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我数到一二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6本章字数:3153字

    戴果子郁闷的答道:“我不是你师父,也没有她的本事和修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恢复了本来的音色,不像顾长明是那种温文尔雅的清朗,而是语速快一些,只要没生气的时候,总是微微带着点笑意的样子。

    虽然嘴上不承认,戴果子见柳竹雪这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还是有些窃喜的。至少不是翻脸不认人的样子了:“柳姑娘,我是谁?”

    “鬼见愁。”柳竹雪面无表情的答道,她醒过来了,还问这种傻问题。

    “行了,她醒了。”顾长明怕戴果子乐极生悲,连忙挡住不让他继续开口,“柳姑娘,还有什么不适吗?”

    戴果子的嘴巴被顾长明用手捂住,而且还捂得那么有技术,让他想要张嘴咬一口都做不到。说又不能说,打又打不过,只剩下能够干瞪眼了。

    柳竹雪看到戴果子也看到了顾长明:“刚才有人一直在我耳朵边喊师父怎么样,师父怎么样,我真的以为师父来了。”

    “先离开这里再说。”顾长明见柳竹雪藏在长裙里的脚似乎动了一下,他立时反应过来,“柳大人用链子锁着你?”

    “是,如果有融雪剑的话,我可以试着砍断,所以父亲拿走了它。”柳竹雪把裙子稍许往上提,一条链子绑在左脚的脚踝上,“这是宫里头的东西,说是一般的刀剑都砍不断。”

    “我试试。”顾长明的袖中剑又飞了出来,剑刃在铁链上一砍,发出叮的声响。铁链没有丝毫的反应。

    柳竹雪知道顾长明的这柄剑一点不比融雪剑差,像是安慰他,叹口气道:“好吧,就算融雪剑在我手里也是一样不起作用的。”

    “不,你有融雪剑的话,别人靠近不过来。”顾长明蹲下来,用手握住了铁链,入手冰凉冰凉,根本不是普通的铁器。

    “顾公子见多识广的,看得出来这是什么神物吗?”戴果子对柳致远也是心服口服,对女人还有这么多的手段。难怪这些年,开封府那么太平。可惜开封府还有个更加厉害的人物坐镇,这份功劳未必能够落到柳致远的头上。

    “应该是玄铁的。宫中很早以前留有一批玄铁打造的物件,这条铁链的另一头应该同样是玄铁打造的锁具。”顾长明沿着铁链找到另一边,锁在屋中角落里的地柱上。地柱有一人腰身粗,铁链在上面绕了几圈,再加上锁。他尝试着运气内力捏了一下,纹丝不动,看起来不是人力能够直接破坏的。

    还好铁链的长度足够,柳竹雪在屋中的行动如。顾长明大概计算一下,要从这里转两个弯,才能见到台阶,还有那几十级台阶,绝对不能上去的。

    “开锁的钥匙在哪里?”戴果子急声问道。

    “在父亲那里,父亲不在府中。”柳竹雪没有委屈的神情,她的目光从铁链上收回,露出个浅浅的笑容,“顾公子,说好帮你来说明案情的,没想到自己失去自由,也对你失信了。”

    “下令捉拿我的人不是柳少尹。”顾长明沉声说道,并且把他从司徒岸那里脱身后在普法寺想明白的前因后果都说了,“是宫中有人想用我来逼迫你现身回家,而你一回到家中就是如此遭遇。不管柳少尹的目的是什么,你也不能留在这里坐以待毙。”

    “父亲不是要我死。”柳竹雪淡淡说道,“顾公子说的很对,父亲已经进宫去了,或许是要找人商量该如何安排我这个不听话的女儿。”

    “柳少尹给你订了一门亲事,我想知道这个人是谁?”顾长明不能理解,事态已经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柳竹雪还要包容父亲,只字不提。“柳姑娘,把你当日离家出走的勇气拿出来,如果你愿意的话。”

    戴果子本来要比顾长明急性子的多,都想上前一步抓住柳竹雪的肩膀,让她再清醒一点。肯定是迷药的药性还没有过去,否则的话,柳竹雪怎么能够忍受被至亲如此对待。

    但是当戴果子看着柳竹雪的眼睛,里面强行压抑住的痛楚,她是那么心软,那么善良的好姑娘,再坏的后果也想要自己独自面对,而不去牵扯到其他人。如果她开始就想要向外通风报讯的话,让珊瑚带个信也是可行的。那迷药并非一上来就让她神志不清,柳竹雪肯定是考虑过的,如果珊瑚走漏了风声,那么在普法寺等着她回去的两个人都会有危险。

