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一视同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4本章字数:3089字

    戴果子和柳竹雪眼见着数十个人,用一种恨不得脱了鞋迎面狂奔过来。柳竹雪差点被挤倒在地上,戴果子想要扶她,手指碰触到她的后腰,被她一把给拍开了,外加瞪了他一眼,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吗?

    戴果子还是真的不知道,他从小没有爹娘。孙主簿虽然是他的干爹,一个中年老鳏夫哪里会和他说这些。后来在市井中戏耍玩闹的,戴果子才大概了解那么一点点。

    市井是市井,柳竹雪会的那一套,他依然懵懂无知。

    柳竹雪自然知道他是没有恶意的:“这些人到底怎么了,像是见鬼了一样。”

    戴果子回头问身高马大的郑和,长得高看得远:“你见到顾公子了吗,他在哪里?”

    “没见到,这么多人,哪里看得到顾公子。”郑和想要跳起来看个究竟,又怕人潮把他给推倒,然后直接踩踏过去,和看热闹相比,保住性命才更重要。

    “他肯定在里面,在离尸体最近的地方。”戴果子没有多想,一把握住了柳竹雪的手腕,“我们先进去,进去了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竹雪情急之下,只能跟着他跑。跑出十几步以后,她脚下运用的是峨嵋派的轻功,反而变成她在带路。戴果子感觉自己脚底生风,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

    “他在那里,我看到他了。”柳竹雪以为前面会有更多的人,到了顾长明面前才发现,只有他和地上的尸体。

    “怎么回事,看热闹的百姓,你用什么办法驱散的?”戴果子赶紧放开柳竹雪的手,他好像怕被顾长明看到两人之间会有亲昵的小举动。

    顾长明蹲在女尸身边仔细查看,头也不抬地冷静答道:“我说这些尸体都有剧毒,阿六已经被感染。目前没有人能够医治,不知死活。”

    “阿六是谁?”柳竹雪一眼看到地上的女尸,“她真的死了吗,看起来就像活着一样。”地上躺着的女尸,除了衣裙和头发是湿漉漉的,皮肤似乎带着微微红晕,要不是她听说了是尸体,肯定会以为只是暂时睡着了而已。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居然让她遇到了,她双脚往前一连走了好几步。

    “我说你又不是官府的人,在这里凑什么热闹。你没听他说吗,阿六被感染以后全身痒得恨不得把整张皮都撕下来。”戴果子看到柳竹雪眼中的晶亮,发现自己心情很不好。明明是他辛苦把人带过的,一见到顾长明,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怎么和我没有关系,我虽然不是官府的人,我好歹也是受害者之一。”柳竹雪说得振振有词,非常有道理的样子,“我才来曲阳县两次遭人黑手,你们官府的人没有办法,我只能自己来查清楚。”

    “我们怎么就是没有办法了。”戴果子想说这个女人说话太气人,一棍子打下来,不但是他脑仁疼,连主簿大人也一起打击到了。他可以忍受别人看不起他,说他的不是。孙主簿在他心里却是神明一样的存在,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

    柳竹雪一直见他笑脸迎人,直觉这人好说话,对戴果子没有像在顾长明面前那么拘谨。如今一句话,戴果子的脸色都黑了,她要是不收敛的再往下多说一句都是错。

    她下意识的往顾长明身边靠了靠,尽管那边有具尸体。她胆子要比一般的千金小姐大得多,死人是不怎么害怕的,况且还是这么美的尸体。

    “你没听到我的话吗,不要过来,回到果子身边去。”顾长明一视同仁,没对她特别客气。他查案的时候,不需要闲杂人等在旁边,他甚至觉得两个人有些吵。

    戴果子嘴角挑着点坏笑,看着柳竹雪吃瘪。大小姐要把命案现场当成是闺房后的小院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他紧接着还确定了一点,顾长明不是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反正顾长明看女尸和看柳竹雪的眼神没有多大的区别。

    想到这里,戴果子的心情明朗,好心提点了一句:“我说你别急着查案就用手去碰触尸体,阿六身上的东西老裘还没研究出来是怎么沾染上去的呢。千万不要一个没治好,又搭进去一个。”

    柳雪竹不知道前面的案情,听戴果子说得越发好奇。不过顾长明板着脸的样子,让她不敢往前蹭,很听话的数着步子往后退了七八步,确定已经站到安全的位置才站住脚。

    “我知道,不会这么鲁莽的。”顾长明谨慎的从衣袋中取出一副鹿皮手套,慢慢带上。鹿皮质地严密,一般的毒素渗透不进去,比较安妥。他的手指修长,戴手套的时候也在想着重要的事情,微微仰着头,侧影如峰峦起伏,丰神俊秀。

    戴果子真想把柳竹雪的眼睛遮起来,看过这么好看的,以后还要不要看别人了!他的小聪明厉害,连忙转移话题:“柳姑娘,你刚才不是问阿六是谁吗?”

