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最好的归宿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7本章字数:3174字

    偷风不偷月,偷雨不偷雪。

    这是小凤凰入门第一天知道的口诀,在心里早就背得滚瓜烂熟的。这一场雨从天黑淅淅沥沥起,到后半夜却是越下越大,豆大的雨点夹杂着大风打在屋檐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她的轻功极好,溜着边沿过去,足尖勾住细细一线,不盈一握的腰身往下一折。整个人悬在半空中,高度正好从窗户最上面的小孔中往内窥视。小凤凰知道这一家人都是高手,不敢有半点马虎。如果不是雨声能够掩盖,借她个熊心豹胆都未必敢来。

    只是不知道,书房里这会儿坐着看书的人会是谁?

    小凤凰莫名有些期待,忍不住把眼睛贴得更近些。视线中先见到一双男人的手,正在把书桌上的几本书一字排开,她却隐隐有些失望,那双手手指骨节分明有力,分明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人。

    那人的手指在每本书封皮上缓缓滑过,举止温柔到仿佛在触摸心爱人的肌肤,不知为何小凤凰后背有些发凉。下一刻,对方猛地推开一切站了起来。

    一瞬间,小凤凰以为自己暴露了行踪,那人是要跃出窗口来抓她,一颗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正打算从屋檐翻上去,听到刺啦一声,却是那人抓起其中一本书,直接撕开。

    书页翻飞不止,好像那深秋第一场落叶,匆匆离开枝头,落英缤纷,就地掩埋。

    柳竹雪从柳府远远吊念父亲归来,一语不发把自己锁在客房中。直到第二天中午,戴果子发现不对劲,强行破门而入,见她烧得人事不知,衣衫尽湿,一晚上不知道受了多少辗转煎熬。

    顾长明连忙出去找了大夫回来,又是诊治又是抓药,折腾了三天。柳竹雪是练武之人,如果不是心死如灰,原本不可能病得如此严重,分明是有些自暴自弃的心境。

    两个大男人不知道从何安慰起,顾长明挑了个年长的仆妇刘婶贴身照顾。刘婶本来在灶房做事,性格爽朗,有什么说什么。哪怕是柳竹雪不开口,也能自顾说话,不让屋子里太冷清。刘婶不知道这样个貌美如花的大姑娘是从哪里来的,既然是公子交代下来的,尽心尽力就好。

    柳竹雪心存感激,要是没有他们两个,她大概已经死在外面,无人收尸了。然而此时却还不是感恩的时候,她没有了身份背景,没有了父亲,一无是处,拿什么去做谢礼。

    戴果子眼巴巴的扒在窗户外面朝着屋里看。刘婶百般阻拦,觉得这样好相貌的大姑娘肯定是公子的眼中人,怎么容得下别人觊觎,宽厚的身板把戴果子的视线堵得结结实实,什么都看不见。

    戴果子维持这个姿势,不离开不挪移,反正刘婶去给柳竹雪端茶递水的时候,他照样能看到她的,不急在一时半会儿的。

    刘婶磨不过他,又见自家公子都不介意,反而和戴果子聊起来:“我说你这样扒着累不累?”

    戴果子翻起眼想了想,答道:“不累,反正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顾长明倒是每天出去,虽然没有明说,戴果子知道是去打探消息,看看柳府那边到底会是怎样的一锤定音。

    柳竹雪本来是平躺的,这时候听到戴果子在说话,眼帘微微颤的打开,虚弱的唤了一声:“果子,你在外面吗?”

    “在,每天都在。”听到柳竹雪开口,戴果子反而一缩脖子躲到窗户底下去了。刘婶看得失笑,这小子是害羞了?

    “我知道。”柳竹雪什么都知道,本来想什么都放在心底的。但是欠下的人情越来越多,她怕自己这辈子都还不起来,“顾大哥呢,他在不在?”

    戴果子的心口一沉,原来喊我不是为了别的,还是打听顾长明的消息。他生怕刺激到柳竹雪,别说是重话,连玩笑话都不敢随便说,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他出门去了,还没有回来。”

    “那我先起来,等他回来告诉我一声,我有些话想对你们说。”柳竹雪挣扎着坐起来,一扭头见丝缎的枕套上都是落发,再用手指梳了两下,指缝中皆是断发。

    刘婶见她肯起来了,连忙询问是不是要梳洗换衣服,想吃些什么,想喝些什么。柳竹雪没有推辞,一一都回答的很清楚,居然有种想明白要重新振作起来的样子。

    戴果子见她如此,很是欣慰,连刚才心口刚刚泛起的醋味都被用力压制下去。想太多,本来就是他们两个人看着更加般配,哪怕柳竹雪的名字从柳府划去,也不是他这样一个小捕快能够随意肖想的。

    他空手往自己心口重重一拍,再虚抓一把往地上掷去,好像把不悦的情绪全部扔出了身体之外,整个人又重新轻松自如起来。戴果子熟门熟路的走到顾家门口,往墙角一蹲,气息尽数收敛,像是与灰墙融为一体。就连顾长明回来的时候,从他面前走过,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再返回确认时,戴果子施施然的站起身,反手拍拍后背的墙灰:“有消息了吗?”

