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公报私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7本章字数:3096字

    小葫芦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口吻,继续抱怨道:“是你们说要我过来帮忙的,要没有小凤凰的印记,上一次你们活该就被官差抓走,没有后面这么多的糟心事。”

    顾长明把书房的门一开,泰然自若的看着小葫芦。这人既然已经交了底,没有在装小孩子的必要,双手抱在胸口,眉眼间都是戾气,哪里还有原先一脸天真的孩子模样。

    小葫芦本来挺硬气的,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顾长明,好多准备着的难听话说不出来。总觉得这样一个翩翩公子不会做出欺负弱女子的行径,虽然小凤凰也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弱女子。

    “小凤凰说了什么?”顾长明很是耐心,一点没有要责怪的意思。他看人的时候,双眸沉静如水,没有因为小葫芦的特异体质而有所改变。

    小葫芦其实挺忌讳别人知道自己的不同,当小凤凰告诉他,顾长明在没有任何人提示的情况下看出端倪。在敬佩之余,小葫芦有些心结,再见面时顾长明会有什么样的态度来看他。

    这会儿,小葫芦苦恼的发现自己好像有些想多了。顾长明的态度没有丝毫的变化,眼底没有同情更没有鄙视。到底是小凤凰看中的男人,果然是与众不同。

    “她已经是寄人篱下的小可怜,还能说什么。我和她认识这么久了,她心里头难受,我还能看不出来吗?”小葫芦觉着自己有些多此一举,小凤凰自己都没有要求别人给她一个交代。他又该以什么身份来强行为其出头,到时候反而两个人都变成笑话。“也许顾公子会说小凤凰是心甘情愿留在这里的,那我无话可说。”

    “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顾长明心中有数,是谁惹哭了小凤凰,那人这会儿躲在书房不出头。“来,我和你先说正事。”

    小葫芦没反应过来顾长明调转话题的速度如此之快,傻乎乎的应了一声:“也行,先把正事做完。”

    顾长明微微让开身,示意小葫芦跟着他进书房。小葫芦对着书房咽了口口水,齐坤门里头的人擅长不请自入,更加了解一座宅院的秘密和好东西,多半就在书房之中。他以为自己是外人,顾长明却把人直接往书房里带。这是不是表示,顾长明很相信小凤凰,连带着对他都爱屋及乌了?

    “要不要让小凤凰一起来听听?”小葫芦发现自己太讲义气了,这种时候都没忘记身边人。

    “可以,你去喊她,对她说事不宜迟,情况非常紧急了。”顾长明的语气加重,太后虽然没有给他定下破案的时间。他不会傻到以为太后是真的忘记,每个人都有耐心的极限。而太后的耐心有多少,谁也不会知晓,只会推动着顾长明快马加鞭去寻求答案,以免夜长梦多。

    “我马上就去,很快回来。”小葫芦跑得倒是挺快的,顾长明看着他的腿脚和背影,和小凤凰相比是相差的太多。不过小葫芦肯定还有其他的本事,顾长明倒是有些期待了。

    “顾大哥,小葫芦怎么说?”柳竹雪在里面听得有些糊涂,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说了这许多也没有把那个欺负小凤凰的人说出来,到底是谁!

    “没事了,这些都不算什么。”顾长明看着戴果子在旁边一脸紧张,生怕自己因为这个责难。让戴果子心里长个记性就是,何必要咄咄逼人。

    小葫芦很快把人带过来:“别不好意思,顾公子都说了不是他的本意,你管其他小畜生怎么说,只当是耳旁风了。”

    戴果子才平息下去的情绪,顿时又被带得火冒三丈。估计小葫芦一路想明白,到底谁才是最有可能说小凤凰坏话的那个人,故意喊得这么响亮。

    “你别这样说,顾公子听到不太好。”小凤凰说得还比较婉转。

    戴果子反而更气了,你们以为顾长明是耳聋,说这么响还能听不见。何况身边还有个好奇的柳竹雪,戴果子真担心她会张嘴问他,小畜生说的是哪个?

    门外面那个黑嘴毒舌的才是小畜生!戴果子和小葫芦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他还不是君子,以后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早晚给小葫芦点颜色瞧瞧。

    “都进来吧。”顾长明从长春宫回来,这会儿心情反而改观了许多。这个家里,自从女主人过世以后,不过是父子两人回来落脚睡觉的地方。而且顾武铎没有辞官之前,每个月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往往很久都不会见面。难得像眼前这么热闹,他的嘴角不由微微上扬。

    于是小凤凰进来的时候,感觉顾长明的心情变好。能够让长明公子心情变好的原因,多半是他手中掌握的案情有了进展,难道说是失踪的孩子找到了?

