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彩云追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6本章字数:3076字

    柳竹雪耐心回到书房,顾家下人送茶过来,全程悄然无声的。她端起茶盏喝一口,是满口溢香的龙珠茶:“顾大哥,你家真是安静。”

    “我自小都习惯的,父亲在家多半也要办案,府中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喧哗。”顾长明曾经见过其他孩子因为讨要不到一块糖,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原来他从来没有这样的记忆,他没有过这样的童年。

    戴果子发现他看过来的目光有些古怪:“我可没有说你坏话啊,更没有在你家喧哗。”

    “果子,孙大人打过你吗?”顾长明眼帘下垂,遮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绪。

    “打我,你说的是哪一种?”戴果子一时半会没有明白他话中的含义,“如果是小孩子闯祸那种,那么大概只能说从小打到大。你来曲阳县前几天,还因为我摸了他的官印,被打了十几棍。反正我皮实,打过就忘记了,该闯祸的时候还是毫不犹豫的。”

    柳竹雪听戴果子说得有趣,浅浅笑起来:“我看孙大人的脾气很好的,还会打孩子?”

    “当成自己生的就会打。”戴果子说得尤其认真,换对面两人有默契的瞪他,说得好像别人都是街上捡来的一样。

    三人各种坐姿,只有戴果子一路嘴不停,另两人挑了本书看一看,天色差不多就黑了。柳竹雪的手一抖,手中书册落在地上,突然双手掩面道:“顾大哥,果子,我要怎么面对父亲,怎么同他说不想接受九皇子的冥婚。哪怕以后都不再是柳府的大小姐了也在所不惜。”

    原来她还是怕的,只是因为教养太好,所以掩饰的特别好。戴果子趁机甩给顾长明一个眼神:你不是很会劝人吗,你倒是快点说话啊!本来戴果子还想说,实在觉得今天不合适,要不明天也是可以的。

    顾长明摇摇头,随即站起来道:“柳姑娘心里自有分寸,我们一起过去吧。”有些心情不能拖延,老话说得好,夜长梦多,怕是柳竹雪再熬一个晚上心志越发动摇得厉害。

    她需要的是有人给她一点鼓励一点支持,而不是盲目的附和。

    稍等片刻,柳竹雪慢慢放下手来,脸色发白,眼睛却更加明亮:“是,总要去的。我如此挣扎,父亲当时应允的时候,可能是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特别是父亲说出婚事时候的态度,简直令人心寒。

    “柳少尹柳大人的官名不是一直很好吗?”戴果子在孙友祥嘴边听其提及过两次。既然是好官,怎么会答应这样没人性的要求?

    太后暮年丧子,心中哀痛不止是难免。据称又是噩梦连连,不能心安,才说出要给九皇子容旭配一家冥婚。要配也配一个心甘情愿的呢,也配一个已经早夭的姑娘也好啊。把柳并竹这么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给配了过去,守活寡还是小事。万一太后再梦到九皇子说要让媳妇到地下来一起过好日子。到时候太后会对柳竹雪做出什么手段,谁又能够阻止?

    “朝中同僚都说父亲是个好官。然而这个好官上头还有个名气更大,官威更盛的上司在那里。父亲穷极此生恐怕都赶超不上那一位,渐渐的心有不平,就有了软肋。”柳竹雪走到书房门前,背影向着屋中两人,没头没脑的说出这样两句话,“太后到底许了父亲什么,我不知情。不过有太后扶持,以后父亲可以通过另一条路径超过那位大人却是极有可能的。”

    这番话,戴果子听得云里雾里的,顾长明心口却是一震。所以柳致远是准备牺牲掉柳竹雪,成为其仕途上的一块垫脚石了。

    “我虽然是柳府的大小姐,上面却还有兄长。兄长资质平平,虽然会读书却不善为官之道,为了此事,父亲长吁短叹多次,说是总要为长子谋个好差事才行。”柳竹雪的手指紧紧握住门楣,如果不是那几次跟随师父出来走走看看,兴许她就接受了这样的人生。

    “走了,站在这里哭也没用。”戴果子难得正经,用手拍拍她的肩膀。本来这样的动作有些唐突,这会儿却恰当好处能够抚慰到柳竹雪。

    走出院门口,柳竹雪见到踏雪却是眼前一亮:“它倒是认得回来。我还在担心被坏人拐走了。”

    “它比我回来得都早,府中人认识它,放在后院那边,好草好水的伺候着。”顾长明见到踏雪的时候,也是欢喜的,这个家里与他相处时间最长的恐怕也是踏雪了。

    柳竹雪走过去,踏雪对她的态度好了许多,居然主动用马首来蹭她的胳膊。她喜欢踏雪长得好看,轻拍两下它的头顶:“你和你家主人一样胆子大,每次涉险都不害怕。”

