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虫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4本章字数:3080字

    “他应该是见过我的父亲。”顾长明大步走到老裘面前,“三具尸体,等你大展身手。等到案子告破,我请你好好吃一顿。”

    “你不是他,他不会这样和人说话,他永远是用鼻孔对着我。”老裘把脸凑上来,“我都老的快进棺材了,他不可能还这么年轻。”

    “你认识的人是顾武铎,我的父亲。”顾长明的手指搭在老裘的手腕上,“这双手要是废在曲阳县,那真是太可惜了。”

    “你小子怎么说话的!我是腿被打断,不是手。”老裘把另一只手高举起来,连带着油花差点没一把抹在顾长明的脸上。

    戴果子在旁边暗暗给使劲,抹上去,最好抹成花猫一样。否则这人看起来就是各种的不顺眼。

    老裘哪里有这个胆子,顾武铎的儿子一样不能得罪:“话是你说的,案子破了请我吃一顿好的,馆子我来选。”

    顾长明嘴角轻挑道:“行,馆子你来选。”

    老裘把鸡腿骨随手一扔,正巧落在孙友祥的官服上。孙友祥的双眉之间皱的都能夹死苍蝇了,心里头反复念叨,查案要紧,先把尸体和这位长明公子一起打发走了才好。

    “我记得裘仵作有一手绝活,一直想着哪天能亲眼见见,今天算是如愿了。”顾长明居然这么会说话,把老裘哄得眉开眼笑的。

    “不是我老头子吹牛说大话,绝活还在,这些年也没有耽误过。”老裘一瘸一瘸往前走,顾长明特意放慢步子在等着他,“说是三具尸体,我今天就露一手。”

    老裘做事有自己的规矩,进了停尸房,把所有人都关在外面。

    戴果子想着他刚才还在啃鸡腿呢,这会儿进去验尸了,那尸体上也是一层油,对这个老裘极其不信任,转头问主簿:“大人,他真的能看出什么?”

    “他能查出很多。”顾长明替孙友祥回答了。

    “我没问你。”戴果子觉得就这人一来,把霉运带到了曲阳县。太平日子过得好好的,说死人就死人,他心里头各种不痛快。

    顾长明被他明面这冲了一句,微微发怔,倒是没有生气。主要戴果子那长相,娃娃脸,桃花眼,一般人还真气不起来,就当是个孩子气的。

    “果子怎么和长明公子说话的,他是来帮忙的。”随着顾长明的出现,孙友祥心里头的旧事像开了闸一样,关都关不住。

    话虽然不能明着说,他心里想的和戴果子往一处去,这顾长明早不来晚不来的,似乎有些蹊跷。

    “帮忙谈不上,正好碰上而已。”顾长明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早看出两人的心思。他本不为了曲阳县而来,索性落落大方道,“孙主簿,我到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我的同门师兄给我留个口信,说是要重要的事情,让我务必到曲阳县来等他。”

    “这位师兄现在何处,要不要我派人去打探打探?”孙友祥果然松了口气的样子,顾长明为私事而来,总好过其他。

    顾长明有意无意的把左手往身后掩:“他也没有说具体在哪里碰面。我想着曲阳县的地方不大,以为很容易就能见面,过来才知道地方虽小,要找个人还是和大海捞针一样。”

    “等这个案子稳定了,我找衙役去找。你说得一点不错,曲阳县就是个弹丸之地,只要你的师兄不是刻意躲藏起来,很快能找到的。”孙友祥再看停尸房的门,老裘咳嗽着出来了。

    戴果子死死盯着他的手,好像比进去的时候还干净了点,那些油水都擦尸体衣服上了?他突然有些同情那三具貌美如花的女尸了。

    老裘顺着他的眼神,朝着他咧嘴笑道:“小果子想着小时候吃的那些零嘴,嘴馋了是吧。”

    戴果子的脸都涨红了脸,像是当着众人的面吃了死人肉一样:“我哪里吃过什么零嘴,你老糊涂了。”

    “小果子一晃眼都长这么大了。”老裘还想要撩闲,被孙友祥一个干瞪眼,赶紧顺回正题上,“大人,尸体都查验清楚。死了五个半时辰,女尸身上没有任何致命外伤,也不是中毒而死。死相没有丝毫痛苦之色,按照我的经验,属于非正常死,死因未明。”

    “你这说了和没说一样!”戴果子心惊的是,老裘说的死亡时间和顾长明说的一致,这小子看起来有些能耐。

    “裘仵作还有没说完的,我准备洗耳恭听。”顾长明多看老裘一眼,老裘想都没想,直接往孙友祥身后躲。

    虽然知道这人不是顾武铎,看着那张神似的脸,他心里头还是会发毛。老子不好应付,这个小子估计也不是善茬。顾家人都是先礼后兵,别看这会儿客气,翻脸不认人的事情绝对没少做。

