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香有古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6本章字数:3105字

    珊瑚眼泪都下来了:“小姐,小姐,你被老爷放出来了。”等到她转过头,哪里有柳竹雪的身影,戴果子站在原地,眼底一层郁气。

    顾长明直接说明身份,又问柳竹雪被关在哪里?珊瑚边哭边摇头,却一个字都不肯说。

    戴果子本来秉着不能对女人动手的原则,珊瑚一问三不知的态度让人火气蹭蹭往上冒:“你家小姐已经被关起来了,你还瞒东瞒西的,真想让她去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吗?”

    “刚才是你在说话吗?”珊瑚小心翼翼的问道,能够学小姐说话到这个份上,真的是很相熟的人方能做到。或许她可以相信一次,相信他们是来救小姐的。

    “是,像不像?”戴果子见她口气略为松动,连忙趁热打铁,“你只要告诉我们,她被关在哪里,其他的让我们去解决。”

    珊瑚咬住牙道:“最多被老爷打一顿赶出去,你们一定要救小姐,否则我怕她熬不住。”

    顾长明及时按住戴果子的肩膀,不想让狂躁的情绪影响到珊瑚。这样的丫环平时胆小乖巧,肯定对柳致远很是敬畏,能够要求他们去救柳竹雪,已经是难得了。要是戴果子吓到她,没准一个失声喊出来,柳竹雪真的要耗死在自己家中。

    听珊瑚的意思,柳竹雪吃了很多苦。顾长明想过柳致远发现离家出走的女儿回来会不讲情面的把人锁起来,不准她再离开。但是柳致远似乎对亲生女儿更加狠心。

    珊瑚抹下眼角,从桌上拿了一盏灯在前面带路。顾长明没那么大意,柳府中肯定还有家丁守卫,遇上了他们两个是没什么,这个丫环怎么脱身。他让戴果子带着珊瑚,自己严防四面。顺利躲开两拨人以后,走过整个后院,珊瑚在墙角边的一间小屋子停下来。

    戴果子在心里直接骂了柳致远一百多句不同的脏话。这是对待亲生女儿吗!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他不置信的指着那扇小门:“柳雪竹在这里面?”

    “这是入口。”珊瑚犯愁的看着门上的大铜锁,“只有我来送饭送水的时候,大管事才会拿来钥匙。”

    顾长明没多客气,这个时候再去找什么大管事更没可能,袖中剑飞出绕着铜锁转了一圈。那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铜锁哪里拦得住。

    戴果子几乎是一脚把小门踹开,预备拖了人就走的。门背后却是一道台阶,一路往下,曲径通幽处不知终点在哪里?他有点傻眼,一个好官府上要弄这么个见不得光的地方有什么用。孙大人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什么都是正大光明,什么都是摊开来能见人的。

    果然顾长明同样眼底藏不住的诧异,先是从珊瑚手中拿走了灯盏:“你不要留在这里,远远避开就好。如果有人问起来也不要说见过我们,你是个聪明的好姑娘,知道怎么做才能够保护自己保护你家小姐。”

    珊瑚愣愣看着顾长明如玉的容貌,飞快低声说道:“你们一定救小姐走,不要留下她。”

    “放心吧,一定会的。”戴果子才不管黑暗中是否隐藏着危险,得知柳竹雪在底下的那一刻,他只想先见到她,确保她还安好,能够按捺住等到珊瑚离开才开口问顾长明,“底下会不会有机关?”

    “我走在前面。”顾长明当仁不让,已经走下台阶。戴果子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确定要做什么以后,不会退缩更不会回头。

    至少有五六十级台阶,柳府的这个地下室打造的很是隐秘,又在里面转了两个弯。顾长明突然站住了,前面透出光线,戴果子一下子眼睛不适应,连忙用手背遮挡了下。随即再睁开眼时,他见到柳竹雪坐在灯盏边,单手轻轻撑着脸颊,双眼微眯,不知是醒还是睡着了。

    顾长明更快发现不对劲,柳竹雪的武功很好,为人又细心谨慎。既然他们已经走到面前,依然毫无反应实在不像是柳竹雪了。

    “柳姑娘,柳姑娘!”戴果子尝试着喊了两声,没有丝毫的反应。他心里头纳闷,柳竹雪是睡着了所以才听不见吗?

    顾长明做了个手势,示意戴果子先不要上前:“屋中有些古怪。”他把手中的灯盏放下,拨动灯芯让照明的范围扩大,方便视野更开阔。

    底下的屋子依然很开阔,雕花家什,青罗帐子,柳致远倒是没有亏待女儿。桌上还有四色鲜果,四色干果。顾长明的目光停留在屋子正中的青铜香炉之上:“果子,香有古怪。”

    戴果子这会儿哪里听得进去,顾长明在观察时,他已经走到柳竹雪面前,哪怕是真睡着了,也能唤醒起来的,没有喊不醒的道理:“柳姑娘,柳姑娘,说好的三天期限,我们见你久久不归,只能摸找过来了。你倒是醒一醒!”

