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4本章字数:2085字

    此时,三王府的书房内。

    一个肤白貌美的美人正躺在南御天的怀中温存,这个时候,突然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娇俏身影走了进来。

    南御天一看到她,顿时忍不住微微皱眉。

    她怎么如此不懂规矩,竟然不经通报就直接闯了进来?

    现如今整个三王府都知道苏曼柔的身份,虽然三皇子还没有正式纳她为妾,但是这也是迟早的事情,所有人也都是看南御天的脸色行事的,看他对苏曼柔十分宠爱,见了她肯定也要尊敬有加,不敢有任何怠慢。

    可是在南御天这里,他的宠爱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由着她如此不合规矩,所以对于苏曼柔的失礼,他明显十分不悦。

    这几日南御天十分繁忙,王美人好不容易得了个机会缠上了他,自然是想要把他留下,让他晚上去自己那里春风一度的。

    可现在正是她使劲浑身解数的时候,苏曼柔竟然闯了进来打扰她的好事,王美人自然是十分不忿,察觉到南御天的不悦,她便立即开始见风使舵。

    “虽然说苏妹妹马上就会被纳入王府,日后大家都会成为姐妹,可是这三王府的规矩,苏妹妹还是该好好遵守的,我身为姐姐不得不提醒一句。这书房可是三王府的重地,不经通报不得随意进入,妹妹如此不懂规矩,要是惹了三皇子生气,那可就不好了。”

    王美人显然是说出了南御天的心声,他此时的神色蓦然沉了下来。

    王美人一看他果然是生气了,心中自然非常得意,连忙对苏曼柔投去一眼挑衅的目光。

    却不想,苏曼柔全然没有任何惊慌的样子,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坦然,甚至对于南御天的怒气视若无睹,这可不像是她平日如同柔弱小白兔一般楚楚可怜的样子啊。

    “敢问三皇子,是这王府的规矩重要呢,还是三皇子的大计重要?柔儿既然来了这里就表明是有要事禀告,既然你们想要问罪,那不如就等惩罚完了再看看柔儿有没有力气说了。”

    什么叫做有恃无恐,若不是她手里有了什么重要的筹码,她怎么敢如此嚣张?

    南御天神色一动,连忙说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可这王府的规矩是为了约束那些搬弄是非不听管教之人。柔儿是本王的心头宠,性格温婉和顺,自然不需要被这些条条框框的规矩所约束。日后这书房柔儿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任何人都不得阻止。”

    什么叫做翻脸比翻书还快,南御天这一前一后的态度简直让人无法适应,尤其是王美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三皇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刚刚他不是还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么?怎么会被这贱人三两句话就……

    “哦,是么?原来柔儿在三皇子的心中这么重要,可是在柔儿看来,三皇子的心头宠好像并不止柔儿一人啊。”

    以苏曼柔心胸狭窄的性格,刚刚这王美人在南御天面前各种怂恿惩治她,她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呢?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目光便是看着王美人的方向,含义不言而喻啊。

    此时王美人还伏在南御天的怀里,这个时候她的身体猛然被一把推开,然后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她的脸上,将她打倒在地。

    还容不得她对此表示惊愕,南御天冰冷的声音便已经响了起来:“王美人违背规矩擅闯书房,罚俸一个月,禁足一个月,还不快滚出去。”

    “三皇子……”王美人立即想要哀求,但是南御天却一脸嫌恶的看着她,最后她只能哭着掩面而去。

    王美人的确是擅闯书房的,可是在苏曼柔来之前,他的态度根本不是这样啊。

    恐怕很多人都难以想象,这王美人素日可是最受南御天宠爱的,现如今竟然被苏曼柔三两句话便一败涂地,以后很有可能永远都翻不了身了。

    王美人走了之后,南御天这才站起身来走到苏曼柔的身边,然后伸手轻轻将她抱进怀里。

    “怎么样,这下满意了吧?”

    满意,当然满意,之前她来三王府没少遭到王美人的奚落,今日总算是大快人心了。

    苏曼柔立即小鸟依人的依偎在南御天的怀里,用手轻轻抚摸他的胸膛,一举一动满是调情,看着南御天的目光也是媚眼如丝。

    美人在怀,可南御天哪里还有温存的心思,立即迫不及待的询问她到底给他带来什么消息。

    苏曼柔却神秘一笑,吊足了他的胃口:“这个消息对你来说,是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

    什么好消息坏消息的,还能有这样的事情?

    “快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苏曼柔点起脚尖,唇凑到他的耳边,把她知道的秘密说了出来。

    南御天整个人都愣住了,反应过来的他立即一把扣住苏曼柔的双肩用力摇晃:“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柔儿怎么可能会骗你。”

    南御天又是怔了好一会儿,眼底的目光晦暗不明。

    终于,他狠狠一捏拳头,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这该死的贱人,竟然敢欺骗本王。”

    苏曼柔立即在一旁说道:“我一开始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十分震惊,姐姐她根本就没有失-身于清平王,为何又要欺骗我们?莫非……她是真的一开始就不想嫁,这花轿错嫁,真的是她自导自演的?”

    听到这句话,南御天的脸色更黑了几分。

    苏曼柔惊恐的捂住嘴,然后连忙跪在地上:“是柔儿失言了,姐姐她之前那么爱你,她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嫁给你呢。或许……有什么别的隐情,很有可能是清平王逼迫,三皇子可千万不要怪姐姐啊。”

    她这所谓的“解释”根本就不可能平复南御天心中的愤怒,反而只是越描越黑罢了。

    “隐情?呵……大婚第二日,在御书房当着父皇的面,她有什么隐情不能当众说出来,难道父皇和本王不能帮她主持公道?而且她是凤家千金,若是她不想嫁谁能勉强的了她,这该死的贱人,一定是背叛了本王。”南御天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立即就去太师府将凤吟霜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