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心机女和白莲花哪个更甚一筹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11本章字数:3209字

    京城西北街上,有一辆马车缓缓行来。

    那马车虽看似普通,但那马车前却挂着一盏昭示着马车身份的灯笼,灯笼设计精巧,上面又端写着一个沈字。天下姓沈千万家,而唯有这个沈字,却有些特殊,这乃是京城镇国公府的马车。

    而此刻马车中,正坐着四个女子,两个明显做丫鬟装束,还有两个,一个年轻些,大抵十四岁的模样,另一个要年长些,看着约莫着是三十出头的样子。

    那年轻小姐身上略显狼狈,绾好的发髻也歇了一角,这会两个丫鬟正在替她收拾打点着。

    “陆夫子,你怎能带着小姐去爬树呢,若是被县主知道了,可少不了要罚小姐。”其中一个身着蓝衣的丫鬟说道,话语里满是责怪的意思。

    那被称为陆父子的女人微微瞥了瞥嘴,也不敢多说什么,不过转而一对上那年轻小姐的脸,便就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陵儿,为师不是故意的,就不要同为师计较这些小事了。”

    那年轻小姐却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也不作答,那自称为师的女人便就乖乖地闭了嘴。

    马车从镇国公府的正门转到了西边角门,这平日里,镇国公府的大门并不是时时开启的。待马车进了府,便就停在了角门的那个院子里,而院子里也早早地已经备好了两座软轿。

    “五小姐。”几位妇人上前将那年轻小姐迎了下来。

    这位妇人口中的五小姐,便就是这镇国公世子的嫡女沈青陵了。沈青陵的父亲是镇国公世子,母亲则是常安县主,而她自个,在前不久,被太后亲赐为皇后,一月后便要进宫完婚。至于她身旁的那位年长些的女子,则是当今天下有名的才女陆漓,也是常安县主特地请来教导镇国公府上小姐的夫子。

    沈青陵由着几位妇人扶着她上了软轿,先前的那两个丫鬟便就立在一旁,也是她的心腹贴身伺候的丫鬟,唤作溯乐溯雪。

    软轿一路过去,待过了垂花门,小厮便将软轿歇了下来。垂花门之后便是后宅,外男不得入,便是小厮也是如此。

    一路过去,走过了长长的一道抄手游廊,再往前走了几许路,也就到了沈青陵如今居住的院子,名为芜香苑。

    沈家的人口关系颇有些复杂,是当朝的世家大族,从本朝开朝距今三百多年,一直是站在了朝堂核心的位置。不过这镇国公府的人口倒并是要清减些。

    老镇国公府一派,并非是沈家的嫡系所出,老镇国公年轻时参军,多次立下战功,靠着自己这双手硬是生生地给自己攒出了一个镇国公的国公爵位来。可惜,这身子也在战乱中损了,早早离世,如今在位的镇国公则是老镇国公的嫡长子,也就是沈青陵的亲祖父沈靖。

    老镇国公虽然去世了,不过老夫人却还是在的,如今也是住在了镇国公府上。老夫人膝下有两子,嫡子便是镇国公,而次子沈复被封为靖安候,带着自己的妻儿在外开了府邸。

    镇国公不喜女色的,除了正妻,只娶了两个姨娘,膝下也只有两子一女。嫡长子沈临,嫡长女沈慕英以及庶子沈安。沈临如今任太常卿,除了正妻常安县主,身边还有一位许姨娘。常安县主便是沈青陵的母亲,她前面还有一位嫡亲的哥哥沈青黎,以及一位庶姐沈青凤。

    因镇国公府与靖安侯府关系也算融洽,故而这孩子辈的倒是都排在了一起了,沈青陵排在第五,府上都要唤她一声五小姐。

    进了芜香苑,沈青陵便就看到了正屋外候着的丫鬟,可不就是自家母亲身边的人,母亲这会来自个院子,怕是没有那么简单,约莫着又是自家那个庶姐在折腾了。

    想到这,沈青陵勾唇一笑,这会心情正差着,这沈青凤自己撞上门来,可就怪不得她了。不过,在进门之前,沈青陵还是先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衫,绝不能让任何人看出她先前还爬了树,若是被沈青凤察觉了,指不定又要怎么折腾着。

    沈青陵淡然地进了自个院子的正屋,果然便瞧见了这会正坐着的常安县主,还有那沈青凤,正在常安县主面前献殷勤。

    陆漓一见这沈青凤,立刻喜上心头。自家小徒弟正气着,沈青凤这个受气包来了,让自家小徒弟出出气,自个的日子约莫着也能好过些。不过说起这沈青凤,陆漓也是打从心底里不喜欢,心机深沉,结果这平日里还天天端着一副柔弱的模样,这放在现代,妥妥的就是一个白莲花,看来看去,还是她的小徒弟可爱一点,虽然沈青陵的诡计要更多一些,唔,如果要用现代一个词来形容,大概是心机婊?

