又被挠破,反反复复最后还是留下了伤疤。

    她一开始虽然没多想什么,可是后来却觉得凤吟霜肯定是故意的,在药里做了什么手脚,才会把她害成这样的。

    想到这里,她擦拭凤吟霜肌肤的力道忍不住开始用力,恨不得让她好好尝尝自己所受的痛苦。

    这个时候,若水在外面催促:“苏小姐,你好了没啊,快点啊。”

    “快了快了!”苏曼柔连忙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又把棉巾浸入水中,开始擦拭凤吟霜的手臂。

    这个时候,她的动作微微一顿,瞳孔蓦然微微放大。

    将她的手臂反转过来的时候,她竟然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那雪白的手臂上,一颗红艳的守宫砂分外夺目。

    她……不是早就已非完璧之身了吗?

    她明明记得三皇子跟她说过,清平王和凤吟霜都亲口承认,说他们两个已经圆房,做了真正的夫妻,既然如此,她怎么可能还会有这颗守宫砂?

    这只能说明,一切都是假的,那一日在御书房,他们说的全都是谎话。

    她仿佛一下子知道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手中的棉巾也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外面的若水立即飞快撩起纱帐走了进来,这个时候苏曼柔已经不动声色的拉拢好凤吟霜的衣服,顺带着也遮住了她手臂上的那颗守宫砂,装作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

    “已经好了,你看,现在吟霜姐姐是不是睡得舒服多了?”

    若水看到凤吟霜紧蹙的眉心已经微微舒展看来,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苏小姐,辛苦你了,等我家小姐醒来,我会转告她的。”

    虽然看不惯苏曼柔,可是毕竟小姐跟她姐妹这么多年,不盼着她回报什么,只希望她还能念着小姐对她的好,还能有那么一点姐妹情分不要来害小姐,她就已经知足了。

    “那你好好照顾吟霜姐姐,我先回去了,明日再来看她。”苏曼柔起身,然后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