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告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5本章字数:3055字

    戴果子学东西很像样,一开始船身晃动,他差点一头栽进河水里。顾长明不是本地人没有这种忌讳,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掉通天河里的。据老人说,掉进通天河,最少要走半年的霉运。

    最近已经够流年不利了。戴果子左摇右晃的稳住身形,把手中长篙拿捏在手,控制渡船向前。他低头看着顾长明,离得近了,不禁诧异问道:“河水里面是什么?”

    这么明显的包围着绯衣少女,戴果子还不知道对方已经死透了。他能够看到的就是一层人形的白色漂浮物,好似一片巨大的树叶在底下托着人。

    “她跳下河的时候,皮肤底下的那种东西。”顾长明内力再好,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泡一段距离,体温急速下降,脸色不会好。

    戴果子更担心他逞强,回头病倒在曲阳县,用力把渡船撑过去,把长篙递了过去:“要不要先救她?”

    “她入河的瞬间已经死了。”顾长明亲手确认的,不会有丝毫的差池,“我明白为什么前四具女尸肚子里没有积水。她们像是算准了最精确的时间。”他真想让裘仵作和寸细都过来看看,这一系列精巧的设计到底出自于谁手?无论对方是敌是友,顾长明也必须承认对方是个精通计算的高手。

    “什么,她又死了!”戴果子还想说好不容易有个活的人证,虽然听不懂说什么。不是还找了个寸细过来,没准翻译翻译就能明白她们为什么要选在通天河自杀了。通天河八百里,还非要选了这一段流域。如今看起来,是没有这种可能了。

    顾长明单手在竹篙头上一撑,戴果子看着竹篙被压下一道弧度,然后借以竹子特有的韧劲,把顾长明高高弹起到半空。等湿漉漉的落下时,顾长明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

    “死人很重的,我来帮你。”顾长明的双手一起按住竹篙,他没有让戴果子放手,两人四手用竹篙把女尸同样弹起,顾长明飞身一抓,女尸同样落在了船板上。

    “你倒是一点不怕。那个阿六不是传染了蛊虫,这会儿估计性命不保了。”戴果子重新把渡船往岸边撑回去。

    “对于没有恶意的人,她们根本不会下痛手。”顾长明说的是在河岸边被放倒的那些衙役,尽管暂时昏迷,他知道不会有生命之忧。而且绯衣少女与他们言语不通,那点笑容却丝毫没有要害人之意。阿六的怪症只能说是他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了。

    岸上有人渐渐聚拢过来,戴果子抬眼先看到的是孙友祥,应该是守在岸边的衙役及时通风报信,把主簿大人给请过来。他虽然可惜绯衣少女终究没有保住性命,还是偷偷松了口气。至少孙主簿能够避嫌,不用为这些尸体搭上乌纱帽。

    然后戴果子又看到了柳竹雪,柳竹雪明明按照他说的,赶去要与他汇合的。两头跑都是落了空,这个戴果子像是条滑腻的泥鳅,压根抓不到人在哪里。

    柳竹雪担心顾戴两人的安危,总觉得案情过于诡异,不能用常情来解释。如今见两人好端端的同时出现,尽管还在生戴果子的气,嘴角依然透露出一丝笑意。

    “那个寸细,你不找个人看着,别是跑了。”戴果子想想寸细还有些用处的,要是一时半会儿没看出开溜,岂非可惜。

    “不会跑的。”顾长明从头到脚都是湿透的,依然不减其丰神俊朗的气度。身边的戴果子看得眼热,憋着口气没地方宣泄,只能把视线强行从他身上撤离开。

    “大人,只带回这一具尸体,没有活口。”戴果子跳上岸,遗憾的向孙友祥回话,“我们想保住她性命的,还是没有成功。”

    “自杀还是他杀?”孙友祥这样镇定的性格,声音中微微发颤,像是在等着老天爷的定夺。

    “是自杀,纯属她们自己找死了。我和顾公子都是人证,看着她念念有词,又服了毒药再跳河的。”戴果子见旁边还有不少文官的,把蛊虫两个字暂且从嗓子眼里又给咽了回去。他只简单说是服毒,反正旁人看起来,死尸的样子都差不多。

    孙友祥和戴果子飞快的交换了眼神,明白其中还有可以商榷之处,当即命令其他衙役用白布把尸体裹上,带回县衙再做处理:

    “顾公子落水了吗?这样的天气,身体再好也扛不住河水的寒气,也请一起回县衙,让老裘替你煎一贴驱寒的汤药。”

    戴果子用手肘捅了捅顾长明的胳膊:“裘仵作给你煎药,你敢喝吗?”

