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不长脑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4本章字数:2111字

    “一人做事一人当,陈小姐的伤是本王造成的,本王特意来跟皇上说明情况。”

    呃……虽然说他现在跟三皇子一起追求凤吟霜,也对她很上心,可他一向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啊,更不要说还打女人。

    一旁的南御辰连忙跟着解释:“父皇,儿臣可以作证,这一切事出有因。是陈小姐擅闯吟霜妹妹用膳的雅间,这才引起了一番冲突。陈小姐也太目中无人了一点,明明犯了规矩,却还要行凶伤人,若不是儿臣和清平王赶到,吟霜妹妹还不知道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其他人说话可能都会偏向自己的这一方,可是南御辰说话却很有分量,他是皇帝的儿子,也是南皇最自豪骄傲的一个儿子,他是绝对不可能说谎的。

    只是南御辰这番话,却明显让陈淑娴彻底凉了心,也让陈国公心中十分嫉恨。

    这个该死的二皇子简直是不知好歹,之前他几次三番的对他示好,他不领情也就算了也别落井下石啊,真是白白瞎了他女儿在他身上付出的一片真心。

    “辰儿,为何这件事情你也会牵涉其中?”

    南御辰连忙拱手禀告:“是这样的,儿臣那一日听说天香楼来了个江南厨子,会做一手好菜,于是便想过去尝尝鲜,却不想突然听到楼上一阵很大的动乱,出于奇怪便上去看看,谁知道恰巧遇上了清平王,他显然也是被动乱吸引而来。我们听酒楼掌柜说吟霜和陈小姐在里面发生了争吵,连忙闯了进去,然后便看到吟霜妹妹被陈国公府的人制住,陈小姐竟然对她私下用刑。清平王是震怒之下才会失手伤了陈小姐,还请父皇明鉴。”

    他的这番话,岂不是直接就将陈淑娴置于死地了,当真是半点都不留情面啊。

    “如此说来,倒是陈国公教女无方了。”

    “不,不是这样的。”陈国公见状立即白了脸色,拼命解释,“皇上明鉴,小女是被臣宠坏了,素日刁蛮了些,可是她真的不至于下如此狠手啊,二皇子说的只是她们冲突之后的事情,可一切事出有因,明明是凤吟霜先动的手,难道就不容许小女做正当防卫了吗?”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他竟然还死不认罪。

    当然也不能认,若是真的认了,那日后他陈国公府颜面何存,岂不是更要低凤家一等了吗?

    南皇想了想,也不是没有道理,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这陈淑娴哪怕再嚣张也不至于那么大的胆子吧。

    而且若是只因为擅闯就挨了打,换做是谁都会非常生气的,陈淑娴的做法也不是不能理解。

    君墨尘冷冷说道:“陈国公,你该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你们胆敢伤害本王的女人,现在还敢在这诸多狡辩,当真是太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今日,本王就让你死个明白。”

    “你……就算你是战功赫赫的清平王,也不能含血喷人。”陈国公脸红脖子粗的争论,可君墨尘看他的眼神,却无异于在看一个笑话。

    “本王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人,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到任何委屈,你和你的女儿最好记着,你们胆敢伤害霜儿,这件事情,本王绝不会善罢甘休。来人,带人证!”

    陈国公脸色一白,什么,竟然还有人证!

    当时对付凤吟霜的时候,不都是把门关起来的么,还能有谁来证明什么呢?

    这个时候,两个穿着平民布衣的身影唯唯诺诺的走了进来,赫然就是天香楼的掌柜,还有店小二。

    他们只是普通的平民,哪里有机会进入皇宫,现在一见到皇上,他们立即就吓得腿软,立即跪在地上。

    “草民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们就是天香楼的人?昨日在那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快给朕详细说来,若是有半句谎话,朕要了你们的脑袋。”南皇立即拿出天子之威,吓得他们更是心惊胆战。

    “是,是!草民却是天香楼掌柜。三皇子在几日之前便已经订好了那个雅间,说好跟贵客在里面用膳,可昨日三皇子并没有过来,来的是两位很漂亮的小姐,当时小人并不知道她们的身份,但是有三皇子的交代,草民不敢怠慢,一直尽心尽力的服侍。后来又来了一位小姐,就是……在担架上躺着的这一位,她带了好几个人,上来就要天香楼最好的雅间,可是这早就已经被订出去了,草民怎么能乱了规矩呢?草民好言相劝,小姐仍然不听劝阻,在得知里面是三皇子贵客的前提下,还是闯了进去,随即就跟里面的小姐发生了争执,然后……她们就动起手来了。小人想要进去劝阻,可是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了小人也没有办法。皇上饶命,这一切……都跟小人无关啊。”

    他只是来说出事情而已,真的很害怕这些神奇会牵扯到他们的身上,毕竟他们也只是平民百姓。

    现在,这掌柜的都出来作证了,而且也把事情的经过说的非常详细,只怕陈国公本人都不会知道这些吧,陈淑娴就算跟他告状,那肯定也是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凤吟霜的身上,对自己的过错绝口不谈的。

    现在事情闹成这样,该如何收场?

    “陈国公,你还有什么话说?”南皇语气不免也多了几分怒意,教女无方,纵容女儿行凶伤人,现在还反咬一口,这就是他看重的臣子,当真是让他失望至极。

    陈淑娴再也听不下去了,金銮大殿之上竟然直接就开始耍泼撒野。

    “皇上,他们统统都在说谎,你怎可听信小人的一面之词,明明是凤吟霜有错在先,你惩罚的人应该是她才对,我……”

    陈国公一看她说出这些话,顿时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连忙上前捂住她的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她话都说了大半,而且也都被他们给听了进去。

    “大胆,在朕面前还敢造次,你说谁是小人?还是觉得朕是昏君?你一个小小女子犯了错非但不认错,还敢在这信口雌黄,就算没有这些人证,朕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也知道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人。”南皇气得重重一拍桌子,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