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验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3本章字数:3157字

    那边戴果子把老拳拉过来,压着嗓子问衙门里到底有没有仵作。他当然知道仵作是做什么,不过没有死人的话,要仵作有什么用。

    老拳在衙门的时间长,摸着后脑勺想了半天:“有是有,不过有三年没到衙门来蹲点了。主簿大人关照了,年纪大行走不便,没事不用来。”

    戴果子眼睛一亮,想到个人:“难道是裘叔?”

    衙门里就属裘叔年纪最大,腿脚还不好,戴果子记得这人天生是馋虫,一张嘴从早到晚吃个不停。他小的时候,还经常问他要果干吃。

    “可不就是他,大人心好,算是白养在那里。不过,他也是验尸的一把好手,那双手从年轻的时候起,也不知道摸过多少死人了。”老拳说得口沫横飞的,见戴果子的脸色很是难看。

    戴果子心里在咆哮,他从那只摸死人的手里讨了多少吃的。以前怎么就没有人告诉过他这些!

    “有死人肯定要验尸,我去找老裘。”老拳很客气的给顾长明行了个礼。这种贵公子打扮的,多少有些来头,曲阳县小地方,得罪不起大人物。

    戴果子没好气的等着后来又来了几个衙役,让他们用装尸袋把三具女尸都给带回衙门。一转头,顾长明好耐心的站在原地等。

    “你要是有事可以先走,我不会把你当嫌犯的。”戴果子巴不得这人早早离开,怎么像快狗皮膏药一样,撕都撕不开,赶都赶不走的。

    “你准备怎么处置这个人?”顾长明的手指向渡船阿六,“这人受了重大的刺激,可能是失心疯了。”

    “到底谁是衙门的人,是你还是我!”戴果子的火气蹭蹭蹭往上冒,对方要是接话,他还能多发作两句。偏偏顾长明像是能够一眼看穿所有人的心思,不温不火的样子,更让人生气。

    “我虽然不是衙门里的人……”顾长明的话没说完,有人匆匆从那边过来了,走得太急,差点脚下踉跄了一下。

    曲阳县主簿孙友祥,远远的就看到长身玉立在戴果子身边的年轻人。曲阳县这些年风平浪静,出了这样的大事,他赶过来的时候,后背一阵阵冒冷汗。难道说是老天爷觉得他安生日子过到头,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这位是?果子出了天大的人命案,你在这里磨叽!老拳呢!你们,你们都昏了头了!”孙友祥推开要装尸袋的衙役,“这些都是什么人,查出来了没有!”

    戴果子面对咆哮的主簿,指着顾长明道:“这一位从头到尾插手要管,大人有什么问题都问他就好。”

    “你又是什么人,官差办案,还是命案,你们这种富家子弟就不要来挤这个热闹了。”孙友祥要不是看对方穿得体面,举止温雅,直接想让衙役把碍眼的一干人等,全部都给拖走,“还有嫌犯呢,渡船阿六呢!都给我看紧了,别让人跑了。”

    “阿六跑不了。”戴果子看着漫不经心,绝对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身边谁在做什么,一点没有遗漏的。阿六的疯癫恐怕不是装的,装没装这么像。他就是好奇,这个黑心的到底见到什么,能直接把人给吓疯了。

    顾长明见主簿也是个急躁脾气,他也不开口解释,从衣袋中取出一块小小的牌子,就这么在孙友祥的眼皮子前晃了一晃。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站的那个位置,戴果子正好看不清楚,正面能看到的就是孙友祥的脸色在顷刻之间变了三下,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原来是这个。”

    顾长明把牌子收起来,依然客气的问道:“主簿大人,我能留在命案现场了吗?”

    “能!”孙友祥也在笑,笑得有些假,“不知道是什么风把长明公子给吹到曲阳县这个小地方来的。来得还又那么巧。”

    戴果子忍不住用尾指掏掏耳朵,刚才这小子自报家门说了姓顾,怎么大人还给他弄个长明公子的外号。一听也不像是善茬,别是朝廷派下来为难大人的。这么一想,他眼中的警惕更重。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原本是来等一个人,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情。”顾长明很简短的把三具女尸大致的情况说明了一下,“你们衙门里的人去找仵作,尸体带回衙门。除了这个失心疯的渡船人,其他肯定还有目击者,必须查问清楚,不能有遗漏。”

    什么叫自说自话,什么叫反客为主,戴果子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偏偏主簿还对他特别客套,连回程的时候,都是让顾长明走在前面,态度可见一斑。

    这个长明公子到底什么来头,还有他给大人看的那块牌子。戴果子低头坏笑了下,真想看看还不容易,他跻身往前,嘴里了一声大人,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没站稳,往顾长明的位置倒了一下。

