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绯衣少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4本章字数:3004字

    戴果子倒吸一口气,绯衣少女果然和前面四人一样长得容貌艳丽,而且更有异域风情。她像是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娇俏的侧过头来想要再听一听。也就是这样一个小动作,半边蜜色柔腻的脖子暴露在几个人的视线中。那皮肤底下不知道藏着什么,在飞快的蠕动着,让她的神情又是痛苦又是舒畅。

    “她身体里面有蛊虫。”顾长明在寸细那里大概听了关于蛊虫的情况,再看到眼前这种诡异的场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要靠近过去。”

    “那些人都是中了她的毒手?”戴果子咬了咬牙,他们一心想要来救人的。为什么受害者还会害人,那些衙役中招的瞬间,不知道会怎么想,估计能把他们都连带着一起骂个狗血淋头。

    “是她放倒的,不过不能算毒手。”顾长明依然按住戴果子的肩膀,“看她会怎么做,不要冲动。”

    “我不会冲上去送死的。”戴果子自己估量着武功也就比外面躺平的那些稍微好一点,人家毕竟七八个呢。他过去估计就是下一个中招的,“她知道我们是为了来救她吗?”

    “她听不懂我们说话。”顾长明的视线从对方的发饰,衣服,配饰,一路看下来。到底是哪个人想出来的,他还真是根本看不出对方的来历,哪怕是最小的线索都被这样一身的装束给彻底抹杀掉了。

    “寸细不是听得懂吗?”戴果子不相信,抬高声音道,“我们是官府里的人,不会伤害你的。你最好把双手背负在后面,再慢慢走回来。”

    绯衣少女眼睛一弯,笑得像银铃般清脆好听。她这一笑,皮肤底下的东西也感应到了,速度更快,有几次推动到她的下颌骨上面,在粉嫩的脸颊边,留出弯曲的痕迹。

    “好吧,你说中了,她听不懂。”戴果子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好笑的。

    “等一下,她要开口。”顾长明其实一直保持着十分的警惕。对方的行为举止都在他的预料之外,每一步都随时可能脱离开正常的轨道。

    绯衣少女双手举起来,高过头顶,嘴里飞快的吐出一段谁也听不懂的句子。每个音节都很好听,但是听不懂。顾戴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无奈。她继续在往下念,身体在原地开始旋转。尽管脚底的石块上又湿又滑,她那双穿着绣花鞋的脚,能够稳稳站立,轻盈踮起脚尖。

    “她会武功。”戴果子开口,却见到顾长明皱紧了眉毛。也不知是几时培养出的默契,他居然看出顾长明是让他不要说话,赶紧闭上嘴。

    绯衣少女自顾把长长的话都念完,双手收回到胸前合十,眼帘半垂,眼观鼻比关心,那一脸的表情真是虔诚。然后当着他们的面,她的双臂一展迎着河面跳了下去。

    顾长明做了件奇怪的事情,他飞起一掌先把戴果子朝着反方向击飞起来,自己跃身而起,似乎想要在对方落入河面的瞬间,能够把人救上来。

    戴果子胸口中掌,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身体在半空中画出一道弧线。他还以为连顾长明都被蛊术迷了心眼,就像那时候的柳竹雪一样。这会儿可没有武功更高的人可以来救他。他双眼一闭等着身体落地,伤重吐血。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戴果子落下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疼。最多就像是一时没坐好,从椅子上摔落到地上的那点震动。戴果子边揉边起身,视野中已经完全看不到顾长明了。

    这是生怕他跟上去碍事,所以先把他送到安全的位置!戴果子站起来的时候,足踝还是扭了一下,心里是各种气,一嘴的骂骂咧咧又往回走。在顾长明的眼里,他就如此不堪,如此没用!

    等他走近了一些,越发心惊胆战。刚才看到绯衣少女站的石块满是青苔,那么青苔都去了哪里?石块上一片灰白颜色,要是他没有来过,那么最多以为是被河水反复冲刷后的结果,根本不会想到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如果可以把大面积的青苔用特殊办法消除,那么紧追过去的人,会不会也像那些青苔一样消失?

    戴果子站在那里,识趣的没有往前迈腿。他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口,砰砰砰跳得异常激烈。

    顾长明呢,顾长明又去了哪里?

