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血手印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4本章字数:3157字

    戴果子直接拿了身边狱卒的钥匙,把阿六的牢门给打开了。

    阿六还没反应过来,戴果子一把过来按住了他的脖颈,后脑勺被扇了几巴掌,比在河边下手都狠。

    疯子也怕疼,阿六刚想挣扎着叫唤官差打人,听到一个女子阴测测的声音:“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取我的性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阿六本来心虚,听到年轻女人的声音腿都软了,想要装什么都不像了。

    反而是一旁的顾长明看得反应不过来,这是曲阳县的县衙大牢,哪里来的女人。刚才那两句话分明就是戴果子嘴里蹦出来的,他见过会变声音的,没见过能变得这么自然。

    更何况,戴果子明显还在气头上,丝毫不影响他改变声道的本事。顾长明脸上很镇定,心里头想的是,不知道这人是只会这一招,还是学什么像什么。

    如果是后者,那也算是一种天赋了。

    “不是我杀的你,我见着你们的时候,你们已经是尸体了。”阿六在戴果子的手底簌簌发抖,他摸过的,那根本不是活人的体温。

    “不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装疯?”顾长明不等他回答,往下顺着说下去,“那是因为你以为没有人会知道,在这些女尸身上做了更不堪的事情,随即发现自己有哪里不对劲了。”

    如果说刚才阿六是被戴果子吓得失魂,这会儿被顾长明彻底说破后,他整个人都瘫软下来。要不是戴果子紧抓住他的衣领,能趴在地上,软成一团。

    “我,我真的就是看看她们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其他的再没有了。”阿六常年在通天河上渡船,还是有不少忌讳的。

    哪怕三具女尸都年轻貌美,他不会有见色起意的念头。这种落水鬼最会找替身,万一被她们给附身,别说是渡船了,以后根本连河边都不能接近,

    阿六把尸体从头到脚都给摸了,别说金银了,连一件首饰都没有,挽头发的是几根鲜红的丝带。他连喊几声晦气,更晦气的事情还在后头。

    “先把我松开,我什么都告诉你们。”阿六等戴果子一松手,抓紧脱衣服。

    戴果子看他一身黑皮黑肉的,差点气得鼻孔冒烟,想要重新把他按住,都被关进来了,你老小子还给我来这一套!

    听到顾长明喊了一句等等,戴果子伸出去的手又悬在半空中。

    阿六已经三下五除二,把上衣全扒干净,露出精瘦的上半身。

    顾长明知道内有蹊跷,所以看得越发仔细。阿六后背脊从脊椎第三节骨节开始,皮肤变成鲜红的颜色,腰部以下又恢复了原状。

    “你自己怎么发现的?”顾长明见大片的,皮肤红得不正常,就像是直接被扒了一层皮,露出底下的血肉。

    “疼,疼得像是被火烤着燎着,就算跳下河去泡着,丝毫没有用。”阿六看到他们眼底反应,“这东西还会长,一开始的时候只有手掌大小。

    戴果子刚才还说这个印记的形状有些奇怪,被他一说能看出来,分明就是一只人手的形状:“不会是你的手吧?”

    “一比对就知道的。”老裘看骨架筋肉,那是行家里手。他让阿六把双手翻过来,看一眼再绕到其身后,“没错,就是他的左手。他的中指指节受过伤,再长好的会比其他手指粗一些。”

    阿六苦着脸道:“我也没有想明白,我的手纹怎么会跑到自己后背去了。”

    “这印记要是长满他整个后背,估计他也活不成了。”老裘眉毛一挤,“你们别看着我,我只会看死人,活人的病痛治不了。”

    戴果子像是自言自语的:“这东西应该就是因为他摸过尸体,才会长的。你刚才也摸了。”

    老裘原地跳起来,破口大骂,说戴果子故意咒他。哪怕他也摸了尸体,那能一样吗,他是为了替死人查出真凶,要是还能报应在仵作的头上,这世上就没有人会干一行了。

    阿六在他的骂声里,眼神越来越绝望。刚才提着一口气装疯,后背那种烧灼感似乎还能忍着,这会儿就像是把他整个人都架在火堆上,很快连五脏六腑都要烧糊了。

    “要么把后面的皮扒了,或许能保命。”戴果子把双手往胸口一抄。阿六明明第一个发现尸体的,装疯卖傻,妨碍官差办案,就该给他点教训。

    阿六吓得左看右看,目光停留在顾长明身上。要说救星,估计就这位锦衣公子看着像好人了。

    没等他爬过去,顾长明开口了:“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试试的。”

