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小心有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6本章字数:3086字

    柳致远在这种时候现身,脸色被月光照得有些发青。连那只怪物都没发现底下有人顾长明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雪儿,你不满父母所定的婚事,一言不发就离家出走也就罢了。如今还带着外人来家中威胁父亲吗!”柳致远厉声呵斥柳竹雪,旁人得罪不起,自己的女儿还是压制得住的。

    “柳大人,父母为了一己之私,白白牺牲亲生女儿下半辈子的幸福,这还有理了吗?”顾长明至少还有修养,不至于说出更难听的话要是这会儿换了戴果子来问话,直接能破口大骂,“柳姑娘回来是想与你沟通,你又于心何忍推她入水深火热之中。”

    “雪儿,你居然把家中的密事都告诉了他们,你这是大不孝!”柳致远见柳竹雪始终不开口,以为是被自己的气势压制住,柿子挑软的捏,他肯定不会放过,“什么是水深火热之中,你答应嫁过去就是九王妃。到时候家中必然是如日中天,你怎么只为自己着想,不替你的父亲,你的兄长多想想。”

    柳竹雪始终静静看着柳致远,仿佛从来不认识这个人。自小她觉得父亲虽然严苛,却是个好官,一身正气。现今听得这一番话,还哪里来的正气,都被狗吃了吧。

    戴果子实在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对地上那个还在嗷嗷叫的怪物踢了一脚。管这个是九皇子还是十皇子的,这么多条人命,难逃死罪了:“这就是你给亲生女儿配的婚事,你自己怎么不毛遂自荐嫁过去,到时候你做了九王妃,不是更如日中天。”

    “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敢这样和本官说话。”柳致远对顾长明还存有几分客气。再看看戴果子,不用说一身市井气,女儿连这样的小混混都敢结交,真是家门不幸。

    “他是我的朋友。”柳竹雪开口了,父亲用那种蔑视的目光看着戴果子,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他不是野小子,他是曲阳县的捕快。”

    “捕快,曲阳县的捕快。”柳致远一听这话,冷笑连连,“雪儿,你长出息了,长能耐了。连这么一个不入流的捕快都能结交,这些也都是老尼姑教你的吗?”

    柳竹雪气得脸色雪白:“父亲,那是我的授业恩师定远师太,不是什么老尼姑。”

    “我早就知道跟着老尼姑学不到什么好,果然如此。你当初要是没有学武,怎么会这样不听话。”柳致远知道府中发生巨变,但是罪魁祸首已经被抓住,而他毫发无伤,所以说话的底气越来越足,“不管你们是谁,这里都是开封少尹的府上,不请自来的都出去。否则抓起来就算是私闯朝中官员的府邸。”

    柳竹雪倒退了一步,再去看地上的九皇子。除了面容还依稀能够辨认出来是容旭,其他又有哪一点像是个正常人的模样。大概是意识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容旭的牙齿往外龇出,恨不得扑到柳竹雪身上撕咬几口。

    “要我们走也很容易的。”戴果子眼珠子转转,和这种人不用讲理,讲到天亮都没有用的。他蹲下来,避让开容旭可以攻击的范围,慢慢开始解开其身上的绳索。

    柳致远顿时惊慌失措道:“住手,住手,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们私闯少尹府吗,那我们现在就走。不过这个人客不是我们带来的,所以本来该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还给你。”戴果子手脚利索,把绳索的结解开两个,加上容旭不停的挣扎,像是随时都能挣脱扑过来。

    “住手,住手。”柳致远吓得面无人色,他是见到九皇子怎么一路撕咬过来的。那些孔武有力的年轻家丁都逃不掉,更何况是他,“我不算你们私闯,你们先住手。”

    戴果子心里念叨,刚才不是声音大吗,刚才不是凶得要命吗,这会儿怎么怂了。他嘴角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浮现上来,一道锐影对着他的脸射过来。顾长明在旁边来不及挡住,只得一脚扫中戴果子的小腿,让他合身扑倒,才险险避让开。

    这一扑,正好扑在容旭身上。容旭早不分来者是谁,闻到生人气息张嘴就咬。柳竹雪手中的融雪剑正好递到,那一口白牙刚巧咬在剑鞘之上,发出脆响。

    戴果子趁着一瞬间的空隙,连滚带爬的躲开,躲得容旭要多远有多远。刚才那一口牙咬下来,半边脸都见骨头了。

    柳竹雪收回融雪剑,又是无数道锐影,分别射向他们三人。顾长明一手搭住一人的肩膀,使劲往后拽移,最近的那支暗器几乎把戴果子的鞋面钉在地上。月光之下,暗器侧面隐隐发蓝,顾长明沉声道:“都小心,暗器上有毒。”

