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小葫芦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5本章字数:3074字

    顾长明在集市中慢慢向前走,尽管长身玉立,气质不同于一般人,身周却是鸟语花香,耳边尽是清脆莺啼,很容易让心境恢复平静。

    刚才那些人有没有提到过被杀死的那个人是谁?顾长明认真回想,除了精准喊出他的名字,再没有其他的了。这些人来自开封府,也就是柳竹雪父亲的手下。能够动用十几个官差来捉人,多半就是认定了嫌疑,直接抓回去开审的。

    顾长明离开开封府已经有一段日子,如果说是在这里杀了人,岂非成了笑话。

    等他走出集市,判断一下方向,刚要迈步的时候,顾长明发现有人在看着他,而且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得一眨不眨。等回过头去,他发现身后只有个七八岁的孩子,头发披散着,穿一件月白色的袄子,面容清秀看不出是男是女。

    那孩子冲着他不但咧嘴笑,还招招手,示意他过去说话。

    顾长明心说今天真是古怪了,先是说他杀了人,又有陌生的孩子过来招惹。要知道他虽然长得不凶,毕竟是提刑官的公子,身上多少带着点生人勿进的味道。寻常孩子见着他多半绕道走,说这个俊俏哥哥不好惹,像这样主动的还真是头一遭。

    尽管如此,顾长明还是缓步走过去,低头看着小不点:“你认识我?”

    小不点指着自己道:“我是小葫芦,你认识小凤凰对不对?”

    顾长明脸上不动声色,他是在曲阳县认识的小凤凰,这个身在开封府的孩子是怎么获知的?疑惑只在瞬间,顾长明很快明白过来:“她在我身上做了印记?”

    “你还挺聪明的,居然一想就明白了。”小葫芦人小鬼大,冲着他皱皱鼻子道,“小凤凰肯定承了你的情,这印记是让人看见了以后,能帮则帮。你说吧,你有啥要我做的,我尽力而为。”

    顾长明没把他的话当成小孩子胡说八道,很认真看着他道:“我要去新月楼,还要保证那里不会有官府的人盯梢。”

    小葫芦像是很明白他的话,用力点点头道:“肯定是没干好事,所以怕见着官府的人。没关系,没关系,做我们这一行都懂的。”他一转身往前走出十几步,又回过头来,“你不是要去新月楼吗,跟上啊。”

    顾长明琢磨着他的话,这一行是哪一行,难道说这孩子也是个惯偷?他的目光顺着小葫芦的衣袖往下看,衣袖很长盖住了大半的手背,看不见手指的情况。

    “新月楼离这里不近,在城那边,你是要去见人?”小葫芦一点没把他当外人,边往前走时不时有其他孩子凑到跟前笑嘻嘻的说话,小葫芦有模有样的交代下去,那些孩子又很快离开了。

    顾长明很快发现,他以为自己对开封府很熟稔却远远不及小葫芦。这走的路都是别人家的前门穿到后院的,小葫芦到了就敲门,还真有人给他开门,没有多余的话,把他们送走再关门,有意思真有些意思。

    “新月楼的糖醋大鲤鱼是一绝,你等会儿能请我吃吗?”小葫芦始终没问顾长明的身份,一心把他也当贼了。

    “能,还有葱扒羊肉,奶汤燕菜,想吃吗?”孩子到底是孩子,心里牵记着好吃的。顾长明知道新月楼就在前面,而柳竹雪和戴果子就在那里等着他,“你答应的是要先确保那里没官府的人。”

    既然是在福天苑设下了埋伏抓他,未必是忽略开柳戴两人,没准是故意放行留个后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是顾长明来设局,可能也会把同行的人放走,留着钓大鱼。

    小葫芦嗯了一声:“我还真不能确保里面没官府的人,如果你是要找人,我可以帮你把人带出来,找个清静的地方说话。”

    明明是个小不点,顾长明不知道为什么相信他说到能够做到:“那也行,新月楼喊上一桌子好菜送过来,所以这个地方不能离得太远。”

    “那是当然,离得远了,菜凉了不好吃。”小葫芦说得一本正经,似乎完全没把开封府的官差当回事,“让我想想附近哪一家最好。”

    于是顾长明被带到一处僻静的院子里,院子正中有一方石桌,四张石头墩子。除了他们两个,竟然就没有其他人了。

    “你且在这里耐心等一等,告诉我要把谁带来见你,顺便把新月楼那五两一桌的酒席银子给付了账。”小葫芦没皮没臊的朝着顾长明一伸手,“那也不能正好给五两,多少要给点打赏。”

    顾长明当成乐子来瞧,方才一场恶战的那点惊心动魄消化的差不多了。他对银子素来大方,裘仵作在天香阁至少吃掉二十两银子的酒菜,他连眉毛都没有多动一下。当即,顾长明拿出一锭银子交给小葫芦:“这是十两的银锭,你拿去用就是,再添些酒来。”

    “我就说小凤凰做了印记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好,果然好得很。”小葫芦拿了银子,眉开眼笑的,这么小就见钱眼开的可不多,“那你快些讲讲,你要见的人是谁?”