    “我不想让你们有危险。有的秘密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获知的。”柳竹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重点,“那些人已经把我逼回家,我也人在这里了。所以对顾公子的追击令应该消除了。那位高云歌也未必就是死了。要是从头到尾不过是针对我一个人的局,我反而觉得不是坏事了。”

    至于戴果子,本身和两边都没有牵扯,会是最安全的那一个。想到这里,柳竹雪的嘴角柔软的一弯,笑容仿佛涓涓细流,直达人心。

    戴果子还真得能够看出来她是怎么想的。这个傻姑娘,预备就这样了。既然要把朋友牵扯进来,不如自己一头倒霉到底,而且她这份付出,不想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说明,默默的做完这些就足够了。否则她不会笑得那么云淡风轻的。

    “你们走吧。趁着没有人发现。”柳竹雪把纤细的背影留给两个男人,“虽然柳府的下人再多也打不过一个顾长明。不过擅自闯入柳少尹府上,欲绑架带走柳家小姐的罪名,会让你们受到更多的牵扯。顾公子也要为令尊的名声考虑。”

    “柳竹雪,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戴果子憋着火呢,一定要问问清楚。

    “当你们是朋友,很好的朋友。”柳竹雪没有丝毫的犹疑给出了答案。正因为如此,我不能伤害你们。

    戴果子朝着顾长明一伸手:“你的剑呢。”

    顾长明没问理由,取出来给他:“你想到什么办法,铁链肯定是砍不断的。”

    “铁链砍不断,总有其他的东西能砍断。”戴果子朝着柳竹雪一咧嘴。

    柳竹雪有点不好的预感,第一反应是低头去看自己的左脚,这个果子不会是为了想把她带走,而把她的脚砍断吧!

    “砍断脚的美人就不是美人了,你放心,我会怜香惜玉的。”戴果子露出坏笑来,然后果断一个转身,把削铁如泥的袖中剑插在地柱上,“但是我一定要带你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因为你也是我的朋友。”

    顾长明清楚他的做法,拍下他的肩膀:“还是让我来吧,地柱断开,这个密室很快会因为支撑点不够而坍塌。你们两个看好退路,这里一倒,马上到台阶那边去,不用等我。”

    “怎么不用等你!”戴果子哇哇乱叫。

    “我的武功是三人中最好的,你们不要拖累我,我肯定不会有事。”顾长明说得这么直白,一点也没有伤到他们两个的心。

    “那么果子应该现在就出去,他的武功最不好。”柳竹雪还在旁边落井下石。

    戴果子知道这话没毛病,柳竹雪没有坚持说要在这里同归于尽才是好的,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的:“你们两个就不能说得婉转点嘛,不怕我伤心?”

    “你恢复能力快,我们不担心。”顾长明笑着对他下巴一扬,“还不快些,真把人引来了,怎么走!”

    戴果子三步并作两步,往台阶的方向走去:“你们都要快些,我等着。”

    顾长明手中的袖中剑慢慢往前推动,所到之处,分筋错骨:“我数到一二三,你也跑。”

    柳竹雪嗯一声,知道今天要是她坚持不走,他们也绝对不会离开的。除了感动,她竟然说不出其他的话,

    顾长明又计算了一下,知道自己离出口最远,必须要都盘算好,拿捏准分寸。希望这间密室打造的时候是精雕细琢的,那么一根地柱断裂,至少能够多撑上一点时间。

    不需要太多,一点点时间已经足够。

    “一,二,三!”三字落地,柳竹雪先动了,她本来已经尽力带着铁链走到最极限的长度。随着顾长明的数数,她迅速把铁链捞在手中,朝着台阶处扑了过去。

    顾长明脚底下没有一点迟疑,要是被压在底下,武功再好也没什么用。用戴果子的话来说,亏本生意不能做,不能为了救一个又赔一个在里头。

    他的脚尖已经碰到台阶,柳竹雪更快上了快二十几级。正个密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断裂的地柱方向倾斜,各种断裂的声响,重物落地的声响,什么都不能阻拦顾长明的脚步。

    戴果子最早出了那扇小门,很快脚底下发出闷闷的声响,他知道是顾长明削断了地柱。那把小剑真是宝贝,比腰粗的地柱说切开就切开,一道人影很快从黑暗中现身。

    柳竹雪手里还紧紧握住铁链,脸色苍白如雪。两人的动作出奇的统一,向着那见不到底的黑暗处看去,想要早一点看到顾长明能够上来。

    地底下的动静实在太大,府中好些人以为是突发地震,有尖叫的,有想要逃到大街上的,更多的下人已经往后院涌过来,分明就是这个位置出了事。特别是大管事,知道有谁被老爷关在后院的密室中,吓得连滚带爬的过来,生怕小姐出事。老爷回来可怎么交代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