    “你说话就说话,别盯着我看。”老裘这话一出口,戴果子嗤的就笑开了,这老头还挺自作多情的。

    “小果子,你别笑。等你哪天在姓顾的手里吃了亏,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躲着他们了。”老裘咽了口口水道,“姓顾的眼睛尖,心思缜密,斗不过他们。本来想等会儿和大人说的,既然都问了,我也不能藏着掖着。三具女尸有个共同之处。”

    老裘的手一伸一翻,掌心倒是非常干净:“你们看。”

    戴果子揉揉眼睛,这手里什么都没有啊,让他们看什么呢?

    顾长明眼睛更尖,先一步看出端倪来:“虫卵?”

    戴果子就差把鼻子眼睛都贴在老裘手心,才算是见到了,细小的,黑褐色的小点点。要不是听到顾长明说的,还以为是灰。

    “三个人身上都有相似的虫卵,而且出现的位置都一样。”老裘把耳朵一拉,“耳孔中,眼睑下。我也没本事分辨出是什么虫的,顾家小子见多识广,你认不认得?”

    顾长明对顾家小子这个称呼有些新奇,普通人便是不知道他的身份,见他衣着打扮也是客气喊一声公子的,还真没人这样不拿他当回事。

    裘仵作的年纪摆在那里,要是真算算出道的辈分,估计要比他的师父都早。小子就小子吧,不算难听的话。

    他摇了下头道:“我没有见过这种虫卵。或许可以尝试孵化一下?”

    “这些虫卵都死了,孵化不出来了。”老裘一本正经的问道,“要是大人应允的话,我想开膛破肚,看看她们的五脏六腑里面还能不能看出什么秘密。”

    戴果子吓得差点叫出来,见左右两边的都一脸镇定。原来说老裘有本事,就是有这个本事,还能把人给用刀剖开来研究。

    “这个暂且不急,先查出他们的身份来。”孙友祥也有顾虑。女尸身份不明朗之前,要是解剖开来。回头万一是有头有脸的背景,估计知道真相能把县衙都翻个底朝天。

    “那也行,我先搬回来住。等大人的决定。”老裘拿得起放得下,回头就问顾长明,“说好请我下馆子的呢?”

    “等我和孙大人说两句就去。”顾长明毕竟不是官场的人,帮忙可以,不能替孙友祥做决定。

    “我立时派人前往上游,从今天的水流速度上来算,五个半时辰的位置是哪里?”孙友祥的问题先把自己给难住了。

    “那个渡船的想来是知道的。”顾长明及时从旁提点道。

    “渡船阿六。通天河上的事情,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的。果子立时去找他,问他清楚,从上游飘下来五个半时辰的精准位置。”孙友祥见戴果子不说话,就是一脸为难的样子。方才想起来,渡船阿六已经被吓得失心疯了。

    老裘在旁边问了是怎么回事:“这个不难,就是暂时被吓迷了心,我有办法。”

    戴果子想问问清楚,到底有什么办法,千万别说把阿六的脑袋也给破开来,说不害怕那是为了壮胆。

    顾长明却一个字不问,直接跟着就去了。

    孙友祥给他使了个眼色:“还不过去盯着点。盯着那个顾长明。”

    戴果子马上心领神会,大人原来对这个顾长明不太信任,他一下子心情好了不少。就说嘛,好歹是他的干爹,他看不过眼的人,干爹怎么会放在心里。

    要他说,没准顾长明知道三具女尸的事儿,刻意在这里等着的。

    等他再见到阿六的时候,吃惊不已。这才多久的功夫,阿六简直像是变了个人。虽然被关在牢中,双手却紧紧抓住了栏杆,眼神凶残狂暴,要是放出来能见人就咬。

    “不是说失心疯?”老裘刚才走得近,差点被阿六拽过去,扣住脖颈。顾长明眼明手快把他拉扯回来,衣袖却被拉扯掉一长条。

    阿六低头看看破衣料,咧开嘴冲着他们舔了舔舌头,牙齿都快要龇出来了。

    “不对劲,这不像是失心疯啊。”老裘捂住胳膊,真是好险。刚才要是慢一点,直接见血了。

    “是失心疯,不过是另外一种。”顾长明不退而进,站在了牢门的正面,双眸蕴光看着阿六,“你要是不变着法儿,我还大意没看出来,你从头到尾就是装疯。”

    阿六明显愣了一下,被戴果子全看在眼里。他暗暗冷笑,人命案虽然没遇到过,这种装疯卖傻的可没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