    “一男一女,男的桃花眼,蜜色皮肤,和我差不多身高,女的清艳无双,带着一把剑。”顾长明还想说得再具体些,被小葫芦直接打断,说是如此人物就不要多费口舌,安心等着就是。

    等小葫芦推门出去,顾长明四下一走,更确定了偌大的庭院中没有其他人。这是什么地方,小葫芦又是怎么雀占鸠巢的?明明是初初见面的人,还不像是好人家的孩子,顾长明低头一笑,他这是魔怔了吧,能够如此相信。要是个江湖小骗子,拿了十两银子走人,也算是一笔不小的买卖了。

    怎么就没有丝毫的怀疑,相信一个孩子能做到如此复杂的过程。顾长明的双腿一动,分明是想追着小葫芦出去,又硬生生停住了。从福天苑后门到这里,小葫芦的本事展露一角,应该就是这不动声色的的缜密,才获取了他的信任。

    既然如此,何妨再信任一次。

    顾长明索性在石墩上坐下来,四方石桌桌面还绘着八仙过海的图案,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耳畔再次听到推门声,小葫芦的声音响起:“他都相信我,你们怎么问了还要问。这么好看的大姑娘,如此啰嗦,仔细嫁不出去。”

    顾长明好笑的一抬头,见着戴果子正在瞪着小葫芦,像是要伸手揪耳朵。小葫芦哪里肯依,偏头躲了过去,看身手委实灵活,脚步底下果然和小凤凰的轻功有几分相似。

    “顾公子,顾公子当真在这里。”柳竹雪见着院子正中坐着的人,满脸惊喜,径直往顾长明面前走了过来,“这孩子说你在这里等我们吃饭,我们还不相信,没想到是真的。”

    小葫芦回瞪了戴果子一眼,那样全身清贵气派的公子都没有怀疑我,哪里轮到你这么个小混混来怀疑。看你身上从头到脚凑不出一两银子,根本不值得我骗一骗。

    戴果子那也是市井里摸爬滚打长起来的,小葫芦虽然没明着说,那眼神里头都清清楚楚写着呢。他怎么会看不懂,就差要在他脸上写乡巴佬三个字了,真是欠抽的。

    “原来你姓顾。新月楼里的官差可不少啊,我带着他们两个绕了好几圈才过来的,换了别人肯定做不到。”小葫芦满脸的骄傲,“现在可以放心了,不会再有官差来打扰我们。”

    “这是谁家的院子?”顾长明可不想在不明不白的地方吃饭,所以务必要问问清楚。

    “你放心,院子的主人回老家去奔丧了,三个月内都不会回来的。”小葫芦一点不矫情,做坏事都说的理直气壮。

    “你骗谁呢,回老家奔丧连一个下人都不留下来,让你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给霸占了好地方。”戴果子这次再不客气,按住小葫芦的肩膀,拎住了一边的耳朵。

    “怎么不可能,你放手,你先放手。”小葫芦没想到他手劲这么大,“我还是个孩子,你弄疼我了。”

    柳竹雪在旁边看不下去:“果子,你放开他的耳朵,让他好好答话就是了。孩子皮软,耳朵都扯红了。”

    “我一放手,他又开始要满嘴胡说八道了。”戴果子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还是把手给松开了。

    “怎么是胡说八道了,这家主人脾气乖张,也没有娶妻。平时就两个下人服侍左右,一个管吃一个管打扫。回老家三个月,还不把两个都带走,到了乡下谁服侍他。”小葫芦用力揉耳朵,“你没见过世面就别乱说话,免得贻笑大方。”

    戴果子没想到他的一张小嘴这么犀利,抓着他的短处一个劲的怼:“你见过世面,那你有没有听过不请自来就是贼,你就是个偷跑进来的贼。”

    “我要是贼,你们跟着我一起进来的,你们又是什么?”小葫芦大大咧咧的往顾长明身边一坐,“你得罪官府了,你知道新月楼里面一共有多少人等着抓你吗。我随便扫了眼,都不止十来个了,快给我说说你到底是犯了什么大事,让我也高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