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血色鸳鸯荷包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5本章字数:2088字

    这男人和女人的观点当然是不一样的,哪怕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

    月影的注意力早就已经蒙蔽在她心爱的男人现如今跟凤吟霜的纠缠之上,哪里能顾得上那么多呢。

    但是现在听到哥哥的劝告,她想了想似乎也是有些道理的,如果不是月麒一直在身边提醒着,只怕凤吟霜早就已经在她的冲动之下死了八百回了。

    “那你说凤吟霜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凤家在朝堂的势力已经算是一手遮天了,就算是陈国公府跟他们作对,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她现在平白无故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说起凤吟霜的出身,月影就更加感觉一丝嫉妒。

    她自小便是高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千金小姐,而他们则是四处漂泊无家可归的孤儿,她都已经什么都有了,却仍然不满足,每次惹了事情还需要王爷帮她出面收场,如果不是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的份儿上,月影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人存在。

    可凤吟霜前世所经历的事情,又岂是她能够想象的。

    她这般羡慕嫉妒凤吟霜的命运,若是得知真相,只怕她死都不会愿意跟她做交换吧。

    “人都是永远不知道满足的,她就算拥有了很多,却想要更多。不过这都跟我们无关,我们的任务便是好好的辅佐王爷,完成王爷交代的每一项任务,只有这样才能早日完成我们的复仇大计。”

    想到他们的血海深仇,二人的眼神里皆是流露出阴冷嗜血的神色。

    ……

    处理完陈淑娴的事情之后,凤吟霜觉得大快人心了好几天。

    每每到这种时候,她就越发的感谢命运,可以给她一个重活一世的机会,可以亲手惩治这些虚伪的小人。

    但是接下来等待她去做的,还有很多的事情,就比如现在……

    灯光之下,凤吟霜正穿针引线,绣着一只锦绣鸳鸯的荷包。

    那天经过沈盈的提醒,她也意识到自己的确是该为他做点什么。

    自重生以来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了,从她上错花轿嫁进清平王府跟他拜堂成亲那一刻起,命运似乎就已经将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从一开始的猜忌、警惕、怀疑,到现在的释怀。

    信任总是一步一步开始衍生出来的啊,他帮了自己那么多,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总是该好好的感谢一下。

    这只荷包,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总是她一针一线亲自为他绣的,也是她的一片心意。

    想想她和君墨尘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似乎真的跟他做了夫妻,并不是什么太过难以接受的事情。

    他已经离开了三天了,当初他走的时候便是十分匆忙,甚至都没有亲自跟她说一声,她知道的时候,还是从若水的口中说出来的。

    想想他是南楚的战神,现如今燕国和骁国对南楚的国土虎视眈眈,边境危急,只要一有紧急军情,他便要立即赶回去。

    在战场上充满了血腥和杀戮,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生死都无法预料,更不要谈归期。

    他这次离去的匆忙,凤吟霜根本就不知道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可是她心中却为他感到一丝担忧,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分心的缘故,一个不小心,针尖猛然刺进手指,她疼的微微蹙眉,一滴嫣红的血珠便落了下来。

    不好,荷包要被弄脏了,她顾不得自己受伤的手指连忙拿起来看,却发现血珠滴落的地方,正好是鸳鸯的眼睛。

    那殷红的颜色,非但不显违和,反而还有些顾盼生辉。

    本来她还有些犹豫要用什么样颜色的丝线去缝制鸳鸯的眼睛,因为眼睛才是最能衬出气质的地方啊,现在看来,倒真是天意。

    这滴血,就算是带着她的祝福吧,希望他以后把这荷包带在身上的时候,能给他带来平安。

    ……

    君墨尘不在,对南御天来说,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每次他得知君墨尘去清平王府找白若惜的时候,都会十分愤怒,可是现在他一下子离开这么久,归期未定,说不定还能直接战死在沙场上,这样一来凤吟霜岂不是直接就是他的人了么。

    他也得趁着这个时机好好的谋划一下他的事情了,至少在君墨尘回来之前,他要赶紧把生米煮成熟饭。

    南御天亲自来找她,凤吟霜当然是不可能不见,事情都发展成这个样子了,她就不信南御天真的毫无所觉,要么他根本就是装的。

    他还能如此这般厚着脸皮找过来,凤吟霜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无耻。

    “霜儿,都是本王不好,竟然没能好好的保护你,让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你的身体现在好些了吗?”

    凤吟霜不动声色的躲开他伸过来的手,声音带了几许淡漠疏离。

    “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又不是什么重伤,早就已经好了,多谢三皇子关心。”

    如果是之前,看到她的躲闪,他还会识趣的作罢,可是这一次他却直接走上前,一把便将她拉入怀中。

    “你这是在做什么,放手,男女授受不亲!”凤吟霜立即开始挣扎起来,可是她又怎么可能比得过他的力气。

    “霜儿,你现在已经跟我这么生分到这种程度了吗?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意外,我们现在都已经是夫妻了,而且当初你也说过,三个月一过,就没有任何人能将我分开,你迟早都是本王的人,我们之间根本就不需要讲究这些。”他按住她想要反抗的双手,紧紧将她禁锢在怀里,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若水被她吩咐出去沏茶了,此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然他怎么敢如此大胆。

    凤吟霜又不好把事情说得太开,只能先说服自己冷静下来:“三皇子,你先放手,有话好好说。”

    可南御天大有一种逼问到底的架势,今天好不容易让他找到这么一个机会,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

    “霜儿,难道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忘了曾经我们许下的承诺,说好要携手一生、白头偕老的。”他就是要逼她,因为他知道,凤吟霜既然是想要吊着他,就肯定不会说出绝情的话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