    然后,一只手神不知鬼不觉的伸出去,被顾长明守株待兔一样,正好拿捏住了。两人对视了一眼,心知肚明。戴果子还龇了龇牙,这小子看着像个读书人,手劲不小,捏得他骨头都要碎了。

    “果子,你这是?”孙友祥见两人初次相见,就这样手拉手的对视,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他没站稳,我扶他一把。”顾长明当然知道戴果子想要做什么,手脚绝对不慢,做这种事情也绝非头一次。可惜,今天遇上的人是他,还没等那只手碰到他的衣服,已经被他拿捏住穴道。

    “果子,还不谢谢公子。”孙友祥脸上写的是,人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们别给老子丢脸。

    戴果子等着顾长明一松手,悻悻然捏着鼻子落到后面,把被捏疼的那只手藏在身后慢慢揉,边走边听他们说话。

    “衙门里是有个仵作,当年那是一把好手。这不是除了生病老死的,没出过人命案,他年纪又大了,我寻思着让他在家休养,用得上的时候再出山。本来以为他这辈子都不用出山,没想到啊没想到。”孙友祥唉声叹气的,最多还有两年,他预备辞官回老家去享清福的。

    “我刚刚听到那个衙役说仵作姓裘。莫非就是京都的那位鬼见愁?”顾长明听着裘这个姓有些耳熟,再往前面想了想,翻出这么个人。

    孙友祥一拍大腿道:“可不就是他。查案的时候得罪了上头,一条腿被打折不能好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周章的,落到曲阳县。我看着是很好的,就留下了。”

    “果然是他。”顾长明没有见过这个人,在翻查旧案中,曾经好几次都有这人的名字。没想到小小的曲阳县,还真是个卧虎藏龙的好地方。

    一行人回到衙门里,孙友祥交代今天出大事,县内小事一律回避改日,让衙役把三个尸袋送到后院,专门等着老裘过来。另外又沏了茶过来请顾长明喝。

    顾长明接过茶盏,低头一笑道:“听家父说起过孙主簿的过往,他只说可惜可惜。”

    戴果子一刻不放松,站在孙主簿身后,听了这句话眼睛都瞪大一圈。原来还有这么深一层的关系。

    “顾大人盛年时就归为提刑官,官名磊落,居然还能记得我这么个小人物,真是为难了。”孙友祥眉宇间倒是一片平和,没有丝毫的激愤。

    顾长明嘴角一动,刚要接话。老拳大呼小叫的进来了:“大人,大人,老裘来了。”

    孙友祥单手掩住额角,没见到这里有贵客,来个仵作都能喊得敲锣打鼓似的。要是真来个了不得的,他这个曲阳县县衙,恐怕连一个像样拿得出手的帮手都没有。

    顾长明反而先站了起来,这位仵作的名气甚大,他还真没想到会在曲阳县遇上。本来以为这一次来得有些不伦不类,如今看来却成了物超所值。

    老拳边喊边架着个人进来了,真是架着。老裘全身软趴趴的不使劲,手里还握着个油腻腻的大鸡腿。

    见衙门里团团坐着几个人,他还客气上了:“早知道人都在,我把整只烧鸡都带来,大家一起吃才香。”

    “老裘,三具尸体,吃完开工了。”孙友祥没有多余的话,拉拉扯扯的,这些人能磨叽到明天一早。

    戴果子听着大人的话,各种别扭。这老裘比他印象里的更加邋遢,身上的衣袍不知多久没洗过,一沓沓都是油渍,怕是平时吃完东西随手都抹在衣服上。

    他下意识侧头去看看顾长明的反应,这人锦衣玉袍,衣冠楚楚的。这会儿见着老裘,不知道要嫌弃成什么样子了。

    戴果子想错了,顾长明的性格完全就是出淤泥而不染。这些年,看了多少尸体,抓了多少凶手,一个仵作的邋遢哪里能吓到他,连死了几个月,全身都爬满蛆的,他都可以面不改色的蹲下来,慢慢研究。

    老裘进来的时候,明明像是没骨头一样。等看到顾长明的瞬间,他就像是被打了鸡血,头也不回的往外跑。

    老拳第一下还没抓住他,衣服太油腻,滑不溜手的。老裘毕竟是个瘸子,没到门口被老拳给摁住了,好不容易抓回来的,怎么能让老小子给跑了。

    “放我走,这里有我的克星在。我不想见到他。”老裘索性把眼睛都捂上,一脸的无赖。

    “他认识你?”孙友祥看着不太对劲,这位长明公子以前肯定没有来过曲阳县。等他再看看顾长明的脸,似乎有些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