    “你怎么在这边蹲着,在等我吗?”顾长明顺手帮他拍了拍肩膀的残灰,“柳姑娘还好吗?”

    “起来了,第一句话就问你在哪里。”戴果子憋着气呢,腮帮子都是一鼓一鼓的,“我说你出去办事,她就说等你回来喊上她,有话要说。”虽然原话是有话和你们说,戴果子坚信柳竹雪想见的只是顾长明,他是顺带的那一个。

    “你每天在窗外陪着她,她知道的。”顾长明有种旁观者清的了然,“她肯起来就是好事,过去看看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

    戴果子不由自主的跟在顾长明身后:“查到柳致远是谁杀的吗?”

    “宫里头压着的事情,官府不会插手,而且已经有了定论。”顾长明刚才还略有笑意的,转眼间眉眼间只剩下一层化不开的冰霜之色。“我去见柳竹雪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些。”

    柳竹雪看着娇弱却不娇气,梳洗过后换了衣裙出来,除了清减的厉害,精神已经恢复多半。刘婶端了白粥小菜过来:“公子在外面用过饭了吗?”

    “一起吃吧。”顾长明刚拿起筷子,想到稍后的话题会不会影响大家的胃口。

    柳竹雪三天基本没有进食,一口热粥入口,脸颊两边慢慢浮上一层血色,看起来清艳无双。戴果子只顾着看人下粥,筷子都没有想起来要往小菜那边动一下,整碗粥已经下肚了。

    吃了半碗,柳竹雪放下碗筷来:“顾大哥,果子,我想好了。容我在这里再休养几天,我就出发了。”

    “去哪里?”顾戴两人又是异口同声道。

    “去峨眉山,峨眉山有师父,也是我在世上唯一确定能够收留我的人。”柳竹雪嘴角微微上扬,笑容却苦涩到了极点,“留在师父身边,一辈子很快很平静的。”

    戴果子没有反应过来,柳竹雪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顾长明啪的把筷子拍在桌上:“你先听我把柳家这几天发生的说完,再来做你的决定。”

    “听不听,都是一样的决定。”柳竹雪在顾长明的怒气下,身形一动不动。

    “她不是才病好吗,你怎么凶她!”戴果子见着两人之间噼里啪啦冒火花,不会是要在饭桌上动手吧,“顾长明,你敢动她一根头发试试!”

    顾长明不怒反笑道:“果子,你这样机灵的人,为什么不懂呢,她的师父是峨眉派的定远师太,她的意思是下半辈子要跟着师父,就是要出家做姑子。”

    “姑子……尼姑……”戴果子大惊失色,飞快看向柳竹雪,“他,他说的是真的,你要出家,再也不回来了?”

    柳竹雪淡然的点点头道:“出家也可以回来看看你们的,师父也不是一辈子待在峨眉山上的。”

    “不可以!”戴果子惨叫一声,“你怎么可以出家,你知不知道做姑子很清苦的,还有尼姑不能嫁人的,不能……”

    柳竹雪明明还在笑,漆黑的双眸却像是被两汪水包裹着,随时会落下泪来:“果子,我虽然还是柳竹雪却什么都没有了。有家归不得,父亲死得不明不白,已经几天了,家中人明明知道我还在开封府,却没有来寻找过。我也等过的,却没有等到。”

    她站起身来,真心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落泪的样子,努力的背转过身去:“这是我给自己想过最好的归宿,你们应该为我高兴才是。”

    戴果子要不是强行压制住脾气,差点能把整张桌子都掀翻了:“我们怎么为你高兴,你大好年华,如此容貌,要去做尼姑,我们为你高兴个……”最后一个字是咬住舌头才没有骂出来的。

    顾长明在一边沉默不语,他做不到戴果子这样骂骂咧咧的精神,这种时候的柳竹雪还真是需要有个人指着鼻子骂一顿,才会有可能打消荒唐的念头。

    “你别像木头一样站着行不行,你不是武功好吗,过来打她两巴掌,把人给打醒了。要是她还说要上山做尼姑,就把腿也打断,看她怎么去!”戴果子的话音刚落,听到个清脆如铃的笑声响起来,而且就在不远处。

    顾长明的眼帘一掀,目光锁定在某一点上。那是左边窗户第三格的上方,顾长明手指一弹,筷子笔直飞出,戳破窗户纸,然后又是唉哟一声,有人哐当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