    阿六哆嗦着道:“我,我要是说知道她们是从哪里飘来的,你们能不能保住我性命。”

    这话说到点子上,渡船阿六虽然走的是曲阳县的渡船。毕竟这些年都在通天河里求生活,对水流的速度,走向,整个曲阳县里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

    顾长明走到他身后,伸手点了几下:“死罪能免,活罪难逃。我应允你能保命,你把所有知道的一五一十全给我说清楚。”

    阿六要一碗清水,戴果子倒了给他,见他拉长着脖子喝了大半碗,用手指蘸着剩下的,在地上画起来。

    戴果子差点一脚又要提上去,老子给你喝水,你给老子鬼画符。

    顾长明却蹲下来,看得非常仔细。

    老裘赶紧从后面拉了果子一把,阿六画的是通天河的走向图,小果子就别添乱了。

    阿六一心要保命,画得很快,边画边小心翼翼抬头看顾长明。

    顾长明面如冠玉,一点表情没有,看得阿六心惊胆颤,不小心手指一滑,画到别处去了,赶紧趴在地上用衣袖擦了继续画。

    “他要把通天河全画出来?”戴果子没那么好的耐心,八百里的河床能画到他把牢底坐穿。

    老裘翻了个白眼,孙主簿太宠小果子了,该学的一点没有,性格一无是处,好苗子都给养歪了。

    阿六画到一个点停下来:“这里,就是这里。唐县附近,通天河从十八渡转入支流,这个季节,水流缓慢,这些尸体又是漂浮在水面上……”

    戴果子不等他的话说完,直接跑出去对外面等着的衙役说了唐县两个字,抓捕凶手宜早不宜迟,半点不能耽搁的。

    顾长明盯着那条水路图看了许久,缓缓站起来。

    “我真的什么都说了,没有隐瞒啊。她们,她们打捞上来的时候,就像是还有气的,真死了这么久?”阿六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顾长明的裤脚,“那肯定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你没有这个本事。”顾长明大步流星往外走,“既然我保证了你能活着,等我要等的那个人到了,他能够医治你的。”

    县衙的动作很迅速,从顾长明这里得了精准的位置,老拳带着四个人,骑着好马,加鞭而去。

    说好了来回不超过两个时辰,顾长明刚要松口气,等衙役回来,线索一确定案子就算破了,他也没有白露这个脸。

    孙友祥被戴果子缠着问,怎么以前从来没听过说和提刑官是同窗的事情。他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顾长明就在外面,你这样子像什么样子。人家都已经是提刑官了,我还在曲阳县做个小小的主簿,旧事不提也罢。”

    “那你对顾长明这样客气,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真以为自己是神探了。”戴果子气得腮帮子都鼓鼓的。

    孙友祥笑了笑,抬手摸摸他的头顶:“以后你就知道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天子脚下哪里是什么人都能混得风生水起的。”

    戴果子看着大人的笑容,好像有点明白了。

    顾长明被单独安排在外面,他是个耐得住性子的,坐着把到曲阳县以后,见到的零零种种回想了一遍,顺带能够打发时间,右手手指随便也沾了点茶水在案几上画了一条水路图,忽然像是被什么戳到,差点没猛地跳起来。

    本来顾长明一心想要查出那个抛尸点,等阿六真把位置圈出来以后,他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唐县离此处不算远,水路通常要比陆路慢得多。

    凶手有必要挑选这么相近的位置,故弄玄虚吗?

    他本来咬定五个半时辰,看的是尸斑。定下心来再细想,三具女尸看起来太整齐了些,衣服裙带一丝不乱。阿六的口供里,他对那些女尸的衣物也没有细心整理过。

    死亡时间不代表抛尸时间,如果对方杀了人,等五个时辰,就在附近扔进水域的话,那么得到的效果是完全一致的。

    如果是这样,凶手必然还在曲阳县,用手段让他们去唐县扑个空。唐县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顾长明感到后来冒出来的想法,似乎更加能说得过去,后背起了一层冷汗,急忙去找到孙主簿。

    “已经带人过去了,半途喊不回来。哪怕是扑个空也没什么。这样才更加能够证实你的想法。”孙主簿反而让他宽心,从这里骑马到唐县,花费的时间不算多那边的主簿与他相熟,会协助办差的,“我一开始想说,哪怕是尸体怎么能在通天河中漂浮五个多时辰,还能保证都流到相同的位置让阿六给截住,兴许是巧合了。”

    顾长明听了这话,俊脸微微一红,他就是分析的太顺畅,没有人提点,有些自以为是了。

    孙友祥等在这里才开口,要让他长记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