    这是明着夸顾长明,戴果子眼巴巴在旁边听着,接下来那句是不是也会夸夸他。然后,柳竹雪换了一匹矮脚马,翻身上去。相处时间一长,她哪里会不明白戴果子的脾气,故意逗逗他。等坐稳了才道:“没有两位相助,以后也不会有柳竹雪这个人。大恩不言谢,我以后自当报答。”

    到底是定远师太的高徒,除了千金闺秀的家教休养,柳竹雪身上还是带着江湖儿女的大气与爽朗,和那些真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是不一样的。

    顾长明笑了笑,一句话没有,戴果子抓抓头发,报恩什么的不是应该要天大的事情才用得上,他们都是举手之劳,实在不不好意思接这个口。

    三人骑马到了柳府。院门紧闭,没有透出一丝光。戴果子在马背上一歪头,看向顾长明,仿佛在问:你不是说柳家后院塌陷会招来很多看热闹的人,人呢?

    顾长明下意识抬头看天空,今天是彩云追月,正好一大片云彩把月光全部都给遮挡住了。

    柳竹雪跃下马,上前敲门,没想到手轻轻一推,院门自己开了。

    顾长明的动作极快,反而跃身到了她之前,把柳竹雪往自己身后一挡:“不对劲,里面出事了。”

    柳竹雪隐约已经猜到会是这样,一心想要冲进去,被顾长明的气势压制,双腿想要往前却做不到。顾长明是担心她心急之下再次被伤害,柳府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必须要走在最前面。

    “果子,你们慢些进来。”顾长明留下这句话,长腿迈了进去。

    等到那片云彩散开,月光如银洒落,让顾长明正好能够看清楚院中的景象。地上四处躺着人,目光所及之处至少有七八个,看服饰俱是柳府的下人丫环。顾长明快步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身边,将其翻转过来。那人双眸瞪圆,像是看到了极其凶恶之物,受惊过度。身体尚有暖意,气息已经全无。

    顾长明一个个看过去,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一样,扯开死者的衣领会发现脖颈一侧的伤口就是死因。脖颈边有大动脉,被咬得支离破碎,大量鲜血同时喷出,根本就是没有可能生还。

    而那伤口上,齿印犹在,顾长明定睛而看,不像是什么猛兽的牙齿,反而更加像人的牙齿,上下咬合留下的痕迹。

    “顾大哥,他们都死了。”柳竹雪还是跟着进来了,她的双腿都是软的,要不是戴果子握住她的肩膀,险些就要站不住。不是因为胆怯害怕,而是因为这些都是她熟悉的人,每一个都知道名字,每一个都至少在柳府三年以上了。

    但是这些人都死了,死状还那么可怖。

    “嗯,还没有找到生还者。”顾长明继续往前走,前院的尸体比较多,到了后面要走上十几步才能看到一个。

    “父亲,我父亲在不在里面!”柳竹雪不敢去想这个问题,如果看到父亲的尸体,她又该怎么办才好。

    顾长明在走过大管事的尸体后,见到了一个熟人。柳竹雪已经从身后扑上去:“珊瑚,珊瑚。”

    珊瑚的血还是热的,整个人因为失血过多,却没有马上断气,身体在做出一抽一抽的最后挣扎。她的眼瞳中印出柳竹雪的脸,像是被刺激到最后的一点神志。珊瑚的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办法再发出声音了。

    “她,她在说什么?”顾长明的视线被柳竹雪挡住,看不到珊瑚的嘴型。

    “珊瑚说逃,她让我逃。”柳竹雪知道怀中的人已经死了,在说出那个逃字以后,也等于是抽干了最后的力气。她用手盖住了珊瑚的眼帘,不,她不会逃的。

    柳竹雪咬着嘴唇,把珊瑚放回到地上,你等等我,等我帮你捉住凶手,再来安葬你。

    铮的一声,融雪剑出鞘,柳竹雪的身体站得笔直,就像是一柄剑。

    戴果子跟在后面,看着这一院子的惨状,也是头皮发麻。空气中满满的都是血腥味,脚底下仿佛不是走在庭院中,而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沼泽地里。他知道鞋底已经被黏稠的鲜血尽数染湿了。

    “顾长明,要不要先退出去?”戴果子发现有这个人在,还是有主心骨的。无论发生什么,这个人都会这么镇定,这么冷静,而且毫无惧色。

    “凶手还在这里。”顾长明踏出一步,双眼晶亮,胜过天际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