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阴阳鬼医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5本章字数:2106字

    直到这个时候,大殿门口才传来了一片喧嚣声,一群人闯了进来。

    为首的护卫首领看到男子此时的样子,顿时大惊失色。

    “尊主,尊主你怎么样了?”

    看到地上已经气断身亡的黑衣刺客,再看到白衣男子口吐鲜血,脸色苍白的样子,明显就是在运功的途中生生被打断,经脉逆转受了内力反噬所致。

    尊主遇袭,当然就是他们这些守卫不利的结果。

    该死,这刺客到底是怎么闯进来的,他们竟然还无所觉。

    长老们特意交代,一定要将主殿上下保护的水泄不通,连一只苍蝇都不许放进来,现在他们非但没能做到这一点,而且还让刺客进入惊扰了尊主练功,现在这该如何是好啊。

    “无妨。”白衣男子淡淡的说出这两个字,但是他此时那苍白如纸的神色明显表明并不乐观。

    内功反噬这本就是已经非常严重的打击,之后的打斗更是给他的伤情雪上加霜。不过反而言之,尊主在修炼之中还能强制自己醒来,现如今他又拼着内伤将这个黑衣人杀死,若换做了其他人,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这个时候,白衣男子再也支撑不住,又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

    那鲜红的颜色浸染了他薄削没有血色的双唇,衬着他俊美无铸的脸庞,使得那清冷淡漠的气息平添了几许妖异,让人不敢心生亵渎。

    “尊主!来人……快请鬼医!”

    ……

    所谓鬼医,看起来并非是如厉鬼一般可怕,而是看起来一个十分俊朗如玉的男子。

    不,或许不该以偏概全。

    他露出的右半边脸肌肤温润如玉,剑眉星目,丰神俊朗,而他的左半边脸,则是隐藏在半张银色的面具之下,让人窥探不到他的真面目。

    他身上的气息,也正如同他这张脸一般,一半带着一个普通医者身上独有的温润仁慈的气质,另一半则如同他的名字,神秘诡谲,眼神之下暗藏无数风潮暗涌。

    施针过后,又服了药,此时白衣男子正在打坐调息。

    等他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鬼医这才说出话来。

    “尊主,这几日你最好还是不要再妄动内力了,你伤的极重,一定要好好调养,至于练功之事……只怕暂时也是不用再肖想了。”

    哎,真是可惜,本来这次有极大的可能可以直接冲破瓶颈,可却偏偏杀出一个刺客。

    白衣男子的眼神猛然冷了下来:“有没有查出刺客的底细?”

    “没有,属下检查过那刺客的尸体,他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这一点或许应该问问尊主,因为只有你跟他交过手,能不能看出那刺客身手出自于何门何派,或许能从中找到一丝线索。”

    白衣男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闭目不语。

    这个时候,鬼医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那刺客对上他们的尊主,难道还能等到他施展一招半式的时间么?

    他当时也查看了尸体,分明就是直接一招毙命,一箭穿心而死,任何人只要对上尊主,根本就没有任何活路。

    “楚檀。”他沉思片刻,薄唇微动,然后吐出这两个字。

    鬼医一愣,然后拱手:“属下在。”

    原来楚檀,正是鬼医的名字。

    只是他已经习惯别人叫他鬼医,几乎已经淡忘了这个名字。

    “此事不必再查了,想必也是他们终于按捺不住了。”

    楚檀正色说道:“这怎么可以,他们竟然敢胆大包天袭击尊主,此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他们已经安逸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让他们血债血偿了。”

    “呵……“白衣男子冷笑一声,笑容中多了几分嘲讽,“你觉得我们筹备了这么多年,仅仅只是为了让他们血债血偿么?”

    当然,死是最容易的解脱方式,而他们想要的,则是让其生不如死、后悔此生为人。

    “可是现在尊主你的伤……”

    “无妨,本尊不会让他们得意太久的。”

    也是,但凡是阻挡他们绝杀宫行事的人,下场都会死的很惨。

    绝杀宫,被世人称之为“魔宫”,邪门歪道,三教九流。

    可正是这样一个地方,却让人人心生忌惮,仿佛地狱鬼门一般的存在。只要听到“绝杀宫”这三个字,别说是江湖之上,就算是四国九州也是闻之变色,绝杀宫尊主千枼雪也成了众人口中掌控生死杀伐的魔头。

    现如今敢主动上门挑衅绝杀宫的人几乎已经不存在,这次的黑衣刺客,想必他们事先做了很久的筹备,可仍然还是不堪一击。

    ……

    清平王府内,月影听到月麒的话之后,一脸不忿。

    “你说什么,王爷竟然要我们两个去保护那个贱人,凭什么,我还巴不得她死了。”

    别说保护,若是真的有人要害凤吟霜,她只会在一旁递刀子,或者帮对方把刀子插得更狠。

    月麒有些无奈的看着她:“这是王爷的命令,我们也只能奉命行事而已。”

    “怪不得这次我想要跟随王爷同去可是他却不肯,说什么还有重要的任务等着我们去完成,王爷所交代的重要任务,该不会就是要我们保护那个贱人吧。”

    从月麒的神色来看,的确正是这样,月影无疑气得快要发疯了。

    “该死,那贱人何德何能!”他们可是王爷手下的得力助手,现在却要留下保护那个女人,那是不是说明他很在乎她,想到这些日子王爷为了那个女人的事情操了不少的心,月影就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嫉妒之情。

    反正王爷现在不在,倒不如她现在就去杀了她一了百了。

    月麒当然是十分了解自己的妹妹的,看到她此时的样子就知道要坏事了,连忙挡在她面前阻止。

    “妹妹,你冷静一点好不好?这凤吟霜现如今对我们可是非常重要的一枚棋子,有她在,这南楚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直接覆灭,这种关头我们自然是该听王爷的,对她好好加以保护啊。”显然月麒一开始也是看不惯凤吟霜,不明白王爷的想法,可是当她看到凤吟霜竟然能凭小小一个女子之力搅得整个朝堂混乱,几方势力为了她而陷入敌对僵持之态,他便看出了凤吟霜的重要性,也明白了王爷的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