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灯下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6本章字数:3100字

    戴果子在福天苑停下马车,立刻有人过来打点。那边顾长明也下马,脚步微微一停,抬头目光明亮。

    “柳姑娘,你回来的时候应该没有时间通知府上消息吧。”顾长明观察敏锐,只是没道理他刚刚回到开封府就被人盯梢。

    “没有啊,我都不敢回去。”柳竹雪下车,发现顾长明神情肃然,“父亲知道我回来了,怕我跑了着人来抓我?”

    “对亲生女儿没必要这样,这些人是冲着我来的。”顾长明都没把戴果子算上,一个十几年没出过曲阳县的小捕快,需要这么大的阵仗吗?越是嗅到周围气氛紧张,顾长明越是担心师兄出事,顾不得其他,硬着头皮也要往里冲了。

    “你,你不会身上还背着案子吧?”戴果子一听不对劲啊,顾长明顶着个神气活现的头衔,压根没人会对其生疑。

    戴果子毕竟也是衙门里办差的,来者是官是贼还是能够瞬间分辨清楚的。这些人分明就是官差,就他眼睛能看到的,至少有七八人,还有那伪装潜伏看不出来的。

    所以,他们一进开封府就被官差包抄了。

    “不管发生什么,你等下带着柳姑娘走。再不济,她带你回本家,有柳大人的官威在,一般人误伤不得你们。”顾长明很镇定的部署,“走散了以后,记得到新月楼碰面。”

    新月楼是什么鬼地方!戴果子连开封府的全貌都没看,就被人包抄了“顾长明,你做了什么,总要告诉我们两个一声,让我们心中有数吧!”

    都到这个份上还要藏着掖着,戴果子一想到答应做此人一年的跟班,差点风中凌乱起来。

    “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不是针对柳姑娘,更不是你的话,剩下只有我的锅。”顾长明眼见着有三四人单手背负在身后,明显是要亮家伙了。他暴喝一声道,“走!快走!”

    柳竹雪不肯在这种时候抛下同伴。戴果子拖不动她,只能说道:“他的武功足可以脱身的,我们留下来只会是累赘。你也不想不明不白的牵扯其中,连累你父亲的名声。”

    戴果子说得合情合理,柳竹雪一咬牙,不敢多看顾长明,扭头就走。

    人群中有呼喝声:“别让杀人凶犯跑了!”

    果然那些人一拥而上,全部冲着顾长明而去,一时之间兵器相交,金石铮铮。

    还有人直呼出顾长明的名字,却没人来捉另外两人。

    柳竹雪回头见到雪光霎霎,哪里还敢多停留。果子说得不错,顾长明一人的话,还有逃脱的契机,如果再要带着他们,结果只能是三个人一起被抓。

    但是顾长明嫉恶如仇,品行端正,怎么会是杀人凶手?他又杀了什么人?

    不知道跑过几条街口,两人气喘吁吁的停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种无语。

    “你听到有人指名道姓要抓顾长明吗?还是杀了人的。”戴果子双手叉着后腰,一口气差点转不过来。

    “听见了,可他不会杀人的啊。”反正柳竹雪不能相信,“肯定是抓错了。”

    戴果子气的说不上话来,那么多官差来围剿,还是高喊着顾长明的名字。柳竹雪还一心要为他开脱,不是喜欢一个人做不出这种蠢事。气归气,还是要护着柳竹雪的安全,这里不是曲阳县小地方,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看到柳竹雪和顾长明在一起,到时候就难开脱了。于是他拖着柳竹雪一路狂奔不止。

    顾长明确认戴果子带着柳竹雪果断逃走,他尽力吸引住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眼前只见到刀光剑影,真把他当成是杀人凶手来实施抓捕了。他冷冷向四周扫过一圈,来抓捕他的人大概有十七八人,多半是开封府的衙役,也就是说这些人是开封府少尹柳致远派遣出来的。

    柳致远到底知不知道,顾长明与柳竹雪一路同行。

    顾长明难得有猜测不出的时候,没想到自以为最安全的开封府,却是一片刀光剑影。等他核算出同伴肯定能够躲到安全的地方,再没有顾忌,一声清啸中,袖中剑出手将四周的围攻者一举逼开,在身周形成一道雪练般的光芒。

    那些人知道顾长明手中多了武器,武功弱些的根本看不出那是什么,只知道施展开来就不能近身。顾长明自小受父亲熏陶,对这些人的套路熟知在心。要是再等片刻抓不住他,肯定会用一种叫做天罗地网的东西,类似金属丝打造出的巨网,由八人拉扯开来。