    和戴果子猜测的几乎吻合,顾长明的观察能力奇强。他不让戴果子说话,是因为生记硬背的把绯衣少女说的那一番根本听不懂的话,完全默背了下来。如果回去以后,问一问寸细兴许还能翻译出大半来。哪怕是寸细都不知道,早晚还是会遇到此女的同乡。

    戴果子看到的是少女皮肤底下的异动,而顾长明看得更加透彻。绯衣少女的手势,举止,都像是在做一个仪式,十分认真的仪式。她能够把外面的衙役无声无息的放倒,也可以有办法让他们不能接近。

    顾长明看到的是她脚上的那双鞋子,本来和她身上的衣裙一样颜色,为什么正在用种肉眼看得出的速度在慢慢变淡。等仪式近乎完成的时候,那双绣花鞋连带着鞋面上的丝线全部褪色成了极淡的粉红色。他不仅要想,如果是他和果子同时踏上那块石头,会发生什么?

    所以顾长明肯定是要救人的,他更不想看到戴果子受伤,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能够停留的时间不过刹那。他才会在跃身与绯衣少女同时落水的时候,一掌击飞了戴果子。

    前面四具女尸如果都选择了差不多的方法,那也没有听到事后有人在河边出意外的消息出来。顾长明猜测她们留下的那种保护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就像是在她们身体里的虫卵,在她们死后没多久也会跟着统统死去。

    顾长明的身体落入通天河的瞬间,手已经抓住了对方的手臂。他愣了一下,对方死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却对自己的判断很相信,活人还是死人,他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呢。顾长明看到她面带笑容跳入河中,那么在入水的时候,为什么她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顾长明抓住对方的身体,不管是怎么死的,也要先拖上岸再说。拉了几次,他诧异的发现自己的力气不够。从几时开始,他的臂力还拖不起一具女尸。

    在河水中,顾长明双眸凝神,见到女尸的前方河水中,像是被白色的染料画出一条缎带般的长线,又像是在前面指路的标识。而女尸在河水中,跟着这条长线不偏不倚的在河水中浮动向前。

    即便是顾长明松开了手,女尸也不会再往河底沉下去,反而更顺畅的漂浮到了河面上。他在水中折转身体,往下潜了两尺。由下而上观望,女尸底下也有一层这样的白色,正好托抚着她,送她前往目的地。

    等到顾长明在破水而出的时候,看到戴果子正在沿着河岸线跑,跑得还真不慢。

    “顾公子,你没事吧!”戴果子是真着急,孙主簿已经被浮尸案搞得焦头烂额,真的再不能赔一个提刑官的儿子在曲阳县了。如果对方只是武功高强的恶人,他大概还不会这样没有把握。

    天知道,这些异域女子吃错了什么药,全部都跑到通天河这里来跳水自杀。对!唯一的好消息是可以肯定她们是自杀,没有凶手,没有下毒,什么都没有。

    “没。我跟着她先。”顾长明到底是在水里,不像他说话这么通畅,尽量简短。如果最终的目的地是阿六发现尸体的地方,那么还要游挺长的一段距离,这会儿是逆流的水势,天气又冷,整个人泡在通天河里,其中滋味只有自己了解。

    “那我先到前面去等你。你自己小心。”戴果子用双腿跑的,速度能稍微快一些。他也想到女尸会停到哪里,不如先到那里等人等实体。阿六的船还被官府扣押,停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兴许可以用那艘船去帮帮忙。

    那些前期被安排百步一人的衙役,认出戴果子,再看到顾长明在河里与女尸几乎是同步往前推进的样子,下巴差点都要掉下来了。

    顾长明心里盘算的却是,原来要离得这么近,而且先看到戴果子,再想到来看河面,才会有人注意到河里有两个人,一个活的一个死的。那么前面的四具女尸一路飘过来,都没有找到目击者,也能够说得过去了。

    他整个人都泡在冰凉的河水里,脑子却异常的清楚,可以把一些疑点先解决掉。最大的问题所在还是此女临死前,说的那一番话,这才是能够解开她们自杀原因的线索。

    戴果子果然先找到了阿六的那艘船,船板上还贴着曲阳县县衙的封条。别人不敢动,他可不管的,三两步登上船,转身用匕首把绳索割开,找了长篙来,有样学样把船给撑得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