    “坐下,听我说。”顾长明心中计划分明清朗,“这次要破的案子是身有残疾的孩子无故失踪,我找小葫芦来的目的,你们可能已经猜到了。我需要小葫芦去做鱼饵,放长线钓大鱼。小葫芦可能会遇到危险,所以出发前必须问清楚,小葫芦愿意犯险吗?”

    小葫芦以为人已经过来了,肯定是顾长明说什么,他们就必须做什么。没想到顾长明还特意询问他的心意,小葫芦发现这个顾长明当真和以前接触到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

    他用手肘碰了碰坐在身边的小凤凰,压低了声音道:“你是不是就喜欢这样的?”

    小凤凰不敢看对面的顾长明,偷偷用手指掐小葫芦的手臂。这种话不能回去私下问吗,为什么一定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小葫芦,对方有多少实力,暂且不明。对方的武功有多好,人数有多少,我都不太清楚。你考虑好了吗?”顾长明显然是听见小葫芦问的话,有时候只能当做没听见。

    “考虑好了,我就是没想出来,你要用什么法子,把我送到对方面前去?”小葫芦的问题很快迎刃而解。戴果子先扔了一身衣服在他面前,“这是哪里找来的破烂,臭死了,多久没洗过啊!”

    “大概这衣服做好以后就没洗过吧,你先换上。”戴果子说出实话的时候,心里很舒服,看报仇的机会就是这么多。

    小葫芦捏着鼻子,用手指把破衣服拿起来,还真是给小孩子穿的尺寸:“你们去哪里找来的,为什么要我穿!”

    他虽然不是正经门派的正经人,那平时也挺讲究吃穿用度的。顾长明第一次和他接触的时候,应该就有体会,在那处借来的庭院中,小葫芦选的位置不错,点的菜也不错。

    “先穿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顾长明的语气不容置疑,“你刚才答应过的,计划已经开始了。”

    小葫芦一边骂娘一边站在书架后面换衣服:“我说里面贴身的能不换掉吗?”

    “如果你宁愿冒生命危险也要留着贴身衣服的话,我没有意见。”顾长明清楚小葫芦的衣服,里面的小衣也是绸布的。要是回头人家把他抓了去,衣服一扒直接露出马脚,他一个人深陷其中,危险实在太大。

    “我知道了。”小葫芦闷气的回了一句,闭着眼豁出去了。齐坤门也有这种见不得人的任务,谁又敢真的推辞出去,命还要不要了!

    等他换好了衣服出来,非常配合的把头发拆开揉乱。戴果子凑到小葫芦面前看了两眼,连连摇头道:“乱一点还是不像的,我看要加点料。”

    小葫芦简直是咬牙切齿的:“小畜生,你这是公报私仇。”

    “小畜生骂谁?”戴果子笑嘻嘻的把菜油混合着其他什么乱七八糟奇怪味道的东西,倒扣在小葫芦的脑袋上。

    菜油顺着脸颊往下流,小葫芦用手把脸都擦了,双手也没漏掉,然后特别平静的抬眼看着戴果子:“我不会上当的,小畜生就是你!”

    小凤凰听两人闹得不像样,想上前去把小葫芦拖开,一只手伸过去才发现压根没有地方能够抓。衣服是破烂的,头上是油腻腻的,一张脸已经没办法看了。

    她又是替小葫芦委屈,又是想闷声去笑一笑:“小葫芦,你忍一忍,抓到了坏人,你可以狠狠打一顿出气的。”

    小葫芦立刻看向顾长明。顾长明点点头道:“小凤凰说的要求可以,只要抓到人找到失踪的孩子,先任凭你处置。”

    “行,一言为定!”小葫芦故意朝着顾长明伸出手要击掌为誓,且看一看顾长明对着又脏又臭的自己会是个什么反应。

    顾长明想都不想,伸出手,五指修长有力,对准小葫芦的掌心重重拍了一下:“一言为定。”

    小葫芦特意看过,击掌后的顾长明连眉尖都没有多动一下,而且更没有急于找东西去擦手。还是要出发前,小凤凰看不下去,跑去打来一盆水给顾长明洗干净。

    顾长明带着小葫芦,其他人暂且留在顾家:“不要去太多的人,小凤凰跟在我们后面就行,跟得稍许远些,不要露出行踪。”

    小葫芦跟随顾长明一路走,他这个样子也不能骑马坐车的。

    忽然,顾长明回过头来问了一句:“如果让你装成先天不足,你学哪一种最像?”