    说起这陆漓,身份也有些特殊,虽说是个才女,不过却并非是当朝的人,而是来自未来世界。陆漓在现代是一名古汉语的研究生,也正因她就读于古汉语,是而穿越过来之后,凭着她过硬的知识,在这个不知名的朝代中混得风生水起。除去自己的这一身才学,陆漓还有一个爱好,嗜腐如命。与沈青陵交好之后,陆漓便就开始致力于将自家小徒弟带入腐女圈的光荣事业中。

    就在不久前,陆漓便就拉着沈青陵去见识了一下那位被无数男人趋之若鹜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也就是带着沈青陵去爬了树,想到这,陆漓默默地缩了缩脖子,她还是好好看戏为好。

    心机婊和白莲花,谁更高一筹?虽说这结果是毫无疑问的,不过偶尔也是要充满希望,说不准今日白莲花忽然聪明了,给心机婊下个绊子也并非是没有可能。

    “母亲怎么过来了,也不同女儿说一声,女儿也好早些回来才是。”沈青陵笑着上前,在常安县主的一旁坐下。

    沈青凤见沈青陵过来,很快便就笑道:“妹妹回来了?可是累着了?”话语间,沈青凤亲自替沈青陵斟了一杯茶,递到沈青陵面前,笑道:“妹妹也真是,如今日头还毒着,这去外走了一遭,怕是累坏了吧,倒是不如在家中做些女红来得舒服些。妹妹这般闲不住,日后进了宫,可如何是好。”

    沈青凤的话,看似是在关心自家妹妹,可是这些话,哪里是只能看表面。沈青陵如今是要进宫做皇后的人,虽说大婚无需她去做一些嫁衣枕背,可出嫁之前却不在闺房做女红,反而跑出去乱晃,况且这沈青凤的话里,分明是在说沈青陵爱玩,闲不住,这哪里是一个大家闺秀应该有的样子。

    若是换了别人,这些话倒也无妨,可是对一个即将为皇后的人来说,行为上可是容不得一丝差错。

    常安县主已经微微蹙眉,不过倒也不至于忍不住气。

    沈青陵也不恼,接了沈青凤递来的水,微微茗了一口,浅尝辄止,笑道:“姐姐是个贤惠的,妹妹明白姐姐的好意,不过日后这丫鬟的事,姐姐还是莫要抢了去。虽说姨娘是个下人,可姐姐到底是我们镇国公府上正经的主子。”

    沈青凤的脸色蓦地一白,这端茶倒水可不就是下人做的事,不过沈青凤却也不好发作,只好笑着应了声:“多谢妹妹提醒。”

    沈青陵懒得同沈青凤说话,笑着挽上常安县主的手腕,笑道:“母亲,女儿不日便要进宫了,日后怕是难以出宫,女儿也有些顽劣了,净想着这几日能多瞧瞧宫外的景色,倒是未能时常陪在母亲身侧,母亲可别怪女儿。”

    看似在对自家母亲撒娇,可是话里话外却是硬生生地针对着沈青凤,沈青凤不是说她爱玩闲不住吗?那她便就自认了顽劣,可是沈青陵的话却也是有道理,谁能寻得了她的错处去,情有可原,也无伤大雅。只是这事,连身为母亲的常安县主都未曾多说,而沈青凤却是管了起来,倒是有些多管闲事的嫌疑了。

    沈青陵似乎觉得这个还不够,又笑道:“母亲,三姐姐也不小了,你怎也不还为三姐姐物色个人家,等三姐姐要出嫁了,怕是就没有心思来寻女儿的错处了。”沈青陵说这话时,一直娇笑着,她年龄又小,似乎只是个撒娇的玩笑罢了,沈青凤心中气恼,可是又不能去计较什么,心里怄火得不行。

    沈青陵是皇太后钦点的东宫皇后,而她,如今还无人问津,倒真是个笑话了。

    常安县主倒是笑了,嗔怪地点了点沈青陵的额头:“你啊。”待笑过了之后,才拍了拍沈青陵的手,笑道:“今日出府想必也累了,去歇息吧,我去老祖宗那里瞧瞧,这会午休怕是要醒了。”

    沈青陵笑着点了点头,颇为体贴地说道:“母亲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才是。”

    常安县主笑了笑,随后起身,望向沈青凤时,却是敛了笑容,道:“你也同我一道走吧,别打扰了小五休息。”

    “是,母亲。”沈青凤乖乖回,心里却是有些不舒服的。

    沈青陵笑眯眯地亲自将常安县主送到了院子门口,两母女有说有笑的,这沈青凤跟在后头可就有些不好受了,陆漓待在正屋,看着一行人离去,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同样是姐妹,沈青凤的战斗力也未免太低了一些,实在是完全无法满足她想要围观宅斗的心啊。

    不过,陆漓勾起了一抹微笑,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趁着沈青陵的由头进宫去,也好见识见识这宫斗是如何的,小说电视剧看多了,现实版的倒还真没瞧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