    到时候没头没脑的兜下来,任凭你武功再高也很难再逃脱出去。顾长明就是在等他们施展此计。对方的人手委实太多,他想要全身而退又不伤人的话,只能等到对方换阵,中间微小的嫌隙时。

    果然一炷香后,对方人群中有三五人的手臂大腿都见了血,不敢再耽误时间。否则的话让顾长明越战越勇,更加处于下风。

    顾长明袖中剑十八式,舞得水泄不通,根本没有半分的破绽。他眼尖的发现有四五个人在急退中,必然是去准备天罗地网了,正是他想要的最佳时机,面前剩下七八个人,有些围不住他。顾长明偏偏还不跑,他在等,等那个最好的机会。

    有忍再次暴喝道:“里圈的人都让开,以免误伤!”天罗地网的金属丝生有倒钩,一旦中伏,无论网中人如何挣扎,除了会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绝对不能够再挣脱开。

    顾长明见到光线折射的斑点,落在他的眼瞳中。那一瞬间,瞳仁剧烈收缩,顾长明拔地而起,七八个人在惊呼声中,根本是阵法失控,被他从防守最薄弱的东北角上,逃逸而去。

    负责张网的人,气得直跳脚,只差一点点却落得功亏一篑,连忙招呼所有人再继续追缉,必须要把杀人嫌犯顾长明擒获。

    顾长明在前面逃,身后的人渐渐少了,脚力不够的,开始就受伤的。他听到身后砰的一声,眼角余光扫到半空中升腾而起的烟花信号,应该是领队的估算出人手不足,需要增援。

    他边跑边设下陷阱,让身后追赶的人确定他想要逃出开封府去。如果顾长明相信戴果子和柳竹雪不是出卖他的人,那么新月楼中还是要有相见之时。只有甩脱了身后这些人,才能够折身回去。

    “他这是要出开封府啊!”

    “看出来了,出了开封府,外面除了官道四处皆可逃身,到时候就更难捉他了。一直听闻长明公子武功了得,我还以为只是夸大其词,今天算是见到了。”那个领队来捉拿顾长明的男子,脸色发沉,极其难看,“他对官家之事了如指掌,我们不应该用天罗地网的。”

    身旁的随从接上话道:“不用天罗地网就更加抓不到他了。”

    这句话说得太灭自家威风,身后事长吁短叹了一堆,都以为抓到人可以立大功。反而言之,追丢了人,回去少不得被大人一通责罚。

    顾长明对开封府的了解程度远远胜过柳竹雪,他连那些犄角旮旯的小胡同,暗巷都清楚无比。再追了一阵,除了可能绕到前面去围堵的人,身后剩下的不过三人。

    虽然剩下的肯定都是最厉害的,顾长明实在也没有放在心上。要是真有那份能耐,刚才人多的时候足以施展,何须要等到此刻。

    等一路上,顾长明做下各种掩饰,那增援的人虽然飞速赶往城门口,依然是晚了一步。顾长明在诸人眼皮子底下分明是出城潜逃,一去不再回头了。

    让那些想要捉他回去邀功的官差,站在城门口破口大骂。

    谁也不会想到,顾长明不过刚出城就遇到合适的马车,一个谷底抽薪,平平滑出像是只硕大的壁虎紧紧贴在马车底下,一动不动,哪怕是进城的时候,例行检查都不会有人想到马车底下还藏着一个大活人,更没有人会想到他胆子大成这样,还敢重新回到开封府。

    这才是灯下黑的道理,越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

    顾长明不用探头出来,只是凭借地上的路面就能判断出这辆马车也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车上有三个人。两女一男,不知道是不是长途吃累,谁都没有说话。最终马车还是停在了福天苑的门前。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无巧不成书,这是连顾长明自己都没有揣测到的。

    刚才福天苑门前经历过一场打斗后,不相干的百姓生怕殃及无辜纷纷散开,最是安静不过的时候。顾长明等到小二把马车送到后院去喂草洗刷休养,才从车底出来。

    顾长明的动作轻缓,后院虽然有人进进出出,也没有人会察觉到他从车底又贴到后院院墙的一角,顾长明放眼而望,这里除了福天苑的人,并没有留下官差来守株待兔。估计谁也不会想到他从哪里走的,又回到哪里。

    武功再好也是血肉之躯,顾长明紧贴在墙角,好好调息修整,确定自己的精力恢复七八成,才一个跃身从福天苑的后院翻了出去,双脚轻落在地。后院是一处花鸟集市,人来人往的,有在买花的,有在斗鸟的。他混迹入人群,仿佛是一滴水落进湖面,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