    柳竹雪的睫毛颤动,还真被他喊醒了,双眸微微眯起,看着眼前的戴果子,眼底都是茫然,像是完全不认识他。

    “柳姑娘,柳竹雪!”戴果子对着人吼了两声,依然没有反应。柳竹雪哪怕是尖叫一声,也比这种情况要好得多。她就像是被人抽取了意识,剩下驱壳留在原地。外面看还是同样的人,接触过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顾长明凑近香炉,细细闻了一下,感觉很舒服,全身好像都舒展开来,只想要立时找个柔软的床铺,躺下来好好睡一觉。这个念头刚刚浮起来,那种疲倦遍布全身,连抬起手指的力气似乎都不够了。

    “果子,先屏住气。”可惜他是顾长明,这样的迷香并不能真正影响他。顾长明单手提过旁边架子上的脸盆,一脚把香炉踢翻,再把整盆水倒在上面。耳边听得呲呲作响,炉中的香料和精碳被水泡透,一点烟都散不开来。

    顾长明四周一看,这里通风很差,又没有门窗。即便是扑灭了迷香,他们两个暂时不会再被影响,柳竹雪却没这么快恢复。

    柳竹雪已经坐了起来,很是警惕的看着他们两个。

    “果子,和她说话,用不同人的声音,注意她的反应。”顾长明要等控制好柳竹雪的情绪,然后把她带离这里。最简单的办法是把人打晕了带走,然而会不会给她带来其他副作用,他却没有把握。

    戴果子立时明白顾长明的意思,先又喊了几声柳竹雪的名字,见她没有明显的反应,又换成了顾长明的声音,还是那样。他对柳竹雪了解不多,更不知道她身边亲人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唯一能学的就是那个丫环珊瑚了。

    珊瑚哀求的声音还能记得住,戴果子揉揉鼻子,一张嘴就是另一个珊瑚:“小姐,你醒醒,再留在这里,谁也救不了你,小姐,你要救救自己,想想你的师父,想想定远师太教你的那些东西。”

    顾长明在四周走了一圈,想要看看这个暗室还有什么秘密。柳致远本身没有武功,柳府的下人想要拦住柳竹雪恐怕是有些困难,但是如此手段让人心寒。

    本来以为柳竹雪虽然性格很好,然而离家出走多半还是有些大小姐脾气,她的母亲早逝,父亲对她很尽心尽力,看融雪剑就可见一斑。眼下看来柳家出了大事,还不为人道。顾长明小时候与柳竹雪相识,这几天相处下来,等于是自家小妹一样,总要替她把为难的解决了才好。

    柳竹雪听了这几句像是珊瑚说出来的话,似乎略有反应了:“师父……”

    戴果子恨不得去听听定远师太说话是个什么声音什么口气,柳竹雪明显对师父的感情更深厚。他有一点难受,柳竹雪心里没有他,然而转念一想,同样没有顾长明又马上恢复过来。至少她没有厚此薄彼的,对两个人还是一视同仁的。

    “对,师父,想想你的师父,等出去以后就去师父身边,没有人敢再欺负你了。”戴果子用特别温和的声音,一点一点引导着柳竹雪。只要她能继续听着,那就是有戏了。

    柳竹雪其实没有彻底失去意识,她知道自己在家里,珊瑚每天会来看看她,给她送饭送菜,洗澡换衣。但是她忘记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在等着她,她想不起来就使不上劲,只能偷偷着急。

    这会儿听到师父定远师太的名字,柳竹雪心口仿佛涌出一股热流。是的,她的师父不会让她受委屈的那个人。师父明理大气,眼中又没有世俗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如果能够见到师父的话,这个念头冒出来以后逐渐扩大,如果能够见到师父的话,她会告诉师父自己想要做什么。

    柳竹雪本来是垂着眼的,这会儿睫毛飞快扇动,仿佛是一双黑翅的小蝴蝶,随时都能振翅而飞。

    然后,柳竹雪想到那个让自己迷惑的问题了,她需要的是离开这里,离开家,离开父亲,因为她不想要留下来。

    “师父!”柳竹雪用力咬住舌尖,尝到鲜血的腥甜,随即双眸中的那层茫茫然在层层消褪中,清澈如水一样涌上来。她看清了眼前这个满脸焦急的年轻男人,本来看惯了他漫不经心的样子。这会儿鼻尖微微冒汗的样子,似乎还更加顺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