    顾长明低头一笑道:“裘仵作的医术也算不错,我敢喝的。”他踏前一步又问道:“孙主簿,我带回来的那个寸细呢,他可还留在县衙中?”

    “留着呢,和老裘特别谈得来。说起来真是奇怪,顾公子离开的时候,阿六就剩下一口气的。你走后不久,他又重新缓过气来,这会儿没事人一样,在帮着老裘再重新翻了一遍尸体。”孙友祥明显是肩头的重力一泄。这次戴果子动用上唐县的人脉,用的还是曲阳县的名义。他做好准备,如果真是有连环杀手,作为一方父母官难辞其咎,只能辞官回乡了。

    “阿六活过来了?”顾长明眼睛微微一眯,倒是没觉着有什么特别。寸细不是也说自己是善用蛊虫的高手,要是顺手给阿六解开,人也罪不至死的。

    “这里风大人多,先回县衙再说。”孙友祥一招手,还给了他们两个特殊待遇,让他们坐上一辆牛车,可以稍许休养调整。

    戴果子半点不客气,还先一步爬上去。顾长明上来的时候,迎面一股潮湿的水汽,戴果子捂住鼻子半转个身过去:“你当时跳就跳了,还一掌把我打飞做什么?”

    顾长明丝毫没有架子,上车学他的样子,往另一边大手大脚的躺平。要说撑住一口气破案,他是能够做到。如今差不多水落石出了,才发现连轴转以后有多累,全身的骨头都咯吱作响,好像在抗议。

    “当时吃不准是什么状况,怕你跟着跳下去会有危险,而且岸上需要有人留守。”顾长明的选择没有错,戴果子不是还找了船来接他。绯衣女尸出水,那一层白色的漂浮物仿佛也跟着失去了生命,慢慢沉入到无底洞般的通天河河底去了。

    “这边案子破了,我陪你去天香阁蹲点,把你师兄给蹲到啊。”戴果子朝着他挤挤眼,“哎,你这个是什么表情,不会是把你来曲阳县的首要目的给忘记了吧?”

    顾长明苦笑一下道:“你不说,我还真的要把师兄给忘记了。”

    “天香阁没有消息,没准他还在路上。”戴果子双臂往上一震,“你放心,曲阳县就这么大,该关照的地方都给你关照过了,绝对不会过门不知的。”

    “我是想我来曲阳县也好些天了,他当时传给我的口讯那么焦急,如今不见人影,不要是中途又出了其他的意外。”顾长明把双手摊开在自己的眼前。他大胆了一下,在河水中的时候,碰触过那些白色漂浮物。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其他的状况。

    戴果子听他一说,连忙坐起来,嫌弃的离他有多远就多远的。阿六后来差点把自己一整张皮都给挠下来的样子,让人心里想到就会不舒服:“你万一也得了那样的怪病,柳姑娘该怎么看我们!”

    顾长明被他反问的,竟然无言以对。那些漂浮物摸起来就像是普通河面上的浮萍植物,有些柔滑的从指缝间流过,没有特别可怖的感觉:“不会的,你看裘仵作验尸都几次,摸尸体比阿六可勤快多了,他不是什么事没有。”

    “他是一只在死人堆里泡着的,蛊虫也不想和他多有接触。”戴果子还是替顾长明担心,“你身上痒不痒?”

    “不痒,就是衣服都湿透,非常不舒服。”顾长明说得是真心话,等马车一停下来。他推开车门下来,还有衙役过来领路,请他去后院沐浴更衣的。

    “郑和,就他有这么好的待遇啊?”戴果子嚷嚷着爬下来,“你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也太明显了。”

    “哪里是我的主意,主簿大人临去河岸边的时候就关照好了,说你们回来没准都要洗一洗的。特意让人把热水烧好,浴桶都洗刷干净,皂角还是我刚出去买回来的新货色。”郑和才不敢接戴果子扣过来的大帽子,“看两位的样子,案子告破了?”

    “嗯,破了,自杀,没有凶手。”戴果子轻描淡写一句话,发现顾长明站在那里,像是专心在听什么,脚步都挪移不开了,“你比我还需要去洗个热水澡,怎么了?”

    顾长明站的是县衙院墙的一角,他听到有两个孩子的声音,似乎从前面拐角传过来,还连带着拍球的节奏:“一击鼓,草木生,二击鼓……”

    “走啦,顾公子别让我们三请四请的行不行。”戴果子仗着和他这几天混得熟稔些,拖过顾长明的胳膊,把人往前带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