    “对,你们说他也中了毒,和我是一样的情况吗?”柳竹雪虽然多看了顾长明几眼,心底里夸了好几句。依然很想多了解些曲阳县在她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骇人听闻的案子。

    “和你不一样,他是通天河这片河面上渡船的。前几天,他正在靠岸休息,忽然见到一具女尸顺流而下,飘到了这里。”戴果子口齿伶俐,说得绘声绘色。他还偷偷存了个心眼,边说边慢慢移动脚步。柳竹雪想听故事,一颗心都快被吊起来,不知不觉也跟着他转向,视野中基本已经看不见顾长明了。

    “阿六的话不能全信,我总觉得他隐瞒了重要的事情。”顾长明查看完尸体,和前三具差不多,没有任何致命的伤口,剩下的只能等裘仵作动手了,“他已经受了这样的苦头,还不敢说出来的事情,想必对他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尸体上有什么吗?”戴果子顾虑到姑娘们一般都害怕虫子,没当着她的面把虫卵两个字说出来。

    顾长明显然也考虑到了,很心领神会他的细心,朝着戴果子点点头道:“也有,裘仵作不是说拿去研究,研究出什么了?”

    戴果子摇摇头,今天一早临出门的时候,见裘仵作还窝在那里不停喝酒。哪怕这人当年是相当厉害的高手,在酒坛子里泡了十来年,也已经孵化成一条老酒虫,本事也所剩无几了。

    “把尸体带回县衙去。”顾长明长身玉立,背手站在通天河边,放眼而望良久。

    胡文丘和郑和交换个眼色,把带来的裹尸布往女尸身上裹好。两人手法娴熟,一点没有碰触到尸体,一个抬头一个抬脚的把尸体带走了。

    “喂,你想什么呢?”戴果子见顾长明不动,他不能独自离开。旁边的柳竹雪还很有耐心的等着,显得他这个人更有些多余。

    “你和柳姑娘回去。她如果没有更好的地方去,就先待在县衙里。”顾长明决定要马上沿着通天河一路而上,有些事情绝对拖不起了。

    “你呢,你不回去了?”戴果子一看这架势,是想扔下别人,自己去查案抢功劳了。作为孙主簿的干儿子,曲阳县的第一捕快,他怎么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立刻跟了上去,“我们一起过去,要是有个万一也好有照应。”他不等顾长明拒绝,把想好的理由搬出来,“你也看到了,案情牵涉的人多又复杂,不是凭借武力能够解决的。多一个人多一分力,我的武功虽然不高,胜在人头熟,方便四处打点,不会走歪路。”

    顾长明一想,这番话很有道理,戴果子毕竟是曲阳县的捕快。他虽然插手不少悬案,在这种小地方绝对不如一个捕快吃得开,一开口就是外乡人本身就很吃亏的。只是旁边还多了个柳竹雪,让她一个人回县衙好像有些危险。途中万一再出事,他们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早知道这样,刚才送尸体回去的时候,把她一起捎带着离开就好了。

    柳竹雪见两个男人的目光都在看着她,她把手中的融雪剑握紧道:“没有什么的,我也可以跟着你们一起的。”

    “不行!”顾戴两人异口同声的拒绝了。带着她来看个尸体已经是最大的底线了,再带着个什么都不懂的千金小姐去查案,像什么样子。

    “你们别这样看我,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都说了,我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师父教我很多的。”柳竹雪一心想说服他们。她能走能打,完全不用别人照拂的。

    戴果子的声音不大不小来了一句:“要是真学得很多,会两次都上当吗?”

    柳竹雪的俏脸红了:“我心肠好才会上当,这样不行吗,如果真遇上坏人,我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顾长明不想再浪费时间,一味争执下去,三个人能在通天河边上呼呼呼的吹上半天冷风,还是一事无成。他是当机立断的性子,转身往前就走:“既然都说开了,想一起去的就跟上。中途谁敢说走不动了,我把这走不动的直接扔进通天河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