    柳致远吓得双腿发软,想跑都跑不动。地上的容旭已经被人捡拾起来,就像是对他的情况十分了解,取出一个金属的面罩,直接扣在了容旭的脸上,后面又是半片合拢,把整个脑袋都给包住了。

    “你们都是什么人!”顾长明见容旭要被人带走,疾步上去,就要拦截住,“他在这里杀了这么多人,你们不能带走他。”

    那几个黑衣人,一言不发,像是完全听不到顾长明说的话。等到他再冲上前,有人接过他的招数,两人飞快交手了数十招。

    柳竹雪和戴果子在旁边看得心急,又帮不上忙,只看到两人的身影,快得仿佛是要虚化了一般。

    “顾公子,有些事情不要管得太多。”和那些黑衣人遮着脸不同,司徒岸整个人都暴露在外,根本不怕被他们认出来,“点到为止,对大家都有好处。”

    顾长明知道司徒岸的武功和自己几乎不分仲伯,两人又没有绝对的杀意,要是再动手,三五百招中都不能分出胜负。司徒岸的意图很是明确,拖住顾长明,放走容旭。

    “此人在这里犯了多少杀孽,不管是谁都不能一手遮天,助纣为虐。”顾长明太清楚司徒岸绝对不是整个案件的背后主谋,一定还另有靠山。

    司徒岸没有反驳,更没有像柳致远那样倒打一耙还咄咄逼人,他露出一丝苦笑道:“顾公子,见好就收吧。”

    “这些死去的人呢,都是无辜的!”顾长明眼前都是从柳府进来一路见到的血肉模糊的尸体。哪怕他从来不认识他们,也必须要讨一个说法。

    “如果你口中的这个凶手也是无辜的呢?”司徒岸居然始终没有发火,而是极有耐心的在回答顾长明。

    顾长明被这个出人意料之外的答案问住了:“杀人者有什么无辜的道理,难道司徒大人想说那些人都不是九皇子杀的,不是被他撕咬到身体要害而死的。我们虽然不是全程目睹,也见到他咬开那位王大人的血管,至其失血过多而死。”

    “顾公子,我知道你要为这些人讨个公道,这个公道恐怕我不能给你,却有人可以。”司徒岸从头到尾没有多瞥柳致远一眼,反而对顾长明特别客气,“顾公子,请你跟我过来。”

    “顾大哥,你不要去,小心有诈!”柳竹雪见了两人交手,明白自己的差距,但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她绝对不能退缩在后。

    司徒岸倒是多看了柳竹雪一眼:“这就是柳少尹家的小姐。”

    柳竹雪灰头土脸的,把自身的美貌都掩盖去了五六成。她不知道司徒岸是什么意思,但是绝对没有要胆怯的可能:“是,我就是柳竹雪。”

    “果然是很好的。”司徒岸居然给了一句赞赏的话。戴果子立马站到柳竹雪面前,把她整个人都给遮挡住了。谁要这种人的称赞,他更担心司徒岸还是要抓走柳竹雪,暗暗下了决心,就算武功不济,也绝对不会让司徒岸得手的。

    “顾公子,那人就在柳府外。我要是有心骗你出去再下手,不如叫人进来直接下手更利索。”司徒岸看看两边,柳府也是一片狼藉,像是遭受了劫难。有些人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毁了自己。

    顾长明微微沉吟,司徒岸的话是不错,正要对他动手在哪里都一样。尽管两人是打个平手,抵不住司徒岸手底下的人多。要是全力攻击,再拿捏住戴果子和柳竹雪,他们绝对没有脱身的机会了。

    “那好,我去看看是谁能给我一个想要的交代。”顾长明的手背在身后,朝着戴果子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随即跟在司徒岸身后,从正门走了出去。

    “顾公子真没有想过要在朝中担个一官半职的吗?当年顾武铎顾大人的神威犹在,顾公子又是如此惊才绝艳的人物,便是重回提刑司,我也可以做个举荐。”司徒岸一路都在说好听的话,“这样的人才流落在外,我对皇上感到惋惜了。”

    顾长明却始终一言不发,司徒岸就是有意想让他分心,抛出最好的条件,想让他主动伸手去接。只可惜,司徒岸说的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看样子,顾公子是有更高的追求了。”司徒岸的脚步停住,没有再继续往前走,“顾公子可曾看到榆树下的小轿,你要见的人就在轿中,容我不能陪同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